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

  
黄庭坚
黄庭坚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九江修水县)人,世称“黄山谷”。中国北宋的诗人、书法家。治平四年(1067年)进士。曾任吉州太和县(今江西泰和县)知县,元祐初,召为校书郎、主持编写《神宗实录》。后擢起居舍人。绍圣初,被新党指为修史“多诬”,贬涪州别驾,黔州安置,移戎州。徽宗即位后,领太平州事,九天即被罢免。随后流放至宜州(今广西宜山)卒。与张耒晁补之秦观并称苏门四学士,诗名尤盛,与苏轼并称苏黄,朱弁《曲洧旧闻》:“东坡文章至黄州以后,人莫能及,唯黄鲁直诗时可以抗衡。”,为江西诗派之祖。有《山谷集》,自选其诗文名《山谷精华录》,词集名《山谷琴趣外篇》(即《山谷词》)。又擅长行,草书,为“宋四家”之一,书迹有《华严疏》《松风阁诗》及《廉颇蔺相如传》等。

黄庭坚生平

  黄庭坚自幼聪颖异常,五岁能背诵五经,七岁写过一首《牧童诗》:“骑牛远远过前村,吹笛风斜隔岸闻。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因此黄庶非常喜爱这个孩子。舅父有时亦来黄家,随便从书架上取书一本查问庭坚,他能对答如流。李常为之惊奇,称他有“一日千里之功。”
  嘉佑三年(1058年),其父黄庶在康州(今广东省德庆县)任上逝世。由于家境不太富裕,黄庭坚才十五岁,遂跟着舅父李常到淮南游学。嘉佑六年,他在扬州(今江苏省扬州市)认识诗人孙觉(字莘老)。孙觉推崇杜甫,认为杜甫的《北征》诗胜过韩愈的《南山》诗。而另一诗人王平甫却认为《南山》诗比《北征》诗好,两人反复争论,都不能说服对方,时值庭坚在座,两位老人征求他的意见,他说:“若论工巧,《北征》不及《南山》。若书一代之事,以与《国风》、《雅》、《颂》相为表里,则《北征》不可无,而《南山》虽不作,未害也。“(范温《潜溪诗眼》)当时庭坚仅十七岁,而他一席之言,使两位前辈心服口服,结束一场争论。从此,孙觉非常赞美这位聪颖少年,后来就把自已的女儿兰溪许配给他。
  嘉佑八年,黄庭坚首次参加省试,当时传说他中了解元,住在一起的考生设宴庆贺。正在饮酒间,忽然有一仆人闯了进来告诉大家:这里有三个人考中了,而他不在其内。席上落第者纷纷散去,而庭坚仍若无其事,自饮其酒,饮罢,又与大家一同看榜,毫无沮丧的神色。英宗治平三年(1066年),黄庭坚再次参加省试。诗题是《野无遗贤》,主考李洵看到他试卷中的“渭水空藏月,传岩深锁烟”,不禁拍案叫好。说黄庭坚“不特此诗文理冠场,他日有诗名满天下。”就此中了第一名。第二年春天,再到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参加礼部考试,中了三甲进士,登上仕途。初任余干县主簿,后调汝州叶县(今河南省叶县)县尉,途中写了一首《冲雪宿新寨不乐》诗:县北县南河日了,又来新寨解征鞍。山衔斗柄三星没,雪共月明千里寒。小吏有时须束带,故入频问不休官,江南长尽梢云所,归及春风斩竿竿。”抒发开始走向仕途,对小吏生涯郁郁不乐的心情。熙宁五年(1072年),诏举四京学官,庭坚考得优等,被任为北京(今河北省大名县)国子监教授。当时留守北京的大老文彦博很器重他的才学,在他任满之后,又留他再任,一直在北京度过了七年。七年中,他致力于诗歌创作,在艺术技巧上有较大的提高。元丰元年(1078年)庭坚作了二首古风,投书给当时任徐州的太守苏轼,以表示仰慕之意。苏轼读其诗,认为“超绝尘,独立万物之表,驭风骑气,以为造物者游,非今世所有也。”由是诗名大震,两位大诗人也从此结下至死不逾的友谊。
