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纲

  
李纲像
李纲像
  李纲(1083年~1140年),字伯纪,号梁溪先生,祖籍福建邵武,祖父一代迁居江苏无锡。北宋末、南宋初抗金名臣。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进士。历官太常少卿。宋钦宗时,授兵部侍郎、尚书右丞。靖康元年(1126)金兵侵汴京时,任京城四壁守御使,团结军民,击退金兵。但不久即被投降派所排斥。宋高宗即位初,一度起用为相,曾力图革新内政,仅七十七天即遭罢免。绍兴二年(1132),复起用为湖南宣抚使兼知潭州,不久,又罢。多次上疏,陈抗金大计,均未被采纳。后抑郁而死。能诗文,写有不少爱国篇章。亦能词,其咏史之作,形象鲜明生动,风格沉雄劲健。著有《梁溪先生文集》、《靖康传信录》、《梁溪词》。
 

李纲生平

  李纲的父亲李夔官至龙图阁待制。
  李纲政和二年(1112)中进士,累官至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因得罪权贵改任比部员外郎、起居郎。宣和元年(1119),京师发大水,他上疏朝廷,言当以盗贼外患为忧,朝廷恶其言,谪监南剑州的沙县(今属福建)税务。新兴的女真族建立金朝,并已多次打败辽军。次年(金天辅四年,1120),宋金订立“海上盟约”,联合灭辽。宣和四年(1122),宋军两次攻打辽南京(今北京)失败。在宋军要求下,同年十二月金军攻占燕京,金在宋将原给辽的“岁币”转给金朝,并索取100万贯代税钱后将燕京依约归还宋朝。
  宣和七年(金天会三年,1125),李纲除太常少卿。同年十月金太宗毁弃盟约,大举进攻宋朝,分兵两路,西路以完颜宗翰(粘罕)为帅,包围了太原,东路以完颜宗望(斡离不)为帅,在宋降将郭药师引导下长驱直入,前锋直指北宋首都东京开封府。
  边报猝至,朝廷震惊。宋徽宗一面召天下勤王之师,一面准备南逃。同年十二月,在李纲、吴敏等大臣的坚持下,徽宗将皇位传给太子赵桓是为钦宗。吴敏任门下侍郎(副相)、李纲任兵部侍郎。靖康元年(1126)正月,金兵已逼近东京,徽宗匆匆出逃,白时中、李非彦等大臣也想奉钦宗南走。李纲挺身而出,坚决反对逃跑,认为“今日之计,莫若整饬军马,扬声出战,固结民心,相与坚守,以待勤王之师”。钦宗决定留京坚守,并升李纲为尚书右丞(副相)。次日,钦宗又改变了主意。李纲上朝时见禁军已披甲待发,皇帝与后宫也即将上车出逃。紧急关头,他高声对禁卫们说:“尔等愿以死守宗社乎,愿扈从以巡幸乎。”禁卫皆呼曰:“愿以死守宗社,不居此,将安之。”李纲又对钦宗说:“陛下昨已许臣留,今复戒行,何也。且六军之情已变,彼有父母妻子皆在都城,岂肯舍去,万一中途散归,陛下孰与为卫,且虏骑已逼,彼知乘舆之去未远,以健马疾追,何以御之”。钦宗终于下定了留守的决心。
  李纲被任命为亲征行营使,主持防务,厢军与保甲民兵也协助禁军作战。从正月初五至初八,军民修楼橹、安炮台、运砖石、设弩床、备火油,进行备战。初八日,金兵到达城下攻西水门,李纲亲临指挥战斗,击退金军的进攻。次日,金军又攻酸枣门、封丘门,李纲又登城督战,激励将士,杀敌数千人。
  宋钦宗同时派使者前往金营进行议和。李纲估计金人“必且张大声势,过有邀求”,如果朝廷“不为之动,措置合宜,彼当戢敛而退,如朝廷震惧,所求一切与之,……”。所以,他竭力反对割地与“过许金帛”。金人提出犒师金500万两、银5000万两、绢100万匹,割太原、中山(今河北定州)、河间(今属河北)三镇,并以亲王、宰相为人质。钦宗全部同意,随即在城中大肆收罗金银以满足金的索求。同时,又另设宣抚司统率“勤王”之师和驻在城外的禁军,以分李纲的兵权。同年二月,大将姚平仲在钦宗的支持下夜袭金营失利,却将责任推给李纲,解除了李纲的职务。
  首都军民十分愤怒,要求重新起用李纲,几十万军民聚集在皇宫前,呼声震天动地。宋钦宗恐怕激起民变,只得重新起用李纲为尚书右丞,任京城四壁守(防)御使。李纲重整军务,士气大振。四方勤王军也陆续赶到,金军在得到割地诏书及得肃王赵枢为人质后退兵。
