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

  高句丽(谚文:고구려)又称高丽或句丽。王建建立王氏高丽后又称高句丽为高氏高丽,公元前37年~公元668年时期又写作高句骊),是发源于中国东北后占据辽东,朝鲜半岛大部的一个东北亚古国,在公元5世纪到7世纪的朝鲜半岛三国时代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据《三国史记》和《三国遗事》引用传说,公元前37年,扶余王子朱蒙因与其他王子不和,逃离扶余国到鸭绿江沿岸的卒本扶余,建立高句丽。高句丽建国后,迅速扩张,逐步统一了其周边的扶余、沃沮、东濊并吞并汉四郡。5世纪好太王和长寿王统治期间,高句丽进入鼎盛时期,之后的1个世纪里,保持了在朝鲜半岛对新罗,百济的强势,控制了朝鲜半岛大部和中国东北的南部地区。中国隋唐年间,高句丽不断与中国中原政权交战,国力陷落,668年为唐朝与新罗联军所灭。高句丽人被迁入唐朝渤海国等地,部分高句丽遗民被新罗吸收。
  高句丽立国700余年,曾成功抵御倭对朝鲜半岛的入侵和隋朝百万大兵的入侵,在东北亚历史上扮演重要角色。高句丽独特的历史文化已经成为朝鲜半岛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传统历史界将迁都平壤后的高句丽视为朝鲜历史范畴。1980年代起,高句丽争议浮出水面,由于高句丽本源于中国境内,后扩展至朝鲜半岛的特殊地理位置,国土横跨今日的中国东北、朝鲜大部及韩国北部,三国都认为高句丽自始至终是自己本国的原始民族或地方政权。 另外日本学者的骑马民族征服王朝说也认为高句丽、扶余可能为日本民族的起源

高句丽民族的起源与成立

  
西汉末年,乐浪、玄菟、辽东郡的行政区划
西汉末年,乐浪、玄菟、辽东郡的行政区划
史书中多记载高句丽为扶余别种。论语疏云:“东有九夷:一玄菟,二乐浪,三高骊,四满饰(有人说是满州人最早的名称),五凫臾(扶余),六索家,八倭人,九天鄙。”)。高句丽可能出自扶余族居住东北地区的某一支。扶余四出道中(东部)有马加部,是个以马为图腾的氏族,高句丽可能是马加人的后裔。汉武帝元封年间(前110年),曾在高句丽分布地区置高句丽县,隶玄菟郡。高句丽建国后,仍隶属汉玄菟郡管辖。
  中国史学界更多认为高句丽以扶余等民族为中心建国,属于中国东北的古代民族国家。高句丽人其实是在高句丽县中发展的民族(主体是沸流国的高夷)融入貊人,濊人,一部分扶余人,朱蒙未出现在卒本前,沸流的消奴部是高句丽族头人(松让在见朱蒙时指自己累世为王),后松让与朱蒙斗,不胜,让位朱蒙,高句丽人在桂娄部之下建国。高句丽源出扶余是指朱蒙一族来自金蛙王。高句丽有五部:桂娄部称黄部,内部是高句丽王族,消奴部是以前沸流国王松让领那一部,绝奴部来自扶余,桓那与贯奴是沸流中分出的。卒本与沸流的土著才是高句丽人的主流,朱蒙只是带了一部分扶余人走了,《三国志·魏书·东夷传》 :“汉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鲜,杀满孙右渠,分其地为四郡,以沃沮城为玄菟郡。”《三国志》提到玄菟郡后来“徙郡句丽西北,今所谓玄菟故府是也,沃沮还属乐浪”,“昭帝始元五年,罢临屯、真番,以并乐浪、玄菟”,真番郡并入玄菟郡之后,玄菟郡才包括真番人,沃沮人和句丽人。玄菟郡所辖句丽见于史书记载远早于朱蒙所部南迁,句丽并不是指朱蒙所部,与后来的高句丽族也不是同一民族。《汉书·地理志》高句骊县注引应劭,认为高句丽县是“故句骊胡”,而高句丽由于在大武神王时代,高句丽为汉朝对扶余作战有功,在公元前37年(西汉建昭二年)被册封为高句丽王。高句丽国名晚于句骊胡 和高句丽县出现。高句丽建国得名于玄菟郡的第二个郡治高句丽县,并长期臣服于玄菟郡,但与玄菟郡时有冲突。404年,高句丽乘中原内战之机,占领辽东全境,玄菟郡为其占领,设玄菟城管领。

