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

 
孙思邈画像
孙思邈画像
 孙思邈(约581~682),唐代医药学家,中医医德规范制定人。明代以后被尊为药王。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自幼多病,立志于学习经史百家著作,尤热衷于医学知识。青年时期即开始行医乡里,并有良好的治疗效果。他对待病人,不管贫富老幼、怨亲善友都一视同仁,无论风雨寒暑、饥渴疲劳都求之必应,一心赴救,深为群众崇敬。隋大业(605~618)中,曾游学四川,并在该地炼丹,后隐于终南山,与沙门道宣律师交厚,写了不少道家炼丹方面的著作。唐太宗、高宗曾多次招他任国学博士、谏议大夫等职,均谢绝。惟于咸亨四年(673)任承务郎直长尚药局,掌管合和御药及诊候方脉等事务,上元元年(674)即因病辞归。当时名士宋令文、孟诜、卢照邻皆视他为师。  孙思邈在数十年的临床实践中,深感古代医方的散乱浩繁和难以检索,因而博取群经、勤求古训,并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编著成《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反映了唐初医学的发展水平。    孙思邈在医学上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在伤寒学方面,他将《伤寒论》内容较完整地收集在《千金要方》中。他认为张仲景的《伤寒论》要旨“不过三种,一则桂枝,二则麻黄,三则青龙……”,并以此三方为纲要,将张仲景的六经辨证法改为按方剂主治及临床表现特点相结合的分类法。他总结妇、儿科成就,提出应各独立设科,对后世妇、儿科形成专科有促进作用。他提出的妇女孕期前后的注意事项与现代围产医学的内容有不少相符之处。他对婴儿生长的观察及护理方法亦富科学内容。在对疾病的认识上,如附骨疽(骨关节结核)的好发部位、消渴(糖尿病)与痈、疽的关系,有关麻风、脚气、夜盲、甲状腺肿的描述和治疗等都有创见。还倡行了葱管导尿术、食道异物剔除术以及自家血、脓接种以防治疖病的免疫法等。在养生延年方面,提倡按摩、导引、散步、轻微劳动,及食治、讲求卫生等结合,为老年病防治留下了宝贵经验。    鉴于孙思邈对医药的巨大贡献,后人尊他为药王。清代孙氏故乡的五台山被改名药王山,山上建庙塑像、树碑立传,以纪念他的丰功伟绩。 

生平

 
孙思邈是历代最长寿的一位医生
孙思邈是历代最长寿的一位医生
 孙思邈,京兆华原人。 据新唐书载,他7岁就学,日诵千余言,精通百家学说,善于谈老子、庄周之道,擅长阴阳、推步,妙解数术,兼好释典。 孙思邈从小多病,“汤药之资,罄尽家产”。周围的百姓都很贫苦,很多人因为没钱治病而死去,因此他18岁时立志学医,终身勤奋不辍。他认为“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1]。十八岁之后就“志于学医”,最后终有所成。  相传,孙思邈曾经作过唐太宗的御医,隋文帝、唐太宗、唐高宗曾以高官厚爵与之,都被他婉拒,上元元年他称病退隐山中,唐高宗以良马赐之。  临终时,孙思邈遗嘱“薄葬,不藏明器,祭去牲牢”,并遗有大量的医书,人尊其为“孙药王”。在陕西耀县药王山,有祭祀孙思邈的药王庙。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追封为妙应真人。  今台湾仍有祭祀孙思邈之庙宇,并称之“孙天医”,每年农历正月初四为其祭典,称之为“孙天医真人圣诞”。  现代学者张功耀认为“孙思邈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科学家,更不是什么医学家。”“现代中国一些不尊重科学的科学史家,硬是把一个活脱脱的混蛋巫师孙思邈装扮成了‘伟大的医学家、炼丹家’。”其原因是认为孙鼓吹吃了有毒的砒石丹(氧化砷)就可以单衣抵御严寒,以及在《千金方》中大量鼓吹用咒语治病。

