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成王

 
周成王(姬诵)像
周成王(姬诵)像
 周成王,名姬诵,周武王之子,武王死后继位,在位37年,病死,终年50岁。葬于毕原。       姬诵继位时,年仅13岁,由叔父周公旦摄理政事。    周文王第三子管叔鲜和第五子蔡叔度见周公代行天子职务,心怀妒忌,就传出流言蜚语,说周公企图夺取王位。商纣王之子,封于殷的殷君武庚就乘机拉拢管叔鲜和蔡叔度,联络淮夷,一起举兵反叛。周公出师东征,经过3年苦战,终于杀死了武庚和管叔鲜,俘虏和放逐了蔡叔度,从而平定了叛乱,安定了大局。    周公平定武庚、管、蔡之乱后,便将他们所管辖的殷遗民一分为二,一部分封给了商纣王的哥哥微子启,封于商丘,国号宋。另一部分则分给成王的叔父康叔,封于殷商故墟,国号卫。    姬诵亲政后,继续大封诸侯,以拱卫周王室,同时加强对新征服地区的统治,建立起以周王室为主干的宗法制度。在位后期,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对他的颂声四起。    后来,姬诵病倒,担心儿子姬钊不能胜任国事,就命召公、毕公用心辅佐。从此,这种帝王临终前将嗣君托付给宗室或大臣的命令,就称之为顾命,受托付的宗室或大臣称之为顾命大臣。不久,姬诵病死。    姬诵死后的庙号为成王。

概述

  周武王灭商建立周朝之后,日理万机,繁重的军国大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建国伊始,百废待举,他更是为此思虑不已,以致积劳成疾,建国二年后便逝世。临终前,考虑到儿子姬诵年经还小,又资质平平,难继大业,而自己的弟弟周公旦天份极高,在帮助自己征讨商朝时已经显示出其办事能力,立下赫赫之功,所以他便想把王位让给周公旦。兄终弟及在那个年代还是比较平常的事,但周公旦却坚决不接受,坚持由姬诵继位。对于兄长的信任,周公旦很是感动,所以他便尽心尽力地辅佐周成王姬诵。   周成王登基时才十二岁,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幼童,根本不懂什么国家大事。而由于周朝刚刚建立,政权还不稳固,天下还不安定,还有许多不安定因素存在,需要治理的地方太多了。面对这种情况,周公旦便顶住重重压力和猜疑,一手包办朝政。因为只有这样方能做到快捷、及时、行之有效地发布实施政令。在这方面,周公旦显示出过人的谋略和果断、雷厉风行的处事风格,为周朝的社会稳定、政治安定团结、经济的发展、法律的健全立下很大的功劳。   为了使周成王尽快成长为一名有为的君主,周公还加强对他的教育。但毕竟周成王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虽然周公是他的叔叔,但毕竟在封建社会里,王权大于一切,有许多地方不便直接教训、责罚,所以周公便把自己的儿子伯禽做为周成王的陪读,每当周成王做得不对的时候,他就把对周成王的教训、责罚转到儿子身上,使周成王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在他的教育下,周成王终于明了许多为君之道,为以后治理国家打下坚实基础。   周公的做法受到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的猜疑,认为他想篡位夺权。尤其是周武王的另几个弟弟管叔、蔡叔、霍叔更是心怀不轨,到处散布谣言,说周公想篡位夺权。当时,纣王的儿子武庚虽然被周武王封为商后,仍然治理殷商旧地,但毕竟寄人篱下,又受人监视,有诸多不便,所以他便乘机进行复辟行动。管叔三人本来是周武王派往监视武庚的,没想到却适得其反,这三个重量级人物很快就被武庚拉拢进去,成为武庚复辟集团的成员。之后他们又联合一些不安分守己的诸侯,举行大规模武装叛乱。   在此内外交困的紧要关头,周公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他先耐心地教育内部一些对他有所猜疑的人,特别是跟周武王另一个弟弟召公进行了一次披肝沥胆的谈话,取得召公的信任和真诚合作,营造了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争取到多数的力量来共同对付叛乱。之后,周公授权太公望全权处理东部诸侯,使自己无后顾之忧,然后亲自率领大军彻底平定武庚的叛乱,解决了一次重大的政治危机。   平定叛乱之后,周公便进行诸侯分封。这项工作在周武王时就已经进行了,但还不彻底。这次,周公根据现实情况和巩固周朝统治的需要,实行大型分封制。对于原来商族集中的地方和那些大的封国,便派王室的直系亲属和自己的亲信去统治,这样大大的巩固周王朝的王权。   周武王在世时,看到黄河以南的伊洛一带原为夏民居住地,形势险要,而周朝的都城镐京又在西边,要控制东部的广大中原地区很不方便,因此他便想在此新建一座都城。可是这事没办完他就去世了。周公在平乱、分封工作告一段落之后,出于国家长治久安的考虑,便决定完成周武王这一遗愿。他先派召公前去做勘测等前期准备工作,之后自己便亲自主持新都城的建设工作。这样,周朝便有了两座都城,西部的镐京称为“宗周”,东部的洛阳称为“成周”。   之后,周公又亲自制订了周朝的法律、礼制和一系列典章制度。周公作为一名杰出的政治家,对于周初政权的稳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公元前1020年,周公把政权交还周成王。此时周成王已经年满二十岁,开始正式执政。虽然周成王资质极为普通,但毕竟前面已经有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几代人的苦心经营,周朝的统治已经日臻巩固,国力也日渐强大,加之周成王还算是一名守成之主,做事循规蹈矩,因此,他在位的三十年和儿子康王在位的十六年,前后四十多年,周朝社会安宁,人民安居乐业,成为西周盛世,史称“成康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