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枋得

  
谢枋得像
谢枋得像
  谢枋得(1226年-1289年),字君直,号叠山,远祖居会稽,信州弋阳(今属江西)人,南宋文学家。著《叠山集》16卷。他评点的《文章轨范》,以文章类别编选文章,是南宋一部重要的评注选本,被誉为集合宋人评点学之大成。

谢枋得生平

  谢枋得父谢徽明抗元战死,枋得由母亲桂氏教养,自幼颖悟,“每观书,五行俱下,一览终身不忘”。宝祐四年(1256年)与文天祥同科进士,性好直言,因得罪贾似道而遭黜斥。德祐元年(1275 年),以江东提刑、江西诏谕使治理信州(今江西上饶),枋得出资十万贯招信、抚两州义士万人驰援江防部队,功升任兵部架阁。次年(1276年)正月率兵与元军在安仁(今余江)展开血战,无援而败,妻小皆被俘,押于金陵监狱。其妻李氏饶州安仁人,守节缢死,枋得三位弟弟先后遇难,女儿葵英投水自尽。
  南宋灭亡后,枋得隐居于建宁(今福建省建颐县)唐石山,后流寓福建建阳山,以卖卜教书度日,不索钱财,惟取米屦(大米和草鞋)而已。曾到武夷山拜访遗民熊禾。元朝先后五次征聘,坚辞不应,并写《却聘书》:“人莫不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若逼我降元,我必慷慨赴死,决不失志。”
  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被福建行省参政魏天佑强制送往大都(今北京),四月,至京师,问谢太后、瀛国公所在,再拜恸哭。后拘留于悯忠寺(今法源寺),见壁间有曹娥碑,哭泣说:“小女子犹尔,吾岂不汝若哉!”留梦炎亲自带医生煮药及米汤,枋得动怒,掷之于地,绝食五日而死,至死未降为元臣。遗书自称“大元制世,民物一新,宋室孤臣,只欠一死。某所以不死者,以九十三岁之母在堂耳,先妣以今年二月,考终于正寝,某自今无意人间事矣!”。其子扶棺归信州,葬故乡弋阳玉亭龚之原。门人私谥文节。今南昌有叠山路以纪念谢枋得。
  著《叠山集》16卷。他评点的《文章轨范》,以文章类别编选文章,是南宋一部重要的评注选本,被誉为集合宋人评点学之大成。

《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四(谢枋得)

  谢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阳人也。为人豪爽。每观书,五行俱下,一览终身不忘。性好直言,一与人论古今治乱国家事,必掀髯抵几,跳跃自奋,以忠义自任。徐霖称其「如惊鹤摩霄,不事笼絷。」
  宝祐中,举进士,对策极攻丞相董槐与宦官董宋臣,意擢高第矣,及奏名,中乙科。除抚州司户参军,即弃去。明年复出,试教官,中兼经科,除教授建宁府。未上,吴潜宣抚江东、西,辟差干办公事。团结民兵,以扞饶、信、抚,科降钱米以给之。枋得说邓、传二社诸大家,得民兵万余人,守信州,暨兵退,朝廷核诸军费,几至不免。
  五年,彗星出东方,枋得考试建康,擿似道政事为问目,言:「兵必至,国必亡。」漕使陆景思衔之,上其稿于似道,坐居乡不法,起兵时冒破科降钱,且讪谤,追两官,谪居兴国军。咸淳三年,赦,放归。德祐元年,吕文焕导大元兵东下鄂、黄、蕲、安庆、九江,凡其亲友部曲皆诱下之,遂屯建康。枋得与吕师夔善,乃应诏上书,以一族保师夔可信,乞分沿江诸屯兵,以之为镇抚使,使之行成,且愿身至江州见文焕与议。从之,使以沿江察访使行,会文焕北归,不及而反。
  以江东提刑、江西招谕使知信州。明年正月,师夔与武万户分定江东地,枋得以兵逆之,使前锋呼曰:「谢提刑来。」吕军驰至,射之,矢及马前。枋得走入安仁,调淮士张孝忠逆战团湖坪,矢尽,孝忠挥双刀击杀百余人。前军稍却,后军绕出孝忠后,众惊溃,孝忠中流矢死。马奔归,枋得坐敌楼见之,曰:「马归,孝忠败矣。」遂奔信州。师夔下安仁,进攻信州,不守。枋得乃变姓名,入建宁唐石山,转茶坂,寓逆旅中,日麻衣蹑履,东乡而哭,人不识之,以为被病也。已而去,卖卜建阳市中,有来卜者,惟取米屡而已,委以钱,率谢不取。其后人稍稍识之,多延至其家,使为弟子论学。天下既定,遂居闽中。
  至元二十三年,集贤学士程文海荐宋臣二十二人,以枋得为首,辞不起。又明年,行省丞相忙兀台将旨诏之,执手相勉劳。枋得曰:「上有尧、舜,下有巢、由,枋得名姓不祥,不敢赴诏。」丞相义之,不强也。二十五年,福建行省参政管如德将旨如江南求人材,尚书留梦炎以枋得荐,枋得遗书梦炎曰:「江南无人材,求一瑕吕饴甥、程婴、杵臼厮养卒,不可得也。纣之亡也,以八百国之精兵,而不敢抗二子之正论,武王、太公凛凛无所容,急以兴灭继绝谢天下。殷之后遂与周并立。使三监、淮夷不叛,武庚必不死,殷命必不黜。夫女真之待二帝亦惨矣。而我宋今年遣使祈请,明年遣使问安。王伦一市井无赖、狎邪小人,谓梓宫可还,太后可归。终则二事皆符其言。今一王伦且无之,则江南无人材可见也。今吾年六十余矣,所欠一死耳,岂复有它志哉!」终不行。郭少师从瀛国公入朝,既而南归,与枋得道时事,曰:「大元本无意江南,屡遣使使顿兵,令毋深入,待还岁币即议和,无枉害生灵也。张宴然上书乞敛兵从和,上即可之。兵交二年,无一介行李之事,乃挈数百年宗社而降。」因相与痛哭。
  福建行省参政魏天祐见时方以求材为急,欲荐枋得为功,使其友赵孟TW来言,枋得骂曰:「天祐仕闽,无毫发推广德意,反起银冶病民,顾以我辈饰好邪?」及见天祐,又傲岸不为礼,与之言,坐而不对。天祐怒,强之而北。枋得即日食菜果。
  二十六年四月,至京师,问谢太后欑所及瀛国所在,再拜恸哭。已而病,迁悯忠寺,见壁间《曹娥碑》,泣曰:「小女子犹尔,吾岂不汝若哉!」留梦炎使医持药杂米饮进之,枋得怒曰:「吾欲死,汝乃欲生我邪?」弃之于地,终不食而死。伯父徽明以特奏恩为当阳尉,摄县事,时天基节上寿,大元兵奄至,徽明出兵战死,二子趋进抱父尸,亦死。
  论曰:谢枋得嵚崎以全臣节,皆宋末之卓然者也。

