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欧语系

  印欧语系,是世界上分布最广泛的语系之一。欧洲亚洲非洲、美洲和大洋洲的大部分国家都采用印欧语系的语言作为母语或官方语言。印欧语系包括约443种(SIL统计)语言和方言,使用人数大约有30亿。从15世纪开始,随着欧洲殖民势力不断扩张,一些欧洲语言陆续传到世界其他许多地区,这是印欧语系分布如此之广的直接原因。需要指出的是,欧洲的巴斯克语、匈牙利语、拉普语、芬兰语、爱沙尼亚语、俄罗斯的少数几种阿尔泰语言、乌拉尔语言、高加索语言,以及印度南部的达罗毗荼(德拉维达)诸语言虽然也分布于欧洲或印度,但均不属印欧语系。  

名称的由来  

  “印欧语系”这个语言学术语出现于19世纪初叶,因该语系分布于印度和欧洲而得名。后来德国学者又参照同一模式,将其易名为“印度-日耳曼语系”。理由是,印欧语言中,最东部的阿萨姆语是一种印度语言,而最西部的冰岛语是一种日耳曼语言。这个术语在欧洲学者、特别是德国学者中比较通行。此外还有少数学者用“雅(利安)-欧语系”,但现代语言学最通行的术语仍然是印欧语系。

历史

  针对亚欧各种不同的语言,18世纪威廉·琼斯爵士首先提岀“原始印欧语”的存在。他发现当时欧洲人已知最古老的语言其中四种拉丁语、希腊语、梵语和波斯语之间有相似之处。后来19世纪初德国的弗朗兹·葆朴对此理论进行了系统的论证。19世纪时,学者通常将这系语言称为“印度-日耳曼语系”,有时候也叫“雅利安语系”。但后来人们逐渐发现欧洲大多数语言与此都有关联,名称也转变为印欧语。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梵语和立陶宛语及拉脱维亚语的古口语方言之间有很强的相似性。  这些语言共同的假想祖先称作原始印欧语。关于这个语言的起始地(Urheimat),今日的学者同意两种说法:一是黑海和里海北方的干草原,二是安那托利亚。支持库尔干假说的将这种语言的时间推算在公元前约4000年左右;支持安纳托利亚假说的将时间要再往前推好几千年。  

印欧语假说

   早在16世纪,当欧洲的传教士、商人、探险者开始学习梵语后,就逐渐认识到印度的梵语与欧洲的拉丁语、希腊语等语言之间有着广泛的相似性。这一发现应归功于 18世纪英国的东方学学者 W.琼斯爵士。他提出了著名的“印欧语假说”来解释上述语言之间的相似性。1786年,琼斯在印度的一次演讲中指出,梵语跟希腊语和拉丁语以及古英语之间,无论是在动词词根还是在语法形式方面都显示出系统的相似点,而这种现象绝不可能是偶然的。任何语文学家都不能不承认这些语言衍生自同一原始母语。这种原始母语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原始印欧语(简称 PIE)。原始印欧语是一种假设的原始印欧人的口头语言,并没有任何文字记录。学者们只是通过对原始印欧语的若干后裔语言进行比较研究,来推断出它的某些特征。象吠陀梵语、采用迈锡尼线形文字B的希腊文、赫梯语等语言,到公元前第2千纪就已经明显分化了。通过比较这些已得到证实的分化形式,就能构拟出更为久远的形式。比较语法的研究,对证实“印欧语假说”和确立印欧语言之间的亲属关系起了重要作用。如表示“向前”的前缀或词,梵语为 pra,古斯拉夫语为 pro,希腊语为pro,拉丁语为pro,哥特语为fra;表示“父亲”的词,梵语为pitar,希腊语为patēr ,拉丁语为pater,哥特语为fadar。这些前缀或词显然分别来自原始印欧语的某两个词,通过分析比较,我们可知这两个词在原始印欧语中的首音应是p。p音在大多数后裔语言中保留下来了,只有在哥特语和其他几种日耳曼语言中才变成了f。    但是,关于原始印欧语的分布、范围、文化类型和语言结构等问题,一直还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主要原因一是无文字记录,二是缺少原始印欧社会的文化遗物。学者们根据印欧语的一些同源词曾对原始印欧人的故乡加以推测。从印欧语言有表示“鲑鱼”和“山毛榉”等动植物的词,推测鲑鱼和山毛榉等生长的地方就是原始印欧人的故乡,原始印欧语就是从那里发展起来的。但另一些学者持异议,认为这种方法缺乏科学性,因为几千年前的自然生态环境,在许多方面都跟今天的情况大不一样。总之,各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利用的材料不同,得出的结论显然各异。目前还没有一种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  