高句丽历史

·汉晋时期

  《三国史记》记载高句丽建国后,高句丽迅速向外扩张,先后吞并太白山东南人国和北沃沮,公元12年,王莽强行将高句丽人编入辽西郡进攻匈奴等民族。由于高句丽士卒脱逃,王莽怪罪于高句丽王并改高句丽为“下句丽”又名乐鲜,仍属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进而袭取了西汉玄菟郡的高句丽县。王莽部将严尤诱杀高句丽的君主闵中王邑朱,高句丽遂意图脱离中原王朝独立。汉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新成立的东汉接受高句丽的朝贡。建武八年(公元33年),高句骊遣使朝贡,汉光武帝复令下句丽复名高句丽,并复高句骊国王号。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 七年后,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
  后汉书/卷85中记载:“太守耿夔击破之,斩其渠帅。安帝永初五年,宫遣使贡献,求属玄菟。”而12世纪《三国史记》记载新大王时期,“四年 汉玄菟郡太守耿临来侵 杀我军数百人 王自降乞属玄菟”。四年后,高句丽国相明临答夫在坐原战役中大胜东汉玄菟郡太守耿临的军队。
  东汉末年,高句丽受到东北亚军阀公孙家族的控制。公元197年,公孙康大破高句丽军,攻陷高句丽都城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岩城为新都城丸都城。209年,丸都扩建完毕后山上王将都城迁移。
  曹魏联合高句丽灭了公孙渊后,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马懿灭公孙渊,设高句丽、高显、辽阳、望平四县于玄菟郡。 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俭破高句丽东川王,东川王败走,毌丘俭又屠杀丸都内官员数千人,之后退兵。不久又再次进攻,东川王逃到买沟,毌丘俭又派玄菟太守王颀追击到沃沮。丸都城70年后又重建,美川王即位后还都国内-丸都地区。而此时辽东成为鲜卑慕容家族的势力范围。302年,美川王率三万军队侵入玄菟郡,俘虏八千人,迁至国内城附近的襄平城。311年8月,袭取辽东郡西安平。313年10月,入侵乐浪郡,314年,入侵带方郡。315年2月,攻克玄菟城。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丽,虏走了高句骊百姓五万多口,最后一把火烧了高句骊王宫,并将新丸都城再次变为平地。343年(东晋咸康八年),高句骊重修由于毌丘俭东征而被摧毁的旧丸都城,并于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丸都城。4个月后,丸都山城就再次毁于战火。391年“广开土大王”即位后,高句丽再度从辽东崛起,并一度成为东北亚大国。

·卒本城时期(公元前34-公元3年)

  传说中高朱蒙自夫余避祸南逃,大约于公元前37年在卒本川建国称王。前34年,筑纥升骨城作为王都。纥升骨城,学术界大都认为高句骊在此定都历时40年以上。有关早期高句丽国君之记载,主要见于1145年的《三国史记》。而《三国志·魏书》有关这段时期的记载与之差异颇大,故难以相合。三国志中多以太祖王之后的历史为主,而后来的北朝魏书又追述了高句丽开国的神话。
  三国史记的作者认为高句丽迅速向外扩张,先后吞并太白山东南人国和北沃沮,并击败鲜卑使其臣服(琉璃明王时代)。而三国史记的种种无依据的记载也深深影响了后世对于东北亚历史的研究。

·国内-丸都城时期(公元3 -427年)

  公元3年,高句丽迁都国内城,并在国内附近建筑丸都城和平壤城(非乐浪郡)作为卫城。公元12年,王莽强行将高句丽人编入辽西郡进攻匈奴等民族。由于高句丽士卒脱逃,王莽怪罪于高句丽王并改高句丽为“下句丽”又名乐鲜,仍属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进而袭取了西汉玄菟郡的高句丽县。
  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七年后,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
  高句丽太祖王时期,高句丽得到进一步的扩张和加强。公元56年,太祖王吞并东沃沮, 后又吞并东濊一部分领土。高句丽在这时期也开始接受其周边国家的朝贡,也“遣使如汉”。与此同时, 高句丽对乐浪郡,玄菟郡和辽东多次发动攻势,意图完全摆脱汉朝的控制。118年,高句丽联合濊貊攻打玄菟郡华丽城。 121年,太祖王“攻玄菟・辽东二郡 焚其城郭 杀获二千余人”同年夏,太祖王合鲜卑共八千人攻辽东,太守蔡讽以下百余人战死;同年冬,太祖王合马韩、濊貊共万余攻玄菟郡,但是由于扶余对汉朝的援助,高句丽的攻击没能取得胜利。146年,太祖王袭扰乐浪郡,杀带方县令,掠乐浪太守妻子。高句丽的扩张与集权化,导致了与汉朝玄菟・乐浪二郡的直接武力冲突。汉朝军事压力迫使高句丽迁都到丸都城。
  179年,新大王传位给故国川王。三国史记中叙述184年,故国川王亲自领兵打退乐浪军。年,故国川王采纳精英政治制度,依照才能聘任大臣和官员。其中包括任用农民出身的晏留、乙巴素(被任命为高句丽国相),使高句丽出现了治世。
  197年,故国川王去世其三弟山上王继位,遭到其兄反对,引发内乱。* 《三国志·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和 《资治通鉴·汉纪五十一》记载汉末控制辽东的公孙度攻打高句丽,‘王辽东’,但后世三国史记记载公孙大败。据三国志等记载公孙度之子公孙康公元197年大破高句丽军,攻陷高句丽都城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岩城为新都城丸都城。209年,丸都扩建完毕后山上王将都城迁移。209年,山上王迁都丸都。
  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马懿灭公孙渊,设高句丽、高显、辽阳、望平四县于玄菟郡。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俭破高句丽东川王,东川王败走,毌丘俭又屠杀丸都内官员数千人,之后退兵。不久又再次进攻,东川王逃到买沟,毌丘俭又派玄菟太守王颀追击到沃沮。魏军进一步追讨。但高句丽王终于在部下的忠诚保卫下击杀一小队魏军而得以隐匿。王颀军主力则进一步向东北行,一直抵达北沃沮与肃慎的边境地带。而刘茂、弓遵也成功击溃了濊貊各邑,逼迫不耐濊侯举邑降。整个征剿行动至公元245年初基本结束,最终毋丘俭等刻石纪功并于245年5月回师凯旋。
  曹魏摧毁了丸都城后以为高句丽灭亡了,所以很快就撤离了。70年后,高句丽重建了丸都城,并开始袭击辽东,乐浪和玄菟。随着高句丽对辽东半岛的挺进,313年,高句丽美川王侵略原汉四郡的最后一郡——乐浪郡。高句丽在朝鲜半岛北部处于强势。满洲源流考的作者认为曹魏灭亡高句丽后,留在沃沮的高句丽人部落的后代建立了新罗,而鸡林就是满语吉林的讹传。“吉林乌拉”(Girin ula)在满语中为靠近水边居住地的意思。在《中俄北京条约》中吉林所有沿海地区被割让,仅剩下内陆,而原本吉林沿海地区与古代沃沮地大体重合。
  高句丽的对外扩张几次招致亡国。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丽,虏走了高句骊百姓五万多口,最后一把火烧了高句骊王宫,并将新丸都城再次变为平地。343年(东晋咸康八年),高句骊重修由于毌丘俭东征而被摧毁的旧丸都城,并于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丸都城。4个月后,丸都山城就再次毁于战火。371年,百济近肖古王袭击高句丽最大城市平壤(前乐浪郡),并在战场上杀死了高句丽故国原王。
  高句丽小兽林王继位后,开始加强高句丽国内的稳定和统一,仿照中原公布“律令”(当于宪法和刑法)。372年立佛教为高句丽国教,并建立国家教育机构“太学”。小兽林王还对高句丽军队进行了改革。

