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汝愚

  赵汝愚(1140-1196),字子直,出生于洲钱。北宋恭宪王赵元佐的七世孙,原籍饶州余干,祖父于南宋建炎年间迁居崇德洲钱(今桐乡市洲泉镇)。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 年)状元。汝愚学务实用,常以司马光范仲淹等自期。著有《忠定集》十五卷、《太祖实录举要》若干卷、《类宋朝诸臣奏议》三百卷等。

赵汝愚生平

·家庭

    * 七世祖汉恭宪王赵元佐    * 六世祖汉懿恭王赵允升    * 五世祖汉东侯赵宗楷    * 高祖父赵仲晊    * 曾祖父赵士许    * 祖父赵不韦    * 父赵善应    * 赵汝愚    * 长子赵崇宪  洲钱赵氏,聚族而居,汝愚所得廪食常分与旗人,而自奉甚薄。虽贵为丞相,仍布衣蔬食. 乡人盛赞其清正贤能,故命其故巷为生贤里、巷东小桥为生贤桥,相沿至今。又于隔河梁代古刹柢园寺建赵忠定祠。祠后毁于火,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重建,钱梦得为之撰《重建赵忠定公祠记》清光绪间(1875~1908)又重建。

·生平大事

  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 年),考中状元,累官秘书少监兼权给事中。
  淳熙八年(1181年),任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九年(1182年),以集英殿修撰出任福建军帅。后进直学士,制置四川,兼成都知府,平息羌族对南宋边境的骚扰。宋孝宗赞其有文武之才。宋光宗即位后,进敷文阁学士,知福州。绍熙二年(1191年),召为吏部尚书,后升知枢密院事。
  绍熙五年(1194年),和外戚韩侂冑一起拥立嘉王赵扩即位为宋宁宗有功,任右丞相。但不久被韩侂冑排斥,韩侂冑借口赵汝愚以宗室居相位,将不利于南宋社稷。于是赵汝愚被罢,以观文殿大学士出知福州。这遭到了谏官和太学生杨宏中等的反对,但这些人皆被韩侂冑贬窜。韩侂冑为此指责赵汝愚“倡引伪徒,谋为不轨”,诏谪宁远军节度副使,贬窜永州。
  庆元二年(1196年)正月,赵汝愚行至衡州,泊古酃,一夕发病暴卒,终年57岁。敖陶孙作诗哭之:“左手旋干右转坤,群邪嫉正竟流言。狼胡无地归姬旦,鱼腹终天痛屈原。一死固知公不免,孤忠赖有史长存。九原若遇韩忠献,休说渠家末世孙。”。
  嘉泰二年复资政殿学士、太中大夫。
  开禧三年(1207年),韩侂冑被杀,赵汝愚被追复观文殿大学士,赐谥号“忠定”,赠太师,追封沂国公。宋理宗时诏配享宁宗庙廷,追封福王,又进封周王。

