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宣王

周宣王 姬静
周宣王 姬静
  周宣王,名姬静(公元前?~前782年)。周厉王之子,厉王死后继位,在位46年,中风而死。葬处不明。姬静死后的庙号为宣王。厉王时国人暴动,他闻声逃入召公府宅避藏。国人发现,赶来包围了府宅,要召公要他交出来。召公尽力劝说国人饶恕太子,国人不允,拥入宅中搜捕。召公赶入内室,命他自己的儿子与太子对换服装,忍痛将儿子推出来交给了国人。国人不辨真假,当即将假太子揍死后离去。姬静就冒充召公的儿子隐藏了下来。厉王病死后,周公、召公利用迷信平服了民怒,扶姬静继位。    姬静出于患难之中,以父王的下场为戒,在继位初期能虚心谨慎,勤理国政。在政治上,他不独断专行,有事同臣下商议。当时铸的一件铜器“毛公鼎”上记载着他的话,说凡他发出的政令,必须有毛公的签字才有效;他又整顿吏治,申令各级官吏不利贪财、酗酒、欺压百姓。在经济上,他取消了厉王时期的专利政策,放宽对山林川泽的控制;他一上台就宣布废除奴隶制的籍田制,允许将公田分给奴隶耕种而收取实物。在军事上,为了解除自西周中期以来四周少数民族不断内犯的军事威胁,也为了转移国内视线,他重振军旅,命令尹吉甫、南仲等大臣统兵击退了西北一些少数民族的进攻,征伐东方的徐戎、南方的楚和西方的戎。他还效法周武王、周成王分封诸侯,以拱卫王室。他将弟弟友封于郑(今陕西省华县东),就是日后的郑国;将舅舅申伯封于谢(今河南省南阳县内),称为申侯。    这些措施暂时缓和了内外矛盾,周王朝的统治呈现出一时巩固的现象,被史家称为“宣王中兴”。其实,在中兴的表面现象下面,周王室的各种社会矛盾仍在发展。有的诸侯这时已不肯出力拱卫王室,有的甚至起兵叛乱。当时的铜器“禹鼎”上记载了原臣属于周朝的噩侯,联合东夷和南淮夷进攻周王室,直打到成周(今河南省洛阳市)附近,姬静倾全国的兵力--西六师和殷八师进行抵抗,王师却惧怕敌人面畏缩不前,最后不利不借助一些诸侯的力量,才勉强取胜。这说明周王朝军队的战斗力已经衰落了。到了姬静在位的后期,对外战争屡遭失败。公元前789年,王师伐姜戎,战于千亩(今山西省介休县南),王师丧失殆尽,姬静几乎被俘。

