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又作《伤寒卒病论》(据《新唐书》记载),东汉张仲景撰,是中国第一部理法方药皆备、理论联系实际的中医临床著作,堪称汉医学之内科学经典,是学习中医学不可不读的重要著作。因为历史原因,本书原貌不复可见,后世分成《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两书,分别流通。  根据《新唐书》记载,本书最早名为《伤寒卒病论》。宋代校正医书局认为,认为卒为杂之误,更名为《伤寒杂病论》,传统上皆取宋代的看法。据此,本书之作,将病证区分为外感伤寒,与内伤杂病两种。  另一个传统看法,认为伤寒伤人,卒不急防,故张仲景将此书命名为《伤寒卒病论》。  近代日本学者大冢敬节发现康平本《伤寒论》,书名原题为《伤寒卒病论》。他认为卒是统领的意思,因此本书之作,是以六经辨证统治伤寒与杂病,故名为《伤寒卒病论》。

历史与版本

  东汉末年张仲景,见动乱频繁,疫病流行,引发他发愤学习医学的决心,“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他所撰写的《伤寒杂病论》援引《汤液经法》药方,与《内经》理论合一,完成了这部被称誉为“后世方书”之祖的中医学巨著。但此书写成后,因三国时期战乱频繁,而且各医家皆视为秘本,不肯外传,以致原书散佚不全。它的原始面貌,虽经后世考据,仍然无法完全了解。后世所知的《伤寒论》是经西晋太医令王叔和搜集整理,编纂所成。  经王叔和整理过后的版本,被称为《张仲景伤寒》、《张仲景方》或《王叔和张仲景方》,在东晋、南北朝时期,流传于民间。在这段期间,抄本流传的状况并不清楚,在同时期的医书,如《肘后方》、《针灸甲乙经》、《小品方》、《辅行诀》中皆有抄录部份的伤寒论经文。在隋代太医巢元方编著《诸病源候论》时也收录了许多伤寒论的内容。

·唐本

  《伤寒论》在唐代开始被史书记载,只是尚未被称为《伤寒论》。《隋书》〈经籍志〉中记载有《张仲景方》十二卷,《张仲景疗妇人方》二卷。注引《梁七录》,有《张仲景辨伤寒》十卷。《旧唐书》〈经籍志〉中记载了王叔和撰《张仲景药方》十五卷。《新唐书》〈艺文志〉有:“《王叔和张仲景方》十五卷,又《伤寒卒病论》十卷。”目前并无法得知这些著作与后世的伤寒论内容是否相同,但是可以知道在唐朝之前,已有许多不同卷数的《伤寒论》版本流传,但是它们的内容与现在的版本是否相同则不得而知。  唐代孙思邈时,有“江南诸师秘仲景方而不传”的感慨,于是努力收集张仲景的著作。在撰写《备急千金要方》〈成书于652年〉时,只记载了少部分《伤寒论》内容。等到晚年撰《千金翼方》时(约成书于680年),目前所知的《伤寒论》内容大部分已载于卷九、卷十之中,可说是《伤寒论》最早的版本,又称唐本。但是今本《金匮要略》中的杂病部份则不见于此。  唐天宝十一年(752年),王焘在编著《外台秘要》时,引用了许多《伤寒论》的内容,今本《金匮要略》的条文也出现在其中。从《外台秘要》引用的内容,可知王焘参考的《伤寒论》版本,从11卷开始,内容同于今本的《金匮要略》,但编排顺序与今本《金匮要略》不同。并且还有标注引用自14卷、15卷、16卷、17卷、及18卷的内容,可知王寿参考的《伤寒论》的内容是目前失传的18卷,或更多的卷本,与孙思邈参考的版本不同。  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在唐代之前,《伤寒论》已经分成两个系统在流传,一个系统是将伤寒六经辨正的条文与杂病部分分开,单独成书,类似于今本《伤寒论》十卷,唐本及宋本即是以这个系统为底本;而另一个系统则是将这两个部份合在一起,成为12卷本、15卷本、16卷本,或更多卷本,《金匮玉函要略方》三卷本也是属于这个系统。

·宋金版本

  北宋仁宗时,王洙于馆阁时偶然发现蠹简,名为《金匮玉函要略方》三卷,上卷为伤寒,中卷论杂病,下卷载其方。此外又流传了《金匮玉函经》八卷,据说是王叔和所编著的另一个《伤寒论》版本[3],可能是成于唐人之手,内容与《千金翼方》相同。  北宋淳化三年(992年)所编的《太平圣惠方》中收有荆南国节度使高继冲所藏,在宋太祖开宝年间进献的《伤寒论》,又被称为《高继冲本》或《淳化本》,内容近于唐本。  现今所知的《伤寒论》主要是来自宋金版本。最主要的版本有两种:一是明赵开美复刻宋版治平本,一是成无己的《注解伤寒论》,又称成注本。  北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校正医书局高保衡、孙奇、林亿等奉敕,根据医书局所藏的《伤寒论》、《金匮玉函要略方》与《金匮玉函经》,加以校订,并且刻版印行,成为《伤寒论》之通行本,共十卷,又称“宋本”或“治平本”。此外又将《金匮玉函要略方》中卷的杂病部份,独立出来,另编为《金匮要略》一书。   金皇统四年(1144年),成无己以宋本为底本稍加删削,并详加注释,撰成《注解伤寒论》,于1172年正式刊行,又称“成注本”。