K类语言与S类语言的二分法

   印欧诸语言传统上分作两大类:K类语言和S类语言。K类语言包括拉丁语、希腊语、意大利克诸语言、凯尔特诸语言、日耳曼诸语言,以及赫梯语和吐火罗语。S类语言包括波罗的诸语言、斯拉夫诸语言、 阿尔巴尼亚语、 亚美尼亚语和印度-伊朗诸语言。 K类语言得名于拉丁语中表示“一百”的词centum,其特点是保留了原始印欧语的 /K/音,如拉丁语centum(亦作kentum),希腊语he-katón,古爱尔兰语cēt,吐火罗语knt;S类语言得名于阿吠斯陀语中表示“一百”的词sat媅m,其特点是把原始印欧语中的软腭塞音*/K/变为齿龈清擦音 /┎/,如阿吠斯陀语sat媅m,梵语▂atam,伊朗诸语言satem,立陶宛语┎zi掁tas或┎imtas,古斯拉夫语sйto。长期以来 K类语言被看作构成西部语群,而S类语言构成东部语群。但是,随着20世纪初在中国新疆一带的洞窟中发现吐火罗语文献(见吐火罗语),以及释读用楔形文字书写的赫梯语文献,学者们看出,K类语言和 S类语言的地理分布不再象早先想象的那样简单。属东部语群的吐火罗语并不属S类语言,而是一种K类语言,因为它保留了K音。 学者们分析了赫梯人留下的铭文,发现赫梯语甚至还在原始印欧语分化为西部语群和东部语群之前,可能就已经有了分化。此外,语音方面的其他特点,如bh、dh和gh在凯尔特诸语言、以及斯拉夫和波罗的诸语言中简化为b、d和g等,都说明仅对印欧语言作K类语言和S类语言的二分是不够的,这两类语言只是基本相符于印欧语系西部语群和东部语群。只能作为印欧语进一步细分的基础。学者们曾经就赫梯语跟印欧语系其他语言的关系争论了好些年,甚至一度导致“印度-赫梯语系”的假说。  

印欧语系分类

  印欧语系各语言包括:

·日耳曼语族

  日耳曼语族     东日耳曼语支(已消亡)       哥德语         克里米亚哥德语       汪达尔语       勃艮第语       伦巴底语     北日耳曼语支(斯堪的纳维亚语支)       西斯堪的纳维亚语言         新挪威语         冰岛语         法罗语         诺恩语(已消亡)       东斯堪的那维亚语言         丹麦语         书面挪威语         瑞典语     西日耳曼语支       盎格鲁-弗里西语         盎格鲁-撒克逊语           英语             低地苏格兰语         弗里西语           西弗里西语           北弗里西语       低地日耳曼语         低地法兰克语           荷兰语           西佛莱芒语           东佛莱芒语            南非荷兰语           林堡语         低地德语         东弗里西语       高地日耳曼语         德语         卢森堡语         阿勒曼尼语         奥地利-巴伐利亚语         意第绪语

