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字典

                                                                                                                                                                                                 
《康熙字典》
《康熙字典》
   《康熙字典》,清代康熙帝玄烨令张玉书陈廷敬等编纂而成的一部大型字典。参考明代的《字汇》、《正字通》两书而写,成书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康熙字典》分为12集214部,与《正字通》相同。书首列《字母切韵要法》和《等韵切音指南》,以便读者了解切音。又有 《检字》和《辨似》。《检字》为检查疑难字而设,《辨似》是辨别笔画近似的字。  康熙四十九年三月下诏始修《康熙字典》,由张玉书任总阅官、陈廷敬辅助,另有史夔、吴世焘、万经、刘岩、周起渭、蒋廷锡、汪漋、励廷仪、张逸少、赵熊诏、涂天相、王云锦、贾国维、刘灏、梅之珩、陈璋、陈邦彦、王景曾、凌绍雯等二十八人任纂修官。康熙五十年张玉书病逝、贾国维因“行止不端”被革职,刘岩亦因《南山集》案被“革职佥妻,流三千里”,陈廷敬于五十一年四月逝世,五十二年凌绍雯、史夔先后辞世,五十三年周起渭去世。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颁行,历时六年。《康熙字典》共载47,035字目,书按地支分为十二集,每集又分为上、中、下3卷,以214个部首分类,一一列出《广韵》、《集韵》、《韵会》、《唐韵》等韵书的音切,并注有“反切”、“直音”两种注音、出处、及参考等,多引《尚书》、《孟子》、《庄子》、《荀子》、《世纪》、《左传》等经、史、子、集之书为证。书中并按韵母、声调以及音节分类排列韵母表及其对应汉字,另外附有《字母切韵要法》和《等韵切音指南》。  《康熙字典》字义下列有该字的不同音切和意义,除僻字僻义外都引录书证。清代法律规定,凡读书人策应科举考试,书写字体必须以《康熙字典》为标准,因此,该书对学术界影响很大,成书之后,流行极广,至今仍不失为一本有价值的语文工具书。  《康熙字典》有清代的木刻本,晚清时,上海出现了好几种影印本,中华书局过去会用同文书局的影印本为底本制成锌版,现在利用存版重印,并附王引之的字典考证于后,以供参考。  乾隆年间,王锡侯著《字贯》一书,第一次指出了《康熙字典》在引证、释义等方面的缺点,然因冒犯皇帝“御定”之威严,落得满门抄斩,其著作也被付之一炬。至道光七年(1827年)王引之奉皇帝之命,著《字典考证》校正了部分《康熙字典》引书方面的错误,当中引用书籍字勾讹误共2588条。日本人渡部温著有《康熙字典考异正误》,查出错误达11700多条。

《康熙字典》版本

  由于《康熙字典》为朝廷钦定“官府吏民所遵”的权威性,其用量之大,印行版次之多,版本之繁杂亦为出版史上少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诸多老版本存世量越来越少,其文物、文献价值在不断提升,颇受藏家青睐。    《康熙字典》最早的版本是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武英殿版,此为官刻祖本,全40册,最为珍贵。此版本开本阔大,版式铺陈、行格疏朗,印纸莹洁,装帧考究。其版框尺寸为19.5厘米×14厘米,每页8行,每行12字,字体为演变的明代仿宋字,舒展圆秀,极见神采。    乾隆年间,由于武英殿原刻仍在使用,印行的字典虽为后印本,但质量仍然很好,较少有劣本出现,有些还足以称为上乘珍籍。    道光年间的《康熙字典》出现一个重要版本,即道光十一年(1831年)王引之校改本。鉴于《康熙字典》在使用中出现的一些错误,训诂学家王引之奉命对其逐条考证,共改正讹误2558条,理应较为完善,惜坊间多不愿做大的改动,仍以康熙内府刻本翻制,或加以前言后叙以此冒充王引之校改本,藏家应多注意。    道光、咸丰、同治三朝坊间和私家翻刻、翻印成风,版本杂乱,印制质量良莠不齐。但这毕竟是较早些版本,目前露市的相对较少,仍属稀有,有些印制精良的版本亦应珍视。    现今较为易见的《康熙字典》则多为光绪、民国期间的版本。这其中除因年代较近外,最直接原因是当时国际上先进的石版印刷技术的出现,省去了繁琐的雕版程序,且能根据需要随意放大缩小,上海也及时与世界接轨,故促使《康熙字典》一类珍籍得以方便印行。如光绪六年(1880年)上海申报馆申昌书画室发兑的点石斋石版缩印本。此为四册一函,封面外贴洒金红宣名签并配红木夹板。该版开本尺寸14厘米×20厘米,宣纸印刷,纸质洁白,细腻匀整,字迹异常清晰,堪称石印佳本。此外,还有一常见的光绪版,即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上海点石斋以“久敬斋”藏《康熙字典》为底本的石版本。    民国期间,《康熙字典》的出版与当时的政治背景颇有关联。民国政府早期曾明令禁用清政府学部教科书和其他书类。故当时一些大的书局在重印《康熙字典》时都不能公开以“康熙字典”题名。民国二年(1913年)上海锦章书局刊印的“康熙字典”题名《新订增篆字典》(全6册)。民国十六年(1927年)上海广益书局出版的“康熙字典”题名为《增篆中华字典》,但在首册扉页印有“民国十六年春月修正康熙字典”字样。这里似乎微妙地传达了“禁令”已见松动的信息。到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时,该广益书局则可以堂而皇之地影印刊行殿版《康熙字典》了。此版本分软、硬两种封面,共四册,同以上所有版本不同的是,其一改线装为洋装(现代装法),用纸也是机制的,已与现代无异了。    新中国成立后,为适应教育和学术研究的需要,《康熙字典》也曾以多种版本形式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