·明版

  由于宋本几乎无注释,不便研读,自成注本刊出后,宋本流传日渐稀少。成注本在明嘉靖年间由汪济川校订后复刻,流传后世,因此目前流传的成注本亦可称“汪校本”。  宋本在元朝后已流传极少,至今中国已无宋版的原校刻本,明朝嘉靖、隆庆、万历年间只有少数藏书家拥有。明万历年间,当时的著名藏书家赵开美为寻找宋本颇费周章,最后终于在名医沈南昉处见到,而在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将宋本《伤寒论》、《金匮要略》及《注解伤寒论》合刻为《仲景全书》,此本《伤寒论》又称为赵刻本,而因为逼真于宋版,所以亦被称为宋本。今日所谓的“宋本”实际上是“赵刻本”。清朝初年,《仲景全书》传至日本,藏于枫山秘府,之后,日本亦加以复刻。赵刻本刊行后,流传亦不广,原刻存世绝少,今日中国中医研究院藏有赵开美的原刻本,北京图书馆藏有缩微胶卷[4]。

·清版

  至清代乾隆时,由太医院右判吴谦主持编撰《医宗金鉴》,以宋本为主,但参考了二十余家的注疏,将宋本条文矛盾不一致处一一删除,并加以修正后颁行全国,这是目前最通行的标准版本,又称医宗金鉴版。
何键手书《古本伤寒杂病论》 书影
何键手书《古本伤寒杂病论》 书影

·近代新发现

  于清末民初,中国流传出来其他版本,号称古本,分别有《桂林古本》,(据说成书于公元200年至210年)、《长沙古本》(《湘古本》)、《涪陵古本》(《涪古本》、《四川古本》)。《桂林古本》较为普及;《长沙古本》较不普遍,但仍出现于近期文献;《涪陵古本》则极为罕见。  这些版本的真实性目前仍有争议,有学者认为这些所谓的古本皆是以唐宋本为底本,再加上部份后人补写的条文而成。

·日本版本

  在日本汉医界流传的《伤寒论》版本,主要来自宋版与成注本。宋版《校正金匮玉函经》在日本虽然不如宋本与成注本流行,但也有翻刻本流传。  目前可见的最古版本是寛文八年(1668年),由立伯玄提自宋版翻刻、标点并加以刊行,称为寛文本。  政德五年(1715年),香川修德以成注本为底本,去除注解部份与药物修治法,刊行了《小刻伤寒论》。因为携带方便,是在日本最多人看的版本。  宽政九年(1797年),浅野元甫以明朝赵开美本为底本,对校成注本,出版了《校正宋版伤寒论》三册。  弘化四年(1847年)出版的《订字标注伤寒论》,与《小刻伤寒论》大致相同,但是校合了各种传本,又加上标点,是初学者认为最易读的版本。  天保15年(1884年),稻叶元熙受其师多纪元坚之命,以多纪元简所辑的《伤寒论辑义》为底本,刊行了《新校宋版伤寒论》,虽然仍然有些错误,但成为传统上认为最好的版本。  贞和2年(1346年),和气嗣臣发现了《伤寒论》手抄本,因为抄本中的跋署名为丹波雅忠,日期为日本康平3年(1060年),称为《和气氏古本伤寒论》,又称为康平本。昭和11年(1936年)日本汉医学者大冢敬节在东京本乡的旧书店,购买到此书,加以整理并发表,并交由日本汉医学会刊行。1946年,大冢敬节将校正本寄赠与苏州叶橘泉,重校后,于1954年由上海千顷堂印行出版,此书遂传入中国。  另外,日本又发现了康治二年(1143年)沙门了纯抄本,称为康治本。这两个版本都出于日本江户时期的古方派,据说是目前最接近王叔和版本的善本,但有学者怀疑这个版本可能是由宋版而来,或是由日本古方派重新编写后的版本。

