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易简

  
苏易简塑像
苏易简塑像
  苏易简(958年-996年),字太简,梓州铜山(今中江县广福乡)人。父亲苏协,举蜀进士。苏易简出生于周世宗显德五年(958年),少年聪颖好学,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庚辰科状元,宋太宗临轩覆试,苏易简凡三题,不起草,三千余言一就而成,宋太宗大为赞赏,擢为甲科第一,曰:“君臣千载遇”。遂以文章名扬天下。初任监丞通判、左赞善大夫、右拾遗知制造、秩祠部员外郎、翰林学士。淳化元年(990年),升为中书舍人。苏易简是著名书法家,存世书迹有《家摹本兰亭》,与苏舜钦、苏舜元并称“铜山三苏”。素好酒,经常豪饮,太宗多次劝诫,并草书《诫酒》、《劝酒》二诗,但收效甚微。至道元年(995年)因嗜酒,被劾,罢为礼部侍郎,出知邓州,又移知陈州。至道二年(996年)十二月,因饮酒过度去世。赠礼部尚书。著有《文房四谱》,《续翰林志》。

苏易简生平

  苏易简,字太简,梓州铜山(今中江县广福乡)人,生于周世宗显德五年,卒于宋太宗至道二年,享年三十九岁。父亲苏协,举蜀进士,历官翰林学士、开封县兵曹参军、光禄寺丞,以能诗善书著名。苏易简出生在这样的文学世家,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和熏陶。他少时随父到河南,聪悟好学,风度奇秀,才思敏捷,知书善文。  太平兴国五年(公元件80年),苏易简年逾弱冠,举进士,宋太宗临轩覆试,苏易简才华横溢,凡三题,不起草,所试 3,000余言数刻而就,太宗大为称赏,曰:“君臣千载遇。”易简擢冠甲科,遂以文章名扬天下,成为[北宋]时期四川的第一位状元。易简开始崭露头角,初任监丞通判,后升任左赞善大夫、右拾遗知制造,秩祠部员外郎、翰林学士。宋太宗对苏易简的文才十分欣赏,淳化元年(公元990年),易简晋升为中书舍人,充承旨,经常侍从皇帝左右,引经据典,应对如流,太宗对他言听计从,眷遇甚隆。在这期间,苏易简勤奋写作,呕心沥血,续写了唐代李肇《翰林志》二卷,并把这部《续翰林志》献给太宗,太宗读后赞叹不已,欣然提笔赐诗:“少年盛世兮为词臣,往古来今兮有几人,首书文章兮居翰林,儒名善守兮合缘夤。”  苏易简在担任朝廷要职期间,胸怀满腔报国热忱,经常以婉转的话语、生动的比喻去规劝太宗要居安思危,励精图治。一天,易简在禁中以水试欹器。(欹器是古代的一种巧器原为灌溉用的汲水陶罐,后改型成为玩赏之物,为江南徐邈所作)。正值太宗退朝,命易简取来试之,欹器中盛满清水便自动倾倒。易简语重心长的对太宗说:“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器盈则覆,物盛则衰,愿陛下持盈守成,慎终如始,以固丕基,则天下幸甚。”太宗听后深表赞同,对苏易简愈加信任,郊祀时命他为礼仪使,并令其负责官吏的选拔和考核,后晋升为给事中、参知政事(副宰相),太宗经常同他一道研讨国家大事。  苏易简刚任翰林学士时,年未满30岁。他性格豪爽,尤善谈笑,为人坦率,胸有城府,执法严明,不徇私情,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他积极革新考试制度。过去大考,贡生皆把姓名端写于卷首,主考官阅卷时难免先入为主,以人取文。为杜绝考场这一弊病,苏易简主考时规定贡生在卷面上写上名字,一律用纸糊盖,阅卷后才揭去糊纸。苏易简创造的这一考试制度,从公元 990年沿用至今,这是他为改革我国考试制度作出的成功尝试。苏易简任参知政事时,宋太宗在金銮殿专门召见易简母亲薛氏,赐给凤冠霞帔,并问:“你是怎样教子成才的?”薛氏回答:“幼则束以礼让,长则教以计书。”太宗高兴地对左右赞叹说:“易简之母教子有方,真乃孟母也。”  苏易简平素好酒,初为翰林学士时,有时饮酒微醉,后来,经常沉湎美酒之中。宋太宗对他的好酒十分关切,时常告戒他不要饮酒过量,并专门草书《劝酒二章》,令苏易简当着母亲薛氏朗读,以后每当去见皇帝时苏易简不敢再饮酒。便后来苏易简以礼部侍郎出使邓州,又到陈州,至道二年(公元996),易简终因饮酒过度去世。太过闻讯,悲叹不已,追赠易简为太师尚书令。