谢枋得之死

  宋亡后,元世祖几次要他去做官,他拒不受诏。后来被逼迫得没有办法,只好去了大都。临行前写了一首诗向亲友告别,道是:“云中松柏愈青青,扶植纲常在此行。天下岂无龚胜洁,人间何独伯夷清。义高便觉身堪舍,礼重方知死甚轻。南八男儿终不屈,皇天上帝眼分明。”诗中用伯夷耻食周粟、饿死首阳山的典故,无须细说;所言龚胜,是西汉末年人。王莽篡汉之后,要他去做官,他不肯,便叫门人买好棺材,然后绝饮食、绝言语十四天而卒。由此可知,他在出发之前早已立下必死的决心。他的朋友张叔仁懂得他的意思,也和诗一首道:“打硬修行三十年,如今证验作儒仙。人皆屈膝甘为下,公独高声骂向前。此去好凭三寸舌,再来不值半文钱。到头毕竟全清洁,留取芳名万古传。” 张叔仁赞扬他杀身成仁的决心,鼓励他留取芳名,并说如果贪生怕死再回到家乡,那就半文钱也不值了。由此也可知古人对名节、气节、大节的看重,在进退出处上是一丝不苟的。  谢枋得到了大都之后,果然信守诺言,绝食而死。  谢枋得的母亲也是一位识大体、重大义的老妇人。还在谢枋得率军抗元之际,元军就拘捕了他的母亲,要她招降谢枋得。这位老妈妈在敌人威胁之下,从容答道:“老太婆我今天是该死了,谁让我教我的儿子读诗书、识礼义,懂得了纲常伦理呢!如果他是个不知书、不明理,不懂纲常伦理为何物的浑人,今天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我情愿早死。”主事者见她从容就死,毫无惧色,倒也无可奈何,只好把她放了。  有这样的母亲,有这样的儿子,在生死关头,把信仰、理想、做人的原则,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实在是令人肃然起敬的。  谢枋得是生活在封建社会的人。他所受的儒家教育,是以三纲六纪作立身行事的准则的。但是,并不是所有读孔孟书的人,都能实践儒家的人生理想。更多的人不过是把圣贤的教训挂在嘴上作招牌罢了。一到个人利害相关之际,他们是会毫不犹豫地把做人的原则弃置不顾的。  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惜出卖原则的人,在生活中随波逐流、无理想、无操守的人,无论古今都是可鄙的。《人民日报》 (2005年12月13日 第十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