  神宗即位后,于熙宁三年(1070年),任王安石为宰相,开始 实行新法。但是,新法一开始就遭到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猛烈反对。后来新旧两党斗争愈演愈烈,革新和保守的斗争逐渐蜕化成官僚集团之间的争权夺利,一直延续到北宋灭亡。在这场斗争中,黄庭坚站在旧党一边,他很尊敬司马光和苏轼兄弟。司马光逝世后,他作诗追挽:“毁誉盖棺了,于今名实尊。哀荣有亡命,终始酌民言。蝉冕三公府,深衣独乐园。公元两无累,忧国爱元元。”(《司马文正公挽词四首》之四)但是,他也很尊敬王安石的人品:“然余尝观其风度,真视富贵如浮云,不溺于财利酒色,一世之伟人也。”(《跋王荆公禅简》)他虽然没有积极参加这场斗争,但他的一生一直卷在斗争的旋涡里。
  元丰三年(1080年),黄庭坚入京改官,被任为吉州太和县(今江西省太和县)知县。这是他第一次担任独当一面的地方官。为了了解人民的生活实际情况,他常常深入穷乡僻壤,踏遍了太和县境的崎岖山路,将农民的疾苦,如实上报,减轻农民负担。人称:“治政平易,人民行以安定”。元丰六年,庭坚调任德州平镇(今山东省商河县境内)的监镇压官。此时德州通叛赵挺之属于新党,正在德州推行市易法(由官府管理市场贸易),他认为德平镇小民贫,实行市易法有困难,不同意这样做,与赵挺之公文往来,反复争论,种下了后来遭受贬的祸根。元丰八年三月,神宗去世,哲宗即位,因哲宗年幼,由神宗的母亲太皇太后高氏执政,司马光任宰相四月,庭被召入汴京任秘书郎,因司马光的推荐,参加了几个有的校定《资治通监》的工作;十月,被任为神宗实录院检讨官,集贤校理,主持编写《神宗实录》。检讨官。此处据《历代著名文学家列传》)元佑六年书成,擢起居舍人。元佑八年,被任为国史编修官。这年哲宗亲政。九年,改元绍圣,表示要继承神宗在熙宁、元丰年间的政策,并起用新党的蔡京等人。蔡京等虽然打着神宗和王安石的旗号,事实却在排除异已,借此打击一切旧党人员。他们对旧党主修的《神宗实录》大为不满,下令国史院核实《神宗实录》的记载,以“诬毁先帝”、“修实录不实”加罪,于绍圣元年(1094年)十二月,黄庭坚被贬为涪州(今四川省涪陵县)别驾、黔州(今四川省彭水县)安置,左右惨然不安,他却颇能自我解脱,坦然处之,在黔州四年,寓居开元寺摩围阁,仍然诵书写字,沉醉于艺术世界之中。绍圣四年,庭坚的外兄张向任提出举夔州路常,十二月,朝迁以“回避亲嫌”为由,下诏庭坚移到戎州(今四川省宾市东北),在州南的一个僧寺里住下来。为了避免遭受进一步迫害,他自称“身如槁木,心如死灰”,把寺中的居室叫作“槁木庵”和“死灰 ”。后来在城南另外租了房子,又起名叫“任运堂”,表示自已安分守命,无心世事了,所以在戎州的三年中,生活还算安定。
  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哲宗去世,徽宗即位,暂时由太后向氏听政。五月,诏复司马光等三十三人入官。十月,蔡京等人相继被贬出京。次年改元为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三月,庭坚接到权知舒州的任命。四月,又被召为吏部员外郎。两次上表,说明身有羸疾,请求在太平州(今安徽省当涂县)或无为军(今安徽省无为县)当一个地方官。崇宁元年(1102年)四月接到知太平州任命。六月,到达太平州,接受了知州的职务。不料只过九天,吏部公文就下来了,免去了知州职务。原来,此时徽宗亲政,起用蔡京为相,新党重新握政权,蔡京等人对旧党人物迫害比绍圣年间更加残酷。崇宁二年四月,下诏销毁三苏、秦观和黄庭坚的文集。九月,又下诏在各地立“元佑奸党碑”,几乎把旧党人物一网打尽。这时,赵挺之已被蔡京荐为副宰相。庭坚地德平镇时曾与赵有过政见上的冲突,因而假公营私报宿怨,暗中指使荆州转动判官陈举从庭坚所写《承天院塔记》中摘取“天下财力屈渴”等语句,诬告庭坚“幸灾谤国”,使庭坚受到“除名羁营宜州”(今广西省宜山县)的严厉处分。崇宁三年三月,庭坚到宜州贬所,初租民房,后迁寺,都被官府刁难。崇宁四年五月,被迫搬到城头破败戍楼里栖身,人不堪其忧,庭坚终日读书赋诗,举酒浩歌,处之泰然。宜州人民敬其旷达高洁,许多人慕名前往求诗求书,向他请教学问,他也尽量满足来访者的要求。崇宁四年(1105年)九月三十日病逝于戍楼,终年六十一岁。大观三年(1109年)春,由苏伯固、蒋伟护柩归葬修水县双井祖坟之西。南宋绍兴初年,高宗中兴,追封直龙图阁士,加太师,谥号文节。

