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打

(接龙吹打、金桥吹打)
类别:民间音乐
地区:重庆
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Ⅱ-52
  吹打乐是指吹管乐器与打击乐器合奏的音乐,起源于汉代初年的鼓吹乐。吹打乐具有"刚、粗、热"的音乐特征。在民间流行的吹打乐中,吹的部分除了吹管乐器以外,还常用拉弦和弹弦乐器,因此民间艺人把吹打乐细分为"粗吹锣鼓"和"细吹锣鼓"两种:粗吹锣鼓--又称粗十番。指用唢呐、管子等吹管乐器和"大锣大鼓"合奏的形式;细吹锣鼓--又称细十番或丝竹锣鼓。指由丝竹乐器和打击乐器合奏的形式。
  关于吹打乐的历史可推溯至汉代初年的鼓吹乐。据《乐府诗集》(卷16)载:"鼓吹未知其始也。汉班壹雄朔野而有之矣。"在《辞海》中鼓吹乐条目的释文是这样写的;"用鼓、钲、箫、笳等乐器合奏。源于北方少数民族。汉初边军用之,以壮声威,后渐用于朝廷。…...明以后土庶吉凶之礼及迎神赛会亦均用之。
  具体说来,鼓吹乐是从汉代发展起来的一种以击乐器和吹乐器为主的音乐形式,起源于北方游牧民族。《汉书》中有关于鼓吹乐的早期记载:按应用场合、乐器编配的不同分为黄门鼓吹、骑吹、短箫铙歌、箫鼓四种形式;其中黄门鼓吹主要为皇帝服务;骑吹主要指外出巡行时用于马上具有骑吹的性质。常用的乐器由有鼓、角、笳、排箫、横笛等,其中鼓最重要。  鼓吹乐经过一个时期的发展后,按所用乐器和使用场合的不同演变为鼓吹和横吹两类:鼓吹是指专为仪仗队在行进中使用,以排箫和笳为主要乐器;横吹则以鼓和角为主要乐器,作军中人使用在马上演奏。李延年的取自西域少数民族音乐创作的《摩诃兜勒》是鼓吹乐中的优秀作品。历代鼓吹乐多有歌词配合。现今民间流行的"吹打",同"鼓吹乐"不无渊源关系。"
  "鼓吹乐"自秦汉以来,历代一脉相承,用途非常广泛。如用于宫廷的宴乐、仪仗乐、军乐,在民间的婚丧喜庆、节日庙会等,无不吹吹打打,分外热闹。在文献记载和民间流行的口头称谓中,吹打乐有"鼓吹"、"鼓乐"、"吹歌"、"十番"、"锣鼓"等种种名称。

吹打·接龙吹打

接龙吹打
接龙吹打
  申报地区或单位:重庆市巴南区
  接龙吹打乐系重庆市巴南区接龙镇的民间器乐乐种,至迟在明代末年就已正式形成。经过四百多年的传衍,接龙吹打有了很大发挥发展。
  它有吹打乐、锣鼓乐、吹打唱三大类别和丫溪调、下河调、青山调、昆词、教仪调、将军锣鼓、伴舞锣鼓7个品种,拥有乐曲983首。接龙吹打的曲牌主要有【大号牌】、【朝排】、【将军令】、【水龙吟】、【南锣】、【六幺令】、【风入松】等,由此可见这个山乡的民间吹打的艺术水平之高。
  接龙镇吹打乐队使用的乐器,种类繁多,除以唢呐、锣、鼓为主外,另有碰铃、笛、琴、号等,还有二胡、提琴等弦乐器。乐手们使用的乐器均为自己购置或制作。在乐器中有一支十分罕见珍贵的唢呐,形似大的花瓶宝塔状,其喇叭口的直径就有1.1米,是已故民间吹打乐艺术家王文君亲手制作的。
  重庆市巴南区接龙镇的民间吹打乐演奏都是有着较长历史渊源的山区乡土风情和传统文化习俗。伴随着社会的发展,根植于广大山民中,不断继承、发掘、创新的民间吹打乐形成了风格各异、色彩鲜明的特点,成为山区农村崛起的民间音乐力量。巴南区现有乐班二百六十余个、乐手近两千人,保存有上百年的古老乐器26件,其中4件在200年以上。乐班不仅经常参加本地民众婚丧寿庆仪式的演出,而且曾多次组团(队)参加市、区(县)的比赛演出,被区、市、中央及台湾电视台摄制成专题片向全国和海外播放。同时,还出版了约八十万字的《接龙吹打乐》、二十余万字的《乡乐新韵--接龙吹打乐论文选》。1991年接龙成立了民间吹打乐协会,时有会员500余人;同年,重庆市文化局将接龙镇命名为"民间吹打乐之乡", 1996年接龙镇成立了民间吹乐艺术团。在2000年3月重庆市文化局、重庆晚报等单位通过群众投票和专家评议的方式,评出的"巴渝十大民间艺术"中,"巴渝吹打"榜上有名,就是专指巴南区接龙镇和万盛区金桥乡的民间吹打乐。
  现在,接龙镇的民间音乐文化呈现出"三多"的特点,即懂民间音乐的人多;能演奏的乐手多;能制作民间乐器的人多,已名副其实地成为重庆市的"爱乐之乡"。
  曲目丰富、乐班乐手众多、理论研究与艺术实践同步发展的接龙吹打乐在巴渝吹打中独树一帜,颇具特色。