《宋史》赵汝愚传

  赵汝愚,字子直,汉恭宪王元佐七世孙,居饶之余干县。父善应,字彦远,官终修武郎、江西兵马都监。性纯孝,亲病,尝刺血和药以进。母畏雷,每闻雷则披衣走其所。尝寒夜远归,从者将扣门,遽止之曰:“无恐吾母。”露坐达明,门启而后入。家贫,诸弟未制衣不敢制,已制未服不敢服,一瓜果之微必相待共尝之。母丧,哭泣呕血,毁瘠骨立,终日俯首柩傍,闻雷犹起,侧立垂涕。既终丧,言及其亲,未尝不挥涕,生朝必哭于庙。父终肺疾,每膳不忍以诸肺为羞。母生岁值卯,谓卯兔神也,终其身不食兔。闻四方水旱,辄忧形于色。江、淮警报至,为之流涕,不食累日;同僚会宴,善应怅然曰:“此宁诸君乐饮时耶!”众为失色而罢。故人之孤女,贫无所归,善应聘以为己子妇。有尝同僚者死不克葬,子佣食他所,善应驰往哭之,归其子而予之赀,使葬焉。道见病者必收恤之,躬为煮药。岁饥,旦夕率其家人辍食之半,以饲饥者。夏不去草,冬不破坏,惧百虫之游且蛰者失其所也。晋陵尤袤称之曰:“古君子也。”既卒,丞相陈俊卿题其墓碣曰:“宋笃行赵公彦远之墓。”  汝愚早有大志,每曰:“丈夫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擢进士第一,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召试馆职,除秘书省正字。孝宗方锐意恢复,始见,即陈自治之策,孝宗称善,迁校书郎。知阁门张说擢签书枢密院事,汝愚不往见,率同列请祠,未报。会祖母讣至,即日归,因自劾,上不加罪。  迁著作郎、知信州,易台州,除江西转运判官,入为吏部郎兼太子侍讲。迁秘书少监兼权给事中。内侍陈源有宠于德寿宫,添差浙西副总管。汝愚言:“祖宗以童贯典兵,卒开边衅,源不宜使居总戎之任。”孝宗喜,诏自今内侍不得兼兵职。旧制,密院文书皆经门下省,张说在西府,托言边机不宜泄。汝愚谓:“东西二府朝廷治乱所关,中书庶政无一不由东省,何密院不然?”孝宗命如旧制。  权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论知阁王抃招权预政,出抃外祠。以集英殿修撰帅福建,陛辞,言国事之大者四,其一谓:“吴氏四世专蜀兵,非国家之利,请及今以渐抑之。”进直学士、制置四川兼知成都府。诸羌蛮相挻为边患,汝愚至,悉以计分其势。孝宗谓其有文武威风,召还。光宗受禅,趣召未至,殿中侍御史范处义论其稽命,除知潭州,辞,改太平州。进敷文阁学士,知福州。  绍熙二年,召为吏部尚书。先是,高宗以宫人黄氏侍光宗于东宫,及即位为贵妃,后李氏意不能平。是年冬十一月郊,有司已戒而风雨暴至,光宗震惧,及斋宿青城,贵妃暴薨,驾还,闻之恚,是夕疾作。内侍驰白孝宗,孝宗仓卒至南内,问所以致疾之由,不免有所戒责。及光宗疾稍平,汝愚入对。上常以五日一朝孝宗于重华宫,至是往往以传旨免,至会庆节上寿,驾不出,冬至朝贺又不出,都人以为忧。汝愚往复规谏,上意乃悟。汝愚又属嗣秀王伯圭调护,于是两宫之情通。光宗及后俱诣北内,从容竟日。  四年,汝愚知贡举,与监察御史汪义端有违言。汝愚除同知枢密院事,义端言祖宗之法,宗室不为执政,诋汝愚植党沽名,疏上,不纳。又论台谏、给舍阴附汝愚,一切缄默,不报。