·意大利语族→衍生出罗曼语族

  意大利语族(公元1世纪时拉丁语主宰了此语族下其他语言,衍生出罗曼语族)     威尼托语 (古威尼托)*     奥斯坎-翁布里亚语支(已消亡)       翁布里亚语         翁布里亚语         埃桂语         沃尔西语         马尔斯语       奥斯坎语       南皮赛恩语     拉丁-法利希语支       法利希语*       拉丁语         古拉丁语*         古典拉丁语         通俗拉丁语→衍生出罗曼语族(见下方)         晚期拉丁语         古典文学拉丁语   通俗拉丁语→衍生出   罗曼语族     海岛语支       劳古多罗方言(查看 萨丁尼亚语)       坎皮达诺方言(查看 萨丁尼亚语)     东部语支       意大利罗曼语支         南部语支           高卢意大利语             皮埃蒙特方言             伦巴第方言               西伦巴第方言               东伦巴第方言             利古里亚语             埃米利亚-罗马尼阿区方言               埃米利亚方言               罗马尼阿区方言             高卢-西西里语           威尼斯语           弗留利语           伊斯特里奥方言         中部方言           意大利语           托斯卡纳方言             托斯卡纳方言             科西嘉语(和意大利语的托斯卡纳方言非常接近)               北科西嘉语(查看 科西嘉语)               南科西嘉语(查看 科西嘉语)               加卢拉方言               萨萨里方言           中部方言             罗马方言             乔西亚罗方言             维泰尔博方言             翁布里亚方言             马尔凯方言             阿吉拉诺方言           南部方言             阿布鲁佐方言             那不勒斯语             卢卡诺方言             普利亚方言           远南方言             塔兰托方言             萨伦蒂诺方言             卡拉布里亚方言             西西里语             潘德斯克语         达科罗马尼亚语           罗马尼亚语 (Dacorumeno)           伊斯特罗-罗马尼亚语           梅格兰尼语           阿罗马尼亚语 (马其顿)           达尔马提亚语       列托-罗曼斯语         罗曼什语         拉迪诺语         弗留利语     西部方言       高卢-罗曼语支         南部方言 (奥克语)           奥克语             普罗旺斯语             奥弗涅语             朗克多格语             加斯科涅语               阿拉涅语           加泰罗尼亚语             南加泰罗尼亚语             瓦伦西亚语             巴利阿里语         北部方言 (奥依语)           法兰西语           皮塔维诺语           诺曼语(诺曼底)           庇卡底语           高卢语           香槟语           洛林语           瓦龙语         阿尔皮塔诺语 或 法兰克-普罗旺斯语           萨瓦语       伊比利亚-罗曼语支         西班牙语           卡斯蒂尼亚语           埃斯特雷马杜拉语           安达卢西亚语         阿拉贡语         阿斯图里亚斯语           米兰迪斯语(仅通行于葡萄牙境内几个面积狭小的地区,是一种古老的语言)         葡萄牙语           卢西塔诺语           加利西亚语           巴西葡萄牙语     南部方言       莫扎勒布语(15世纪晚期灭绝)

·凯尔特语族

  凯尔特语族     大陆凯尔特语支(已消亡)       高卢语         南阿尔卑高卢语         加拉提亚语       凯尔特伊比利亚语     海岛凯尔特语支       盖尔亚支(北支)         爱尔兰语         苏格兰盖尔语         曼岛语(马恩语)       布立吞亚支(南支)         坎伯兰语(已消亡)         威尔士语         康瓦尔语         布列塔尼语         皮克特语(可能不属于印欧语系或凯尔特语族,已消亡)

·波罗的语族

  波罗的语族     西波罗的语支(已消亡)       普鲁士语     东波罗的语支       立陶宛语       拉脱维亚语       瑟罗尼亚语       斯米伽联语

·斯拉夫语族

  斯拉夫语族     东斯拉夫语支       俄语       白俄罗斯语       乌克兰语       罗塞尼亚语     西斯拉夫语支       索布语       波兰语       卡舒比语       捷克语       斯洛伐克语     南斯拉夫语支       东南斯拉夫亚语支         保加利亚语         马其顿语         古教会斯拉夫语           教会斯拉夫语       西南斯拉夫亚语支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塞尔维亚语、黑山语           克罗地亚语           波斯尼亚语         斯洛文尼亚语

·印度-伊朗语族

  印度-伊朗语族     印度-雅利安语支       古语言         梵语         巴利语       东部语言         阿萨姆语         孟加拉语         奥里亚语         比哈尔语           博杰普尔语           迈蒂利语       北部语言         尼泊尔语       西北部语言         达尔德语支           克什米尔语           科瓦语           希纳语         信德语         西旁遮普语       中部语言         古吉拉特语         印地语         马拉地语         旁遮普语(东旁遮普语)         乌尔都语         罗姆语(吉普赛语)       僧伽罗-马尔代夫语言         僧伽罗语         迪维希语(马尔代夫语)       奴利斯塔尼语支     伊朗语支       东伊朗语言         阿维斯陀语         奥塞梯语         普什图语         帕米尔语       西伊朗语言         达利语         俾路支语         库尔德语         波斯语           塔吉克语

