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伬艺

类别:曲艺
地区:福建
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Ⅴ-15
申报地区或单位:福建省福州市
  福州伬艺,又名伬唱,属于以唱为主的曲种,是福州民间卖唱艺人搜集散曲、小令、山歌、小调,传唱戏文唱段和民间故事,以应酬堂会,或装扮陆地行舟、钱剑、高跷、台阁、马上、肩头驮、莲花落等百戏杂耍,以参加社火活动积久形成的演唱形式。是福建省五大曲种之一,流行于福州语系地区,包括福建省的福州市及闽侯、长乐、连江、福清等县,并传播到台湾省及港澳地区,在缅甸、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的福州籍华侨聚居区也有演唱。

历史溯源

   福州伬艺,源于唐宋。从明代末年始可见其脉络。唱腔分为逗腔、江湖、洋歌、罗罗和小调五类。明万历年间的曹学全始创逗腔,蓄家班,演唱至清初演变为专唱逗腔的儒林促社,明末,市井间又有躲避战乱入闽的弋阳腔艺人组成的江湖促社。
福州伬艺表演形式
福州伬艺表演形式
  清初,福州有"洞中春"、"景国风"等伬社。嘉庆、道光年间专唱江湖调的"江湖伬"和唱逗腔的"儒林伬",有"小蓬莱"、'紫云山馆"、"白雪春"、"五凤吟"等伬社。道光后,兴起演唱以福州民歌、民谣为基调,吸收弋阳腔、昆腔、梆子腔和苏、扬小调发展为洋歌和小调两种声腔的洋歌伬社。咸丰、同治年间,出现"十欢(番)伬"和"老虎伬"等。著名十欢有"鹤鸣皋"社等。" 老虎伬"是由一些职业道士把道曲与民间小调融合,编成劝世文,在举行"上座"、"召请"等法事时演唱,由打金革乐人兼唱,亦称"清音十欢伬"。有程道士组织的"步广寒"等伬社。光绪中期,"洋歌伬"盛行。"洋歌伬"曲调活泼,风格粗犷,语言通俗生动,演唱民间小故事。有"达云霄"、"贺云天"、"寒月宫"、"雅乐天"、"同乐轩"等班社,他们以小唱盘答参加社火游行,扮演"陆地行舟"、"地下坪"、"台阁"、"马上"、"肩头驮"等或以《和尚讨亲》等小故事酬应堂会、坐唱。不久,出现"平讲伬社",这种状社同时演唱逗腔、江湖、洋歌、小调四大声腔的曲目,以后在一个曲目中共用四大声腔。所谓"平讲"意即采用本地土话。平讲伬社在伬唱中逐渐成为主流。
  民国时期,特别是30年代,平讲伬著名伬社有"游月宫"(女班)、"步蟾宫"、"胜三乐"、"筱龙凤"、"小小龙凤"、"林依银"、"郑桢记"等。它们形式多样,各显神通。应堂会的"全堂伬",原是16人组成,这时也出现8人组成。原来"半堂伬"为8人,此时也有4人的,甚至出现"筱龙凤"、"郑桢记"等双档形式,"林依银"等单档形式,更有些伬社兼演“挂衣伬”,即穿戴比较讲究的演出服。男的长衫、高帽,女的滚边旗袍或滚边对襟女衫裤。有些伬班兼演小戏,广拓谋生门路。这一时期著名艺人有郑世基、牟金凤夫妻组成的"筱龙凤"伬班,双档自拉自唱,唱腔优美,形式活泼。以及林依银的单档自拉自唱;郑桢记父女双档,第一个在伬艺中引进扬琴。
  抗日战争后期至解放前夕,大量闽剧艺人和社会失业游民,上街卖唱糊口,伬艺从业人员激增至300人以上,总体水平下降,行内竞争激烈,谋生艰难。加上国民党军警和地方恶势力的欺压榨取,连著名演员也不免常被"召书"索取"红包",拦途要税,拷打拘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2年,伬艺人陈润春、郑世基、牟金凤、黄连官等又先后退出,恢复伬艺曲种。他们尝试改革旧的艺术形式和行艺方式,陈润春引用评话说表,把散曲、套曲及传统折子小曲目串成完整故事,改变坐着闷唱的习惯,增大虚拟指意性的表情动作,增强节目的故事性与动感,发挥伬艺自拉自唱,讲究唱工的优势,进人书场和高台演出,为听众所接受.被誉为"润润伬唱",渐在行内推广,修整定型,参加 1956年市曲艺会演。