·《黄氏族谱》记载(部分)

  《黄氏族谱》也曾经多人修订 ,巨川公 、黄庭坚 、黄王 等人都修过家谱 , 最迟的版本为清同治年间的修订本 ( 后民国年间有续刊本) 。在第九十六世 , 清晰地记载着黄庭坚的生平:  庭坚公 , 字鲁直 , 其先婺之金华人 。六世祖赡以策干江南 , 用为著作佐郎 , 知洪州分宁县 ( 今江西修水 ) 。赡生元吉 , 元吉生中理 ,中理生湜 , 赠朝散大夫 。湜生庶 , 尝摄康州 ,湜赠中大夫 , 庭坚之考也 。庭坚公幼时警悟 , 读书五行俱下 , 数过则忆 。康州奇之 。既孤 , 从舅尚书李常学 。常曾过家熟 , 见 其 书 帙 纷 错 ,因乱抽架上书问之 , 无不通 , 大惊 , 以为一日千里也 。 ……庭坚之初室曰兰溪县孙氏 , 故龙图直学士高邮孙公觉萃老之女 , 年十八 , 归黄氏 , 能执妇道 。 ……及庭坚失兰溪数年 , 谢公方为介休择善 。见庭坚之诗曰 : “吾得婿如是 ,足矣 !”庭坚往求之 , 然 。庭坚之诗 , 卒从谢公得句法。  按文中有 “今上登极 , 复宣德郎”之语 , 可知此宗谱写于徽宗年间 。又有 “大观三年 , 归葬双井祖莹之西”等语 , 又可推定作于大观三年至宣和七年之间 。 ( 黄氏宋代已奉敕修谱 , 然明代之前的《黄氏宗谱》多无支谱 , 自明代以来 , 始分宗修谱 , 余姚黄氏宗谱续谱者首为明代的黄王 )
  这则记载在文字上与嘉靖本《山谷全书》中 的《豫章先生传》稍有差异, 嘉靖本多出 “史赞”之文 , 并且在黄瞻与黄元吉间还有一黄王 , “瞻生己王 , 王生元吉” 参印余姚黄氏族谱 , 应是误载 。  此传记和族谱与《宋史》卷四百四十四中的《黄庭坚传》相较而言 , 对黄庭坚的介绍更为详尽 ,且颇有出入之处 , 如《族谱》中记载黄庭坚另有一个儿子叫黄聪 , 黄聪生有两个儿子希贤与希圣等。  从族谱可以看出:黄庭坚的先人为浙江金华人 , 其六祖才挟策江南 , 知分宁县 。五祖始卜筑修水之上 。黄庭坚幼时随父庶在康州 。父亲死后 , 随舅父李常游学淮南 。为官后 , 辗转漂泊于汝州叶县 、河北大名 、吉州太和县 、德放镇平镇 、涪州 、黔州 、戎州 、鄂州 、太平州之间 , 后卒于广西宜山 , 一生居无定所 。 在宗谱中 , 黄相的后代没有记载 。据说 , 这是因为从黄相起开始在江西定居 , 故另立宗派图谱 , 不再入余姚族谱 。 于是黄庭坚的重孙黄萤在作年谱时就把黄庭坚说成了是江西修水人 , 而没有上溯到余姚宗绪 , 也恐怕是这个原因吧 。