影响

  《伤寒杂病论》总结《汤液经法》、《黄帝内经》、《难经》之思维体系,实践于内科辨证论治上,于外感伤寒创设“六经辨证”——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并列方治。并于杂病上,于霍乱病、百合病、阴阳毒、疟病、虚劳、瘀血病、胸痹病、水饮病、咳嗽病、妇女杂病等皆有涉入,列方处置,堪称汉医学之内科学经典,相对于《内》、《难》的生理学经典角色。  《伤寒杂病论》是后世业医者必修的经典著作,历代医家对之推崇备至,赞誉有加,至今仍是我国中医院校开设的主要基础课程之一,仍是中医学习的源泉。去年非典期间,该书和张仲景便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在西医是不可想像的,因为,不可能有哪本19世纪的解剖学著作可以作为今天的教科书,现在西医的治疗也不可能到几百年前的老祖先那里找根据。     在这部著作中,张仲景创造了三个世界第一:首次记载了人工呼吸、药物灌肠和胆道蛔虫治疗方法。     《伤寒杂病论》成书近2000年的时间里,一直拥有很强的生命力,它被公认为中国医学方书的鼻祖,并被学术界誉为讲究辨证论治而又自成一家的最有影响的临床经典著作。书中所列药方,大都配伍精当,有不少已经现代科学证实,后世医家按法施用,每能取得很好疗效。历史上曾有四五百位学者对其理论方药进行探索,留下了近千种专著、专论,从而形成了中医学术史上甚为辉煌独特的伤寒学派。据统计,截至2002年,光是为研究《伤寒杂病论》而出版的书就近2000种。     《伤寒杂病论》不仅成为我国历代医家必读之书,而且还广泛流传到海外,如日本、朝鲜、越南、蒙古等国。特别在日本,历史上曾有专宗张仲景的古方派,直到今天,日本中医界还喜欢用张仲景方,在日本一些著名的中药制药工厂中,伤寒方一般占到60%以上。日本一些著名中药制药工厂如小太郎、内田、盛剂堂等制药公司出品的中成药(浸出剂)中,伤寒方一般也占60%以上(其中有些很明显是伤寒方的演化方)。可见《伤寒杂病论》在日本中医界有着深远的影响,在整个世界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伤寒杂病论》是我国最早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它系统地分析了伤寒的原因、症状、发展阶段和处理方法,创造性地确立了对伤寒病的“六经分类”的辨证施治原则,奠定了理、法、方、药的理论基础。书中还精选了三百多方,这些方剂的药物配伍比较精炼,主治明确。如麻黄汤、桂枝汤、柴胡汤、白虎汤、青龙汤、麻杏石甘汤。这些著名方剂,经过千百年临床实践的检验,都证实有较高的疗效,并为中医方剂学提供了发展的依据。后来不少药方都是从它发展变化而来。名医华佗读了这本书,啧啧赞叹说:“此真活人书也”。喻嘉言高度赞扬张仲景的《伤寒论》,说:“为众方之宗、群方之祖”。“如日月之光华,旦而复旦,万古常明”(《中国医籍考》)。历代有关注释、阐发此书的著作很多。特别是注释、阐发《伤寒论》的著作,竟达三四百种之多。

历代注疏

·条文注疏

  在宋代之前,许多医家如孙思邈、许叔微、庞安时都曾经对《伤寒论》有深入的研究。在他们著作中也引用了许多《伤寒论》的内容,但是他们都只是部份引用,对于《伤寒论》全书并没有做完整的疏解。  第一部《伤寒论》的重要注解书,是金朝成无己所做的《注解伤寒论》。他引用《内经》的思想来解释《伤寒论》,首先会通《内经》与《伤寒论》的思想,认为《伤寒论》六经即是《内经》所说的十二经脉。  明朝方有执作《伤寒论条辨》,认为宋版《伤寒论》,经王叔和整理,已非《伤寒论》原貌。他提出“错简说”,重新更动条文的顺序,并一一研讨条目的内容是否是后人窜入,他是清朝错简重订派的先声。他的另一个重要贡献是将太阳病分析成“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感”三大主轴,并推广到六经病。  清初喻昌《尚论》。  清乾隆时,柯琴作《伤寒来苏集》。  民国曹颖甫作《伤寒发微》、《金匮发微》。  民国余无言作《伤寒论新义》及《金匮新义》。

·证类新编

  金朝成无已《伤寒明理论》是最早以证候重新分类《伤寒论》条文,整理而成。  清朝徐灵胎《伤寒类方》。

《伤寒杂病论》章节

  《伤寒杂病论》序 (张机)     《伤寒杂病论》序 (桂林左德序)     第一篇 平脉法     第二篇 辨脉法     第三篇 六气主客     第四篇 伤寒例     第五篇 杂病例     第六篇 温病脉证并治     第七篇 伤暑脉证并治     第八篇 热病脉证并治     第九篇 湿病脉证并治     第十篇 伤燥病脉证并治     第十一篇 伤风病脉证并治     第十二篇 寒病脉证并治     第十三篇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     第十四篇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     第十五篇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     第十六篇 辨阳明病脉证并治     第十七篇 辨少阳病脉证并治     第十八篇 辨太阴病脉证并治     第十九篇 辨少阴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篇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一篇 辨霍乱吐利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二篇 辨痉阴阳易差后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三篇 辨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四篇 辨疟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五篇 辨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六篇 辨咳嗽水饮黄汗历节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七篇 辨瘀血吐衄下血疮痈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八篇 辨胸痹病脉证并治     第二十九篇 辨妇人各病脉证并治     该书编成后不久,晋王叔和析为《伤寒论》与《金匮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