·鼎盛时期

  
高句丽鼎盛时期版图
高句丽鼎盛时期版图
从高句丽好太王继位起,高句丽开始进入鼎盛时期。根据好太王的儿子长寿王为他所立的好太王碑记载,好太王在一次与扶余的战役中就攻克了扶余64个城池,1400个村庄。 好太王与辽东地区的后燕也互有征战;并降服了北部的扶余国和靺鞨部落;大败百济;瓦解了伽倻;并在新罗与百济、伽倻和倭的战争中将新罗变为高句丽的保护国(399年)。就这样,在好太王时期,朝鲜半岛形成了一个长达50年的松散统一局面。好太王时期,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面积已达到半岛面积的1/2。北部包括今中国东北大部分。
  413年,高句丽长寿王登基。由于百济和新罗的对抗,427年,长寿王迁都到平壤以加强对百济和新罗的控制。长寿王延续了其父好太王的扩张政策。5世纪末,长寿王于475年攻破百济首都汉山城,杀百济盖卤王,并吞汉江流域,使国家在半岛领土的面积增加成3/4,他又吞并了一些扶余,靺鞨和契丹部落;与北魏交锋。到长寿王末年时,高句丽人口增加到九万户,疆域也空前扩大,其南境自牙山湾经鸟岭、竹岭到平海与百济、新罗相接,扩大到今朝鲜大同江、载宁江、临津江、汉江沿岸,为高句丽全盛时期。据《魏书·高句丽列传》载,其“民户三倍于前魏时,其地东西二千里,南北一千余里”。即东临日本海,西滨黄海,南到汉江流域,北抵辽河为界,是东北亚地区最为强大的王国之一,此时的高句丽声震中原,南北朝双方政府都对高句丽王以乐浪地区最高领导人的册封。但由于其扩张方向已经转向朝鲜半岛,故未见于后世的中国历史中,而东西魏之前的高句丽在传统的历史图中被标注成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491年长寿王死后,扶余被勿吉国灭亡后扶余人内附于高句丽,国力达到最大状态。 而在朝鲜半岛也形成了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态势。
  高句丽在6世纪达到鼎盛后,开始逐渐地衰落。高句丽安藏王被刺杀后,其兄安原王继位。在安原王时期,王室间的纷争加剧。两政治集团对王位继承进行争斗。最后年仅8岁的阳原王登基。不过对权力的争夺并没有结束。反对派的幕僚们开始建设自己的军队,对自己的领地进行实际上的控制。内忧外患,6世纪50年代,高句丽北部受到游牧民族的袭击。但高句丽内部的幕僚争夺依然继续。551年,百济和新罗联合开始攻打高句丽。公元586年(隋文帝开皇六年),高句丽平原王将都城由平壤城迁至长安城(即今朝鲜平壤市区),直至高句丽灭亡。历时83年。
  注:唐军攻陷高句丽长安城后,唐史学家认为高句丽长安城就是平壤城,而古籍中的平壤城更接近于国内城的卫城,而非今天的朝鲜平壤市。