论汝愚发策讥讪祖宗,又不报。汝愚力辞,上为徙义端军器监。给事中黄裳言: “汝愚事亲孝,事君忠,居官廉,忧国爱民,出于天性。义端实忌贤,不可以不黜。”上乃黜义端补郡,汝愚不获已拜命。未几,迁知枢密院事,辞不拜,有旨趣受告。汝愚对曰:“臣非敢久辞。臣尝论朝廷数事,其言未见用,今陛下过重华,留正复相,天下幸甚。惟武兴未除帅,臣心不敢安。”上遂以张诏代领武兴军,汝愚乃受命。  光宗之疾生于疑畏,其未过宫也,汝愚数从容进谏,光宗出闻其语辄悟,入辄复疑。五年春,孝宗不豫,夏五月,疾日臻。光宗御后殿,丞相率同列入,请上诣重华宫侍疾,从臣、台谏继入,阁门吏以故事止之,不退。光宗益疑,起入内。越二日,宰相又请对,光宗令知阁门事韩侂胄传旨云:“宰执并出。”于是俱至浙江亭俟命。孝宗闻之忧甚,嗣秀王简丞相传孝宗意,令宰执复入。侂胄奏曰:“昨传旨令宰执出殿门,今乃出都门。”请自往宣押,汝愚等乃还第。  六月丁酉,夜五鼓,重华大阉扣宰执私第,报孝宗崩,中书以闻,汝愚恐上疑,或不出视朝,持其札不上。次日,上视朝,汝愚以提举重华宫关礼状进,上乃许过北内,至日昃不出,宰相率百官诣重华宫发丧。壬寅,将成服,留正与汝愚议,介少傅吴琚请宪圣太后垂帘暂主丧事,宪圣不许。正等附奏曰:“臣等连日造南内请对,不获。累上疏,不得报。今当率百恭官请,若皇帝不出,百官相与恸哭于宫门,恐人情骚动,为社稷忧。乞太皇太后降旨,以皇帝有疾,蹔就宫中成服。然丧不可无主,祝文称‘孝子嗣皇帝’,宰臣不敢代行。太皇太后,寿皇之母也,请摄行祭礼。”盖是时正、汝愚之请垂帘也,以国本系乎嘉王,欲因帘前奏陈宗社之计,使命出帘帏之间,事行庙堂之上,则体正言顺,可无后艰。而吴琚素畏慎,且以后戚不欲与闻大计,此议竟格。  丁未,宰臣已下,待对和宁门,不报,乃入奏云:“皇子嘉王仁孝夙成,宜早正储位以安人心。”又不报。越六日再请,御批云:“甚好。”明日,同拟旨以进,乞上亲批付学士院降诏。是夕,御批付丞相云:“历事岁久,念欲退闲。”留正见之惧,因朝临佯仆于庭,密为去计。汝愚自度不得辞其责,念故事须坐甲以戒不虞,而殿帅郭杲莫有以腹心语者。  会工部尚书赵彦逾至私第,语及国事,汝愚泣,彦逾亦泣,汝愚因微及与子意,彦逾喜。汝愚知彦逾善杲,因缪曰:“郭杲傥不同,奈何?”彦逾曰:“某当任之。”约明乃复命。汝愚曰:“此大事已出诸口,岂容有所俟乎?”汝愚不敢入私室,退坐屏后,以待彦逾之至。有顷,彦逾至,议遂定。明日,正以五更肩舆出城去,人心益摇,汝愚处之恬然。自吴琚之议不谐,汝愚与徐谊、叶适谋可以白意于慈福宫者,乃遣韩侂胄以内禅之意请于宪圣。侂胄因所善内侍张宗尹以奏,不获命,明日往,又不获命。侂胄逡巡将退,重华宫提举关礼见而问之,侂胄具述汝愚意。礼令少俟,入见宪圣而泣。宪圣问故,礼曰:“圣人读书万卷,亦尝见有如此时而保无乱者乎?”宪圣曰:“此非汝所知。”礼曰:“此事人人知之,今丞相已去,所赖者赵知院,旦夕亦去矣。”言与泪俱。宪圣惊曰:“知院同姓,事体与他人异,乃亦去乎?”礼曰:“知院未去,非但以同姓故,以太皇太后为可恃耳。今定大计而不获命,势不得不去。去,将如天下何?愿圣人三思。”宪圣问侂胄安在,礼曰:“臣已留其俟命。”宪圣曰:“事顺则可,令谕好为之。”礼报侂胄,且云:“来早太皇太后于寿皇梓宫前垂帘引执政。”