   金军退兵后,李纲改任枢密院事。同年四月,徽宗回到了京师。六月,李纲被任命以知枢密院事为河北、河东路宣抚使,以解太原之围而离开朝廷。他深以国事为忧,认为金人之所以能长驱南下,是因为宋朝几十年来不修军政,军队的战斗力很低。金兵虽已撤退,但天下的形势仍十分紧迫。“贾谊谓厝火积薪之下,而坐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以今日观之,何止于火未及燃,殆处于烈焰之旁,而言笑自若也”。钦宗下诏令催促李纲去解太原之围,但宣抚副使、制置副使、察访使等都直接听命于朝廷,李纲根本指挥不动军队。八月,改任种师道为宣抚使以代李纲,李纲被召回京。九月,李纲被罢知枢密院事,以观文殿学士出任扬州知州。不久即以“专主战议,丧师费财”罪名罢官,改差提举亳州明道宫。十月又责授保静军节度副使,建昌军(今江西南城)安置。后又谪宁江(今重庆奉节)。十一月,金兵再次大举南下,包围开封城。钦宗重新起用李纲。李纲从建昌赴宁江途经长沙时,得诏即率湖南“勤王”之师入援,行至半路而都城已沦陷,北宋灭亡。
  靖康二年(1127)五月,康王赵构即帝位于南京应天府,是为宋高宗,改当年为建炎元年,史称南宋。他起用深孚重望的李纲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右谏议大夫范宗尹力主议和,说李纲“名浮于实,而有震主之威,不可以相”。御史中丞颜岐说李纲为金人所恶,也反对李纲任相。
  六月,刚到任的李纲认为当务之急是议国是、议巡幸、议赦幸、议僭逆、议伪命、议战、议守、议本政、议责成、议修德。他反对议和,要求表彰抗金中的死节之士,还都开封,重整军务。他强烈要求严惩降金官吏,表示:“臣不可与邦同列,当以笏击之。”
  李纲积极支持两河军民抗金,任张所为河北招抚使,傅亮为河东经制副使,宗泽为开封府知府。他认为只要上下齐心抗金,“三数年间,军政益修,甲车咸备,然后大举以讨之,报不共戴天之仇,雪振古所无之耻”。在李纲的苦心经营之下,南宋政局逐渐稳定。
  然而,宋高宗信任汪伯彦、黄潜善等人,李纲的抗金行动受到百般阻挠。河北招抚使张所尚未离开京城,河北转运副使权北京(今河北大名东北)留守张益谦就上奏说自招抚司设立后,“盗贼”越来越多。朝廷下令宗泽节制傅亮,即日渡过黄河,逼他在未准备好情况下进攻金军。李纲竭力为张所、傅亮等人辩护,又反对宋高宗南逃。当年八月即以“杜绝言路,独擅朝政”等罪名罢相,改以观文殿大学士,提举洞霄宫。太学生陈东因上书留用李纲、还都东京而被杀。
  建炎元年(1127)十月,宋高宗自商丘逃至扬州,两河郡县相继沦陷。建炎三年(1129),金兵南下,高宗逃往杭州(今属浙江)、越州(今绍兴)、明州(今宁波)等地,一度乘船逃入海中。其间,李纲一再遭贬斥,先是罢观文殿大学士职名,贬往鄂州居住。又被贬为单州团练副使、万安军(今海南万宁)居住。直到建炎三年冬才允许自由居住,以后又恢复了阶官、职名。
  绍兴二年(1132)二月,李纲被起用为湖广宣抚使兼潭州知州,建议朝廷在荆湖一带屯驻重兵以图中原。绍兴四年(1134),金、伪齐联军进攻南宋,他又上呈防御之策:“伪齐悉兵南下,境内必虚。倘出其不意,电发霆击,捣颍昌(今河南许昌)以临畿甸,彼必震惧还救,王师追蹑,必胜之理。”
  绍兴五年(1135),李纲又上长篇奏章陈述中兴大计,指出宋朝的衰弱是因为上下偷安,不为长久之计,退避之策“可暂而不可常,可一而不可再,退一步则失一步,退一尺则失一尺”,告诫高宗“勿以敌退为可喜,而以仇敌未报为可愤;勿以东南为可安,而以中原未复、赤县神州陷于敌国为可耻;勿以诸将屡捷为可贺,而以军政未修、士气未振而强敌犹得以潜逃为可虞”。他建议朝廷先料理淮南、荆襄为东南的屏障,于两淮东西及荆襄置三大帅,各领重兵以图恢复,深信中兴之期,指日可待。同年十月,李纲改任制置大使,兼知洪州,绍兴七年被罢,提举宫观。
  绍兴九年二月,再次起用李纲为湖南路安抚大使兼知潭州。未及赴任,绍兴十年(1140)正月病死于福州,终年58岁,淳熙十六年(1189)谥忠定。著作编有《梁溪集》、《靖康传信录》、《奉迎录》、《建炎时政记》、《建炎进退志》、《建炎制诏表集》、《宣抚荆广记》、《制置江右录》等。