·《宋史·黄庭坚传》

  黄庭坚字鲁直,洪州分宁人。幼警悟,读书数过辄诵。舅李常过其家,取架上书问之,无不通,常惊,以为一日千里。举进士,调叶县尉。熙宁初,举四京学官,第文为优,教授北京国子监,留守文彦博才之,留再任。苏轼尝见其诗文,以为妙绝当世,独立万物之表,世久无此作,由是声名始震。知太和县,以平易为治。时课颁盐(征收分摊盐筴),诸县争占多数,太和独否,吏不悦,而民安之。
  哲宗立,召为校书郎、《神宗实录》检讨官。逾年,迁著作佐郎,加集贤校理。《实录》成。擢起居舍人。丁母艰(遭母丧)。庭坚性笃孝,母病弥年,昼夜视颜色,及不解带,及亡,庐墓下,哀毁得疾几殆。服除,为秘书丞,提点明道宫,兼国史编修官。绍圣初,出知宣州,改鄂州。章敦、蔡卞与其党论《实录》多诬,俾前史官分居畿邑以待问,摘千余条示之,谓为无验证。既而院吏考阅,悉有据依,所余才三十二事。庭坚书“用铁龙爪治河,有同儿戏”。至是首问焉。对曰:“庭坚时官北都,尝亲见之,真儿戏耳。”凡有问,皆直辞以对,闻者壮之。贬涪州别驾、黔州安置,言者犹以处善地为骫(歪曲,枉曲)法。以亲嫌,遂移戍州,庭坚泊然,不以迁谪介意。蜀士慕从之游,讲学不倦,凡经指授,下笔皆可观。
  徽宗即位,起监鄂州税,签书宁国军判官,知舒州,以吏部员外郎召,皆辞不行。丐郡,得知太平州,至之九日罢,主管玉龙观。庭坚在河北与赵挺之有微隙,挺之执政,转运判官陈举承风旨,上其所作《荆南承天院记》,指为幸灾,复除名,羁管宜州。三年,徙永州,未闻命而卒,年六十一。
  庭坚学问文章,天成性得,陈师道谓其诗得法杜甫,学甫而不为者。善行、草书,楷法亦自成一家。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苏轼门下,天下称为苏门四学士,而庭坚于文章尤长于诗,蜀、江西君子以庭坚配轼,故称“苏、黄”。轼为侍从时,举以自代,其词有“环伟之文,妙绝当世,孝友之行,追配古人”之语,其重之也如此。初,游灊皖山谷寺、石牛洞,乐其林泉之胜,因自号山谷道人云。(《宋史·黄庭坚传》)