·6世纪末和7世纪初的战乱

  6世纪末和7世纪初,高句丽开始与隋,唐频频交战。高句丽与百济和新罗的关系在这一时期很复杂,一会儿是友,一会儿是敌。
  6世纪末时朝鲜三国时代的版图551年,百济和新罗联手攻打高句丽。高句丽从此失去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朝鲜半岛中部之肥沃的汉江流域。百济新罗联盟的主战者百济在对高句丽的战争几乎精疲力尽。553年,新罗以帮百济的名义出兵。但却对百济发动了攻势,最后将整个汉江流域全部纳入囊中。怒于新罗的背叛,百济圣王第二年攻新罗西部以报复,但被新罗擒住,后被处死。
  朝鲜半岛中部的战争,对朝鲜半岛的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新罗对百济的攻击使百济成了朝鲜半岛的最弱者。新罗由于窃取到了人口众多,富饶的汉江流域,给其日后扩张打下良好基础。相反,高句丽却因丢失汉江流域而国力大减。另外新罗获得汉江流域后,疆域西界毗邻黄海,使其可以和中原王朝直接贸易和建立外交。这样新罗就不再依赖高句丽而是直接从中原王朝学到先进的文化与技术。新罗与中原王朝的直接沟通与联盟最终使得在七世纪中期邀请唐军赴朝鲜半岛作战,给高句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隋开皇九年(589年)四月,隋平南陈统一中国本部后,开始要求周边国家为其臣属。高句丽与隋朝的关系逐渐进入战争状态。开皇十年(590年),高句丽平原王“治兵积谷,为守拒之策”,随时准备迎战隋朝大军。开皇十八年(598年),高句丽先发制人突袭辽西的营州,激怒隋文帝,引发高句丽与隋朝第一次战争。隋文帝发兵攻打高句丽。但隋军因遭大雨,运粮困难,水军遭遇风暴,与高句丽交战损失惨重。
  大业三年(607年),隋炀帝发现高句丽与隋朝的藩属突厥联盟。导致大业九年(612年),杨广亲率百万大军从陆路和海路同时讨伐高句丽,但遭到高句丽的强烈抵抗,几乎全军覆没。大业十年(613年)和大业十一年(614年);隋炀帝再次亲征高句丽,但因杨玄感起兵反隋炀帝和高句丽投降并交还叛逃的隋将斛斯政使得隋对高句丽的这两次战役取消。大业十二年(615年)隋炀帝又打算攻高句丽。但由于隋内乱加剧,攻高句丽的计划被取消。
  隋对高句丽的战争使隋朝国力衰落,引发隋末民变。618年,隋朝灭亡。不过隋与高句丽的战争也消弱了高句丽的国力。
  隋朝攻打高句丽失利后,国内发生民变而灭亡。高句丽对于继起的唐朝仍然敌视。631年, 高句丽开始在辽东建千里长城以防止唐朝的进攻,并与突厥联盟。而唐朝第二代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则以高句丽据有的“辽东”(当时的“辽东”的概念略同于汉朝四郡的范围,即中国东北辽河以东地区以及朝鲜半岛的北部)为“旧中国之有”,而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决心将对高句丽的征伐作为中国九州统一战争的最后部分,但是唐对高句丽的进攻起初很不成功,在无数次的战役中失守战略要点。在击败高句丽的盟友突厥后,唐与新罗联盟。642年高句丽将军渊盖苏文刺杀荣留王后,渊盖苏文对唐的挑衅使唐与高句丽的关系紧张。
  645年,唐太宗再一次对高句丽发动进攻,但高句丽在渊盖苏文和安市城主(18世纪以后朝鲜的笔记小说称其名为杨万春)的带领下击退了唐的入侵。649年,直至唐太宗离世前也一直经营海军意图大举拿下高句丽。660年,唐和新罗的联军灭了高句丽西南的盟友百济。又随后的661年—662年,唐与新罗的联军持续攻打高句丽。虽然唐的攻击给高句丽带来损失,但在渊盖苏文在世期间,唐和新罗一直都没能击灭高句丽。662年后,渊盖苏文离世后渊家族内部斗争给战争带来了转机。

