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病源候论

  《诸病源候论》,又称《巢氏诸病源候总论》、《巢氏诸病源候论》,简称《巢氏病源》,古代中国医学典籍,中国最早的以论述内科疾病为主兼及各科疾病病因和证候的医学著作。50卷。隋代太医博士巢元方等人于大业六年(公元610年)奉敕所编著,书成于大业六年(610)。    此书总结了隋以前的临床经验,内容十分丰富。共分67门,1729条(候),每候一证,主要论述各种疾病的病因、病机和证候,不载治疗方药,多附导引方法。收载病证数量超过以前的医籍,分类较前人细致。所载病证以内科为多,除风病、虚劳、伤寒、温病、热病等“大病”外,尚包括消渴、脚气、黄疸、虫症等,风病即载29种。妇科杂病载140多种,皮肤病载40多种,外科病中金创即载23种。此书以《内经》的理论为基础,对证候描述详确,在病因方面有不少精辟见解。如提出某些传染性热病因外界“乖戾之气”所致,可“多相传易”,但可服药预防;疥疮中可用针挑去疥虫;寸白虫(绦虫)因食不熟牛肉所致;漆疮与个人“禀性”有关。在病因方面多次提到服石。对消渴、脚气、麻风等描写精确。又提到人工流产、肠吻合术和拔牙等手术。此书在疾病分类方面作出贡献。对后世影响巨大,为后世许多医著直接或间接引用,宋代定为医生必读书及医科学生考试科目。现有版本10余种,最早为元刻本,明万历间有吴勉学校刊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清刊《周氏医学丛书》本(1955)流传最广。  

《诸病源候论》与气功

  气功是通过意识的运用使身心优化的自我锻炼方法,是中华原创医学中的瑰宝。古称养生、导引、吐纳、守一等等,称谓不下30种。其中“导引”和“养生”最为贴切。导引,意为“导气令和,引体令柔”之意,比较全面地反映气功锻炼的内容,使“气”更平和,使“体”更柔软,是技术关键。养生,则更强调锻炼的目的。     为了呵护自我健康的导引和养生方法已经风行数千年,但是正式作为医疗手段之一而由中央政府权威机关颁布的则是公元610年。是年(隋大业六年),太医令巢元方(中央医院院长,相当于国家卫生部部长)发表《诸病源候论》一书。书中论述各种疾病的病因病机及症候变症,是中华医学史上最早也是最完整的一部中医病理学专著。全书共分五卷,六十七门,二千零三十九论。为张仲景著《伤寒论》、《金匮要略》以来最重要的医学著作。     此书不同于前人之处在于,全书基本不涉及方药,只在每论末尾写上“其汤、熨、针、石,别有正方,补养宣导,今附于后。”一笔带过。 相反,全书共载“养生方”或“导引法”289条,213种具体方法。可以说巢元方是集前此数千年医学气功成就之大成者,也是今日“医学气功学”最早的领路人。《诸病源候论》的问世,标志着气功在医学上的应用已进入成熟的阶段。“辩症施功”是本书的最大特色,全书所介绍的213法绝大多数是根据不同症候选用。五脏六腑诸病候均有不同方法。例如标明“肝病候”条目下的方法是“肝脏病者,愁忧不乐,悲思嗔怒,头眩眼痛,‘呵’气出而愈;“心病候”条目下导引法是:“心脏病者,有冷热,若冷‘呼’入;若热‘吹’气出”;“脾病候”导引法是:“脾脏病者,体面上游风习习,痛,身体痒,烦闷疼痛,用‘嘻’气出。”“肺病候”导引法:“肺脏病者,咽喉窒塞,腹满耳聋,用‘口四’气出。“呵”、“呼”、“吹”、“嘻”、“嘘”、“口四”六字用以治五脏病并非始自巢氏,五代梁朝之陶弘景(公元452-531)已有记述,但作为政府颁布之医疗方法则是巢氏的功劳。     巢氏著作的另一特点是简明扼要。巢氏所介绍的各种方法均非常简单,便于日常实施。例如“风旋”,其养生方只有一个动作:“以两手抱右膝,着膺,除风旋。”仅八个字。治“大便不通”:“龟行气,伏衣被中,覆口、鼻、头、面,正卧,息息九道,微鼻出气。”寥寥14个字,把调形、调息要领剖明无遗。巢氏之法简明扼要,使得有志传播医学气功者易于效法和借鉴。术式复杂,不见得效果就一定好,相反,术式简明,却一定能开“方便”之门。

