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帕斯草原

潘帕斯草原
潘帕斯草原
潘帕斯草原又称南美草原或阿根廷草原。南美亚热带湿润气候下的高草草原。分布在拉普拉塔平原的南部,包括乌拉圭、阿根廷东部、巴西南部等地区。面积约76万平方公里。“潘帕斯”源于印第安丘克亚语,意为“没有树木的大草原”。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潘帕斯草原                    外文名称:Pampas Grassland
       别名:南美草原、阿根廷草原           性质:高草草原 
       面积:76万平方公里                         方言:西班牙语
      地理位置:南美洲32°——38°S
      气候条件:温带大陆性气候(大部分),东北部亚热带草原气候

地理环境

  位置境域潘帕斯草原(Pampas Steppe)位于南美洲南部,阿根廷中、东部的亚热带型大草原。北连格连查科草原,南接巴塔哥尼亚高原,西抵安第斯山麓,东达大西洋岸。潘帕斯草原气候该地冬季温和,最冷月平均气温>0℃;夏季温暖,最热月平均气温26~28℃,气候半湿润至半干旱。由高草组成,包括占优势的禾草植物和不占优势的杂类草,几乎没有乔木和灌木,只在谷底的一些地区有小块森林。这些植物具旱生结构,主要成分为多年生禾本科植物,如针茅属(Sti-pa)、三芒草属(Aristida)等;双子叶植物有石竹科(Caryophyllaceae)、豆科(Leg-uminosae)、菊科(Compositae)等。潘帕斯草原具有三大特点:①以禾本科草类为主,广布红化黑土;②在世界同类型区域中,居大陆东岸的临海位置,大陆性不显著;③区内差异为自东向西逐渐显现干旱。

自然资源

  潘帕斯群落就地带性和气候条件而论,本区适宜树木生长,实际上除沿河两岸有“走廊式”林木外,基本为无林草原,一般称潘帕斯群落。草类中占优势的是针茅属、三芒草属、臭草属等硬叶禾本科植物,另有多种双子叶植物。豆科植物少是该群落的一大特点,特有种也较贫乏。地势自西向东缓倾。夏热冬温,年雨量1000~250毫米,由东北向西南递减。以500毫米等降水量线为界,西部称“干潘帕”,除禾本科草类外,西南边缘还生长着稀疏的旱生灌丛,发育有栗钙土、棕钙土,多盐沼和咸水河;东部称“湿润潘帕”,发育有肥沃的黑土。没有树木的大草原“潘帕斯”源于印第安丘克亚语,意为“没有树木的大草原”,是南美洲比较独特的一种植被类型。