·高句丽灭亡

  666年,渊盖苏文去世后,渊盖苏文长子渊男生到前方视察军情备战。让两个弟弟渊男建和渊男产留守平壤。渊男建和渊男产趁大哥不在诬陷他叛逃到唐,并逼高句丽宝藏王通缉渊男生。渊男生走头无路,只好投靠唐朝并被唐重用。渊男生率领唐军攻打高句丽,以期望能夺回大权。许多高句丽护城将领见到渊男生纷纷放弃抵抗。渊男生投靠唐朝成为唐与高句丽的战争的重要转折点。由于渊男生为唐朝提供了可靠的高句丽军事信息,唐朝于是大幅增加了攻打高句丽的兵力。十二月十八,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以司列少常伯郝处俊副之,与契苾何力、庞同善率兵15万并力以击高句丽。诏独孤卿云由鸭渌道,郭待封由积利道,在百济故地驻守的刘仁愿由毕列道,新罗金仁问由海谷道,并为行军总管,与运粮使窦义积,皆受李勣节度,河北诸州租赋悉诣辽东给军用667年,李勣在推进途中遇到极其顽强的抵抗,推进受到限制,但仍然攻下高句丽新城(今辽宁抚顺北高尔山城),由于新城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新城的失守对于高句丽西线战线来讲是毁灭性的打击;后薛仁贵以策略拿下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领路的渊男生顺利在鸭绿江附近集合;李勣等攻取扶余城后,又攻下大行城(今辽宁丹东西南娘娘城)。经过了漫长的冬天,668年春夏,各路唐朝兵力在鸭绿江边会师。高句丽发动最后的反击,唐军依然继续推进到平壤城。高句丽经过了数个月的守城,渊男产被宝藏王委派投降,但渊男建拒绝投降。同年九月十二,高句丽僧人信诚打开平壤城门,唐军有机会攻入平壤,渊男建被俘虏投降。
  与此同时,在南线由于金庾信的攻势,渊盖苏文的弟弟渊净土向新罗投降。就这样高句丽由于内部纷争,长年饥荒和唐与新罗南北联合攻击下最终灭亡。
  高句丽被灭后,唐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以统之,任命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二万镇守其地,试图控制朝鲜半岛。但遭到了新罗的反击。新罗拥立投降的渊净土的儿子安胜为高句丽王(史称报德王),赏赐金姓。并协助高句丽移民策动叛乱。经过数年的反唐战争,新罗最终控制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地区。大同江以北则由唐和后来崛起的渤海国占据。

高句丽政治体制

  高句丽王位以世袭方式传承,王以下有部落首领,称大加、相加或古雏加,合称为“诸加”,与扶余国相同。王的臣僚包括沛者或对卢(即宰相)、主簿、优台、丞、使者、皂衣、先人,而诸加同样有类似臣僚制度。诸加可支配下户(百姓)、奴婢,数目达万人。受支配的下户、奴婢需向诸加供以谷物、鱼盐。
  高句丽由诸加审理共论犯法案件,重罪者死,其妻没为奴婢,窃盗罪赔偿12倍。诸加也评论国政,高句丽的王有时也受制肘。

高句丽语言

  高句丽灭亡之后衰亡,作为一种语言已不存在。根据中国资料的记载,高句丽语与扶余、沃沮、东濊、百济(统治阶层)的语言属于同系,在中国东北部至朝鲜半岛形成扶余语系。此语言系列被认为与肃慎的语言有相当大的差异。由于朝鲜半岛南部居民先于北方人民从大陆迁徙而来,高句丽语与三韩的语言在用字上也有所不同。有不少人尝试把高句丽语、百济语及古日本语联系在一起。美国印地安那大学的白桂思(Christopher I.Beckwith)尝试透过约140个含有高句丽词语的地方面来重新构建高句丽语的发音。他发现:高句丽语在文法构词方面与日语相似,例如:genitive -no及attributive -si。他提出古代日本人和高句丽人的共同源地可能是在面向渤海的中国辽西地区;之后这个人群的一支向东越海到达日本,而过了几百年后另一支则向东北迁徙,形成了高句丽人。只有这样才可能解释高句丽语和古代日本语的联系。[65]ChristopherI Beckwith教授的专著《高句丽语:日语在亚洲大陆的姐妹语言》认为高句丽语、古日语与阿尔泰语系差别极大,对于学术界一贯将二者划为阿尔泰语系的观点予以否定。作者在书的最后还探讨了高句丽语、古日语与朝鲜语(韩语)的联系。不过,白桂思的这一的观点,遭到了很多的质疑。一些学者认为白桂思对古高句丽语言的处理和分析方法等被认为是错误的。《三国史记》中记载的高句丽地名大多为高句丽占领的原百济与濊的领地,之后更变为新罗的版图,故亦有看法认为重构的词汇可能事实上属于百济语和濊语的范畴。此外,由于资料所限,重构词汇中有相当部份仅有孤证或少数证据支持,故其精确度值得怀疑。有的研究者认为不甚可信,从而强调新罗、高句丽、百济三者语言间的亲缘关系(金东昭)。
  中国史籍记载对高句丽与三韩及倭的语言相似相异与否没有明确的表述。只是记载说高句丽、扶余、沃沮、濊貉的语言相似,而沃沮与挹娄语言相异。朝鲜语就是在新罗语基础上发展而来。有关朝鲜/韩国语和日语的语系存在很多的争议,不过日语和朝鲜/韩国语非常相似。而三世纪后,高句丽,新罗都是用汉字作为官方文字。