《诸病源候论》对古代气功学的贡献

  由隋代巢元方等撰写的《诸病源候论》(简称《巢氏病源》) ,因其对气功导引法的详细记载, 对气功疗法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里程碑式的贡献。

·构建气功治疗学的基本体系

  1 奠定辨证施功的基础 辨证施治是中医学的核心,在气功疗法中体现为辨证施功。《内经》为之开先河,《巢氏病源》秉承并发展了这一思想, 将所有的导引法, 均附于相应的病     证(“候”) 之后, 多少不一, 且论述甚为详细。如《卷一》在论述“风四肢拘挛不得屈伸候”时谓:“此由体虚腠理开, 风邪在于筋故也??其经络虚, 遇风邪则伤于筋, 使四肢拘挛, 不得屈伸??养生方导引法云: 手前后递, 极势三七, 手掌向下, 头底面心, 气向下至涌泉、仓门, 却努一时取势, 散气, 放纵。身气平, 头动, 前后欹侧, 柔 二七。去 井冷血, 筋急, 渐渐如消。”辨证施治所必须具备的条件基本俱全, 是中医气功学辨证施功基本成型的标志。而书中还有类似《卷十二》样的记载:“正偃卧, 展两足, 鼻纳气, 自极七息, 摇足三十过止。除足寒厥逆也。”这是仅针对寒热厥中的足寒厥而设的导引, 可称为“对症练功”, 是对辨证施功的补充。需要指出的是, 巢氏对导引法的应用, 并非面面俱到, 而是依“候”而择, 多而不乱。全书共有导引法280 多种, 其中可被列为古代气功的有260 多种, 主要集中在前36 卷, 这36 卷的所论述病证以内科(特别是其中的内伤杂病) 为主, 兼及外科、五官科等, 基本上与当今气功临床的适应病证相符。  2 突出了气功疗法的特点 “协同作用”是气功疗法的特点之一。指的是它可以与中西药物、针灸推拿、手术、理疗等多种医疗手段结合使用, 并起到加强这些疗法的作用, 提高它们的疗效。这在《巢氏病源》中表达的非常清楚。该书卷一至五, 卷十、十四等多处重复:“汤熨针石, 不是作用排斥这些方法, 而别有正方, 补养宣导, 今附于后。”表明该书不载方药、针石, 是因为这些方法“别有正方”, 而“补养宣导”的方法还不十分普及, 故需要“附于后”, 以便医生综合应用。气功对人体的作用集中体现在“补”、“通”、“和”(即补益正气、疏通气机、调和阴阳) 三个方面。《巢氏病源》应用最多的是补法。全书将所有导引法概括为“补养宣导”。另外, 笔者通过对全书附有导引的所有“候”进行了分析, 发现这些“候”的病因病机中绝大部分与“虚”有关, 如:“脏腑虚”、“体虚”、“偏虚”、病邪“随其虚处而停滞”、“荣气虚”、“气血虚”、“人体虚”等。“虚者补之”, 可以认为附于这些“候”之下的导引法, 均具有补益的作__用。在一些具体的导引法中还有直接表述补益的, 如“默气养神”、“补虚劳, 令人强壮”(《卷一》) ,“补气”(《卷三十》) ,“津润六腑”(《卷十四》)等。中医“和法”的含义甚广, 《巢氏病源》对“和”的应用较活。如:“调和”(《卷一》) ,“去来和谐??去腰背前后筋脉不和, 气血不调”,“能除口苦, 恒香洁, 食甘味和正”(《卷三》) ,“调和心气”(《卷四》) ,“去五脏不和”(《卷五》) ,“法不使大冷大热, 五味调和”(《卷五》) 等, 所言涉及和脏腑、和气血、和阴阳等多个方面。至于与导引法相关的“通”,《巢氏病源》有“(使) 气流通”(《卷九》) ,“通脉”(《卷二十七》) ,“除瘀血、结气”,“除两胁下积血气”(《卷三十六》) 等。然而, 该书中有一些论述随意夸大了导引法的作用, 这是我们在学习该书时应加于注意的。

