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说书

类别:曲艺
地区:陕西
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Ⅴ-14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延安市
  陕北说书是西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曲艺说书形式,主要流行于陕西省北部的延安和榆林等地。最初是由穷苦盲人运用陕北的民歌小调演唱一些传说故事,后来吸收眉户、秦腔及道情和信天游的曲调,逐步形成为说唱表演长篇故事的说书形式。

历史溯源

   "说书"历史悠久,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三千多年的西周时代。秦汉时,在宫廷已有了管理说书的"稗官",这是皇帝专门设立用来搜集民间"街谈巷语"、"里巷风俗"官职。另外有以滑稽取乐职业艺人叫"俳优侏儒"。1957年四川成都市郊的一座汉墓中出土了一个汉代说书佣,它袒露上身,左臂掖鼓,右手握锤欲击,张口垂目,神态自若正在说讲有趣的故事。说明在两千多年前扬州说书就很盛行。至宋代通俗说唱统称"淘真",大抵说宋时,盖汴京遗俗。清代说书形式较为普遍,清同治、光绪年间,曼殊、震钧《天咫偶闻》卷载:旧日鼓词有所谓"子弟书"者,始初于八旗子弟,其词雅驯其声和缓。《榆林府志》中对于说书亦有这样的文字记载:"清朝康熙年间,这里便有……刘弟说传奇颇靡靡可听……韶音飞畅,殊有风情。不即江南之柳敬亭乎。"再次说明了在二百年前,陕北说书艺术发展已达到较高艺术水平。

艺术特色

陕西榆林的民间艺人郑建权在延安为观众表演陕北说书
陕西榆林的民间艺人郑建权在延安为观众表演陕北说书
  陕北说书的传统表演形式是艺人采用陕北方音,手持三弦或琵琶自弹自唱、说唱相间地叙述故事。根据伴奏乐器的不同,或称之为"三弦书",或称之为"琵琶书"。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陕北说书在著名艺人韩起祥等的改造下,发展成一人同时操用大三弦(或琵琶)、梆子、耍板、名叫"麻喳喳"的击节木片和小锣(或钹)五种乐器进行伴奏的曲艺说书形式。陕北说书的唱词通俗流畅,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曲调比较丰富,风格激扬粗犷,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其中常用的有【单音调】、【双音调】、【西凉调】、【山东腔】、【平调】、【哭调】、【对对调】、【武调】等。
  陕北说书书词的曲调很多。除了艺人们特有的开场白或特定的唱词外,几乎不加任何限制,可以由艺人任意发挥。好的民间艺人,在唱词中大量引用陕北民歌、陕北道情、陕北秧歌剧、陕北碗碗腔,甚至秦腔、眉户、蒲剧、晋剧、京剧的曲调,说得上是集各种唱腔于一炉,加以冶炼,然后形成一种别具一格的唱词。
  陕北说书的传统节目很多,其中代表性的长篇有《花柳记》、《摇钱记》、《观灯记》、《雕翎扇》等,短段有《张七姐下凡》等。从20世纪40年代起,陕甘宁边区文协成立了说书组,由新文艺工作者林山等帮助韩起祥和其他艺人陆续编演了一些配合革命斗争的新书目,如《刘巧团圆》、《王丕勤走南路》、《宜川大胜利》、《翻身记》、《我给毛主席说书》等。

代表艺术家

   陕北说书得到新生,是抗日战争时期党中央在延安的那个年月。其代表人物就是一代陕北说书大师韩起祥。韩起祥原籍横山县,因少年时得病,双眼盲了,不得已才学说书。他记性好,富有创造力,书说得很出名。因此,毛泽东主席曾请他去说书,听了韩起祥的陕北说书后,毛主席勉励他编新书、宣传革命、歌颂共产党八路军,深受老区人民的喜爱。韩起祥自编的《张玉兰参加选举会》、《刘巧置团圆》、《宜小大捷》、《翻身记》等新书,为革命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至今仍为延安的保留节目。
  在说唱艺术上,韩起祥同志也进行了大胆改革与积极的探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全国解放后,韩起祥的陕北说书有一度曾风靡全国,仅他一个人就可说五六百部新旧书。因此,介绍陕北说书,不能不提到韩起祥。他是陕北说书中最有成绩的杰出的代表人物。
  韩起祥开了先河,陕北说书获得了新生。继韩老而后,一批明眼人也开始学说书,有知识的文化人也开始学说书,女青年也开始学说书。陕北说书,已不再是盲人借以谋生的一种手段了,它成了真正的民间艺术,成了很有价值很具特色的民间艺术。说书人也不再是单一的怀抱三弦、脚绑木板,坐下说唱,即所谓坐场说书。还可以站起来以音容笑貌敷衍人与事,即变成了走场说书。乐器也不再是单一的三弦、琵琶、梆子和木板,还可配上二胡、笛子等民族乐器。总之是在大踏步前进了,俨然成了一门吸引人的综合艺术。
  近年来陕北说书的代表人是甘泉县的张俊功。他一只眼睛盲,另一只却不盲。他坚持的就是走场说书。而且说书人也不是他一个人,而一个五六个人的说书班子。他曾给电影《北斗》配过音,参加了全国曲艺大赛调演,获得了国家奖。他说的书,被灌成许许多多盒磁带,在商店和个体摊贩处出 卖。来陕北的外地人,很容易听到商场上到处都在播放张俊功的说书。陕北本地居民,提起陕北说书,也常常会因出了个韩起祥和张俊功而骄傲和自豪。张俊功以外呢,解明生、曹伯炎等人也正在崛起。

传承价值

   在灿若群星的陕北民间艺术中,陕北说书曾经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颗,虽说它最早是为盲人自身生存和养家糊口而创造的一种娱乐民众的民间艺术形式,但在经过数千年不断的创新和发展,在陕北这块有着厚重文化积淀土地的滋养下,它已经成为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人民大众喜闻乐见,极受欢迎的文艺形式之一,并发挥了其它艺术形式不可替代的娱乐,审美功能,是西北广大地区人民群众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之一。
  然而,当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随着现代化传媒工具延伸到了黄土地的每一个角落,让人眼花缭乱的娱乐形式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多元化。同时,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对文化生活的追求有了更新的要求,陕北说书艺术的继承与发展,便成了急待思考,解决的一个重要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