高句丽宗教信仰

  高句丽人信仰多神崇拜,是萨满文化的反映。 《新唐书·高丽传》)载高句丽“俗多淫祀”,表明高句丽的多神文化。 据《后汉书·东夷·高句丽传》记载高句丽“以十月祭天大会,名曰“东盟””,可见高句丽有祭天的风俗并在每年的10月份举办盛大的祭天仪式。高句丽壁画墓多绘有日月神像,表明其有日月星晨崇拜。高句丽五盔坟四号墓“日月神绘于北角二层抹角石上,人首蛇身。日神居左,男相,披发,双手捧日轮于头上,日中有三足鸟,月神居右,长发女相,双手捧月轮于头上,月中有蟾蜍。”长川一号墓后室藻井顶部绘日神(三足鸟)、月神(塘蜍与免)和北斗七星图。。高句丽古墓壁画中也有位列中国史籍与传说中的三皇五帝中的三皇伏羲、女娲和神农氏表明高句丽深受传统中国文化影响。   高句丽的三足乌文化由中国中原地区传入。三足乌又被称为金乌,体现古代中国人对鸟和太阳的崇拜。高句丽人对三足乌的这种崇拜在高句丽古墓壁画中有描述。
  随着佛教从中国传入高句丽,佛教地位在高句丽不断提高。小兽林王时期,佛教被定为高句丽国教。

社会生活

  
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于 2004 年 7 月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 C 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于 2004 年 7 月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 C 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高句丽人民以农业、渔猎为生,但农作物产量不多,使人民习惯节食。每年10月举行秋收祭典“东盟”,祭祀国祖神、隧穴神(衪有农业神的性质,从洞穴中迎出,移到鸭绿江边国内城的木制神象,象征水神与日神交接,东盟的高潮)阳光与水是作物生产基础,有求丰收之意,其间人民饮酒歌舞庆祝。也有养马,朱蒙的果下马是高句丽的土种马。高句丽与勿吉,鲜卑不同,不剪发与辫发,而是结发为髻(与扶余相同),这种东盟祭不是只是在桂娄部进行,五部也进行,但整个过程中主祭是国王。
  高句丽社会崇尚厚葬,以石为棺,加以金银等贵重陪葬物,外层多次封坟,砌成石冢。高句丽有二座神庙,一是祭祀扶余神柳花夫人)由朱蒙立祀,一是祭祀登高神(朱蒙)由大武神王立。周书/卷49中记载:‘一曰夫余神,刻木作妇人之象;一曰登高神,云是其始祖夫余神之子。并置官司,遣人守护。盖河伯女与朱蒙云。’旧唐书卷199上记载后世的高句丽‘颇有箕子之遗风’,‘其俗多淫祀,事灵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
  婚俗方面,高句丽行一夫一妻制,并允许男女以己意自由婚配,即所谓“有婚嫁,取男女相悦,即为之”。成婚后男方入住由女家准备的“婿屋(在婿屋中受辱,通过外家考验,可结婚”,待儿女长大,男方才可携妻儿返回男家。是母系社会产品 高句丽社会虽实行一夫一妻制,但"其俗尚淫",并不认为男女之间有染可耻。在这种风俗之下,"男女多相奔诱"。可见未婚男女和已婚男女中,性关系随便而不受约束,"兄死妻嫂"(如山上王续娶兄长故国川王之妻),寡妇改嫁,均属常见。‘多诈伪,言辞鄙秽,不简亲疏,乃至同川而浴,共室而寝。风俗好淫,不以为愧。有游女者,夫无常人。婚娶之礼,略无财币,若受财者,谓之卖婢,俗甚耻之。’
  国王世代与绝奴部通婚,通过婚姻关系确保自己的政治地位。
  高句丽是个喜歌擅舞的民族。《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高句骊》记载:“其民喜歌舞,国中邑落,暮夜男女相聚,相就歌戏”。高句丽壁画上也绘有各种的舞蹈,其中中国集安高句丽古坟壁画绘有“长鼓舞”,朝鲜黄海道安岳第三号坟墓和八青里坟墓群的壁画上绘有“刀舞”。这些舞蹈形式在朝鲜族的传统舞蹈中传承。高句丽壁画上的“西瓜游戏”“扇舞”也可以看到现代朝鲜族“西瓜舞”“扇舞”的影子。

高句丽的现代争议

  以正史“二十四史”为根据,高句丽史和渤海国史同时是朝鲜半岛史、朝鲜族史和中国东北史的一部分。
  许多中国历史学者认为渤海国是一个由靺鞨民族组成的国家,不承认与高句丽存在继承关系,渤海国王室虽然没有汉化,但是受到中原及中亚深厚的影响;且由于该国绝大部份领地都在当时及现今的中国境内,且粟末靺鞨也为起源并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的民族,因此渤海国历史应当属于中国古代历史的一部份。朝韩和部分日本历史学者根据史书认为渤海国与高句丽存在继承关系。
  对于高句丽的历史归属,中国、北朝鲜和南韩的现代学者自20世纪后期以来存在较大争议。

