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大传

  《尚书大传》,对《尚书》的解释性著作,作者和成书时间均无法完全确定。目前只有后人辑本传世,以皮锡瑞本最佳。旧题汉·伏胜撰,一般认为是伏生(《史记》集解称“伏生名胜,伏氏碑云”,但生和胜本通假)的学生张生及欧阳生根据他的解说写成,大概为前200年到前100年之间,属于今文学派著作。书中内容很多只是以尚书为引子,阐发各种奇谈怪论,所以也有学者认为此书为汉代纬书之滥觞。《四库全书》也归之为纬书之属,附诸经解之末。
  《汉书·艺文志》有“(《尚书》)《传》四十一篇”之说,但未言作者。《隋书》记载《尚书》三卷,郑玄注,也没有提到伏胜。但《晋书·五行志》提及“文帝时,伏生创纪《大传》”。可能到宋代已经不全,明代已经散失。
  《后汉书·郑玄传》有郑玄注《尚书大传》的记载。《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引:“《玉海》载《中兴馆阁书目》,引郑康成尚书大传序曰:‘盖自伏生也。伏生为秦博士。至孝文时年且百岁。张生欧阳生从其学而受之。音声犹有讹误。先后犹有舛差。重以篆隶之殊。不能无失。生终后。数字各论所闻。以己意弥缝其阙。别作章句。又特撰大义。因经属指。名之曰传。刘向校书。得而上之。凡四十一篇。铨次为八十一篇云云。’”此注在唐以后也逐渐散佚,有清人辑本。

概述

  旧本题汉伏胜撰。胜,济南人。考《史记》、《汉书》但称伏生,不云名胜,故说者疑其名为后人所妄加。然《晋书·伏滔传》称远祖胜,则相传有自矣。《汉志·书类》,载《经》二十九卷,《传》四十一篇,无伏胜字。《隋志》载《尚书》三卷,郑玄注,亦无伏胜字。陆德明《经典释文》称《尚书大传》三卷,伏生作。《晋书·五行志》称汉文帝时伏生创纪《大传》。《玉海》载《中兴馆阁书目》,引郑康成《尚书大传》序曰“盖自伏生也。伏生为秦博士,至孝文时年且百岁。张生、欧阳生从其学而受之,音声犹有讹误,先后犹有舛差。重以篆隶之殊,不能无失。生终后,数子各论所闻,以已意弥缝其缺,别作章句。又特撰大义,因《经》属指,名之曰《传》。刘向校书,得而上之。凡四十一篇,诠次为八十一篇”云云。然则此《传》乃张生、欧阳生所述,特源出于胜尔,非胜自撰也。《唐志》亦作三卷。《书录解题》则作四卷。今所传者凡二本,一为杭州三卷之本,与《隋志》合。然实杂采类书所引,裒辑成编,漫无端绪。一为扬州四卷之本,与《书录解题》合,兼有郑康成《注》。校以宋仁宗《洪范政鉴》所引郑《注》,一一符合,知非依讬(案《洪范政鉴》世无传本,惟《永乐大典》载其全书。)二本各附《补遗》一卷,扬州本所补较备。然如《郊特牲注》引《大传》云“宗室有事,族人皆侍终日,大宗已侍于宾奠,然后燕私。燕私者何也?已而言族人饮也”一条,犹未采入,信乎著书之难矣。其文或说《尚书》,或不说《尚书》,大抵如《诗外传》、《春秋繁露》,与《经》义在离合之间。而古训旧典,往往而在,所谓六艺之支流也。其第三卷为《洪范五行传》,首尾完具。汉代纬候之说,实由是起。然《月令》先有是义,今列为经,不必以董仲舒、刘向、京房推说事应,穿凿支离,归咎于胜之创始。第四卷题曰《略说》,王应麟《玉海》别为一书。然如《周礼·大行人疏》引“孟侯”一条、《玉藻疏》引“祀上帝于南郊”一条,今皆在卷中。是《大传》为大名,《略说》为小目,应麟析而二之,非也。惟所传二十八篇无《泰誓》,而此有《泰誓传》。又《九共》、《帝告》、《归禾》、《掩诰》皆《逸书》而此书亦皆有《传》。盖伏生毕世业书,不容二十八篇之外全不记忆,特举其有完篇者《传》于世。其零章断句,则偶然附记于传中,亦事理所有,固不足以为异矣。(案:《尚书大传》于《经》文之外掇拾遗文,推衍旁义,盖即古之纬书。诸史着录于《尚书》家,究与训诂诸书不从其类。今亦从《易纬》之例,附诸经解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