灰塑

类别:传统美术地区:广州编号: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Ⅶ-87申报地区或单位:广东省广州市
西关大屋灰塑
西关大屋灰塑
  广州灰塑工艺历史悠久。根据《广州市志》第三章文物志介绍,始建于南宋庆元三年的增城证果寺就有灰塑工艺———灰塑龙船脊。明清两代则是广州灰塑的兴盛期,其主要运用于祠堂、庙庵、寺观和豪门大宅作建筑装饰。
  到了民国初期到1949年初期,广州灰塑仍然普遍使用于传统建筑,“文革”期间灰塑工艺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破坏,多数灰塑古建筑被摧毁,灰塑艺人被迫转行,大量灰塑人才流失。

特色

灰塑-垂脊灰塑狮子
灰塑-垂脊灰塑狮子
  与其它民间传统建筑工艺相比,广州灰塑特点鲜明,制作工艺复杂。选材采用适合广州湿热气候的石灰材料———耐酸、耐碱还耐温,这是其他建筑材料诸如水泥、混凝土等所不具备的。艺人到了建筑现场,于常温下对原材料进行制作,不需烧制,不需作坊生产。
  因而广州灰塑作品的艺术形态也丰富多姿,引人入胜。清代建筑陈家祠的灰塑作品取材广泛,工艺精巧。番禺沙湾宝墨园影壁《清明上河图》顶墙上的花鸟虫鱼,也是广州灰塑的代表作。

·唯一开设灰塑课教学的学校

  在沙湾文化中心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三善小学观看灰塑课程教学。进了校门左转就到了一间美术创作室,里面到处都是各种美术作品,其中的灰塑尤其引人注目。长长的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一幅幅五颜六色的灰塑作品:花鸟虫鱼、山水树木、人物活动等,据现场了解,这些漂亮的灰塑竟然都是出自四五年级的小学生之手,很多还曾在美术比赛中得过奖。
  学校里唯一的专职灰塑指导老师林子明告诉我们,为了让当地的学生能够更好地认识灰塑这一传统民间工艺和美术,培养学生对灰塑、美术的兴趣,于是三善小学抓住课程改革的时机,就在2003年年底开设了灰塑美术课程,并编有自己的美术教材《建筑雕塑艺术》,至今已有六年时间。作为广州唯一开设灰塑美术课的小学,三善小学的灰塑教学是经过一番摸索的。
  指导林子明老师并不是学灰塑出身,但他对灰塑教学颇有心得。密密麻麻的学生灰塑作品旁边,还摆着当初他试验、摸索时使用过的各种材料。现在主要是五六年级的学生上这门课,一个班有四十多人。林老师说,最近三善村正计划请一些民间艺人过来,真正在墙壁上创作灰塑,让孩子们切身体会、学习。
  在二楼的美术室里,几十个小朋友晃动着手中的画笔,认真地给灰塑上色,小小的课桌上放着大小不一的画笔和盛着各色颜料的调色板。12岁的吴霞小朋友告诉我们,他学灰塑已经一年了,每周二上两节课,“灰塑很有趣,也很漂亮。跟其他的画不一样,有立体感。开始学的时候会觉得难,这样学下来慢慢就觉得容易了好多”。现在,这些孩子们主要是按照老师提供的照片来照着图片做灰塑,还没有开始自己绘图创作。

损坏与返修

广州灰塑
广州灰塑
  离三善小学不到百米远的地方是鳌山古庙。目光扫过色彩鲜艳的笔画、深灰色的砖雕,我们在屋檐下、窗棂上、门额上以及山墙顶端,找到了已经有点褪色、斑驳的灰塑。古庙上的灰塑作品,有龙凤蝙蝠等祥禽瑞兽、也有山水花鸟,更多的是一个个传说故事,让人一看便知所有图案都蕴含着吉祥如意。这些灰塑大多数都褪色了,已很难分辨出当初的颜色,但令人惊喜的是,雕刻在屋檐下的《掷果迎车》、《风尘三侠》、《薛丁山征西》等灰塑作品由于少遭风吹雨打,依然保留着相对鲜艳的色彩。同行的灰塑艺人梁棉师傅告诉我们,古庙在20年前翻修过,“我也参加了古庙当时重修,仅重修灰塑就花费了10万多元。”
  离开古庙,在三善村到处走走,也可看见零星灰塑作品。在福春路二巷旁边的一面墙上,还能看到创作于民国时期的几幅灰塑作品,“文革”时期受破坏的痕迹明显,剥落严重,从褪色、破碎的画面上已经无法辨认出当时刻的是什么,只能隐约看见一些山石,以及仿佛是蝙蝠头的形象。“‘文革’破四旧,把这些都砸碎了。”梁师傅指着墙上一幅几乎完全破碎掉的灰塑,遗憾地念叨着。
  邵成村与他的灰塑维修施工队
  出生于1960年代的邵成村,他成立组织的灰塑维修施工队,近年来人员明显增多了。用行内人来说,这应该得益于大环境对古建筑的日益重视。十多年来,他们走访过很多地方,继续创作和修复了不少杰出的灰塑艺术精品,在广州灰塑界无人不晓。从协助父亲邵耀波在广州地区的庙宇、祠堂、大宅从事灰塑制作和修复,到如今不遗余力地传授灰塑独特手艺,邵成村与他的灰塑维修施工队已经成为广州灰塑界最具代表性的力量。
  ●广州灰塑民间又称之为灰批、灰雕,色彩艳丽,以大红大绿为主,内容题材丰富多彩,蕴藏吉祥如意的意境。
  ●蝙蝠灰塑指广州灰塑独特的灰塑形象。代表作有《五福捧寿》、《福寿双全》等,代表了广州人喜欢“好意头”的民俗性格。
  ●“单尾”又叫“八”,就是在房屋山墙顶部的八字形灰塑。
  ●“倒瞧”指门楼或门墙背面的灰塑。
  ●“灯影”挂灯部位的批塑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