高句丽国君主世系简述

  高句丽东明圣太王:高朱蒙,公元前59~前19年,亦称高邹牟、高众解、高中牟、高仲牟、高都慕。他是传说中高句丽的开国国君。约在公元前37年,高朱蒙在沸流水(今富河)畔之纥升骨城(今辽宁桓仁五女山城)建立了高句丽国。据《三国史记》所载传说,高朱蒙幼年便善于狩猎,七岁就自作弓矢射之,百发百中,高朱蒙即为善射之意。他是河伯(即河神)之女柳花与天帝之子解慕漱所生之子,自小被东扶余的金蛙王收养。金蛙王于太白山南边的优渤水遇柳花,柳花自称与天帝之子解慕漱私通,因而被逐出家门。金蛙王甚觉奇异,将柳花幽禁于室中。柳花受日光照射而产下一卵,此卵走兽相避不食,禽鸟以翼覆盖保护,且刀不能剖,最后一名男孩自卵中破壳而出,是为高朱蒙。《三国遗事》、《魏书》及好太王碑文均有类似之记载。《三国史记》又记载,高朱蒙常与金蛙王的七个儿子一起游戏,比试射技高低。他们的技能不如高朱蒙,高朱蒙因此遭嫉恨。金蛙王之长子带素说高朱蒙非人所生,必有异心,请金蛙王除掉他,免生后患。金蛙王不听从,而给高朱蒙养马之职。很有心计的高朱蒙故意将骏马减食,让它消瘦,反将劣马喂肥。金蛙王没有察觉,挑选肥马自己乘坐,精瘦但其实是骏马的那匹就给了高朱蒙。后王子及诸臣又想谋害高朱蒙,高朱蒙与鸟伊(乌伊)、摩离、陕父等三人逃走,路上鱼鳖浮出成桥为高朱蒙摆脱追兵。至毛屯谷遇三贤:克氏、仲室氏、少室氏,在卒本川(《魏书》称作纥升骨城)的沸流水建国。国号高句丽,因此以高为姓。时为汉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高朱蒙时年二十二岁。公元前36年,高朱蒙降服上游国家沸流国,公元前19年去世,时年四十岁。葬于龙山,号东明圣王。太子类利继位。
  高句丽瑠璃明王:高类利,公元前?~公元18年待考,或云孺留,高句丽开国君主朱蒙(东明圣王)的长子,母亲为礼氏。他在扶余出生长大。后来与母亲一同前往高句丽投奔朱蒙。朱蒙逝世后,于公元前19年继任为高句丽的君主。有关琉璃王及高句丽国君之记载,主要见于《三国史记》。而在《三国志》、《魏书》中有关这段时期的记载与之差异颇大,故难以相合。高类利之父高朱蒙,原为东扶余人,弃国往南建高句丽。类利于东扶余长成后,与其母礼氏一同出逃至高句丽,并被立为太子。当时朱蒙封召西奴为妃,育有两子,分别是温祚和沸流,由于类利立为太子,两人地位不保,于是南迁,后来温祚另建了百济王国。
  公元前3年,类利将国都从卒本迁到国内城。有一首诗名为《黄鸟歌》,相传是类利的继室雉姬与禾姫争宠,雉姬受禾姫之辱忿而出走,类利追之不及,有感而发所作,流传至今。其词曰:“翩翩黄鸟,雌雄相依。念我之独,谁其与归?”不论传说的故事正确与否,以此推论可知东扶余、卒本扶余(高句丽)和南扶余(百济)三者系出同源。王后:松氏,多勿侯松让之女(公元前?~前17年);继室松氏,多勿侯松让之女(生卒年待考);继室禾姬,鹘川人;继室雉姬,汉人。母不详;王子:高都切:琉璃王长子,原太子,公元1年春天正月时早逝;高解明:琉璃王次子,公元4年春天的二月被封为太子,公元9年被琉璃王赐死,遂自杀,年仅二十一岁;高武恤:琉璃王第三子,亦称高无恤,公元14年继任为太子,即后来之大武神王;高如津:《魏书》称作高如律、高如栗,公元18年夏天的四月时掉进水里后死亡;高解色朱:又名高解邑朱,即后来之闵中王;高再思:后来的太祖王生父。
  高句丽大武神王:高无恤,公元?~44年待考,又名武恤,号称大武神王。他是高句丽第三代君主。琉璃王的第三子。在琉璃王逝世后,于公元18年继任为高句丽的君主。有关大武神王的记载,主要见于《三国史记》。高无恤是一位很有作为的君王。在他还是王子时,就曾于公元13年在鹤盘岭击败进犯的东扶余军队。之后在他继位后的二十六年间,不断以武功开拓四方。在南向与东汉争权夺利、北方抗拒东扶余兼并吞食的斗争中,大武神王再次做出了一个历史性的选择,避开东汉与扶余,将高句丽拓展的方向转向毗连的朝鲜半岛北部丘岭山地。公元22年,大武神王五年,杀东扶余王带素,而未灭其国。公元28年,东汉辽东郡太守发兵讨伐高句丽。高无恤退入国都附近的丸都山城(今集安县西之山城子)据守。汉军围困了三个月,高句丽人粮食将尽,高无恤急中生智,以犒军为名,派人送酒和捉到的鲤鱼给辽东太守。太守以为城中粮草充足,只好退兵。高句丽躲过了第一次几乎亡国的厄运。四年后的公元26年,汉光武帝因偃武修文,重新册封恢复了高句丽的王号。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七年后,汉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并划定朝鲜半岛上的萨水(今清川江)以南地区归东汉直辖,以北属高句丽统领。此后,高无恤逐渐将领地扩大到鸭绿江南岸,这一有远见的举措开创了日后高句丽进一步发展的新局面。