思想

  孙思邈著有《备急千金要方》,简称《千金要方》,共三十卷,二百三十二门,已接近现代临床医学的分类方法。他汲取《黄帝内经》关于脏腑的学说,在《千金要方》中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以脏腑寒热虚实为中心的杂病分类辨治法,收集药方五千三百首。《千金翼方》是对《千金要方》的补编。  孙思邈重视医德修养,详论医德规范。他特别强调医家的职业道德。特别是《备急千金要方》中的“大医习业”和“大医精诚”两篇,系统的论述了医德规范。其内容大致可归纳为两个方面:第一是技术要精湛,第二是品德要高尚。《千金要方》卷首以显著地位论述了《大医精诚》与《大医习业》,把医德放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上,强调为人治病,不分“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皆一视同仁。还强调以德养性、以德养身。较之汉晋医家,孙思邈对医德的论述,可以说是最全面的了。而这些基本医疗道德,至今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他重视前人的宝贵经验,但尊古而不泥古。他将《伤寒论》的内容较完整地收集在《备急千金翼方》之中。在他一生行医的过程中,他十分重视妇人与儿童疾病的诊治,他认为这是关系人类繁衍的大事,故曰:“先妇人小儿……则是崇本之意也。”在针灸学方面,他不仅强调针药并用,还创设了新的穴位,创制彩色经络图,还常配合按摩、灸治。同时,他还是食疗治法的积极倡导者。他反对魏晋时期盛行的服石求长生的风气,倡导积极养生,强身长寿。  孙思邈将道教内修理论和医学、卫生学相结合,把养生学也作为医疗内容。认为人若善摄生,当可免于病。只要“良医导之以药石,救之以针剂”,“体形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灾”。孙思邈还对炼丹、服食以求长生成仙的道教方术作了探索。

孙思邈养生十三法

  1.发常梳  将手掌互搓36下令掌心发热,然后由前额开始扫上去,经后脑扫回颈部。早晚各做10次。  头部有很多重要的穴位。经常做这动作,可以明目袪风 、防止头痛、耳鸣、白发和脱发。  2.目常运  (1) 合眼,然后用力睁开眼,眼珠打圈,望向左、上、右、下四方;再合眼,然后用力睁开眼,眼珠打圈,望向右、上、左、下四方。重复3次。  (2) 搓手36下,将发热的掌心敷上眼部。  这动作可以强化眼睛,纠正近视和弱视。  3.齿常叩  口微微合上,上下排牙齿互叩,无需太用力,但牙齿互叩时须发出声响。轻轻松松慢慢做36下。  这动作可以通上下颚经络,帮助保持头脑清醒,加强肠胃吸收、防止蛀牙和牙骹骨退化。  4.漱玉津(玉津即津液、口水)  (1) 口微微合上,将舌头伸出牙齿外,由上面开始,向左慢慢转动,一共转12圈,然后将口水吞下去。之后再由上面开始,反方向再做一下。  (2) 口微微合上,这次舌头不在牙齿外边,而在口腔里,围绕上下颚转动。左转12圈后吞口水,然后再反方向做一次。吞口水时,尽量想象将口水带到下丹田。  从现代科学角度分析,口水含有大量酵素,能调和荷尔蒙分泌,因此经常做这动作,可以强健肠胃,延年益寿。  5.耳常鼓  (1) 手掌掩双耳,用力向内压,然后放手,应该有“扑”的一声。重复做10下。  (2) 双掌掩耳,将耳朵反折,双手食指压住中指,以食指用力弹后脑风池穴10下,“扑扑”有声。这动作每天临睡前后做,可以增强记忆和听觉。  6.面常洗  (1) 搓手36下,暖手以后上下扫面。  (2) 暖手后双手同时向外圈。  这动作经常做,可以令脸色红润有光泽,同时不会有皱纹。  7.头常摇  双手叉腰,闭目,垂下头,缓缓向右扭动,直至恢复原位为一次,共做6次。反方面重复。这动作经常做可以令头脑灵活,防止颈椎增生。不过,注意要慢慢做,否则会头晕。  8.腰常摆  身体和双手有韵律地摆动。当身体扭向左时,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在前的右手轻轻拍打小腹,在后的左手轻轻拍打“命门”穴位。反方向重复。最少做50下,做够100下更好。这动作可以强化肠胃、固肾气、防止消化不良,胃痛、腰痛。  9.腹常揉  搓手36下,手暖后两手交叉,围绕肚脐顺时针方向揉。当自己的身体是一个时钟。揉的范围由小到大,做36下。这动作可以帮助消化、吸收、消除腹部鼓胀。   10.摄谷道 (即提肛)  吸气时提肛,即将肛门的肌肉收紧。闭气,维持数秒,直至不能忍受,然后呼气放松。这动作无论何时都可以练习。最好是每天早晚各做20至30下。相传这动作是十全老人乾隆最得意的养生功法。  11.膝常扭   双脚并排,膝部紧贴,人微微下蹲,双手按膝,向左右扭动,各做20下。  这动作可以强化膝头关节,所谓“人老腿先老、肾亏膝先软”。要延年益寿,要由双脚做起。  12.常散步  挺直胸膛,轻松地散步。最好心无杂念,尽情欣赏沿途景色。民间有个说法,“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虽然有点夸张,不过,散步确实是有益的运动。  13.脚常搓  (1) 右手擦左脚,左手擦右脚。由脚跟向上至脚趾,再向下擦回脚跟为一下。共做36下。  (2) 两手大拇指轮流擦脚心涌泉穴,共做100下。  常做这动作,可以治失眠、降血压、消除头痛。脚底集中了全身器官的反射区。经常搓脚可以强化各器官,对身体有益。