产业简介

  阿根廷每年要宰杀一千多万头牛,除了大部分供国内食用,还大量使用海上冷冻船冷藏出口到西欧,牛肉出口量曾经居世界第一.潘帕斯草原是阿根廷农牧业的主要产区,也是南美的粮仓.潘帕斯草原产的牛皮是国际A类牛皮的产地,也蕴育了如国际顶级男靴品牌潘帕斯狼牙pampaspike的原料工艺。这里有着阿根廷全国67%的人口,80%以上的工业,以及许多重要铁路和城市,是阿根廷的心脏.潘帕斯草原成为南美洲比较独特的一种植被类型的原因,是草原西边的安迪斯山脉阻挡了来自太平洋丰富的降雨,所以只有该草原的西边靠安迪斯山脉一测狭长地带才有“走廊式”林木,而东部大部分由于雨水的缺乏则只能生长草原。潘帕斯在印第安语中,是平坦地面的意思。潘帕斯草原的主要部分在阿根廷境内,少部分在乌拉圭南部。潘帕斯草原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中心,向西半部扩展,酷似一个极大的半圆形。这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降水量由东向西递减,东部年降水量常在900毫米以上,四季分配亦较均匀,属温和湿润的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气候温和。这样的气候,有利于农业的发展。其区位优势有三点:一是有大面积优良的天然草场;二是地广人稀,土地租金低,为牧场的大规模经营提供了可能;三是距海港近,铁路贯通,交通便利,有利于出口国外。因而阿根廷的畜牧业久负盛名,目前养牛6000多万头,居世界前列,牛肉出口量常居世界首位。16世纪时,潘帕斯草原人烟稀少,只有以渔猎为生的印第安人游牧部落,欧洲人到来之后,潘帕斯草原由一片荒野变成了有铁丝网分割的牧场,粗放自给的放牧业被密集的商品牧牛业所取代。大牧场归牧场主所有,原先自由自在的放牧者,成为被雇用的放牧人,由此不难看出,殖民主义对当地土著居民的深刻影响。潘帕斯草原的商品牧牛业,需世界牛肉的销售市场,这个市场当时主要在欧洲西部。要大量出口牛肉,首先把潘帕斯草原各地的肉牛通过十几条铁路运输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布兰卡等港口,然后加工包装后,运销欧洲市场。潘帕斯草原种植业潘帕斯现大部分已开垦成农田和牧场,盛产小麦、玉米、饲料、蔬菜、水果、肉类、皮革等,是阿根廷最重要的农牧业区,并成为阿根廷政治、经济、交通和文化的心脏地区。集中了全国2/3的人口,4/5的工业生产和2/3以上的农业生产。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中心,铁路、公路呈辐射状伸向全国各地。潘帕斯草原的大部分土地已被开垦为农田和牧场。田里盛产小麦,玉米等粮食。牧草丰美的草原到处是白色,黄色,黑色,花色的良种牛群。草原上种植的玉米,大部分是用来饲养牛羊,牛肉产量很高。潘帕斯草原养蜂业在潘帕斯大草原,原生态蜂场产蜜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早在1851年,就有文字记载养蜂,随欧洲移民的迁入,西方蜜蜂被引进到了阿根廷。阿根廷也是南美洲养最发达、年产蜂蜜量最高的国家,在欧盟对中国蜂蜜出口限制后,阿根廷的大草原蜂蜜出口量跃居世界第一,众多蜂蜜大品牌都用阿根廷大草原蜜作为原料来做贴牌加工。生活在潘帕斯大草原的人们习惯用大草原蜜涂抹在面包上食用,蜂蜜成为当地人享受生活的重要部分。潘帕斯草原放牧业潘帕斯草原的大牧场放牧业,是世界大牧场放牧业的典型代表,以牧业为主。这里发展的大牧场规模大,不少经营单位经营的草场面积在5000公顷以上,经济效益良好。阿根廷潘帕斯草原上的大牧场牧牛业,因其良好的经济效益,成为世界大牧场经营的杰出代表。阿根廷潘帕斯草原气候温和,草类茂盛,是世界上优良的天然草场之一;地广人稀,而且土地租金很低,为牧场的大规模经营提供了可能性;距海港近的区位优势,促进了牧场的商品经营。在欧洲人到来之前,印第安人就在这里自由自在的放牧。欧洲人到来之后,潘帕斯草原逐渐被四周围有铁丝网的大型放牧场所分割,粗放的自给自足的放牧业被密集的商品畜牛业所取代。大牧场归牧场主所有,原先自由自在的牧牛人,被牧场主雇佣到牧场来放牧牛群。阿根廷地广人稀,所产牛肉主要供出口。铁路的贯通,便于把肉牛运到港口城市屠宰加工后外运;海上冷冻船的发明,使潘帕斯牛肉的市场扩展到欧洲。为了保证潘帕斯牧牛业的发展,阿根廷人一方面采取围栏放牧、划区轮牧,种植饲料,打井机保证人畜饮水和牧草生长用水等措施,使牧场不退化;另一方面饲养良种牛,加强对良种牛的培育,以及对牛群病害的研究。潘帕斯畜牧业商品化、专业化、地域化程度高,已成为牧场放牧业的典型。

文化简要

  农庄牧场阿根廷有成千上万个农庄牧场,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星罗棋布散落在碧绿的潘帕斯大草原,这些农庄成了人们旅游和休闲的去处。在阿根廷,开办旅游的庄园大多已有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历史。他们之中有的是普通农家牧人的宅院;有些则是历史名人、富豪、将军甚至总统的私宅别墅。他们的旧主人来自世界的各个角落,因此庄园的建筑风格各异。有的大庄园,如位于恩特雷里奥斯省的19世纪50年代的阿根廷总统乌尔基萨的庄园,占地数十公顷,建筑材料几乎都是从法国运来,不仅规模庞大,而且建造精美,可与欧洲王室的王宫相媲美,是不可多得的宫殿式建筑。普通农牧业生产者的小庄园展示的则是过去时代普通农村的风貌。这些庄园虽然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变迁,但仍基本上保留着原有的历史特色,成为国家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有的庄园里,不仅保留着原有古色古香的陈设,就连生产设施、仓房、牛栏、酒吧,也依旧是当年旧貌。潘帕斯草原庄园旅游阿根廷的庄园旅游模式多种多样。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数百公里范围内有不少庄园供参观游玩。这些庄园大多面向外国游客,因此服务项目也是多样化的。其中较大的庄园还备有客房,有的一次可接待上百甚至数百位客人住宿。这里的服务项目一般有农牧业生产表演。在不同的季节,现场展示养牛养羊、挤奶、制作奶酪、耕种或收割等等。客人可以乘坐马车或骑马游览庄园,还可以观看探戈和民间歌舞表演。还有一种庄园,是专门为本地人度假休息准备的休闲型庄园。这里一般不搞歌舞表演,而是以体育运动和休息为主。足球、篮球、排球、网球、台球、游泳池等各种运动设施一应俱全。这些庄园一般有大片的森林,优美的湖光山色,是休养的胜地。在临近安第斯山区的地方,一些庄园利用地理之便,开办登山探险等活动。这里不仅提供马匹用具,而且租借服装靴鞋、船只车辆等,十分方便。同时还有专人负责对游人的培训、导游和安全保障。濒临大海及河湖的庄园则把水上活动作为主要旅游项目,一般都专门建造了供家庭和多人共用的客房,游人可以自己开伙做饭,既方便又经济节省。潘帕斯草原特色烤肉庄园游的一个重要节目是品尝当地特色烤肉。可容纳四五百人同时进餐的巨大餐厅,是由旧仓房改建而成的。餐厅内的全部陈设都是旧时农场用的本色纯木桌椅。餐厅进口处有一个老式小酒吧,厅内有几把用牛骨和牛皮制作的椅子和一张茶几,既是供展览用的古董,又可供游人坐下休息。餐厅外约七八米长的烤肉架上,用炭火烤着牛肉、香肠,烟雾弥漫,香气扑鼻而来。午餐后,歌舞表演开始,在激昂的乐曲中,一对舞蹈家跳起探戈和表现高乔人生活的民间舞蹈。然后,在场的游人也纷纷离开餐桌,入场与身着牛仔服的农庄服务人员一起载歌载舞。与国内旅游景点中女服务人员居多的情况不同,这里的服务员基本上是男性。他们几乎全是多面手,既是骑手,又是餐厅服务员,同时也是导游和舞蹈家,而且个个身手不凡。他们身着传统的牛仔服,十分威武精神。

