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

类别:传统戏剧地区:浙江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Ⅳ-39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台州市、浦江县

简要描述

  "乱弹"是河北省的地方剧种,这是从狭义来说;若从广义讲,乱弹戏又不囿于河北。明代至清初,陕西的秦腔因用弹拨乐伴奏,而被称为"乱弹"(这里的"乱",不是杂乱,乃指弹拨的技法和频率)。《桃花扇》的作者孔尚仁,于康熙四十六年秋在山西平阳观看了当地的戏曲,写有一首《乱弹词》:"乱弹曾博翠华看,不到歌筵信亦难。最爱葵娃行小步,氍毹一片是邯郸。"(诗意是:这里的蒲州梆子曾为皇帝演出过,要不是今天亲到剧场一观,真难相信如此精彩。葵娃这个伶人的台步,走得无人敢比,吸引得艺徒们就像到邯郸学步一样向她学习。) 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对昆腔以外的其他剧种统称"乱弹"。京剧兴起之初,有人也称其为"乱弹",瞿秋白在一篇文章中就曾说过,"不登大雅之堂的'乱弹'--皮黄,居然登上了大雅之堂。"直到今天,人们在褒扬某些演员能文能武、什么剧种也能唱时,依然称之为"文武昆乱不挡"。这里的"乱"即指昆腔以外的剧种。

历史

  河北乱弹戏始于明末,是一个很古老的剧种,主要流传在清河、威县一带。明末清初,随着南北通商贸易的繁荣,此曲系统的西调、西秦腔,伴之"秦优"的戏曲活动,传到枞阳、安庆等地,南北艺人合班,相互融合,产生了"梆子乱弹腔"。乾隆年间,"梆子乱弹腔"在威县和山东临清一带广为传播,成为河北乱弹。早年,河北乱弹与昆曲、高腔、丝弦并称为河北的"昆、高、丝、乱"四大剧种。道光至同治年间,乱弹在民间发展并衍变分流,分为东、西两路。东路流行在山东西北部的临清、夏津、聊城一带;西路流行在河北南部的临西、威县、清河、馆陶等地。后来,西路乱弹艺人到真定(今正定)一带传艺,又把乱弹传至藁城、元氏、赞皇。   本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河北乱弹的发展时期,班社众多,名伶辈出。1918年和1928年,河北乱弹曾两次赴天津演出。建国后,威县、藁城、隆尧、临清四县先后建主了专业性的乱弹剧团,农村业余剧团也相继出现。乱弹戏剧目计有300多个。威县乱弹戏著名艺人史桂枝,能戏很多,文武老生戏、花脸戏都很有名,如杨家将戏的杨继业,铜锤花脸包拯。l954年威县乱弹剧团还请回老艺人,排演了《临潼山》,参加河北省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1966年5月,在天津举办河北省中小型现代戏汇报演出,威县乱弹剧团演出的《姑嫂打靶》颇受称道。令人惋惜的是,河北省仅有一个乱弹剧团(威县乱弹剧团),也因故于1983年改唱豫剧。

台州乱弹

  台州乱弹原名黄岩乱弹,形成于明末清初,流行于台州、温州、宁波、绍兴、金华、丽水等地区。台州乱弹有三百多个剧目,常演剧目号称"七阁八带九记十三图",七阁包括《回龙阁》、《兰香阁》等,八带包括《鸳鸯带》、《挂玉带》等,九记包括《拜月记》、《白兔记》等,十三图包括《百寿图》、《双狮图》等。此外代表性剧目还有《三星炉》、《紫阳观》、《汉宫秋》、《连环记》、《长生殿》、《单刀会》、《五虎平西》、《阳河摘印》、《锦罗衫》、《紫金镯》等。   台州乱弹唱腔十分丰富,以乱弹为主,兼唱昆曲、高腔、徽调、词调、滩簧等,是全国少有的多声腔乱弹剧种之一。其舞台语言以中原音韵结合台州官话,充满民语乡韵,通俗易懂,别具特色。伴奏乐器有文场、武场的分别,文场分丝竹管弦乐曲和唢呐曲两类,武场分闹台锣鼓和表演锣鼓两类。台州乱弹的脚色行当分"上四脚"和"下四脚","上四脚"包括生、旦、净、丑,"下四脚"包括外、贴、副、末。随着剧种的发展,行当分类越来越细。在表演方面,台州乱弹有许多绝技,如"耍牙"、"双骑马"、"钢叉穿肚"、"甩火球"、"雨伞吊毛"等,长期以来一直为人所称道。

浦江乱弹

  浦江乱弹又名金华乱弹,起源于南宋末年,形成于明代中叶,流行于浦江、临安、建德、桐庐一带和婺、衢、处、温、台诸州及江西、福建等地。因它发源于浙江中部的浦江县,故称浦江乱弹。浦江乱弹是以浦江当地民歌"菜篮曲"为基础,在诸宫调讲唱艺术和南戏的相互影响下发展而成的。自南宋末年至明朝中叶的数百年间,它一直以讲唱艺术的形式流传于世。明代中叶,浦江乱弹由坐唱转为舞台演出。   浦江乱弹的主要腔调有三五七、乱弹三尖、二凡、芦花调、拨子等,各分若干板腔,自成完整的系统。伴奏乐器有文堂、武堂之分,文堂包括笛子、板胡、科胡、唢呐等,武堂包括鼓板、大小锣、大小钹等。乐器演奏技巧很高,尤以"三五七"及器乐曲"花头台"最具特色。演奏的曲调华丽、流畅、舒展,同时具有激昂、高亢、悲壮、沉郁的情绪特点。浦江乱弹的脚色行当分为13门,包括花旦、正旦、贴旦、老旦、小旦、大花、二花、小花、四花、老生、老外、副末、小生等,其表演具有文戏武做、武戏文做的特点,程式规范,粗犷有力,富于乡土气息,在特技和武打表演方面也别具特色。浦江乱弹剧目大约有三百多个,现已收集到近200个,代表剧目包括《玉麒麟》、《百花台》、《寿红袍》、《碧桃花》、《凤凰山》、《全家福》、《醉打山门》、《瞎子拿奸》、《卖胭脂》等。解放后,浦江乱弹成为婺剧的一种主要声腔,现已无浦江乱弹的专业和业余剧团,但在浦江县至今还有几十个以唱浦江乱弹为主的民间坐唱班。

现状

  台州乱弹和浦江乱弹是民族民间文化的宝贵遗存,是戏曲的"活化石",其历史渊源、艺术形式等方面都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但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乱弹表演团体萎缩,演员青黄不接,观众大量流失,剧种承传出现困难,急需加以抢救、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