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铨

  
胡铨画像
胡铨画像
  胡铨(1102~1180) 字邦衡,号澹庵,宋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南宋建炎二年(1128)进士,历任抚州军事判官、枢密院编修官,因上疏劾秦桧主和议误国,被贬。桧死,诏为工部侍郎,后以资政殿学士致仕。铨移衡州,寓居西湖寺,与衡士讲学,周览衡岳之胜。后人在集贤书院内置其神主,与李邺侯(泌)、韩昌黎(愈)、赵清献(抃)、陈忠肃(瑾)、周元公(敦颐)、胡文定(安国)、朱文公(熹)、张宣公(栻)合祀一堂。著有《澹庵集》一百卷传世。《宋史》卷374有传。

胡铨生平

  胡铨(1102年—1180年),南宋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字邦衡,号澹庵。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中进士,名列第五。《崖州志》里关于胡铨的事迹让我们无法忘却这位千古罕见的硬骨头。如此壮怀激烈、如此义无反顾、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铁胆雄风的胡铨,堪称南宋抗金英雄的头号脊梁。其家乡江西曾于2000年元月评选江西省千年以来“最杰出的10位历史名人”,胡铨被评为“江西脖子最硬的人”,与王安石、欧阳修、晏殊等人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胡铨一生反对“议和”、坚决抗金的“脖子”,终生未“软”。他去世多年后,仍有金国使者来到临安,满怀敬意地问:“胡铨学士,尚能饭否?”
  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即南宋建立第二年,南宋与金的斗争已拉开序幕。25岁的胡铨参加扬州的科举应试,面对“治道本天,天道本民”的题目,引古证今,层层解剖,答策万余言,指出“汤武听民而兴,桀纣听天而亡。今陛下起干戈锋镝间,外乱内讧,而策臣数十条,皆质之天,不听于民”,直言宋高宗赵构用人失误,“今宰相非晏殊,枢密、参政非韩琦、杜衍、范仲淹”,对皇帝作了尖锐无情的批判。
  建炎三年(1129),金兵大举进攻,赵构率领百官从前线撤退,四处躲闪。隆裕太后也逃到了江西赣州,金人一路追杀而至。正在家中守孝的胡铨,挺身而出,“以漕檄摄本州幕,募乡丁助官军捍御”,抵御金兵,保卫家乡,名声大振。事后,他得以晋升为“转承直郎”。
  正当全国上下不满秦桧屈辱求和、丧失大好河山又无可奈何之际,胡铨这篇奏疏抗战立场之鲜明,反投降言辞之激烈,在整个宋史乃至中国历史上都是罕见的。奏疏一出,立即引起轰动,民众数日激动不已。宜兴进士吴师古将此文刻板印行,上至官吏,下至百姓,争相抄阅,先睹为快,时人称之为“中兴第一,可与日月争光”。金人闻讯,慌忙以千金购来,读罢“君臣失色”,连声惊呼“南朝有人”,胡铨的大名从此令金人胆寒。然而,秦桧却气极败坏、对胡铨痛恨交加,欲将其置于死地。  1148年正月胡铨被贬渡海抵琼。胡铨初到崖州,受到秦桧党羽的监管,处境艰难。据《崖州志》载,当时吉阳军的知军姓张,他受秦桧奸党指使,对胡铨野蛮迫害。他强制胡铨每十天必须到军署去,光脚散发如囚犯状,向他呈报思想动态,他过生日时,还要挟胡铨为他生日作一首五十韵长诗祝寿。清秋子说,胡铨是一个不愿为权贵低头的人,秦桧都不怕,更何况一个小小军守?可见胡公“身陷九渊,日与死迫”。然而辱且益坚,他在受辱中精进,不坠青云之志。他想留住生命,盼着有朝一日,壮士北上驱胡虏,报雪恨。胡铨决心已定,便在水南盛德堂安下心来,终日潜心研读阐释《周易》、《春秋》、《周礼》诸经,闲来写诗遣愁怀,但行动并不自由。
  1155年,胡铨在吉阳度过了8个年头,终于熬到了秦桧去世、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他和老宰相李光一道奉诏还朝。临别之时,胡公为所客居八载的裴氏大宅题匾“盛德堂”,并作铭文赞颂裴度宰相后人裴闻义之德泽长存;缅怀赵丞相之丹心浩气无量功德。胡铨所作脍炙人口的《哭赵鼎》,说“阁下大书三姓在,海南唯见两翁还”。然而李光也死在江州归途之上,终年82岁,只有胡铨一人回到了京城杭州。
  隆兴元年(1163年),孝宗即位,胡铨得到重用。
  1164年,胡铨升任兵部侍郎,兼中书舍人。清秋子说,当时金兵向商、秦之地进发,楚荆、昭关、滁等地先后失守,形势十分危急,已经62岁的胡铨一面上表弹劾拥兵不救的大将李宝,敦促他迅速出师救援;另一方面又亲自带兵上前线抗金。时值严冬腊月,河水冻结,胡铨老将身先士卒,手持铁锤下河击冰。将士们深受鼓舞,一鼓作气,奋勇作战,终于击退了金兵的入侵。  乾道七年(1171年),胡铨告老还乡,定居在佛教圣地青原山南麓,专心为《春秋》、《易传》等书作注解。淳熙七年(1180年)病故,享年78岁,谥号“忠简”,著有《澹庵集》100卷,浩然之气,得以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