艺术特色

   伬艺在音乐唱腔方面,多自拉自唱,也可以轮流前台演唱、后台伴奏。
  福州伬艺使用福州方音说唱,表演形式通常为一至二人自操二胡或三弦说唱表演,以唱为主,间有说表,另有人以三弦、月琴、低胡等伴奏。其中说唱表演的长篇节目称为"评话",多人各操二胡、三弦、月琴、低胡及板鼓、檀板、摔磬、单钹、横笛、笙、小唢呐等自行伴奏围唱或轮递演唱的方式称为"全堂"。传统社火表演中进行的艺表演还辅助以跑旱船、踩高跷、台阁、马上、打莲花棍等杂技性的动作表演。
  唱腔在艺曲种中占主要地位,能够叙述故事,塑造人物,抒发感情。伬艺音乐所采用的声腔与闽剧基本一致,即:逗腔、洋歌、江湖、小调、板歌诸类。但唱法不同。伬艺更注重唱词、唱腔的通俗化。节奏明快,减少过门,咬字清晰,行腔流畅。福州伬艺的唱腔曲牌分"逗腔"、"江湖"、"歌"和"小调"四类,另有【采莲鼓】、【贺年歌】、【螃蟹歌】、【数落调】等民间小调。其节目以中篇故事为主,辅之以散曲演唱。传统节目按照使用的唱腔曲牌,分为江湖本、歌本、逗腔本和小调唱篇四类,其中属于江湖本的代表性节目,有《珍珠塔》和《金龟母》等,属于"歌本"的代表性节目有《白扇记》和《拣茶记》等,属于逗腔本的代表性节目有《紫玉钗》、《猴告状》、《灵芝草》和《王昭君》等。这些节目是福州艺节目的主体,此外尚有各种曲调综合运用的平讲。20世纪后半期出现了不少反映现实生活的新节目,影响较大的有《红色三兄弟》、《锦绣河山》、《一帧照片》、《思归》等,同时还整理演出了《思凡》等一些优秀的传统曲目。
  伬艺的乐器,以弦、管乐为主,以六角胡为主弦,配以小快板、小扁鼓,伴奏乐器有双清、三弦、琵琶、椰胡、逗管、小唢呐等。

代表人物--陈润春

   "润润伬唱",这是福州话语系地区爱好伬唱艺术的广大观众对陈润春及其艺术的敬称。
  祖籍长乐的陈润春1934年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海员家庭,年幼时父母就相继离世,住在福州隆普营的外祖母与舅舅在生活极为艰难的情况下,收留抚养了孤苦伶仃的她。那时,二舅陈英治在伬唱班卖艺,人称"月琴二",在二舅的艺术熏陶下,陈润春从小就喜爱哼唱伬艺曲调,二舅在家带艺徒学唱腔,她总喜欢在一旁静静地听,"往往学生还没会,我就先会了。"
  一晃几年过去,不觉之间陈润春竟能有模有样地唱出不少曲牌。11岁那年,一次二舅伬唱班里一个主要演员因急事误场,火烧眉毛之际,陈润春自告奋勇要去救场。她当场唱了一曲《闹菊园》,唱得有板有眼,有滋有味,令舅舅大吃一惊,观众对她报以长时间热烈的喝彩。
  几年的跟班磨练,到福州解放时陈润春已掌握了伬唱绝大部分曲牌,还涉猎了闽剧、料仔、金鼓伬、十番伬等兄弟艺术,能自拉自唱,开始崭露头角。1950年,福州成立伬艺联谊会,大伙儿推她任副理事长。
  为了适应新时代的需要,她将原有伬艺传统曲目聚零为整,串成情节跌宕的中、长篇新曲目,同时借鉴了闽剧的虚拟指意技法,大胆运用身体语言的表现手段,发挥自己唱腔圆润、声情并茂的优势加以融会贯通,获得观众的认可,站稳了书场与高台,还成了省市电台的常设节目。1958年,她以《杨母大破水利关》入选福建曲艺代表团晋京参加首届全国曲艺会演,受到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回来后,她把这段经历编成莱兑昏逭掌烦顺隼础 985年夏,她随福州评话伬艺团到旧金山、纽约、华盛顿等地巡回演出,一路上观众反映强烈,福州乡亲扶老携幼前来欣赏。《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福州的曲艺节目点染山川形胜,充满里巷风情,陈润春女士表演的《招姐做新妇》刻画人物淋漓尽致,生动活脱,满台生花。
  几十年来,陈润春不但潜心于伬唱艺术的革新与发展,还热心于培育新人,20年间收授艺徒三茬十多人,都成为现今曲艺舞台的台柱子。

传承价值

   福州伬唱主要价值在于一、保留着宋元曲艺贴近群众的"百戏"遗风;二、一树多枝、形式多样、声腔多元化;三是福州平民的人物画廊、福州文化的品格光芒;四是福州方言的重要载体。福州伬唱有四百多年历史,保留曲目百余本,在福州方言区域内受众面广,在海内外华人(福州籍)聚居地流传影响颇久,传承经历十代,具有地方特色。
  进入21世纪以来,福州伬艺的发展处于濒危状态,书场已经全部消失,高台演出也从20世纪30年代的每年四千余场锐减到现在的每年不到三百场。人才青黄不接,曲本散失严重,演员已不足15人,流派艺术严重失传,招生传习困难重重,急需加以有效扶持和大力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