·传承气功功法学的诸多方法

  1 继承、创新导引方法 《巢氏病源》所记载的功法数量之多、方法之全、实用性之强, 在气功发展史上是少见的。它对隋以前有代表性的气功功法进行了收集、整理, 使不少内容得以保存, 其中有的予以完整保留、应用, 有的融入到了该书创编的多种导引法中。六字诀是该书完整收集的代表功法, 在该书《卷十五》中作者还以五行学说指导其临床应用, 是中医经典理论指导气功经典功法应用的一个典范。充分吸收、借鉴古代气功及其他学科的相关经验, 是《巢氏病源》在新功法的创编方面的一大特色。仔细分析该书众多导引法不难发现, 其中的放生类、行气类、存想类导引法的数量比较多。进一步分析还可发现, 这些导引法中或多或少地融入了古人的理念与方法。如: 仿生导引“蛤蟆行气, 正坐, 动摇两肩??”(《卷三》) , 与五禽戏“熊戏者, 正仰, 以两手抱膝, 举头??蹲地以手左右托??”(《养性延命录·导引按摩篇》) ;“以两手承辘轳倒悬, 令脚反在其上元”(《卷二》) , 与五禽戏的“猿戏者, 攀物自悬??以脚拘物自悬??”十分相似。再如行气,《卷一》之“瞑心, 从头上引气, 想以达足之十趾及足掌心??谓上引泥丸, 下达涌泉是也”中, 似有战国文物《行气玉佩铭》上铭文“??天几舂在上, 地几舂在下”的“痕迹”。至于导引中的存想法, 如“思脾黄光??心内赤光??肝内青绿光”(《卷十五》) , 恐与晋代《黄庭内景经》中依据五脏六腑百脉关窍皆有神的思想, 结合其功能、部位、形态等, 提出的存思身内诸神有关。该书对后世功法创编的启示同样不可忽视。隋以降, 直至近、现代的许多优秀功法中, 也有许多《巢氏病源》导引法的“影子”, 这在流行广、影响大的八段锦、保健功等功法中尤为鲜明。如八段锦中的“两手托天理三焦”与《巢氏病源·卷一》中的“立身, 上下直至, 一手上拓, 仰手如似推物势, 一手向下如捺物, 极势??”保健功中的“叩齿咽津”、“擦掌浴面”, 与《巢氏病源》的“叩齿二七过, 辄咽气二七过”(《卷二》)、“擦手掌令热, 以摩面,从上倒下”(《卷九》) , 几乎如出一辙。  2 丰富“三调”操作 调身、调息、调息, 一直被称为气功锻炼的三大要素。《巢氏病源》中的“三调”内容十分丰富。如调身, 静功中常用的有偃卧、侧卧等卧势, 端坐、跪坐、踞坐、蹲坐、舒足坐等坐势, 立身等站势; 动功中常用的除了四肢的伸展、躯体的旋转、头部的活动和自我按摩外, 尚有许多仿生动作。调息, 有以练吸为主的、也有以练呼为主的, 有以鼻吸气(多__数)、也有纳气的。有单行呼吸的、也有与动作与呼吸配合, 强调行气及多处提及的对呼吸次数的规定, 是该书调息的两大特色。调心, 有内视丹田、存视五脏、默念词句、以意引气等。所有这些对丰富锻炼方法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其中不少为后世所引用。另外, 书中还一种特殊的调心方法, 如《卷十》谓:“常以鸡鸣时, 存心念四海神名三遍, 辟百邪止鬼, 令人不病。东海神名阿明, 南海神名祝融, 西海神名巨乘, 北海神名禺强。”这种注意所念词句、“以一念代万念”的调心法, 与密宗的“咒语”有几分相似, 但密宗是在8 世纪由印度传入我国的, 时当唐代。故从时间而言,“念四海神名”很难说是咒语, 只是其中的佛教特征是显而易见的, 临床应用时要注意以适当的方法抹去其过于浓重的宗教色彩, 以便为更多的人群所接受。