吹打·金桥吹打

重庆-金桥吹打乐
重庆-金桥吹打乐
  申报地区或单位:重庆市
  万盛区金桥吹打乐是重庆市万盛区金桥镇的民间吹打乐种,它产生于宋元时期,距今已有七百多年历史。
  金桥现有乐班七十多个、乐手八百多人。在长时期的传承中,金桥吹打形成了喜庆类、生产生活类、丧事类、民间传说类等类别,有【花灯】、【大曲牌】、【朝牌】、【宫堂】等曲牌和品打、刁打、散打、干打、夹打、刁散打、竹叶吹奏、口哨等演奏技艺,曲目达一千余首。
  金桥吹打有音域宽、音量大、力度厚、音色明快、穿透力强等特点。其最显著的特色技巧是清代刘多二创造的"马风声",经刘汉卿、向义云、向紫钦、翁庆华等五代人二百多年的发展,"马风声"技艺日臻成熟。演奏中唢呐高鸣酷似马啸,鼓响"得格斗"犹如马蹄声,曲至高潮,马啸与蹄声共鸣,演示出万马奔腾之势,由此形成名闻遐迩的"马风声"派。
  金桥吹打主要乐器有唢呐、鼓、锣、钵。其音正节稳、音质纯洁、清晰清脆、不含混拖拉,具有音域宽、音量大、力度厚、音色明快、穿透力强等特点。尤其是刻意模仿群马奔腾的"马风派"演奏,是金桥民间吹打最显著的艺术特色,在渝南、黔北一带闻名。吹打乐手们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将传统曲牌分成欢快、悲伤、抒情三个系列进行加工改编,以示曲牌之间的差别,适宜在不同的场合演奏。其代表作有《祝福》(根据传统曲牌《九牛星》改编)、《青山水落音》、《山村新曲》、《庆丰收》、《踩山调》、《迎春接福》等,极具地方特色和时代气息。金桥吹打的曲牌有近300个,其中许多曲牌收入了《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重庆卷》。
  金桥吹打数百年长盛不衰,刘多二、刘汉卿、杨卜然、向义云、刘志云、向紫钦、翁庆华等一大批民间艺人为其传承和发展作出了贡献。上个世纪80年代,是金桥吹打的鼎盛时期。全镇11个村的110个社有吹打队,从艺村民800多人。其中,河坝、邓家、新村三个村的吹打水平较高,可吹打300多个曲牌。他们多次参加市、区有关活动,并获得多项市级荣誉。1992年和1999年,中央电视台两度来万盛拍摄金桥吹打专题,播出后引起很大反响。
  金桥吹打在四川省、重庆市的演出比赛中多次获奖,重庆市文化局命名金桥镇为"吹打乐之乡",金桥吹打为"巴渝十大民间艺术"之一。
  目前,金桥镇有造诣的吹打乐手年事渐高,相继谢世,年轻人参加吹打者日趋减少,一些绝技难以传承,接龙吹打与金桥吹打均处于濒危状况,急需抢救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