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帕麻和遮咪麻

类别:民间文学地区:云南编号: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Ⅰ-3申报地区或单位:云南省梁河县
  阿昌族的长篇诗体创世神话《遮帕麻和遮咪麻》主要流传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梁河县阿昌族群众中,以唱诗和口头白话两种形式传承至今。   阿昌族人口有三万多,主要聚居在云南省德宏州梁河县九保、曩宋和陇川县户撒三个阿昌族乡。在阿昌族宗教及民俗活动中,要念诵全部的《遮帕麻和遮咪麻》。普通百姓在建房、迎候亲戚、娶亲迎候媒人时,要边歌边舞跳窝罗。开头的唱词为盘家谱,首先唱颂阿昌族的始祖遮帕麻和遮咪麻创造了人类,使族人得以联姻并繁衍传承。   遮帕麻和遮咪麻的传说,不论是唱诗还是白话故事,内容基本一致。故事讲述了阿昌族始祖遮帕麻和遮咪麻造天织地、制服洪荒、创造人类、智斗邪魔腊訇而使宇宙恢复和平景象的过程。遮帕麻和遮咪麻不仅是阿昌族最受崇拜的至尊善神,而且也是所有寻常人家的护佑之神和阿昌族祭祀活动的主掌之神。  

历史传说

  据创世史诗传说,开天辟地的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咪麻"是阿昌族的祖先,是创世始祖,遮帕麻编好了天,遮咪麻织好了地,他俩又共同创造了人类。遮帕麻教人们打猎、捕鱼。遮咪麻教人们生火煮食,他们俩还教人们驯养飞禽走兽、结绳记事。人类在美丽富饶的大地上生活着。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少年。一天,暴风雨突然席卷大地,到处一片汪洋,人类陷入了苦难的深渊。遮帕麻连忙用原来从大地上抽下的三根地线缝好了东、西、北三边的天地,剩下南边的天没线缝补,狂风还在不停地乱刮,暴雨还在不停地倾泻,南边的人民还在受难。遮帕麻和遮咪麻商量后决定在拉涅旦造一座南天门,用以挡风雨。于是,遮帕麻带着神兵神将到拉涅旦造南天门去了。   遮咪麻领着东、西、北三面的人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但是,刚脱离洪水深渊的人们,又遇到了更大的灾难:火神和旱神腊訇降到了大地的中央。这个魔王嫉恨遮帕麻和遮咪麻创造了人类并给他们自由与幸福,他以制造灾难、毁灭幸福为乐。他制造了九个假太阳烤干了水塘,晒枯了花草树叶。   在大地上的生灵面临毁灭的时候,遮咪麻派水嫩猫去找涅旦,请来了遮帕麻。遮帕麻用法术战胜了腊訇,把他毒死,碎尸万段。又制作了一张巨大的弓和一支巨大的箭,射落了假太阳。人类又获得了新生。为了让人类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遮帕麻教男人耕田种地,遮咪麻教妇女纺纱织布。   为了防止天地间再出现妖魔破坏世界,遮帕麻和遮咪麻向人们祝福后飞上了天空,遮帕麻骑上月亮,遮咪麻骑上太阳。白天,遮咪麻俯瞰着大地;夜晚,遮帕麻巡视着天空,他们守护着人类的安宁。人们再次过上了幸福安康、风调雨顺、富足的好日子。阿昌人繁衍生息,人口越来越多,一代接一代,过着美好的生活。   可是,传到九百九十代时,恶魔腊訇阴魂又还阳了,他痛恨遮帕麻和遮眯麻把他碎尸万段,使他皮在东、肉在西、骨在南、筋在北,吃了万年的苦头。托生为三嘴怪人,一张嘴吃天,一张嘴吃地,一张嘴吃人,他每天要吃九个童男童女,人们痛恨不已,把他赶到九座山的外边。三嘴怪人并不罢休,他使出妖法,把大地上的水全部弄干,使树叶干枯、田地开裂,作物着火。他返回来后又想吃童男童女,人们一齐拿起棍棒刀叉、拾起石头与他拼死搏斗,但仍然不能打败他。有个名叫腊亮的小伙子爬上大树,用硬弓连谢两箭,射中了三嘴怪人的两只眼睛,他只得逃跑了。逃跑时卷起了一阵黑风,卷走了九个童男童女。   为了寻找被卷走的童男童女,战胜恶魔腊訇,勇敢的腊亮身背硬弓,翻过了九十九座山,路途上战胜了猛虎毒蛇,射杀了凶恶的大雕。当腊亮拼得精疲力尽的时候,遮咪麻从天上派来一个使者,赐给他一葫芦圣水和一枝开满白花的"桑建"树枝,说:"水是圣水,花是神花,'桑建'树是降魔棍,无论什么时候有恶魔灾难,只要用'桑建'树蘸圣水洒去就可以免除灾难。"腊亮用"桑建"花蘸葫芦里的圣水到处洒去,于是全部花草树木复活,整个人类复生,大地又是一片凉爽。救回了童男童女,用"桑建"树降魔棍打死了三嘴怪人。从此,人们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为了感谢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创世之恩和补天缝地、降魔降妖多次挽救人类的大恩大德,每当一年的初春和"桑建"花开的时候,阿昌人都耍舞狮、舞象、舞双龙,蹬着"窝罗"举行祭祀活动。

发展现状及传承价值

  《遮帕麻和遮咪麻》作为一部叙述创世的长诗,形象地反映了人类从母权制向父权制过渡的状况。故事中的盐婆神话是古代西南民族游牧文化的一块"活化石"。《遮帕麻和遮咪麻》是阿昌族文化发展的一座丰碑,阿昌族将其称为"我们民族的歌"。   历史上还流传下来一种祭祀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咪麻"的古老宗教仪式,1993年5月德宏州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将阿昌族节日名称统一为阿露窝罗节,于每年公历三月二十日举行,节日时间两天。阿露窝罗节期间,在宽阔的舞场上竖立起节日标志,其顶部架设着一张弓箭,箭直指苍天,象征着遮帕麻用它来射落魔王腊訇制造的假太阳,青龙和白象代表吉祥如意。过节时,阿昌族男女老少都穿上鲜艳夺目的民族盛装,翻山越岭,汇集到舞场。先由"活袍"在标志前焚香念诵古老的祭词,杀一只红公鸡用以祭祀遮帕麻和遮咪麻。然后大家入场跳阿露窝罗舞。   50年前,遮帕麻和遮咪麻的故事家喻户晓,阿昌族男女老少都会口头讲述。如今,由于懂阿昌古语的人越来越少,能说唱史诗的"活祀"(祭司)由原来的8人减为2人,古老的创世神话正濒临消亡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