黄庭坚的行文风格

  黄庭坚在思想上受当时的理学影响较深。他曾高度称赞周敦颐:“人品甚高,胸中洒落如光风霁月,好读书,雅意林壑。” (《濂溪诗序》),因而也非常重视自己的品行操守与道德修养,曾以“忠信孝友”受到当时人和后来理学大师朱熹的称赞。黄庭坚由于受到理学思想的影响较深,他在文学思想和创作理论上也充分体现了向儒家正统思想以及周敦颐、程颐理学、道学的靠拢与复归。
  在文与道的关系上,黄庭坚仍持儒家文以载道观,认为文章应为载道服务。他在《次韵杨明叔序》中说:“文章者,道之器也;言者,行之枝叶也。”他又在《与洪甥驹父书》中说:“所寄文字,更觉超迈,当是读书益有味也。……然孝友忠信是此物之根本,极当加意,养之敦厚醇粹,使根深蒂固,然后枝叶茂尔。”在这些话里,他所强调写文章仍然是要符合儒家之道,仍然要以经义为根本。在此基础上,他又进一步要求作诗要符合儒家“温柔敦厚” 的诗教传统,不应该过分激烈。他在《胡宗元诗集序》中赞扬其诗“兴托高远则附于《国风》,其忿世嫉邪则附于《楚辞》”,反对过分的怒骂。但反对过分的怒骂并不是否定诗歌的美剌作用,相反黄庭坚是非常认同屈原所作《楚辞》时的心情处境,肯定其作《楚辞》的怨剌作用。他认为怨剌不等于怒骂,怨剌的情感不那么过分的激烈,它可以通过诗歌这种审美艺术形式间接地表达出来。从这一要求出发,他曾对苏轼提出了批评,认为“东坡文章妙天下,其短处在好骂,慎勿袭其轨可也。”黄庭坚由于受理学思想影响较深,并且由于当时新旧两党政治斗争的现实处境,他的这些思想和认识也就不难理解了。
  黄庭坚文艺理论思想主要体现在诗歌创作要“以理为主”,强调通过博学来积累语汇,并在此基础上提出诗歌创作上的“点铁成金”、“夺胎换骨”说。他在《与王观复书》中说:“好作奇语,自是文章病。但当以理为主,理得而辞顺,文章自然出群拔萃。观杜子美到夔州后诗,韩退之自潮州还朝后文章,皆不烦绳削而自合矣。”这里的理的意思很复杂,可以作多重理解,但有一点是最根本的,就是要真正做到“以理为主”,其前提是创作者必须要努力学习古人,要具有广博的知识学问,通过博学积累语汇。他把学习古人提高到了极其重要的地位,强调在学习古人的圈子里去寻求创新。沿着这条思路发展下去,黄庭坚提出了“点铁成金”、“夺胎换骨”之说,构成了他的诗论中一个重要的部分。黄庭坚在《答洪驹父书》中提出了“点铁成金”之说:“自作语最难。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古之能为文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 “夺胎换骨”之说不见于黄庭坚自己的著作,而最早见惠洪《冷斋诗话》所载:“山谷云:诗意无穷而人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无穷之思,虽渊明、少陵不得工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窥入其意而形容之,谓之夺胎法。”无论是“点铁成金”还是“夺胎换骨”都是主张向古人学习,巧妙运用前人著作中的佳句、善字,可以为自己的著作增辉添色,借鉴古人构思,可以创造新的意境。在学习古人作品并从中受到启发,这在当时宋代对于诗歌创作走向另一条路径的开辟不无益处,但一味地学习、模仿古人,陷入古人古文的技法之中,仍非常容易流于简单化。
  黄庭坚诗歌创作及其理论,走上了与苏轼不同的道路。苏轼提倡创作自由,在创作中高度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显示出宏伟的气魄与旷达精神。黄庭坚论诗主张取法古人,以法为诗,强调要向古人古文学习,讲究严密的法度,遵循严格的技巧,拘囿于古人古文的范围内创新创造。当然他的诗歌创作及其理论在不少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对后世影响很大。但是他严重忽略了艺术与活生生的现实的联系,不是从现实中汲取创作的灵感与营养,而是从古人古文中去获取,他认为只要读万卷书,只要掌握了规则、句法之类就可以作诗,诸如此类的看法从长远来看对诗歌创作及其理论的影响是不利的。