李纲纪念馆

  李纲纪念馆前身是李忠定公祠,全称"丞相太师忠定 李公祠",俗称"李公祠"、"李纲祠堂",位于邵武市区新辟之"李纲路",昔城内九曲溪(即樵溪)之五曲畔,为古"昭阳八景"之一的"五曲精庐",奉祀抗金民族族英雄,南宋开朝宰相,史称"出将入相、南渡第一名臣"的李纲。
  李忠定公祠创建于南宋淳熙13年(公元1186年),位于军学讲堂之东,为教授徐元德等人所倡建,朱熹撰《建祠碑记》并书匾"一世伟人",题联"至策大猷,奠宗社于三朝;孤忠伟节、垂法戒于万世" (原碑、联今俱已佚)。祠后毁于兵。景定间(公元1260一公元1264),移建于城东行春门外。元至正十六年(公元1356)又移建于樵溪书院。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改书院为府学,祠废。正统四年(公元1439复建于府学大成殿之东,学士王直有记。成化六年(公元1470),移建于樵溪四曲之滨,学士柯潜有记。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又迁建于南门上水寨之白莲塘。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复建于今址(五曲精庐原址)。乾隆三十年(公元1765),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及1929年1938年均 修缮过。解放后,曾先后作为昭阳小学、实验小学、工农兵小学、六中校舍。1981年列为邵武县首批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由县文管会收回修葺,翌年竣工,保留清康熙间建筑的门厅、正殿、偏殿以及庭院等建筑原貌,辟为 "李纲纪念馆",李纲纪念馆馆名由原国防部长张爱萍书写。

埃森哲李纲

  李纲,复旦大学毕业,1985年取得休斯敦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1998年成为埃森哲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后,奉派回国负责开拓中国业务。 

·人物简介

           埃森哲—李纲
埃森哲—李纲
      李纲是文革后第一批考入复旦的大学生,后赴美在休斯顿大学攻读当时热门的电子专业。1985年,硕士毕业的他得到进入埃森哲工作的机会。
  作为当时唯一的亚裔员工,李纲逐渐学会了美国人的生存方式:要积极表达自己的看法,而不是躲在人后一声不吭。一直坚守在埃森哲的李纲就这样从最基础的分析员、咨询顾问和经理做起,16年后,当时和他一同进入公司的20人,只留下两个,且都成了埃森哲的合伙人。
  风光和艰辛可以同时用来形容咨询业,对于这一点,李纲再清楚不过。1992年,李纲告别妻子和一岁多的女儿,来到刚刚结束政治动乱的阿根廷。他的任务是将一家国有企业私有化,但是公众对此非常反对,时常集结在大楼前示威游行。有一次大家刚刚离开办公室,一枚炸弹就炸开了。
  阿根廷项目收尾后,经过考验的李纲被埃森哲高层列入了“中国攻略”的名单。1998年,“中国攻略”加速,李纲重返祖国,出任埃森哲中国区总裁。  

