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灼

  王灼,字晦叔,号颐堂,四川遂宁人。生卒年不详,据考证可能生于北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年),卒于南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年)前后,享年约八十岁。 灼出生贫寒,青年时代曾到成都求学,后往京师应试,虽学识渊博却举场失意,终未入仕,只得流落江南寄人幕下,作舞文弄墨的吏师。晚年闲居成都和遂宁潜心著述,成为宋代有名的学者。据有关史料记载,他的著作有《颐堂文集》五十七卷、《周书音训》十二卷以及《疏食谱》等,但已大部佚散,现存的仅有《颐堂先生文集》和《碧鸡漫志》各五卷,《颐堂词》和《糖霜谱》各一卷,另有佚文十二篇。其成就巨大,被后人誉为宋代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音乐家。

王灼的文学成就

  王灼的著述涉及诸多领域,在我国文学、音乐、戏曲和科技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碧鸡漫志》

  《碧鸡漫志》主要内容:
  卷一论乐,自歌曲产生至唐宋词兴,述历代声歌的递变。   
  卷二论词,历评唐末五代至南渡初的词,评论北宋词多达60余家。   
  卷三至卷五则专论词调。
  《碧鸡漫志》论述了上古至唐代歌曲的演变,考证了唐乐曲得名的原由及其与宋词的关系,品评了北宋词人的风格流派,是从音乐方面研究词调的重要资料。王灼《碧鸡漫志》可谓词学史上首部成规模的词学专著,其主要探究了自古至宋的诗、词、乐之源流、演变,论证了诗乐一体、诗词同源,且贯穿其间的是诗、词、乐的辨证关系,从而解决了词与乐、词与诗的关系问题,为突破“倚声填词”之束缚来推崇“以诗为词”,同时保持词的音乐文学特性提供了理论依据。  据其自序所言,“乙丑冬,予客寄成都之碧鸡坊妙胜院,自夏涉秋,与王和先、张齐望所居甚近,皆有声妓,日置酒相乐,予亦往来两家不厌也”,查乙丑,为宋高宗时绍兴十五年,公元1145年也,而自夏涉秋,则至公元1146年也。因王灼称与王和先、张齐望所居甚近,故三人为邻居加朋友之关系。至于朋友,终日何干?有曰:“皆有声妓,日置酒相乐”,看似酒肉朋友耳。不过古时文人置酒相乐,并非如今日之吃喝,毫无文化含量,偶有个别口吐文化词汇者,亦脱不出最为简陋之划拳猜枚,与古人相比,天上地下也。