·崇尚气功理论学的天人相应

  1 注重练功时辰与方向的选择 《巢氏病源》中论述练功时辰、方向的条文虽不是很多, 但其所涉及的内容比较丰富。在时间上有关于不同时辰练功的, 也有关于四季择时练功的;在方向上, 有东南西北四个平面方向的, 也有上下、日月等立体的, 在应用上, 还有因是否患病而异者, 如练功方向的选择, 有治疗“风在首, 久不瘥??变为头眩”者, 练功时要“东向坐”(《卷二》) ; 治疗“由老损血气, 阴阳断隔, 冷热不通”而至的虚劳口干燥候, 要“东向坐, 仰头不息五通”; 治“肾气弱, 则骨髓枯竭, 故发变白”的病证, 宜“东向坐。握固不息一通”。(《卷二十七》)。如关于时辰选择, 有:“清晨初起, 以左右手交互从头上挽两耳, 举, 又引鬓发, 即面气流通??”(《卷九》) 关于季节选择的有:“去枕偃卧, 伸臂胫, 暝目闭口无息, 极胀腹两足再息??春三、夏五、秋七、冬九。”更为可贵的是, 该书强调的择时练功并不机械, 对于“脊强”等常见病的气功锻炼, 认为练功可以“不问时间”。(《卷五》)此外, 巢氏还提倡在导引时, 充分利用自然资源来充实人体的正气,《卷三十九》中的一侧导引法反映了这一思想:“吸月精, 凡月初出时、月中时、月入时, 向月正立??仰头吸月光精??令人阴气长。”  2 注重练功禁忌的把握 《巢氏病源》对练功禁忌的论述, 主要包括时节、时间的禁忌, 和练功期间的饮食禁忌。时间与时节的禁忌, 如《卷五》:“要与时节而为避。初食后, 大饥时,此二时不得导引, 伤人。亦避恶日, 时节不和时亦避。”饮食禁忌如《卷一》:“不用食生菜及鱼肥肉; 大饱食后, 喜怒忧恚, 悉不得行气。惟须向晓清静时行气, 大佳, 能愈万病。”这些论述, 基本上秉承了古训, 又符合练功实际。(本节资料来源:黄健、刘天君《《诸病源候论》对古代气功学的贡献》)

诸病源候论对中医痰病发展的贡献

  《诸病源候论》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论述临床各科诸病证候及其病因病机的专书。书中汇粹众说,沉研精理,形脉证治,罔不该集,较之代,有建树;不仅将当时的医学理论发展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而且对后世医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至今亦不失其可资借鉴取法的科学价值。笔者考析书中“痰饮病诸候”及其它各病候中有关内容,深感此书实为中医痰病学术发展的奠基之作。其贡献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痰饮分论 首创痰病学说

  从现存文献来看,中医学论痰饮,始于东汉之未。张仲景所著《金匾要略》一书中,有“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篇。篇中称痰饮、溢饮、支饮、悬饮为“四饮”,此外尚论及留饮、伏饮之证。综观全篇所述,实属水饮为患,对痰病尚无专论。其后,于魏晋间成书的《名医别录》,是隋朝以前唯一较多地提及痰病的一部文献。书中简要记载了朴硝、茯苓、细辛、柴胡等20余种药物,治疗“停痰痞满”、“腹中痰实结搏”、“膈中痰水”、“胸中痰癖”、“心下结痰痞气”、“痰冷”、“痰热”、“痰满”等病变的功效。其次,晋葛洪所撰的《肘后备急方》卷四“治胸膈上痰饮诸方”中,载录了治疗痰厥头痛的若干首方剂。由上可以看出,魏晋时代的医家,对痰病的病位、寒热属性、临床特征等已有了初步的认识,并积累了一定的用药经验,但在理论上尚无明确的论述。至于隋以前的其它医药学文献中,除或多或少地引录张仲景的痰饮之说外,极少见到有关痰病的记载。         《诸病源候论》一书,以张仲景的痰饮之说为基础,吸收魏晋医家对痰病的新认识,立足于《内经》以来中医学的病因病机理论和辨证原则,对各种因痰饮而致的病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系统的总结,创造性地将痰和饮分别加以论述,为中医痰病学说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书中“痰饮病诸候”共16论。其中包括:痰饮合论2候,即痰饮候、痰饮食不消候;痰病专论5候,即热痰候、冷痰候、痰结实候、隔痰风厥头痛候,诸痰候;饮病专论9候,即流饮候、流饮宿食候、留饮候、留饮宿食候、癖饮候、诸饮候、支饮候、溢饮候、悬饮候。关于痰病,除上述热痰、冷痰等5候外,书中其它病候中还论及了痰癖候、饮酒人瘀癖菹痰候、虚劳痰饮候、解散痰解候、妇人杂病痰候、妇人妊娠痰候、小儿杂病痰候等多种痰病证候。其对痰病诸候,详述病症、审辨病因、推求病机,为后世医家论治痰证奠定了理论基础。       

