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安大鼓

类别:曲艺
地区:山西
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Ⅴ-9
申报地区或单位:山西省长治市
  潞安大鼓是北方富有鲜明地域特色的传统鼓书暨鼓曲形式,又称"潞安老调",因流行于古潞安府(今山西长治)一带而得名,另外还有"干板腔"和"潞安鼓书"等别称。

历史溯源

   早在清乾隆三年便有驰名于上党一带的鼓书艺人路占元、董祥五等联络潞安府八县的百余名艺人成立"盲子队",即鼓书艺人的演出活动班社,后来发展成为行会组织"三皇会"。据此,一般认为至迟在清代中叶潞安大鼓就已经形成了。早期艺人主要为盲人,后来有了明目人,20世纪50年代起出现了女艺人。
  清乾隆年间,居住长治西街的民间艺人高来柱以当地戏曲、民间小调为基础,逐渐加工成一种似唱似说的上下句干板腔。它用钢板和平鼓击拍,形成节奏紧凑、说唱刚劲、表演稳健的曲艺特色。主要书目有:《秦琼夜打登州府》、《罗成破孟州》、《燕王扫北》、《大八义》、《小八义》等。高来柱晚年收盲人魏银顿为其第一代传人。当时的鼓书加上了三弦伴奏,钢板改用挎板,创造了起板和简单的间奏,曲目增加了《薛仁贵征东》等四部长篇书目。
  民国时期,张银娥在"三皇会"帮助下,创造出花板、悲板等板式,形成板腔体结构曲种,又新增书目《呼延庆打擂》、《巧连珠》、《巧奇缘》、《三开关》、《耳环记》、《金镯玉环记》、《洗衣记》、《回龙传》、《青龙传》等。1946年,张银娥和于书田等七人加入民主政府组织的曲艺宣传队---潞安大鼓第一个专业演出团体。于书田在原潞安鼓书的基础上,吸收了上党戏曲音乐精华,丰富了花板、悲板,创造了散板和起、承、转、合及栽、溜、过、送等衔接板式(亦叫过渡板式);伴奏增加了二胡、板胡、低胡等弦乐,并配入打击乐器;演唱形式由单人改为单人独唱和多人齐唱相结合。同时,加入动作表演,喜、怒、哀、乐形象逼真,深受群众喜爱。于书田等人还自编了许多新书目,如抗日战争时期的《地主与长工》、《张凤兰劝夫参军》、《百名英雄》、《红军长征》、《土地法大纲》、《一张土地证》等;新中国成立以后有《互助合作》、《潘玉林互助组》、《一颗糖衣炮弹》、《时刻提高警惕》、《小俩口谈应征》等。
  1959年,曲艺队吸收的女艺人师爱玉大胆对"流水"等板式进行改革,创造出适合女演员演唱并具有各种行当的优美唱腔,调号从"G"升为"D"调,乐器增加了唢呐、笙等,打击乐器中去掉书鼓改用堂鼓,使人耳目一新。1960年,于书田出席"全国盲聋哑人代表会议",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1964年10月2日,《人民日报》专题介绍了潞安大鼓,并刊登于书田的照片。1965年后,曲艺队吸收了不少明目人,从根本上改变了曲艺队伍,促进说唱艺术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曲艺日趋繁荣,于书田、师爱玉、焦天保、杜玉山、李长生、李二狗等民间艺术家倍受群众欢迎。进入20世纪80年代,新文艺工作者在继承老艺人多年结晶的基础上,对潞安大鼓的传统唱腔再次进行了改革:即大鼓由演员自打划归乐队,吸收秧歌、上党梆子等戏剧唱腔,并借助于电子琴等现代乐器来烘托气氛。如今的潞安大鼓不仅板式更加丰富,旋律更加优美动听,土香土色、韵味独特,而且过门短,伸缩性强,既适合街头饭场、室内演唱,也适于舞台表演,是本省及我国北方的主要曲种之一。
  近年来,以付怀珠等为首的曲艺作家,创作出不少名段,如《醋为媒》、《九月九》、《拙老婆造反》、《水》、《火》、《路》、《新编珍珠倒卷帘》等,多次获奖。其中,《醋为媒》1986年获全国曲艺汇演创作、表演、音乐设计二等奖、郭双堂等获伴奏一等奖;《九月九》1990年获全国曲艺大赛一等奖。与此同时,崔嫦娟被誉为北方曲艺表演"四朵新花"之一。1992年6月,中国曲艺家协会、山西省文联等联合在长治县召开了"付怀珠曲艺作品研讨会",使潞安大鼓跻身于全国优秀曲种行列。1995年,经过再加工后的《新编珍珠倒卷帘》,代表山西省参加"第二届中国曲艺节",获"牡丹奖"。

艺术特色

潞安大鼓《依依发廊情》参加全国牡丹奖大赛
潞安大鼓《依依发廊情》参加全国牡丹奖大赛
  民间传统的潞安大鼓表演形式为多人分持鼓板、三弦、二胡、低胡等分行当围圈说唱;走上高台后通常由一人敲击鼓板站立说唱,另有专人分司三弦和二胡等伴奏。其唱腔音乐为板式变化体,曲调丰富,旋律优美,富于乡土气息。潞安大鼓的唱腔属板腔变化体,早期只用流水板演唱。后来,盲艺人于书田等吸取了襄垣鼓书、武乡琴书及戏曲上党落子、上党梆子的声腔音乐,不断丰富唱腔,创造了花板、悲板、垛板以及起、送、转等过渡板式。演唱时用书鼓、击板击节,伴奏乐器有二胡、低胡等。演唱形式多为坐唱,六、七人为一组,各操乐器,分担角色,或独唱或齐唱,行当齐全,红火热闹。传统节目有《打登州》、《破孟州》、《燕王扫北》、《巧连珠》、《巧奇缘》、《拙老婆》等。高福树和于树田等为影响较大的知名艺人。

传承价值

   潞安大鼓演出不受场地和道具的限制,易编易排,她的保护、传承和弘扬对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将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潞安大鼓作为一种独特的民间文化艺术,传承和发展不容乐观,仍存在经费紧张,演员流失严重等不少难以解决的问题。随着新型文化的冲击和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改变,潞安大鼓在广大乡村展示的平台日益减少,一些颇有造诣的鼓书艺人因年事已高退出舞台,有的相继谢世,有些绝技难以传承,而且年轻一代在技艺上能独树一帜、享有威望的较少。同时,专业的协会、组织及演出团体较少,对潞安大鼓的挖掘、整理、研究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保护潞安大鼓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