·《糖霜谱》

  《糖霜谱》则是我国乃至世界上第一部完备的适用的甘蔗生产和制造工艺的科技专著,《文献通考》、《四库全书》和《中国机械工程发展史》等都对此专著作了高度评价。
第一篇  糖霜,一名糖冰。福唐、四明、番禺、 广汉、遂宁有之,独遂宁为冠。四郡所产甚微而碎,色浅味薄,纔比遂之最下者。凢物以希有难致 见珍。故查梨、橙、柑、荔枝、杨梅,四方不尽出,乃贵重于 世。若甘蔗所在皆植,所植皆善,非异物也。至结蔗为霜,则中国之大止此五郡,又遂宁 专美焉。外之边徼所出皆有佳蔗,而糖霜无闻,此物理之不可诘也。先是,唐大厯间有僧号邹和尚,不知所从来。跨白驴,登繖山,结茅以居。须盐、朱、薪、菜之属,即书付纸,系钱遣驴负至市区。人知为邹也,取平直挂物于 鞍,纵驴归。一日驴犯山下黄氏者蔗苖,黄请偿于邹。邹曰:“汝未知窨蔗糖为霜,利 当十倍。吾语女塞责可乎?”试之果信。自是就傅其法,糖霜户近山或望。繖山者皆如意,不然,万 方终无成。邹末年弃而北走通泉县灵鹫山龛中,其徒追蹑及之,但见一文殊石像。众始知大士化身。而白驴者,狮子也。邹结茅处今为楞严院。糖霜户犹画邹像事之,拟文殊云。敷文阁待制苏公仲虎尝守遂宁,谓蜀士指睂阳水秀、普慈石秀,乃不知此邦平衍清丽之为土秀也。土爰稼穑,稼穑作甘。糖霜之甘擅天下,非土之特秀也欤?第二篇  自古食蔗者,始为蔗浆。宋玉作《招魂》所谓“胹鳖炮羔,有柘浆”是也。(王逸注:“柘,藷蔗也。又云,柘,一作蔗。”)其 後为蔗饧。孙亮使黄门“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献甘蔗饧”是也。其 後又为石密。《广志》云:“蔗饧为石密。”;《南中八郡志》:“笮甘蔗汁曝成饧,谓之石蜜。”;《本草》亦云:“炼糖和乳为石蜜”是也。《唐史》载太宗遣使至摩掲陀国,“取熬糖法,即诏掦州上诸蔗,柞 渖如其剂,色味愈西域逺甚”。按《集韵》“‘酢’、‘𨢦’、‘笮’、‘醢’通用”,而《玉篇》:“柞,侧 板切”,疑字误。熬糖 渖作剂,似是今之沙糖也。蔗之枝尽于此,不言作霜,然则糖霜非古也。战国後论呉蜀方物,如左太冲《三都赋》论■〈上上日下〉味,如宋玉《招魂》、景差《大招》、枚乘《七发》、传毅《七激》、崔骃《七依》、李尤《七疑》、元鳞《七说》、张衡《七辨》、曹植《七启》、徐干《七喻》、刘邵《七华》、张协《七命》、陆机《七徵 》、湛方生《七欢》、萧子范《七诱》,水陆动植之产捜罗殆尽 ,未有及此者。厯世诗人摸竒写异,不可胜数,亦无一章一句。至本朝元佑间,大苏 公过润州金山寺,作诗送遂宁僧圆宝,有云:“浯江 与中泠,共此一味水。冰盘荐琥珀,何似糖霜美。”元符间,黄鲁直在戎州作“颂荅梓州雍熙光长老寄糖霜”有云:“逺寄蔗霜知有味, 胜于崔浩水晶盐。正宗扫地从谁说,我舌犹能及鼻尖。”遂 宁糖霜见于文字,实于 二公然。则糖霜果非古也,吾意四郡所产亦起近世耳。第三篇  繖山在小溪县,涪江东二十里,孤秀可喜。山前後 为蔗田者十之四,糖霜户十之三。蔗有四色:曰杜蔗、曰西蔗、曰艻蔗(《本草》所谓荻蔗也)、曰红蔗(《本草》所谓昆仑蔗也)。红蔗止堪生噉;艻蔗可作沙糖;西蔗可作霜,色浅土,人不甚贵;杜蔗紫嫩,味极厚,专用作霜。藏种法择取短者(芽生节间,短则节密而多芽),掘坑深二尺,阔狭从便,断去尾,倒立坑中,土盖之(不倒则雨水入夹叶,久必壊)。凢蔗田十一月後 深耕,杷搂燥土,纵横摩劳令熟。如开渠,阔尺馀,深尺五雨(馀?),傍立土壠。上元後二月初区种 ,行布相儳,灰薄盖之,又盖土不过二寸。清明及端午前後两次以猪牛粪细和灰薄盖之,盖土常使露芽。六月半再使溷粪,馀 用前法。草不压数耘,土不厌数添,但常使露芽。候高成丛,用大锄翻壠,上土尽盖。十月収刈。凢蔗最因地力,不可杂他种 。而今年为蔗田者,明年改种五榖,以休地力。田有馀者,至为改种三年。糖霜成处,山下曰礼佛坝,五里曰乾滩坝,十里曰石溪坝。江西与 山对望,曰鳯台□。大率近三百 馀家,每家多者数十瓮,少者一二瓮。