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孝祥

  
张孝祥像
张孝祥像
  张孝祥(1132年-1169年),字安国,号于湖居士,简州(今属四川省简阳市)人,卜居历阳乌江(今安徽和县)人,为唐代诗人·张籍之后。张孝祥工诗文,尤善词。其词现存二百二十余首,早期多清丽婉约之作,南渡后转为慷慨悲凉,多抒发爱国思想,激昂奔放,风格近苏轼,对后来辛派词人的创作很有影响,在词史上有重要地位。著有《于湖集》40卷、《于湖词》1卷。

张孝祥生平

  张孝祥是唐代诗人·张籍的后代,祖籍安徽和州。[南宋]建炎年间,金兵打到江南,张家逃难到浙江。后来,张孝祥的父亲做了明州观察推官,看到鄞县挑源乡(今横街镇)是个山青水秀的好地方,就把家搬到那里,并在绍兴二年生下了张孝祥。  张孝祥聪明过人,16岁就在明州进士预选中考了第一名。
  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廷试第一,补承事郎,签书镇东军节度判官。历任秘书省正字、校书郎、尚书礼部员外郎、集英殿修撰、中书舍人等职。张孝祥刚正不阿,力主北伐,素与同僚汪彻不合。
  绍兴二十九年(1159),汪彻升御史中丞,弹劾张孝祥,此后张孝祥先后出任抚州、平江、静江、潭州等地的地方长官,调动极为频繁。
  隆兴二(1164)年,张浚出兵北伐,荐张孝祥为建康(今南京市)留守,但不久即被劾落职。后任荆南湖北路安抚使,治水有政绩。
  乾道五年(1169)三月,张孝祥任显谟阁直学士时请祠侍亲致仕。七、八月间病故于芜湖。

张孝祥文学成就

·

  张孝祥才思敏捷,词豪放爽朗,风格与苏轼相近,孝祥“尝慕东坡,每作为诗文,必问门人曰:‘比东坡如何?’”
  《全宋词》辑录其223首词。,其中尤以表现爱国思想、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成就最为突出。如《浣溪沙·荆州约马举先登城楼观》写“万里中原烽火北”,表达了对在金人统治下的北中国的怀念;《水调歌头·和庞佑父》以“剪烛看吴钩”,“击楫誓中流”,表达北伐抗敌的热情。他的代表作《六州歌头》“长淮望断”概括了自绍兴和议、隆兴元年符离兵败后20余年间的社会状况,对于南宋王朝不修边备、不用贤才、实行屈辱求和的政策,表示了极大的愤慨。词中写道:“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据说当时他在建康留守席上赋此词,张浚读了之后深为感动,为之罢席而去(《说郛》引《朝野遗记》)。清代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也说这首词“淋漓痛快,笔饱墨酣,读之令人起舞”,可见其影响之大。张孝祥词中较多的是写景寄情、因事立意之作,如《念奴娇·离思》《水调歌头·泛湘江》,通过对江上“处处风波恶”的描绘和对屈原的吊念,表达了自己“天涯漂泊”和无辜被黜的感慨。他常常流露出一种放旷、豁达的人生态度,显然是受到苏轼很深的影响。如《西江月·洞庭》的“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浣溪沙》的“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等,在清疏淡远的韵调中隐含着作者在饱受打击之后的牢骚不平。又如《念奴娇·过洞庭》是乾道二年(1166)因受谗毁罢官后自桂林北归的途中所作。上阕描写“表里俱澄澈”的洞庭湖景色,下阕抒发“肝肺皆冰雪”的高洁胸怀,被前人推为其词作中最杰出的一首。这类词作境界清疏空阔,情调凄凉萧飒,虽然没有直接写社会现实,但却呈现出了那个时代的特殊色彩。
  据说张孝祥“平昔为词,未尝著稿,笔酣兴健,顷刻即成,初若不经意,反复究观,未有一字无来处……,所谓骏发踔厉,寓以诗人句法者也。”(汤衡《张紫微雅词序》)因为是凭借激情进行创作,所以情感连贯,热情澎湃,语言流畅自然,又能融汇前人诗句而不见雕琢痕迹。查礼说:“于湖词声律宏迈,音节振拔,气雄而调雅,意缓而语峭”(《铜鼓书堂遗稿》),正概括了张孝祥词的基本特点。他写词也是有意地学习苏轼,评论者也多以为二人极其相似,如汤衡说:“自仇池(苏轼)仙去,能继其轨者,非公其谁与哉?”(《张紫微雅词序》)张孝祥词上承苏轼,下开辛弃疾爱国词派的先河,在词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