·提纲犁领 论列痰病诸候

  《诸病源候论》在“痰饮病诸候”中,分别论述了热痰,冷痰、痰结实、隔痰风厥等证候类型的病因病机及临床特征。是中医学关于痰病最早的证候分类和病因病机专论。          其“热痰候”谓:“热痰者,谓饮水浆结积而生也。言阴阳否隔,上焦生热,热气与痰水相博,聚而不散,故令身体虚热,逆害饮食,头面噏噏而热,故云热痰也。”其“冷痰候”谓:“冷痰者,言胃气虚弱,不能宣行水谷,故使痰水结聚,停于胸隔之间,时令人吞酸气逆,四肢变青,不能饮食也。”其“痰结实候”谓:“此由痰水积聚在胸府,遇冷热之气相搏,结实不消,故令人心腹痞满,气息不安,头眩目暗,常欲呕逆,故言痰结实。”其“膈痰风厥头痛候”谓:“膈痰者,谓痰水在于胸膈之上,又犯大寒,使阳气不行,令痰水结聚不散,而阴气逆上,上与风痰相结,上冲于头,即令头痛。若手足寒冷至节即死。”上述痰病的证候类型,是巢氏立足于寒热虚实的辨证原则,加之以病因、病机、病位的分析,以及临床表现的特征而划分的。虽然尚不够全面,但其提纲挚领,规范证型,实开后世医家研究痰病的辨证论治规律与方法之先河。       

·精究详审 揭示痰生诸病

  中医学有“百病皆生于痰”的说法,医家多认为此说首倡于元代医家王珪,实际上早在《诸病源候论》中,就已揭示了痰生诸病,其候非一的病变特点。书中“痰饮病诸候”有“诸痰候”云:“诸痰者,此由血脉壅塞,饮水积聚而不消散,故成痰也。或冷、或热、或结实、或食不消、或胸腹痞满、或短气好眠,诸候非一,故云诸痰。”这就明确指出了痰积体内,可导致多种病理变化,其临床表现具有“诸候非一”的复杂性。从全书各病候中有关痰的病变来看,可看出这一点。如:热痰结聚上焦,则身体虚热,逆害饮食,头面噏噏而热(热痰候);冷痰结聚中焦,则时令人吞酸气逆,四肢变青,不能饮食(冷痰候);痰水与冷热之气搏结于胸府,则令人心腹痞满、气息不安,头眩目暗,常欲呕逆(痰结实候);隔间之痰与风痰互结,上冲于头,则头痛(隔痰风厥头痛候);疾停聚流移于胁肋之间,则胁肋时时作痛(痰癖候);饮酒之人病痰,则呕吐宿水,色如菹汁、豆汁,其味酸苦(饮酒人瘀痹疽痰候);服散之人病痰,则胸隔痞满,头眩痛,心胁结急,甚则目无所见而疼痛(解散痰癖候、解散目无所见目疼候);虚热客于上焦而胸隔生痰实,则口苦舌干(客热候);肺病胸隔痰满,则喘息不调,咽喉如有水鸡之呜也(上气喉中如水鸡鸣候);痰气搏击于咽喉,则喉间呀呷有声,随嗽动息(呷嗽候);上焦停痰并脾胃虚冷,则谷不消,胀满而气逆,好噫而吞酸,气息醋臭(噫醋候);风客皮肤,痰渍腑脏,则人面皮上,或有如乌麻,或如雀卵上之色也;风邪挟痰,乘于脏腑,上及于目,则目生肤翳,或目生内障,或目赤痛,或目茫茫,或目生珠管状物,甚则目珠脱出(目肤翳候、目青盲候、目茫茫候、目珠管候,目珠子脱出候);胸膈痰气搏结,逆上咽喉,则咽中如炙肉脔(咽中如炙肉脔喉):妇人妊娠痰聚,则妨害饮食、心痛、呕吐、心烦(妊娠恶阻候、妊娠心痛候、妊娠子烦候);小儿风邪外客,痰渍腑脏,则寒热往来,腹痛,胸胁心腹烦热而满,大便难,小便涩,食不消,虽能食而不生肌肉(小儿寒热往来候、寒热往来五脏烦满候,寒热往来腹痛候、寒热结实候、寒热往来食不消候、寒热往来食不生肌肉候);小儿喂养不当,痰聚胸膈,则饮乳不下,吐涎沫,甚者壮热不止,继发惊痈(小儿痰候)等等。以上各种因痰而致的病变,较之元代王珪《泰定养生主论》所述痰症,更为临床所常见,对后世医家的痰病诊疗更具指导意义。      