·成长经历

  埃森哲最早的亚裔员工
  1980年,当大江南北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的时候,李纲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挤过文革后第一届高考的独木桥,进入了复旦物理系。那一年,复旦大学一纸准许在校大学生自费出国留学的通知,撕开了出国留学的风潮。"因为有亲戚在美国的缘故。"李纲顺理成章成为复旦最早一批出国留学的人。
  从机场出来,李纲口袋里只有60块美金。最初住在亲戚家里,忙着考托福,申请学校。因为是本科,没办法申请奖学金,所以选择的是美国公立学校学费最低的休斯顿大学,在休斯顿大学,李纲把专业换成了电子工程,"因为知道在美国研究自然科学,毕业后肯定找不到工作,人也变得非常实际。"在美国求学的日子,李纲至今回忆起来,都有点涩涩的味道。
  "八十年代,国内的工资每个月只有几十块,换成美金根本没有办法支撑一个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虽然亲戚资助了自己第一学期的学费,但接下来如何在美国这样一个花花世界里生存下去,却需要李纲一个人独自面对。在休斯顿大学,李纲利用下课时间对教授说,我是自费来美国求学的,希望能够找一份工作。八十年代初,从祖国大陆出去的留学生并不是很多,美国对来自大陆的中国人也感到特别好奇。一个星期后,教授对他说,你可以来我的实验室工作。而这对于李纲,无异于雪中送炭。
  在半工半读中,1985年,27岁的李纲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学业,开始忙着四处投递简历。那时候的埃森哲还被人们称为安达信咨询。因为一个中国大陆客户到美国参观,他们急需一名中国翻译,李纲以翻译的身份接待了他们。工作结束,安达信主动对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小伙子发出了邀请,而李纲也有幸成为了安达信唯一的亚裔员工。
  "象我们这种国内最早一批自费出国留学的人,有太多的先天不足,首先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文化的差异,加上求学周折,参加工作已经是高龄。所以要想取得成功,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在安达信上班的第一天,李纲发现公司上下全都是美国白人,连黑人都没有。自己的黑头发、黄皮肤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要在一个白人主导的公司里出人头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纲想着自己在这家公司也许只会呆上2年的时间,做做普通员工还可以,让自己去管理一帮美国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直到1990年,被晋升为经理,李纲才发现只要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管理美国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在公司长久呆下去的信心也是在那时开始建立的。
  颠沛流离的生活
  李纲说,做咨询,注定你要过一种颠沛流离的生活。经常性的出差,并且周期相当长。刚进安达信的时候,同一批进公司的20多人,就被拉到了田纳西州做项目,一呆就是6个月。而在安达信,一个项目如果超过6个月,公司要求把家搬过去。所以在过去的20年里,李纲细数了一下说,"我一共有12 个家,是每个月都有电话、水、电、煤账单的那种。"
  这种工作方式最大的好处是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每个项目都会和来自全球各地的同事合作。"我们的优势在于使用同一种工作方法,同一种培训体制,所以能很快用同一种语言进行沟通。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因为大家来自于不同的地方,所以除了工作,平时周末大家也都混在一起,结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这些友谊会持续很久很久,即便有些人离开公司了,依然会保持。上个月我回休斯顿开会,在休斯顿的同事马上纠集了一批以前在阿根廷做项目的同事聚会,大家聚在一起很开心。"回忆这段时光,李纲依然觉得非常惬意。
  这种漂泊的日子,对于单身的人来说,也许是天堂。但是成家立业后,情况也就截然相反。1989年,李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此后每次搬家,妻子小孩都毫无怨言的跟着他走南闯北。李纲心里有愧疚。所以时至今日,每年埃森哲中国的年会上,他不仅会感谢自己在埃森哲的同事,同时还会感谢他们的家属。"因为有他们的支持,我们才能专注的在外面做项目。"
  由小到大的中国雪球
  1993年,李纲被公司派到香港,负责开拓上海、北京办事处。彼时,中国的咨询市场还刚刚起步,国内很多企业对于咨询服务理念还不能接受。李纲从北大、清华、交大、复旦招来十几名应届毕业生,对他们进行培训,想办法把他们安排到国外参与具体的项目,积累经验。"那时候,知道市场不成熟,但也不能因为市场不成熟,什么事情都不做。"
  到1996年,李纲在香港的3年任期结束,回美国之前,大中华区的老板对他说:"Gong,我希望你若干年后还回中国大陆去。"当1999年,李纲重返中国大陆时,身份已经变成了合伙人。
  "回来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安达信这个名字不能再用了。"因为1997年12月,安达信咨询(Andersen Consulting,简称AC)合伙人大会决议脱离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Arthur nderson,简称AA),并向商会提出了赔偿的仲裁。"所以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名字改成了安盛咨询,当时希望能够有一些先见之明。但是商会公布仲裁结果后,2001年,全球统一启用了'埃森哲'这个新名字。所以名字是改了两次,品牌重建工作也是做了两次。"令李纲欣慰的是,现在埃森哲这个名字已经日渐被客户和媒体所接受。
  如今管理着埃森哲大中国区1600多名员工,需要李纲花费很多的心思。"上个礼拜,我在上海,和员工一起吃了两顿饭,他们在外面太辛苦了。前两天,两个员工写email给我,想和我聊一下他们的职业规划,我的秘书正在约他们。"李纲的日程安排得密密麻麻。
  "现在每个星期争取能打一次高尔夫已经是不错的了。打了高尔夫就不能打网球。高尔夫,大家水平相差很大,也能在一起打。但是网球大家水平必须旗鼓相当,太差人家不愿意和你打,太好别人也不愿意和你打,所以要寻找对手,要凑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