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大鼓

类别:曲艺
地区:天津
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Ⅴ-10
申报地区或单位:天津市宝坻区
  京东大鼓是一种采用京东方音说唱表演的曲艺鼓书暨鼓曲形式。表演形式为一人击鼓站唱,另有人分持三弦、扬琴等乐器伴奏。约形成于清代中叶,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地方有过不同的称谓,如京东怯大鼓、乐亭调、平谷调大鼓、平谷调、乐亭调大鼓、四平调大鼓、乐亭大鼓(与形成并流行于河北乐亭县的乐亭大鼓名同实异)、铁片大鼓、铁板大鼓、承德地方大鼓等。京东大鼓源于京东河北的三河、香河与天津的宝坻地区,流行于河北廊坊、承德、保定、唐山、北京怀柔和天津宝坻一带。

历史溯源

   京东大鼓形成初期,主要在小型曲艺演出场所演唱,曲目以大书为主。20世纪30年代初,刘文斌在天津商业电台播演《刘公案》,极受广大群众欢迎。京东大鼓的影响也因之日趋扩大,逐渐传播到北京、唐山等地。
面临失传的民间文艺--京东大鼓
面临失传的民间文艺--京东大鼓
  建国前,在诸多京东大鼓艺人中,刘文斌的风格最突出,影响最大。他除演唱大书外,还移植了《武家坡》、《拆西厢》、《昭君出塞》、《王二姐思夫》、《诸葛亮押宝》等短篇唱段。通过演唱短段,对京东大鼓的板式和唱腔做了进一步加工。他的演唱通俗幽默,平易无华,吐字清楚,明白如话,颇为一般市民观众、特别是家庭妇女所喜爱。但当时仍使用"大鼓"、"杂曲"、"乐亭调"、"乐亭大鼓"等名称,直到1935年正式定名为"京东大鼓"。不过,由于他的行腔板眼均不甚考究;所唱鼓词,文字也较粗糙,20世纪40年代末期,该曲种已日趋衰落。
  三十年代四十年代阶段,在宝坻县的东部出了位有名的鼓书艺人马印春,他能自弹自唱。有一次,他在玉田县高家庄的街中心演唱,当唱到刘金定观星的贯口句子时,有一家老太太一边作饭一边听书,由于情节紧凑,扣人心弦,再加之演员那洪钟般的嗓音和细腻的演唱技巧,那位老太太听得呆了,她竟将饽饽贴在门框上了!这个故事成为当地多年的笑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天津市业余演员董湘昆继承了刘文赋的演唱艺术,并在刘文赋唱腔特色的基础上,将宝坻方音改用京音,进一步加工、规范唱腔,不断创作出适应时代的新曲目,深得广大观众的喜爱。在董湘昆等人的不懈努力下,60年代至70年代,京东大鼓音乐出现了高峰期,其曲种的影响也遍全国各地。六十年代,有艺人活动在遵化、蓟县以及长城内外的山区里。山民们多以自留树的栗子为回报。 七十年代时,天津有著名业余演员董湘昆,将京东大鼓的曲调分出各种板式和曲牌公布于众,加之《送女上大学》等唱段的多次播放,才引起了其他地区人们的兴趣,使专业曲艺演员纷纷学唱,业余演员多能兼演京东大鼓。

艺术特色

   京东大鼓音乐,其雏形出现于清代末年,流行于北京以东地区。艺人张瘸老来天津演唱后,在津收徒传艺,使这一曲调在津传唱,但当时尚无京东大鼓名称,曲调也未定型。
  早期的特点是用"怯"音演唱,字少腔多,并伴以铁片击节。开板"未开书,我先表这头一回……"一唱就是十多分钟。由于节奏缓慢,经常是未等唱完,观众就已散去。在津艺人刘文赋等向其他曲种学习,对唱腔进行了大胆的改革。他们引用民歌《庙门开》的旋律,融合落腔调与平谷调的音乐,改变了开板慢、腔长的演唱方式,完善了"十三咳"的唱腔,创作出与原型大不相同的新曲调,这就是京东大鼓的基本唱腔,它于二十世纪20年代中期在天津定型。其唱腔音乐的调式有两种说法:宫调式和徵调式,从曲谱分析,调式交替是该曲种音乐的特点,主调式应为徵调式。
  京东大鼓音乐经常出现4音,并形成了类似于"清角为宫"的调性转换,但多为一两句,没有构成整段的转调。在舞台实践中弦师仍视三弦外弦的空弦为l,故可视为色彩性的调性变化。
  京东大鼓的前奏,起初比较简单。后来有所发展,建国后发展尤大,曲调丰富多了,色彩也更鲜明了,并且有离调的倾向。
  京东大鼓是板腔体曲种。[起腔]是它的基本唱腔。
  [起腔]为四乐句,是起承转合式曲调。板起板落。四个乐句的落音为1、5、2(或4、6)、1,是以五声音阶为基础的七声宫调式。 第三句有向上四度离调的倾向。[起腔]多用于唱段开始(参见选段《诸葛亮押宝》的前四句)。以[起腔]为基础,又形成了[平腔]。
  [平腔]是京东大鼓用于叙事的核心唱腔。 它大致分两类:一类为四乐句,是颠倒[起腔]四句旋律的顺序,稍加变化而成:[平腔]的第一句来自[起腔]的第三句,[平腔]的第二乐句为[起腔]的第二乐句,[平腔]的第三乐句来自[起腔]的第一乐句,[平腔]的第四乐句为[起腔]的第四乐句。因而,[平腔]也是板起板落,四句落音分别为4、5、l、1。由于第二乐句来自[起腔]的第一乐句,故没有"转"的功能。四个乐句呈复合上下句结构。这样变化的结果,使前两句旋律有向上四度宫调进行的倾向。
  京东大鼓还有个插入腔[十三咳],常用来抒情。 在一个唱段中一般只用一到两次, 多用在一落的结尾处。[十三咳]共两句,均为长腔。
  京东大鼓只有一板一眼一个板式。艺人常用速度变化及压缩唱腔等手法,来弥补板式的单调。其伴奏乐器原来除鼓、板外,仅用一大三弦(弦式1 5 1),20世纪70年代增加了扬琴。 伴奏音乐与唱腔同曲同度,大多为随腔伴奏。唱腔伴奏较为舒缓,过门音乐则"紧弦密奏",一慢一快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另外,三字头后的垫头多属"学舌"性质,有时还着意模仿演唱者的歌声。
  京东大鼓唱词的基本格式为七字句(二、二、三),但句首常加三字头,句中也常嵌字、词及短语,句尾常加"哪"、"啊"等虚字。其短篇唱段多由八落或十落组成,一般为数十句唱词。
  京东大鼓长篇书目有《刘公案》、《施公案》、《兴唐传》、《小八义》、《绿牡丹》等。短篇曲目有《王二姐思夫》、《隋炀帝下扬州》、《诸葛亮押宝》、《杨八姐游春》、《拆西厢》、《诸葛亮招亲》、《昭君出塞》、《蓝桥会》、《韩湘子上寿》、 《双锁山》、 《玉堂春》、 《朱买臣休妻》、《罗成算卦》、《丁香割肉》、《白猿偷桃》等。

传承价值

   目前京东大鼓已面临后继无人濒临失传的境地,专业团体无有专业演员,业余演员也全凭个人爱好。京东大鼓是北方的一个重要曲种,在全国乃至国外都有影响,可北方曲校却无此专业,河北艺校亦无人教授,前景令人担忧。由于其在民间流传,无专业人员,更无经费,老艺人们都担心此曲种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