·辩证求本 阐发痰病病源

  《诸病源候论》在“痰饮病诸候”及有关病候中,对痰病发生、发展、变化的机理,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建立了中医有关痰病最早的病因病机学说。其中又始终贯穿着因病生痰,因痰致病这一病理观,亦即今人所云痰既是一种病理产物,又是一种致病因子。         关于痰这一病理产物的形成,《诸病源候论》认为,是饮食不节、将适失宜、外邪干犯。血脉壅塞、脏腑功能失调等因素相互作用,以致人体水液运化失常,饮邪积聚不消的结果。其云:“服散而饮过度,将适失宜,衣厚食温,则饮结成痰痹”(解散病诸候);“将适失宜,饮食乘度,隔内生热痰”(解散病诸候);“小儿欢乳,因冷热不调,停积胸隔之间,结聚成痰,”(小儿痰候)。如是言饮食不节,将适失宜而生痰。其又云:“痰水积聚在胸府,遇冷热之气相搏。结实不消”(痰饮病诸候);“痰水在于胸隔之上,又犯大寒,使阳气不行,令痰水结聚不散,而阴气上逆,上与风痰相结(痰饮病诸候),是言外邪干犯而生痰。其还云:“诸痰者,此由血脉壅塞,饮水积聚而不消散,故成痰也”(痰饮病诸候),是言血行郁阻而生痰。其再云:“冷痰者。言胃气虚弱,不能宣行水谷。故使痰水结聚,停于胸隔之间”(痰饮病诸候),是言脏腑功能失调而生痰。         关于痰这一致病因子导致人体诸种病变的机理,《诸病源候论》基本是着眼于外邪内痰相挟为患,脏腑功能失调,阴阳气血失和,痰阻气机下利等方面加以论述的。其云:“风邪痰气,乘于腑脏,脏腑之气虚实不调,故气冲于目”(目病诸候);“风邪客于皮肤,痰饮渍于腑脏,”(面体病诸候)。是言外邪内痰相挟为患。其又云:“胸隔痰饮渍于五脏,则令目眩头痛也”(妇人杂病诸候调);“脏内客热,与胸膈痰饮相搏;熏渍干肝,肝热气冲发于目,故令目赤痛也,甚则生翳”(小儿杂病诸候),是言痰结致脏腑功能失调。其还云:“风邪外客于皮肤,内而痰饮渍于腑脏,血气不和,与阴阳交争,故寒热往来”(小儿杂病诸候):“阴阳否隔,上焦生热,热气与痰水相搏,聚而不散”(痰饮病诸候)。是言痰结而致阴阳气血失和。其再云:“胸膈痰满,气机壅滞,喘息不调”(气病诸候);“胸隔痰结,与气相搏,逆上咽喉之间,结聚状如炙肉之脔也”(妇人杂病诸候)。是言痰阻而气机不利。         以上仅例举《诸病源候论》由痰病病因病机学说之大要,于此不难看出其已具中医痰病理论之雏形。         综上所述,《诸病源候论》首创痰病学说,胪列痰病诸候,揭示痰生百病,阐发痰病病机,对中医痰病学大的发展,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其所创立的痰病学说,为舌世医家研究痰病病因病机,以及临床辨证论治,奠定了理论基础,是中医痰病学大发展史上的一部重要文献。(本节资料来源:中医药在线 作者:潘桂娟 金香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