山左曰张村,曰巷口。山後 曰■〈雨上湳下〉池,曰呉村。江西 与山对望,曰法宝院,曰马鞍山。亦近百家,然霜成皆中下品(张村属蓬溪县,鳯台 镇属长江县)。并山一带曰白水镇,曰土桥,虽多蔗田,不能成霜,岁压糖水,卖山前诸家 。第四篇  糖霜户器用曰蔗削,如破竹刀而稍轻。曰蔗镰,以削蔗,阔四寸,长尺许,势微弯。曰蔗凳,如小杌子,一角凿孔,立木义,束蔗三五挺,阁义上,斜跨凳锉之。曰蔗碾,驾牛以碾所锉之蔗,大硬石为之,高六七尺,重千馀斤,下以硬石作槽底,循环丈馀 。曰榨斗,又名竹袋,以压蔗,高四尺,编当年慈竹为之。曰■〈朿上束下〉杵,以筑蔗入榨斗。曰榨盘,以安斗,类今酒槽底。曰榨牀,以安盘牀,上架巨木,下转轴引索压之。曰漆瓮,表里 漆以収糖水,防津漏。凡治蔗,用十月至十一月。先削去皮,次锉如钱。上户削锉至一二十人,两人削,供一人锉。次入碾,碾阙则春(舂?)。碾讫,号曰泊。次烝泊,烝透出甑入榨,取尽 糖水,投釜煎,仍上烝生泊。约糖水七分熟,权入瓮,则所烝泊亦堪榨。如是煎烝相接。事竟歇三日(过期则酿),再取所寄收糖水煎。又候(九分)熟,稠如饧(十分太稠则成沙脚,沙音■),插竹徧瓮中,始正入瓮,■〈欺〉箕覆之。此造糖霜法也。已榨之後别入生水重榨,作醋极酸。第五篇  糖水入瓮两日後 ,瓮西如粥文,染指视之如细沙。上元後结小块,或缀竹梢如粟穂。渐次増大如豆,至如指节,甚者成座如假山,俗谓随果子。结实至五月,春生夏长之气已备,不复増大,乃沥瓮(过初伏不沥则化为水,下户急欲前四月沥)。霜虽结,糖水犹在,沥瓮者戽出糖水,取霜沥乾。其竹梢上团枝,随长短剪出就沥。沥定曝烈日中,极乾收瓮。四周循环连缀生者曰瓮鉴,颗块层出,类崖洞间锺乳,但侧生耳,不可遽沥,沥须 就瓮曝数日令乾硬,徐以铁铲分作数片出之。凡霜一瓮中器色亦自不同。堆叠如假山者为上,团 枝次之,瓮鉴次之,小颗块次之,沙脚为下。紫为上,深琥珀次之,浅黄色又次之,浅\白为下。不以大小,尤贵墙壁密排,俗号马齿霜面 ,带沙脚者刷去之。亦有大块或十斤,或二十斤,最异者三十斤,然中藏沙脚,号曰含沙。凡霜性易销化,畏阴湿及风,遇曝时风吹无伤也。收藏法:乾大小麦铺瓮底,麦上安竹篼,密排笋皮,盛贮绵絮,覆篼,■〈欺〉箕覆瓮。寄逺即瓶底著石灰数小块,隔纸盛贮,厚封瓶口。第六篇  糖霜户治良田,种 佳蔗,利器用,谨土作,一也,而收功每异。自耕田至沥瓮,殆一年半。开瓮之日或无铢两之获,或数十斤,或近百斤,有暴富者。村俗以卜家 道盛衰。霜全不结,卖糖水与自熬沙糖,犹取善价,于本柄亦未甚损也。其得糖者,水或馀 半,亦以卖或自熬沙糖。惟全瓮沙脚者,水耗十之九。春中先沥瓮曝乾,少缓则化为水。宣和初,宰相王黼创应奉司。遂宁常贡外,岁进糖霜数千斤。是时所产益竒,墙壁或方寸,应奉司罢不再见。岂天出珍异,不为凡庶设乎?然当时州县因之大扰,败本业者居半,至今未复 。又有巧营利者,破荻竹编狻猊、灯、毬状投糖水瓮中,霜或就结,比常霜益数倍之直。苐不能必其,成又惧州县犟索,无以应矣,近岁不作。第七篇  《本草》称:甘蔗消痰止渇,除心烦热。今糖霜亦如之。然沙糖招痰饮,殊不可晓也。有作汤者、作饼者,并附其法。对金汤:糖霜、乾山药等,分细研。鳯髓汤:糖霜、乾莲子、乾山药 等,分细研,内莲子去赤皮。妙香汤:糖霜一斤细研,别研呉氏龙涎香、七分饼和之。糖霜饼:不以斤两,细研劈松子或胡桃肉,研和匀如酥蜜,食模脱成。模方圆雕花各随意,长不过寸。研糖霜必择颗块者,沙脚即胶粘不堪用。相关著作  范蔚宗作《香谱》,蔡君谟作《茘支》、《茶》两谱,皆极尽物理,举世皆以为当。晦叔作《糖霜谱》,佘闻之且久。偶获七篇,尽读于大慈之方丈院,将见与范、蔡之文 并驰而争先矣。  
                                       绍兴二十四年甲戌季春初六 卧云菴 守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