概述

  宣王即位后,整顿朝政,使已衰落的周朝一时复兴。宣王的主要功业是讨伐侵扰周朝的戎、狄和淮夷。  宣王四年(前824),秦仲为大夫,攻西戎,被杀。宣王又命其子秦庄公兄弟5人伐西戎,得胜 。  五年,宣王与尹吉甫一起伐猃狁(即西戎)于彭衙(今陕西澄城西北)。对于侵犯江汉地区的淮夷,周宣王命召穆公及卿士南仲、大师皇父、大司马程伯休父等率军讨伐,沿淮水东行,使当地大小方国中最强大的徐国服从 ,向周朝见 。  十八年,南仲派驹父 、高父前往淮夷,各方国都迎接王命,并进献贡物。其时,宣王还命方叔率师征伐荆蛮(即楚国)。为了巩固对南土的统治,宣王将其舅申伯徙封于谢(今河南南阳)。  二十二年,继续西周早年的分封,封其弟友于郑(今陕西华县东)。   周宣王五年至三十九年(公元前823——前789年),宣王命周军于西北(今陕西、山西、甘肃一带)、东南(今江苏、安徽、湖北一带)进攻戎狄和蛮夷的战争。   宣王中兴,为时短暂。宣王晚年,周王朝重新出现了衰象。宣王干涉鲁国的君位继承,用武力强立鲁孝公,引起诸侯不睦 。  三十一年,伐太原戎,三十六年,伐条戎、奔戎,都归失败。3 年后, 伐申戎, 虽取得胜利,同年却在千亩之战中败于姜氏之戎,丧失了调遣的南国之师。  晚年的宣王渐渐固执己见,听不进去不同政见。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在鲁国选立继承人的时候,他根据自己的喜好,硬逼着废长立幼。鲁人不服,他就兴兵讨伐,使鲁国陷于混乱,这不仅破坏了周朝的嫡长子继承制度,也引起了同姓诸侯间的不睦,使得诸侯们对宣王更加不满。对诸侯尚且如此,对在朝为官的臣下就更加放肆,更加蛮横无理了。一次,为了一件小事,大夫杜伯触怒了宣王,被判处死刑。他的老朋友左儒急忙上前劝阻,宣王愤怒地斥责说:“在你眼中,只有朋友,没有国君,是何道理?”左儒回答道:“国君有理,臣就顺从国君;朋友有理,臣就支持朋友。现在杜伯并没有罪,不该问斩,所以,臣劝谏大王,不要杀杜伯,否则就会枉杀好人。”“我偏要杀他,你能怎样?”宣王恼怒地说。左儒接道:“臣愿陪杜伯同死。”“我偏偏不让你死,看你能怎么办?”宣王说罢,下令左右斩了杜伯。左儒又羞又气,回到府宅后就自刎而死,此事在大臣间引起一片惊恐。 事后,宣王冷静下来,感到自己确实过分了些,暗暗悔恨,又不好意思明说,以致寝食难安,得了一种怔忡症。一次,他带着臣下外出游猎,借以散心。游猎中,他忽然在车上大叫一声,昏迷了过去,医治无效,几天后死去。后来,就流传开一种说法,说宣王打猎时,忽然看见杜伯从路的左边钻出来,身穿红衣,头戴红冠,手持一张红弓,搭上一支红箭,射中了宣王的要害,夺去了他的性命,这自然是迷信之言,但其死因确实成为千古之谜了。 