《宋史》苏易简传

  苏易简,字太简,梓州铜山人。父协举蜀进士,归宋,累任州县,以易简居翰林,任开封县兵曹参军,俄迁光禄寺丞,卒,特赠秘书丞。  易简少聪悟好学,风度奇秀,才思敏赡。太平兴国五年,年逾弱冠,举进士。太宗方留心儒术,贡士皆临轩覆试。易简所试三千余言立就,奏上,览之称赏,擢冠甲科。解褐将作监丞,通判升州,迁左赞善大夫。八年,以右拾遗知制诰。雍熙初,以郊祀恩进秩祠部员外郎。二年,与贾黄中同知贡举。有诏,凡亲属就举者,籍名别试。易简妻弟崔范,匿父丧充贡,奏名在上第;又王千里者,水部员外郎孚之子,协为孚门生,千里预荐。上闻,坐范及千里罪。易简缘是罢知制诰,以本官奉朝请。未几,复知制诰。三年,充翰林学士。初,易简充贡,宋白掌贡部,至是裁七年。易简幼时随父河南,贾黄中来使,尝教之属辞;及是,悉为同列。易简连知贡举,陈尧叟、孙何并甲廷试。  淳化元年,丁外艰。二年,同知京朝官考课,迁中书舍人,充承旨。先是,曲宴将相,翰林学士皆预坐,梁迥启太祖罢之;又皇帝御丹凤楼,翰林承旨侍从升楼西南隅,礼亦废。至是,易简请之,皆复旧制。易简续唐李肇《翰林志》二卷以献,帝赐诗以嘉之。帝尝以轻绡飞白大书“玉堂之署”四字,令易简榜于厅额。易简会韩伾、毕士安、李至等往观。上闻,遣中使赐宴甚盛,至等各赋诗纪其事,宰相李昉等亦作诗颂美之。他日,易简直禁中,以水试欹器。上密闻之,因晚朝,问曰:“卿所玩得非欹器耶?”易简曰:“然,江南徐邈所作也。”命取试之。易简奏曰:“臣闻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器盈则覆,物盛则衰。愿陛下持盈守成,慎终如始,以固丕基,则天下幸甚。”  会郊祀,充礼仪使。先是,扈蒙建议以宣祖升配。易简引唐故事,请以宣祖、太祖同配。从之。知审官院,言初任京朝官,未尝历州县,不得拟知州、通判。诏可。改知审刑院,俄掌吏部选,迁给事中、参知政事。时赵昌言亦参知政事,与易简不协,至忿争上前,上皆优容之。未几,昌言出使剑南,中路命改知凤翔府。明年,易简亦以礼部侍郎出知邓州,移陈州。至道二年,卒,年三十九,赠礼部尚书。  易简外虽坦率,中有城府。由知制诰入为学士,年未满三十。属文初不达体要,及掌诰命,颇自刻励。在翰林八年,眷遇夐绝伦等。李沆后入,在易简下,先参知政事,故以易简为承旨,锡赉均焉。太宗遵旧制,且欲稔其名望而后正台辅,易简以亲老急于进用,因亟言时政阙失,遂参大政。  蜀人何光逢,易简之执友也,尝任县令,坐赂削籍,流寓京师。会易简典贡部,光逢代人充试以取赀,易简于稠人中屏出之。光逢遂造谤书,斥言朝廷事,且讥易简。易简得其书以闻,逮捕光逢,狱具,坐弃市。易简以杀光逢非其意,居常怏怏。母薛氏以杀父执切责之,易简泣曰:“不渭及此易简罪也。”及易简参知政事,召薛氏入禁中,赐冠帔,命坐,问曰:“何以教子成此令器?”对曰:“幼则束以礼让,长则教以诗书。”上顾左右曰:“真孟母也。”  易简性嗜酒,初入翰林,谢日饮已微醉,余日多沉湎。上尝戒约深切,且草书《劝酒》二章以赐,令对其母读之。自是每入直,不敢饮。及卒,上曰:“易简果以酒死,可惜也。”易简常居雅善笔札,尤善谈笑,旁通释典,所著《文房四谱》、《续翰林志》及《文集》二十卷,藏于秘阁。三子,曰宿、曰寿、曰耆,大中祥符间,皆禄之以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