孙思邈与脚气病

  孙思邈为治疗脚气病,自百余种古方中,亲自使用于临床治疗后,精选出确有疗效的数十种药方,依据不同的证候用方,成功的治愈脚气,并将这些案例及方药载于《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中。  对于脚气病的防治,孙氏主张用榖白皮煮水去渣后用以“煮米粥常服防之”,“即不发”。榖白皮是褚树皮,而不是米糠皮。脚气病的病因正是饮食长期缺乏维生素B引起的。在一些传说的故事中,还具体到孙思邈对病人“严太守”观察,发现了他的饮食习惯,找出了脚气病的病因,提出“用谷皮(褚树皮)煮粥常吃以预防脚气病”,还有的故事把榖白皮误传为谷皮、米糠皮。  事实上,孙思邈列出为脚气病列出了几十种药方之一。其他药方包括:“三白草味甘辛寒有小毒,主水肿脚气”,“蓖麻子叶主脚气风肿不仁”,“白杨皮味苦无毒,主毒风脚气肿”,“豺皮性热,主冷痹脚气”,“伏火石硫黄,救脚气除冷癖理腰膝”等各种植物、动物、矿石,还有胡麻叶、蒴根、大麻、乌豆、桑白皮、生猪肝,等等。甚至还有乌牛尿(体弱者混合牛奶)这样的动物排泄物。后世的一些人为了说明孙思邈找到了脚气病的治疗方法,而故意只挑其中的“谷皮”(其实是五升褚树皮)、猪肝等维生素B含量高的,而不提乌牛尿这样的东西。