·希腊语族

  希腊语族     阿提卡希腊语       古希腊语         通俗希腊语       旁狄希腊语       Yevanic     多立克希腊语       Tsakonian

·阿尔巴尼亚语族

  阿尔巴尼亚语族     阿尔巴尼亚语     伊利里亚语(已消亡,但也可能是阿尔巴尼亚语的祖语)

·亚美尼亚语族

  亚美尼亚语族     亚美尼亚语

·安那托利亚语族

  安那托利亚语族(已消亡)     赫梯语     卢维语     吕底亚语     吕基亚语

·吐火罗语族

  吐火罗语族(已消亡)     吐火罗语A(焉耆语)     吐火罗语B(龟兹语)

·未分类

  伊利里亚语(Illyrian,语族不明,或自成一语族)(xil)   佛里吉亚语(Phrygian,语族不明,或自成一语族)(xpg)   达基亚语(Dacian,或与色雷斯语,构成色雷斯语族)(xto)   色雷斯语(Thracian,或与达基亚语,构成色雷斯语族)(txh)   艾利米亚语(Elymian)(xly)   Liburnian (xli)   卢西塔尼亚语(Lusitanian,或被归入凯尔特语族,大陆凯尔特语支)(xls)   梅萨比语(Messapic)(cms)   西库尔语(古西西里语,Sicel)(scx)   威尼托语(Venetic)(xve)

印欧语系语言的主要特点

   在印欧诸语言的早期阶段,共同特征比较明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语言间的差别逐渐增多,有的甚至出现了广泛的差别。尽管如此,有些结构特征还是当代印欧语所共有的。语音方面,所有印欧语言都有较多的塞音,并有清浊对立,如p、t、k和b、d、g,但擦音较少;元音系统较严密,但w、y 、r、l、m和n等响音,则既可起元音作用,也可起辅音作用;鼻元音不普遍;声调用来区别词义的情况极为罕见。在语言演变过程中,语音也发生了某些变化。如在印欧诸语言发展的远古时期,塞辅音的发音方法不下3种,而在现代印欧诸语言中减为两种,只在亚美尼亚语、库尔德语、奥塞梯语和某些现代印度语言里才仍然保留着3~4套塞音体系。另外,除前述日耳曼语音变外,希腊语中的唇化软腭辅音在不同情况下变为几个不同的塞音。在古希腊雅典城邦的希腊语中,Kw在a或o前变为p,在e或i前变为t,在u前变为k。语法方面,名词有性、数、格的变化,有自然性别;动词有人称、数、式、态的变化,有些语言还有体的变化。但是印欧语言总的发展方向是:屈折变化系统所起的作用逐渐由大到小,而词序和虚词在决定语法关系时所起的作用则越来越大。只有波罗的诸语言和斯拉夫诸语言等,仍保留了复杂的屈折变化系统。词汇方面,农业方面的许多常用词很相似,大多来源于某个早期共同形式。许多语言有结构相似的数词。    印欧语使用许多不同的文字。赫梯语用楔形文字和一种特殊的象形音节文字;古波斯语用楔形文字;梵语用天城体、婆罗米和其他文字;阿吠斯陀语等使用几种特殊的文字;新波斯语用阿拉伯文字;欧洲的语言则使用自古代腓尼基文字派生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文字,主要有拉丁文字、基里尔文字等。    印欧语最古老的直接文献是用赫梯语的楔形文字书写的,可上溯至公元前14世纪或更早的时期。用迈锡尼线形文字B书写的希腊语早期文献(见图),出现的时间略晚于赫梯语楔形文字。而在20世纪初发现赫梯语和释读线形文字 B之前,用梵文书写的吠陀经典之一 ──《梨俱吠陀》,通常认为就是印欧语系中最古老的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