  高句丽闵中王:高解色朱,公元?~48年待考,亦称解邑朱,是高句丽的第四代君主。前任君主大武神王高无恤的弟弟。他于公元44年农历11月至公元48年在位。根据朝鲜史籍《三国史记》的记载,大武神王于公元44年农历10月薨去,当时太子(慕本王)尚年幼,所以他被推举继位。公元47年农历10月,蚕友(又作蚕支)部落的大加戴升率一万余家走往乐浪郡,向东汉投降。公元48年薨去,遗言中叫人把它埋葬于闵中原的石窟里,所以被赐谥号为闵中王。
  高句丽慕本王:高解忧,고해우,公元?~53年待考,又名爱娄(애루)、莫来(막래),是高句丽的第五代君主。是前两任君主大武神王高无恤的嫡子、前任君主闵中王的侄儿。他于公元32年农历12月被册立为高句丽的太子,公元44年农历10月大武神王驾崩时,由于年纪尚幼,所以并未有继位,其叔叔闵中王继任高句丽君主。至公元48年,闵中王驾崩,高解忧继任王位。公元49年农历2月,派遣将军袭撃后汉的北平、渔阳、上谷、太原等四个郡。辽东太守蔡彤以恩义及信义向慕本王对质,并透过和亲使两国的关系得以回复。根据《后汉书·蔡彤传》的记载,为共同对付匈奴,东汉王朝对鲜卑及高句丽采取了怀柔政策,以赏赐拉拢二国向东汉朝贡。根据朝鲜史书《三国史记》记载:慕本王为人凶残,不但没有容人之量,还对批评他的人加以杀害。因此在公元53年农历11月,被为侍从杜鲁刺杀死亡。由于他被葬在慕本原,所以亦以“慕本”来作谥号。
  高句丽太祖大王(国祖王):高宫。太祖王高宫在位时期,是高句丽历史发展的重要时期。他除了将高句丽分散的各部实行统一以外,还与东汉王朝进行过多次军事较量,屡犯辽东,显示了高句丽逐渐强大的军事实力。几次较大的冲突有:公元105年春,太祖王派兵攻汉辽东郡六县,被太守耿夔击破,主将被杀。公元118年,太祖王与濊貊联合攻汉玄菟郡,攻华丽城。公元121年春,汉幽州刺史冯焕等击高句丽,被高句丽用诈降计打败,死伤二千余人。同年夏,太祖王合鲜卑共八千人攻辽东,太守蔡讽以下百余人战死。同年冬,太祖王合马韩、秽貊共万余攻玄菟郡,汉军得到两万扶余军之助,击退之。公元146年,太祖王袭扰汉乐浪郡,杀带方县令,掠太守妻子。公元146年,太祖王传位于次大王高遂成。根据《魏书·高句丽传》记载:“朱蒙死,闾达(琉璃王?)代立。闾达死,子如栗代立。如栗死,子莫来代立……莫来子孙相传,至裔孙宫”。然而,相对于之前四代君主的短寿,太祖王则有长达九十三年的统治时间,及一百二十岁高龄,这使日本历史学家井上秀雄在翻译朝鲜史籍《三国史记》时加注,表示怀疑在慕本王及太祖王之间,还有数代失落的君主没有被记载进史册。
  高句丽次大王:高遂成,公元146~165年
  高句丽新大王:高伯固,公元165~179年
  高句丽故国川王(国壌王):高男武,公元179~196年
  高句丽山上王:高延优,公元196~227年
  高句丽东川王(东襄王):高位宫,公元227~248年
  高句丽中川王(中壌王):高然弗,公元248~270年
  高句丽西川王(西壌王):高药虑,公元270~292年
  高句丽烽上王:高相夫,公元292~300年
  美川王(好壌王):高乙弗,公元300~331年
  高句丽故国原王(国冈上王):高钊,公元331~371年
  高句丽小獣林王:高邱夫,公元371~384年
  高句丽故国壌王:高伊连,公元384~391年
  高句丽広开土王(好太王、永楽大王):高谈德,公元391~413年
  高句丽长寿王:高巨链,公元413~491年
  高句丽文咨明王(明治好王:、文咨王):高罗云,公元491~519年
  高句丽安蔵王:高兴安,公元519~531年
  高句丽安原王:高宝延,公元531~545年
  高句丽阳原王:高平成,公元545~559年
  高句丽平原王:高阳成,公元559~590年
  高句丽婴阳王(平阳王):高元,公元590~618年
  高句丽栄留王:高建武,公元618~642年
  高句丽宝臧王:高宝藏,公元642~668年
  高句丽末王:高安胜,公元668~66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