·

   相较词作流传之广,张孝祥的诗闻名度不高。较之词作,于湖诗追求的是另一种文学境界,韩元吉称之为“清婉而俊逸”,他的诗明显受宋诗的气质影响,学杜,学苏,承受江西诗派影响。诗作内容包含对国事的忧怀,对民生疾苦的关怀以及羁旅感怀,其中尤以感怀诗最佳,体现了其诗风的清婉俊逸,诗意的深隽奇正和诗韵的平实简淡。譬如《宵征》中“竹舆出林薄,十里月渐明,光彩散草木,凉意浸冠缨”,风格较其词的豪气,诗情主体清淡。  

·

  张孝祥文章,在当时就受到很高的评价,观《于湖居士文集》,大致收录的是他的政论奏议文。这类奏议文,用词精炼,想法独到。较之奏议文,因张孝祥曾两任中书舍人,为皇帝代言,因此其四六应制文,词翰爽美,虽是公文,却并不呆板,气质古雅,晓畅自然,为时所誉。孝祥所撰游记不多,但所存数篇文字清隽,气质飘逸,写景优秀,譬如《观月记》。

·书法艺术

  张孝祥《柴沟贴》张孝祥的书法在南宋一代名气甚著,高宗说他“必将名世”,孝宗亦在张孝祥去世后见到他遗墨“心实敬之”(叶绍翁《四朝见闻录》)。南宋朝诸多名家文人,都对孝祥的书法推崇有加。陆游谓“紫薇张舍人书帖为当时所贵重,锦囊玉轴,无家无之。” —— 可见当时受欢迎程度之高。朱熹语曰“安国天资敏妙,文章政事皆过人远甚。其作字皆得古人用笔意。使其老寿,更加学力,当益奇伟。” ——赞赏之余,对其早逝也深表惋惜。杨万里称“张安国书甚真而放,然学之者未尝见公之足于户下者也。” —— 欣赏之情可见。更有曹勋,王十朋,岳珂,董更,谷中等,都对张孝祥书法做出了很高的评价。   张孝祥书法作为南宋著名书法家,其渊源甚广。孝祥并不局限于一家之长,而是广学各家所能,从而熔铸出自己的风格。其中尤以“学颜”,“崇米”为著。他的书法,一方面有颜真卿书法遒劲雄伟,气势磅礴,苍劲有力之态,一方面也有米芾书法的笔势奔放,秀拔清朗的面貌。除了揣摩前人墨迹,勤奋苦练之外,他也虚心求教当时书法名家刘岑,提高草书水平。总体而言,张孝祥各类书体皆通,而行草尤具飘逸奔放之势——这和他本身潇洒不羁的性格分不开,但同时,其字个体本身极具颜体的阳刚之美,力道遒劲,“观之者壮”,而力壮之下,却难掩其字清劲挺拔的英秀气质,正如“枯竹折松,驾雪凌霜”(曹勋《跋张安国草书》),可谓”笔力雄健,骨相奇伟,风格飘逸,气质清劲,并能自出新意“。他的书法盛行于南宋前期,在两宋书坛上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张孝祥的书迹传世甚少,今天尚能看到的只有六副作品:
   1 《静安府帖》
   2 《临存帖》
   3 《关辙帖》
   4 《泾川帖》
   5 《柴沟帖》
   6 跋《黄庭坚书伏波神祠诗卷》

张孝祥轶事

·名满天下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张孝祥参加殿试,取得第一的好成绩,但在决定新科进士名次的问题上,主考官汤思退与大奸臣秦桧串通一气,定秦桧的孙子秦埙为第一,张孝祥第二。高宗读策后,认为张孝祥“议论雅正,词翰爽美”,钦点他为第一。及第后,张孝祥上疏为岳飞辩冤,秦桧使人诬陷他的父亲张祁和张浚、胡寅等人谋反,于是张祁、胡寅等都下狱,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秦桧死后才获释。
  张孝祥,入仕后平步青云,五年中历校书郎、礼部员外郎,直至起居舍人、权中书舍人,成为皇帝近臣。
  1163年,宋高宗赵构把帝位传给了嗣子即宋孝宗。面对宋金战争的严峻形势,宋孝宗决心改变多年来的投降政策,以武力收复中原。沉寂了多年的抗战派大臣张浚,被委以枢密使重任,都督江淮军马。血气方刚的张孝祥应招到张浚帐下,担任参赞军事。当年夏天,张浚派李显忠和邵宏渊渡淮河北伐,由于内部发生摩擦,宋军在符离(今安徽宿县)不战自溃,损失惨重。这使主战派遭受到严重挫折。议和活动又开始猖獗起来。