侂胄复命,汝愚始以其事语陈骙、余端礼,使郭杲及步帅阎仲夜以兵卫南北内,礼使其姻党宣赞舍人傅昌朝密制黄袍。  是日,嘉王谒告不入临,汝愚曰:“禫祭重事,王不可不出。”翌日,礻覃祭,群臣入,王亦入。汝愚率百官诣大行前,宪圣垂帘,汝愚率同列再拜,奏:“皇帝疾,未能执丧,臣等乞立皇子嘉王为太子,以系人心。皇帝批出有‘甚好’二字,继有‘念欲退闲’之语,取太皇太后处分。”宪圣曰:“既有御笔,相公当奉行。”汝愚曰:“兹事重大,播之天下,书之史册,须议一指挥。”宪圣允诺。汝愚袖出所拟太皇太后指挥以进,云:“皇帝以疾至今未能执丧,曾有御笔,欲自退闲。皇子嘉王扩可即皇帝位,尊皇帝为太上皇帝,皇后为太上皇后。”宪圣览毕曰:“甚善。”汝愚奏: “自今臣等有合奏事,当取嗣君处分。然恐两宫父子间有难处者,须烦太皇太后主张。”又奏:“上皇疾未平,骤闻此事,不无惊疑,乞令都知杨舜卿提举本宫,任其责。”遂召舜卿至帘前,面喻之。宪圣乃命皇子即位,皇子固辞曰:“恐负不孝名。”汝愚奏:“天子当以安社稷、定国家为孝。今中外人人忧乱,万一变生,置太上皇何地?”众扶入素幄,披黄袍,方却立未坐,汝愚率同列再拜。宁宗诣几筵殿,哭尽哀。须臾,立仗讫,催百官班。帝衰服出就重华殿东庑素幄立,内侍扶掖乃坐。百官起居讫,行禫祭礼。汝愚即丧次,召还留正长百僚,命朱熹待制经筵,悉收召士君子之在外者。侍御史张叔椿请议正弃国之罚,汝愚为迁叔椿官。  是月,上命汝愚兼权参知政事。留正至,汝愚乞免兼职,乃除特进、右丞相。汝愚辞不拜,曰:“同姓之卿,不幸处君臣之变,敢言功乎?”乃命以特进为枢密使,汝愚又辞特进。孝宗将欑,汝愚议欑宫非永制,欲改卜山陵,与留正议不合。侂胄因而间之,出正判建康,命汝愚为光禄大夫、右丞相。汝愚力辞至再三,不许。汝愚本倚正共事,怒侂胄不以告,及来谒,故不见,侂胄惭忿。签书枢密罗点曰:“公误矣。”汝愚亦悟,复见之。侂胄终不怿,自以有定策功,且依托肺腑,出入宫掖,居中用事。朱熹进对,以为言,又约吏部侍郎彭龟年同劾之,未果。熹白汝愚,当以厚赏酬劳,勿使预政,而汝愚谓其易制不为虑。  右正言黄度欲论侂胄,谋泄,以内批斥去。熹因讲毕,奏疏极言:“陛下即位未能旬月,而进退宰执,移易台谏,皆出陛下之独断,大臣不与谋,给舍不及议。此弊不革,臣恐名为独断,而主威不免于下移。”疏入,遽出内批,除熹宫观。汝愚袖批还上,且谏且拜,侂胄必欲出之,汝愚退求去,不许。吏部侍郎彭龟年力陈侂胄窃弄威福,为中外所附,不去必贻患。又奏:“近日逐朱熹太暴,故欲陛下亦亟去此小人。”既而内批龟年与郡,侂胄势益张。  侂胄恃功,为汝愚所抑,日夜谋引其党为台谏,以摈汝愚。汝愚为人疏,不虞其奸。赵彦逾以尝达意于郭杲,事定,冀汝愚引与同列,至是除四川制置,意不惬,与侂胄合谋。陛辞日,尽疏当时贤者姓名,指为汝愚之党,上意不能无疑。汝愚请令近臣举御史,侂胄密谕中司,令荐所厚大理寺簿刘德秀,内批擢德秀为察官,其党牵联以进,言路遂皆侂胄之人。会黄裳、罗点卒,侂胄又擢其党京镗代点,汝愚始孤,天子益无所倚信。于是中书舍人陈傅良、监察御史吴猎、起居郎刘光祖各先后斥去,群憸和附,疾正士如仇雠,而衣冠之祸始矣。  侂胄欲逐汝愚而难其名,或教之曰:“彼宗姓,诬以谋危社稷,则一纲无遗。”