西周的中兴之主——周宣王

  执意改革推行“厉始革典”的周历王被国人赶下台后,经过了一段“共和行政”时期,至于为什么不马上让历王的后代即位登基,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是出于古代的法制有“刑不上大夫”一说,意思就是大夫以上的贵族或者功臣虽然犯了错误,可以削去官职和爵位,但不能对其施加刑法,周历王的改革虽然触怒了众多诸侯和贵族,但依照古制还是不能将历王处以极刑的。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这个罪名太大了,相信谁也不愿意背这个黑锅,让自己被后世谴责、遗臭万年。   《史记》第四卷周本纪中记载:“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於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宣王。”   共和十四年也就是公元前827年,周公、召公两位重臣元老在周历王死去后扶立了太子静(也有史学家认为应该是另一个字“靖”),把权力归还给了周家正统的血脉。这位周朝的第十一代王史称为周宣王。   周宣王在政绩上虽然不能和以前的历代先王相比,但还算是比较勤勉和开明,也任用了一些贤臣良将,让周朝有了一段中兴时期。《史记》中对周宣王是这样评价的:“宣王即位,二相辅之,脩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从《史记》记载的内容看,周宣王即位之后还是做的不错的,所以后世才给了他一个“宣王中兴”的评价。   周宣王之所以能够在西周中后期重新振兴天子的威望和王朝的统治影响,是和他的父亲周历王的改革分不开的,虽然改革失败了,但也让国库有了一些积蓄,而周历王在军事上的改革则留给了宣王一笔宝贵的财富,最初的西周军事编制有西六师、成周八师以及殷八师,但连年的战争让王朝的军队消耗过大,实力早已不如当初了。随着各诸侯国之间的相互吞并,最后剩下的都是实力强大的诸侯,而他们的武装力量已经发展的和王朝的军队相差无几,到了周历王时期不得不进行军事改革,重新整编了周朝和各诸侯国的军队,规定王朝可以拥有六军;大诸侯国可以拥有三军;中诸侯国可以拥有两军;小诸侯国则为一军。虽然最后周历王的改革在政治和经济上并没有完全成功,但在军队建设上却有了很大的改观,让王朝的军队恢复了强大的战斗力。   正因如此,在周宣王即位后的几年时间里,除了整顿朝政外,周宣王进行的几次战争都取得了胜利,而战争的主要对象仍然是和周朝纠缠了一百多年的那几个少数民族(犬戎、淮夷、狄)。公元824年派秦仲攻打犬戎,秦仲战败被杀。又派秦仲之五子率兵去复仇,秦庄公五兄弟大胜西戎。随后宣王和尹吉甫又两败西戎。这之后又接连降服了徐国和众多的淮夷部落,讨伐了楚国。这一系列的战争胜利让西周重新树立了王朝的威严和霸气。   但周宣王在性格上过于倔强和武断,刚愎自用,不听从大臣的劝阻,从即位起,连续多年四处用兵,东征西讨,不让国内的军民有片刻的喘息之机,不懂得修养生息的道理,最后还执意王驾亲征,讨伐屡次骚扰边境的少数民族犬戎部落之一的姜戎,结果在著名的“千亩之战”中损兵折将、大败而回。这次战败不仅使国力衰弱,元气大伤,把从南方调过来的原来殷六师的部队丧失殆尽,让虎视眈眈的犬戎各部遂起了轻视周朝之心,在以后对周朝的边境侵犯的更加频繁了。   周宣王在这次失败后也曾经想学他的父亲,准备推行一些改革措施,试图恢复国力。《史记》记载:“宣王既亡南国之师,乃料民於太原”。意思就是统计当地的人口,按人口数目征兵,并让地方官员以统计出的人口数目来交纳赋税,但国内民众的财物经过连年战争都已被轧干了,对于征兵也都怀着抵制的心态,可以说此次“料民“并没有多大的成效。在这里的料民都没有多大的成效,就更别说在其他的诸侯国开展了,无奈的周宣王只好先回到了都城镐京再做打算。   此后周宣王的执政风格开始转向急噪和偏执,在他晚年期间更是达到了极点,不仅杀了经常对他进行劝谏的忠臣杜伯,还逼死了另一个忠臣左儒。大概是觉得自己过于严厉而枉杀了无辜,事后周宣王颇有悔意,但已经无法挽回,从此这位周宣王陷入自责和矛盾的旋涡中不能自拔,郁郁寡欢的他没过多长时间就因病而亡。   而这段时期各诸侯国的军事实力又重新开始强大起来,渐渐的对王朝的统治阴奉阳违,周朝的中兴也就像一颗划过夜空的流星,美好但却短暂,西周灭亡的脚步也就越来越快了。

宣王料民于太原

  周宣王晚年,对外征战频繁,但是,除征伐申戎获胜之外,对太原戎、条戎、奔戎的战争均遭失败,王朝常备军“西六师”、“成周八师”伤亡惨重。宣王三十九年(前七八九),周人对西戎宣战,为增加兵力,将“南国之师”调来参战,结果全师覆没,周王朝面临兵源枯竭、全面崩溃之势。周宣王被学分迫“料民于太原”,清点民户人数,企图控制人丁。料民之举,违背了西周祖制,遭到贵族强烈反对,被视为亡国之兆。大臣仲山甫认为,周王朝所设司民、司商、司寇、场人、禀人等官职,具体分官百姓生死、赐族、兵役、犯罪庶务,国家收入和人丁数量都有案可稽,根本不用天子费神。现在天子亲自料民,只能表明自己无能和国力空虚,导致诸侯们离心离德。仲山甫希望宣王放弃料民之举,周宣王不从。料民使周王朝兵源不足的问题得到缓解,但无法挽回周王朝覆灭的危局,国内各种矛盾进一步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