·治有声绩

  乾道元年(1165年),以张浚为首的主战派失势,张孝祥受到牵连被贬为静江(今桂林)知府,兼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虽然不到两年时间,但张孝祥赢得了老百姓的拥戴。他减赋税,修水利,赈灾荒,“治有声绩”。
  张孝祥喜欢游山玩水,为风景名胜命名。民间传说桂林伏波山洞里有一条老龙守护着一颗宝珠,一个渔翁到洞里打鱼,看见老龙酣睡不醒,就拿走了宝珠。但渔翁并不贪婪,他赏玩一番后,又把宝珠放回原处,那个洞因而叫“玩珠洞”。张孝祥的好朋友,当时任提点广西刑狱,后来也任静江知府兼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的张维,认为渔翁可能是想据为己有,后来良心发现才送回洞中。张孝祥同意这种看法,觉得“还珠”比“玩珠”更妙,于是特书“还珠洞”三个大字,刻在洞中。
  张孝祥在桂林写下了20多首诗词。七星、象鼻、龙隐、南溪、伏波等山峰都留下了他的题刻。其中在七星山,张孝祥和张维留下了唱和诗。
  兴安县的乳洞和融水的老君洞,也有张孝祥的书刻。除了自己创作外,他还对杜甫、韩愈等人吟咏桂林的诗作进行精心的选编,创作了《水调歌头·桂林集句》:
  五岭皆炎热,宜人独桂林。江南驿使未到,梅蕊破春心。繁会九衢三市,漂渺屋楼杰观,雪片一冬深。自是清凉国,莫遣瘴烟生。江山好,青罗带,碧玉簪。平沙细浪欲尽,陡起忽千寻。家种黄柑丹荔,户拾明珠翠羽。萧鼓夜沉沉。莫问骖鸾事,有酒且频斟。

·象山抒怀

  1167年春天,张孝祥将离职而去,邀张维等人游览水月洞。他们对这一带的风景极为留恋,直到天黑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同情和理解他的象山寺了元和尚,后来在象山东麓岩石上为他和张维修建了一处观景亭台。这就是张孝祥与张维不时到象山游览的原因。谁知到桂林任职才一年的张孝祥,不久再遭谗言被降职,即将离桂北归。
  终于到了张孝祥要离开广西的日子。这天,张维在亭中置酒,与众官员为张孝祥送行。时值漓江水涨,朝阳冉冉升起,一轮红日在江水的波浪中涌动。众人的心情有如江水中涌动的红日,久久不能平静。席间,张维请张孝祥为亭子起名。张孝祥回想多年前与张维同在南京做官,曾经为张维在南京建的一个风景亭起名“朝阳亭”,而这座新建的亭子坐落在象山东面,每当旭日东升,正好沐浴在阳光之中。于是,他将眼前的亭子也命名为“朝阳亭”。
  两年前,张孝祥为张维修建朝阳亭作《朝阳亭诗》:
  便合朝阳作凤鸣,江亭聊此驻修程。
  南瞻御路临双阙,东望仙家接五城。
  日上白门兵气静,春归淮浦暗潮平。
  遥怜莫府文书省,时下沧浪自濯缨。
  诗中,除了第一句是对张维的赞美外,其他三句都是对主和派不断派出使臣到金国乞和的嘲讽,并对他们的投降行径表示无奈和气愤。此次前来送行的官员大都是知己,大家对时局的看法一致,张孝祥激情满怀,挥毫续写了两首:
 (一)
  空岩相望一牛鸣,不要邮签报水程。
  天接海光通外徼,地连冈势挟重城。
  丝纶迭至龙恩重,绣斧前驱蜒雾平。
  凤阁鸾台有虚位,请君从此振朝缨。
 (二)
  饥肠得酒作雷鸣,痛饮狂歌不自程。
  坐上波澜生健笔,归来钟鼓动岩城。
  不应此地淹鸿业,盍与吾君致太平。
  伏枥壮心犹未已,须君为我请长缨。
  在第一首诗中,张孝祥表达了对继任张维的信任和鼓励,希望他为收复中原努力。第二首诗,张孝祥宣泄了自己报国有心、请缨无路的愤懑心情,尤其是最后一句,豪迈悲壮的报国情怀感人至深。
  张孝祥在诗序中说,因这三首诗与朝阳亭有关,且亭子朝向东面,因而把这座岩石和在岩石上新建的亭子分别取名为“朝阳岩”和“朝阳亭”。诗和序写好后,他们请了元和尚择日刻入朝阳洞中。张孝祥北归后。张维把南郊中隐山的一个岩洞题名为“张公洞”。
  张孝祥还曾将象鼻山的水月洞改称为“朝阳洞”。六年之后,另一位南宋重要诗人范成大来到桂林任职,他看到水月洞“石门正圃,如满月涌,光景穿瑛,望之皎然”,“江别派,流贯洞中,踞石弄水,如坐卷篷大桥下”。认为水月洞因为张孝祥一时酒席上的兴致而改名不妥,一方面是因为当地人未必同意,另一方面,桂林的隐山已有朝阳洞和朝阳亭,不应该重复,就把“朝阳洞”恢复了原名。现在,张孝祥的《朝阳亭记》和范成大的《复水月洞铭》石刻,并存于水月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