侂胄然之,擢其党将作监李沐为正言。沐,彦颖之子也,尝求节度使于汝愚不得,奏:“汝愚以同姓居相位,将不利于社稷,乞罢其政。”汝愚出浙江亭待罪,遂罢右相,除观文殿学士、知福州。台臣合词乞寝出守之命,遂以大学士提举洞霄宫。  国子祭酒李祥言:“去岁国遭大戚,中外汹汹,留正弃相位而去,官僚几欲解散,军民皆将为乱,两宫隔绝,国丧无主。汝愚以枢臣独不避殒身灭族之祸,奉太皇太后命,翊陛下以登九五,勋劳著于社稷,精忠贯于天地,乃卒受黯黮而去,天下后世其谓何?”博士杨简亦以为言。李沐劾祥、简,罢之。太府丞吕祖俭亦上书诉汝愚之忠,诏祖俭朋比罔上,送韶州安置。太学生杨宏中、周端朝、张TL、林仲麟、蒋傅、徐范等伏阙言:“去岁人情惊疑,变在朝夕。当时假非汝愚出死力,定大议,虽百李沐,罔知攸济。当国家多难,汝愚位枢府,本兵柄,指挥操纵,何向不可,不以此时为利,今上下安恬,乃独有异志乎?”书上,悉送五百里外羁管。  侂胄忌汝愚益深,谓不重贬,人言不已。以中丞何澹疏,落大观文。监察御史胡纮疏汝愚唱引伪徒,谋为不轨,乘龙授鼎,假梦为符。责宁远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初,汝愚尝梦孝宗授以汤鼎,背负白龙升天,后翼宁宗以素服登大宝,盖其验也,而谗者以为言。时汪义端行词,用汉诛刘屈氂、唐戮李林甫事,示欲杀之意。迪功郎赵师召亦上书乞斩汝愚。汝愚怡然就道,谓诸子曰:“观侂胄之意,必欲杀我,我死,汝曹尚可免也。”至衡州病作,为守臣钱鍪所窘,暴薨,天下闻而冤之,时庆元二年正月壬午也。  汝愚学务有用,常以司马光、富弼、韩琦、范仲淹自期。凡平昔所闻于师友,如张栻、朱熹、吕祖谦、汪应辰、王十朋、胡铨、李焘、林光朝之言,欲次第行之,未果。所著诗文十五卷、《太祖实录举要》若干卷、《类宋朝诸臣奏议》三百卷。汝愚聚族而居,门内三千指,所得廪给悉分与之,菜羹疏食,恩意均洽,人无间言。自奉养甚薄,为夕郎时,大冬衣布裘,至为相亦然。  汝愚既殁,党禁浸解,旋复资政殿学士、太中大夫,已而赠少保。侂胄诛,尽复元官,赐谥忠定,赠太师,追封沂国公。理宗诏配享宁宗庙庭,追封福王,其后进封周王。子九人,崇宪其长子也。

赵汝愚墓

  
赵汝愚墓
赵汝愚墓
  赵汝愚墓位于长沙市天心区妙高峰北麓青山祠。此地原有青山祠,祭祀福王赵汝愚。今祠不存,留下“青山祠”街名。赵汝愚墓占地约500平方米,墓葬坐南朝北,南依妙高峰,北砌高约4米的石基,使墓地成为依山之台地。台地中部有椭圆形墓冢,以花岗石砌墓围,南面依山处砌高约2米的围墙,东南角有门与外相通;北面临石基有石护栏,东西各立华表一根。一石基中间有台阶30余级,墓壁上嵌石碑,碑上首刻“南宋忠定赵福王墓”,下首刻“南宋庆元二年丙辰安葬,清宣统二年庚戌续修”,中间为叶德辉所撰碑记。台基前方右侧有墓庐。清陈运溶《湘城访古录》依《宋史·罗必元传》考证,“汝愚墓在余干县”。故此墓疑为衣冠冢。赵汝愚墓于1958年由湖南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大革命”中部分被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