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州苗族歌鼟

类别:民间音乐
地区:湖南
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Ⅱ-23
申报地区或单位:湖南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
  靖州锹里位于湖南省西南湘黔两省交界沿线地区。这一带生活着近两万苗族同胞。"锹里"苗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与五千多年前的"九黎"和尧、舜、禹时期的"三苗"以及周时期的"荆楚"之间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由于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歧视和压迫,苗族先民被迫迁入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成为"锹里"一带苗族的开山鼻祖。"锹里"苗民勤劳纯朴、爽朗豪放,是个"以饭养身,以歌养心"的民族。
  在优美清新的自然环境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苗族先民,模拟鸟鸣、蝉唱、水流、林涛等大自然的和声及在生产劳动、狩猎中发现的音律,经过长期的选择与提炼,创造了独具韵味的苗族歌。歌是锹里苗族生息状况记录、人际情感交流、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更是他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艺术特色

靖州苗族歌
靖州苗族歌鼟
  靖州苗族歌鼟按风格、旋律、内容、演唱方式及民族习俗可分为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山歌调、担水歌调和三音歌调等。其歌词多为七言四句,内容涉及历史传说、祭祀礼仪、生产劳动、婚姻恋爱、劝事说理、唱咏风物等诸多方面。其音乐的音律和音程既不同于其他地方的苗族民歌,也不同于邻近的侗族民歌和汉族民歌,有鲜明的个性和特点。演唱采取由低至高、由轻至重、由少至多的递进形式,多以单人低声部起歌,其他声部先后进入,多个声部相互交替流动。靖州苗族歌鼟有《山歌》、《担水歌》、《茶歌》、《三歌》等曲目。演唱语言主要使用当地苗族土语(酸话)。其歌唱活动往往与苗族民俗紧密相联,彼此融为一体。
  茶歌,酒歌是苗族人民喝茶、饮酒时所唱的歌曲。苗族人民生性豪爽,热情好客,在各类喜事活动的宴席上均以歌助兴,他们用歌相互祝贺,相互夸赞,表明结交之诚,抒发友爱之情。系群体对唱,并带有赛歌性质,曲调嘹亮奔放,激越昂扬,富有气势。和声以半协和声为主,和歌时腔调多变且有规律,可唱出多个声部来。具有强烈的艺术表现力,从中能表露出苗家人粗犷、豪爽的性格。
  山歌,也称"情歌",是苗族男女青年"坐茶棚""玩山"谈情说爱,交流感情对唱的歌。在三锹苗族,每个村寨附近都有一个专供青年男女自由社交的场所,叫做"茶棚"。每逢农历"戊日",苗家姑娘便穿新戴银,三三两两的在寨边等着外寨水伙子来"茶棚"对歌。男女各坐一方,形式有唱有和,韵律有起有落,节拍有快有慢。茶棚对歌达到高潮时,全寨男女老少到茶棚边围观聆听,歌声、笑声、掌声连成一片,一派幸福喜悦的情景。经过初次会歌后,男女青年还要多次相约到"茶棚"对唱,逐渐建立感情后,姑娘小伙会互赠信物,私定终身。
  苗族男女青年把对歌地点选在百花盛开的草坪里,垂柳依依的小溪旁,古树参天的山坡上称之为"玩山"。每逢对歌日,周围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青年男女先后来到对歌地点,成双结对地唱山歌。有时叔伯、哥嫂也来听歌,给晚辈或弟妹壮胆出主意。在"坐棚"和"玩山"对歌中,苗族男女青年有时还用木叶来伴奏,更能产生锦上添花的效果。
  苗族山歌内容最为丰富,除了用歌声来"问姓""讨花戴"表达爱慕之意,追恋之情外,还用歌声来盘古问今,互考才智。苗族山歌歌唱时,低声部先起歌,中、高声部后进入,歌声悠扬婉转,韵律优美,属于复乐段。结构严谨,一气呵成。乐句拉腔中几个声部相互交流,有极强的动感。
  "担水歌"是苗族男女青年结婚的第二天,新娘到井边担水过程中所唱的歌曲。担水时男方要选出三个后生,陪同新娘和伴娘前去,新娘在伴娘和后生的陪同下,挑着水桶,唱着"担水歌"缓缓而行,每走五六步,便要停下来男女对唱一段。虽然水井不远,但一唱一和至少要两个多小时才能结束这一活动。演唱时,为一人"讲歌",二人"和歌"。"讲歌"实际是"吟唱",口语性强;"和歌"中又分为"领唱"和"拉腔"。和歌中的领歌为起歌,有起腔定调的作用;和声音程为大、小三度、纯四度,旋律多为级进,这种民歌曲调琅琅上口,情绪较为开朗。
  靖州苗族传统乐器比较多,有唢呐、长号、芦笙、牛角、海螺、笛子等。苗族的高音唢呐,在音量、音色方面,独具风格。调式多样,曲牌有上白种之多。吹起来声音高昂、清脆、宏亮,变化无穷。苗家的锣、鼓、钹、铃等传统打击乐器也颇具特色。多种乐器配合演奏,响亮异常,气氛热烈,更能调动人的情趣。此外,吹木叶也是苗族、尤其是苗族青年的特长。吹法是摘木叶横夹于口,吹气使木叶颤动发音,听起来清脆悦耳,颇有情趣,也有吹、唱结合的,更能产生景上添花的效果。

传承价值

  在中国民歌中,多声部侗族大歌已为世人认知,而多声部苗族歌 却不见经传,两者同处同一地区流行至今,并且又有本质的区别,无论从音乐方面,还是从历史、民俗、语言学等方面都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靖州苗族歌鼟的艺术价值体现在它独特的旋律及和声的音程关系上,是对立与统一的结合体,是劳动人民天才的艺术创造力所形成的奇特艺术现象,更是当今音乐创作难得的借鉴、参考之本。发掘、抢救、保护苗族歌,对"锹里"地区乃至整个少数民族地区的精神文明建设,丰富苗族群众文化生活,加强民族团结,促进少数民族地区全面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将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然而,随着"锹里"地区交通和通讯的发展,当地苗族与外界长期相对隔绝的状态被打破,苗族歌 赖以生存、发展的传统文化空间在迅速萎缩;重要的歌师、歌手逐年递减,当地苗族同胞对歌 的兴趣日益淡漠,苗族歌 及其代表苗族传统文化正面临着后继无人,濒临失传,被外来文化和现代文化同化的巨大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