文学作品

  马背上的浪漫情歌在奔驰的马背上看潘帕斯草原,才是最美丽的视角。这里的牛肉大概是出口的,因为布宜诺斯艾利斯人从来不喜欢隔夜的牛肉。这座城市除了东边是浩瀚的南大西洋,其他几个方向都被如海洋般广阔的潘帕斯草原所包围。这里,是阿根廷人辽阔的精神家园。草原总是孕育传奇,蒙古草原养育出手持套马杆的牧人,北美大草原锻炼出戴宽边帽的牛仔,潘帕斯草原也有属于自己的传奇—在草原游荡、以牧牛放马为生的高乔人。他们是最敏捷的骑手、最勇敢的驯马人、最深沉的歌手,此外,他们还烤得一手好牛肉。如果向前追述,高乔人是早期西班牙殖民者与当地印第安人的混血,他们既不被山林中的土著人所承认,又不被城市中的欧洲后裔所尊重,好在有辽阔的潘帕斯草原接纳他们。在草原全部私有化、被铁丝网分割之前,他们可以纵马驱犊从巴塔哥尼亚一直放牧到拉普拉塔河。为了与这些草原上的英雄近距离接触,也为了品尝到他们的烤牛肉美味,我离开风情万种的城市,向草原进发。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城几十公里,在许多岔道旁边的草场上,便可以看到这些潘帕斯牧人纵马而过。而同时,坐在越野车里的我们在泥泞的小路上费力地扭动着,虽然是性能良好的四驱越野车,也只有眼睁睁看着他们绝尘而去的份儿。眼前的高乔人都是很标准的装束:一顶深色圆边帽,浅色衬衫和皮裤,脖子上系着三角巾,腰间宽大的皮带上缀满了祖传的银币。这些有着风尘刻画的面孔、酷而气质骄傲的汉子其实非常友善。起初,我摇下车窗与他们打招呼,伸出相机拍照。牧人都会热情地给予回应,并且很配合地停下摆出姿势。碰得多了,我们索性下车,加入他们的聚会。原来,“马黛茶会”并不介意外来者的加入。随便吼上一嗓子便能换来高乔人如风般绵长的吟唱。由于自觉马术不错,我甚至厚着脸皮要求骑马。他们的宽蹬皮鞍比蒙古式木鞍子舒服许多。起初只是让马漫步,熟悉之后,在另一个牧人的带领下,我开始尝试让马放开速度奔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在奔驰的马背上看潘帕斯草原,才是最美丽的视角。高乔人的精神故乡在一个叫做San Antonio de Areco的小镇,著名的高乔小说《堂·塞贡多·松布 景色如画 拉》就是以这里为背景的。同样,这里也是属于我的幸运地,不仅看到了憧憬已久的满城木槿花,也幸运地赶上了高乔竞技大会,所有比赛项目都和高乔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钉马掌、驯马、套小牛??最浪漫的是一种叫做挑环的游戏,骑手在飞奔的骏马上站起来,用手里的小棍挑下挂在空中的一枚戒指。在众人的欢呼中,他很轻松地就拿下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按规则,他把戒指送给人群中一位美丽的女士,作为回报,他得到一个香吻。整个场面,热情又浪漫,比电影场景更让人感动。作者推荐推荐住:出城前,最好事先联系好住在某个庄园里,庄园主会派人来给你引路。la Estancia Rosada庄园占地面积很大,建筑和家具都是殖民地风格,美观而舒适,不过价钱不菲,一般都是几百美元一晚。推荐吃:除了烤肉之外,高乔人的酒吧是一定要去的。那里供应用20世纪初传下来的咖啡机炮制的浓咖啡、廉价的杜松子酒,还有像高乔人一样简单而实在的三明治。推荐购:高乔人的马具非常考究,皮具和牛仔帽也值得收藏。他们还有一种叫facón的单锋小刀,有很精美的皮套和银饰。此外,马黛茶也是这里的特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