生卒年考

  孙思邈的卒年,《旧唐书·孙思邈传》谓“永淳元年卒。”《新唐书·孙思邈传孙思邈》则称“永淳初,卒。”按唐高宗永淳年号仅为二年,永淳元年为公元682年,亦即永淳初年,两《唐书》对此并无抵牾,古今学者基本上均从此说,惟今年仍有提到唐人刘肃(元和,<公元806—820年>)所撰《大唐新语》中所谓孙氏“永徽初卒”之说,南唐沈汾《续仙传》更谓孙氏卒于永徽二年(公元652年)二月十五日之语,因而有所质疑。我们认为,尽管孙思邈在其《备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著作中明确提到其自身活动的年代记载,最晚只见永徽二年(公元650年)为一功臣治疗箭矢不出痼疾;尽管两《堂叔》孙传所述损失生平有不少疑误,显庆(公元656——661年)见高宗召见孙氏,两《唐书》及《唐会要》均有类同记载,孙氏从高宗去九成宫,卢照邻与其同居于光德坊府第等,……均可证明(《大唐新语》)之说为谬。尤其是设计唐朝早期帝王的活动。据《廿二史札记》作者研究,多为搜集参考了该时期诸帝《实录》所撰,故显庆时高宗召见思邈,孙氏从卒九成宫以至于永淳初是可信的。     对于孙思邈的生年,虽然截至目前,国内外学者多从581年之说,但仍存在有不同观点,主要有:     (一)生于公元581年 清·纪晓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唐书·隐逸传》称其‘少时,周洛州刺史独孤信称为圣童;及长,隐居太白山。隋文帝辅政,以国子博士徵,不起。’则思邈生于周朝,入随已长;然卢照邻《病梨树赋序》称‘癸酉岁于长安见思邈,自云开皇辛酉岁生,今年九十二’,则思邈生于隋朝。照邻乃思邈之弟子,记其师言,必不妄。惟以《隋书》考之,开皇纪号凡二十年,止于庚申,次年辛酉。已改元仁寿,与史殊不相符。又由唐高宗咸亨四年癸酉上推九十二年,为开皇二年壬寅,实非辛酉,干支亦不相应。然自癸酉上推九十三年,正得开皇元年辛丑,盖照邻集传伪异,以辛丑为辛酉,以九十三为九十二也。史又称思邈卒于永淳元年,年百余岁,自是年上推至开皇辛丑,正一百二年,数岁相合,则生于周后,隐居不士之说,为史误审矣。” 依照纪晓岚上述观点,则孙思邈当生于隋文帝开皇元年辛丑(公元581年),卒于唐高宗永淳元年壬午(公元682年),享年102岁。     (二)生于公元560年以前 费得道《中国医学史略》认为两唐书孙传所谓孙氏在周宣帝时因王室多故而隐居太白山以及杨坚辅政时徵孙氏为国子博士,孙氏称病不起等史料,推论孙思邈在578—579年间至少年逾弱冠,如此,孙氏应在公元560年以前诞生,其享年应为120岁以上。史仲序、张志远氏主张类似此说。     (三)生于公元541年 马伯英等均持此说。他们的主要观点是:过去史家认为辛酉实为辛丑之误,以及将照邻《病梨树赋序》中“今年九十二”改为“今年九十三”等论据不足且不够可靠,并指出以《北史》、《周书》中无独孤信任洛州总管记载,而否定隐居太白山,被赞为神童,杨坚征召等三条史料是难以信服的。马伯英等氏等则认为孙氏自云“开皇辛酉岁生”是其闪烁之词,隋文帝系梁·大同七年(公元541年)生,恰为辛酉,以开皇年号谑代帝讳,其全句可理解为“我是与开皇皇帝同年即辛酉年(公元541年)出生的。”他们认为以此推论,则独孤信赞“圣童”(可能在550—556年间回长安期间),杨坚征召、魏徵修史请教于孙氏等史料均可得到解释。郭霭春亦主公元541年之说。依此而论,孙氏当享年141岁。     (四)生于515年或518年左右 黄竹斋《医仙妙应孙真人传》,认为独孤信赞称孙思邈为“神童”,应为独孤信受命入关抚岳(贺拔岳)余众的梁中大通六年(公元534年),此时孙思邈年已弱冠,向上推十九年,故孙氏生年则当在梁天监十四年(公元515年),永淳元年卒,则享年168岁。于此观点相近者为清·刘毓松所著《通义堂文集·千金方考》,据其推算,独孤信评品孙氏的时间为梁`·大同三年(公元537)至大同四年(公元538年)之间,当时孙适满20岁,自此上溯20年,当生于北魏神黾元年至二年之内(公元518—519年),如此,孙氏享受为164—1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