黄庭坚的文学成就

  黄庭坚在文学上的成就主要是诗,存诗约 1600 首,其中不少反映现实、同情人民疾苦的作品,知名的有《流民叹》、《上大蒙笼》等。更多的是写景抒怀、赠答题识之作,这类诗最能体 现黄庭坚的艺术特色,如《题竹石牧牛》、《登快阁》、《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等,历来为人赞赏。黄庭坚诗讲究锻字炼句,力求翻新出奇,形成瘦硬峭拔的风格。黄庭坚词今存180余首,多写恋情。
  黄庭坚的文学成就当然不能与苏轼并驾齐驱,但他所开创的“江西诗派”却是中国文学史上影响最大的文学流派之一。该流派主张多读书,讲究字字皆有来处,以杜甫为祖师,这种主张开创了一代风气,扫荡了西昆体形式主义的诗风。黄庭坚的诗歌创作,讲究用韵,讲究炼字,讲究以故为新(化用古人诗句),最终形成奇拙瘦硬的诗风,他个人的诗歌也被苏轼称作“庭坚体”,与苏轼并称“苏黄”。

黄庭坚书法成就

  
黄庭坚书法
黄庭坚书法
  黄庭坚书法成就体现在行书(含行楷书)与草书两个方面,而以草书成就为高。与苏轼、蔡 襄、米芾并称书法"宋四家"。黄庭坚草书独树一帜,在中国书法史上堪与旭、素相雁行。黄庭坚书法艺术成就的前提则是其独到的书法艺术观。他重道义、重“悟”(以禅论书)、重韵、重法。山谷谓“学书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书缯卷后》),否则,不讲道义的小人只是俗人,难与言书。黄庭坚深解禅理,讲究顿悟,他将此理移于书法,悟得书法三昧。如其在《山谷题跋》中提到“舟中观长年荡桨,群丁拔棹”而笔法大进之事,与悟禅同一机妙。山谷所谈之韵与晋人崇尚之韵相类,有能脱俗、富书卷气、有风神气度等含义,而宋人更看重前二者,故山谷书法之风神气度终不能与晋人争胜。黄山谷对书法之笔法极为重视,结字之谨严一如其作诗,其法度谨严不亚于唐人。
  从现有文献资料来看,黄庭坚书法取法比较复杂,但许多是后人的误解,未必尽信。以楷书言,其长撇大捺当学柳公权;以行书言,其面貌逼似苏东坡,取法一目了然;而黄山谷成就最高的草书则面目全新,殊难断定其面貌所自。
  山谷楷书,世多言取法颜鲁公,而实则以学柳诚悬为主。黄庭坚二十多岁所书《题大唐中兴颂后》行揩刻石柳体意味浓郁。孙承泽《庚子消夏记》评《松风阁诗卷》云:“其诗清脱,妙不可言,字乃正书,秀劲全用柳公权法,他书所不及也。”此语可作确论。至于其法《瘗鹤铭》之说,殊不可靠。山谷有诗“大字无过瘗鹤铭”,遂有其说。但该铭寥寥数字,何可师法?至多对山谷书法有所启发而已。黄庭坚的草书,一说学周越,一说学孙莘老。在《山谷题跋》中有“余学草书三十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一段夫子自道,如此言可信,周越对他的影响应是很大的。周越书迹有《王著草书〈千字文〉跋》、《种放惠真诗题后三十二则》残碑等,落笔刚劲、锋芒毕露,应该影响过黄庭坚。至于张旭、怀素、高闲、苏子美也都影响过山谷草书,但黄庭坚草书线条节奏强烈、提按变化丰富、楷书意味浓郁,与在前书法家迥异,其草书真正的出处客观言之当还是一个不解之谜。
  黄庭坚小字行书行笔爽利、温文尔雅,书卷气浓郁;大字行楷长撇大捺,气象宏伟、气势开张。草书则用笔沉实、结字奇险、姿态癫狂、节奏变化富金石气,整体风格则奔腾澎湃、大气逼人。如果说他的行书作品是轻音乐,他的草书则是大型交响曲,其对欣赏者的视觉冲击与心灵震撼是宋代书家中少有的,足可与历代草书大家相匹敌。此前人作草只用草法,自山谷始,则以楷法作草,可谓前无古人。
  山谷之病,一在行笔过缓,二则战笔过多。行笔过缓则有松垮之弊,东坡老讥之为死蛇挂树。战笔过多则影响力度,亦成习气。然豫章先生胸襟学养足掩其病,后人学之则病态百出矣。如赵松雪得其开张而乏其节奏,文征明得其笔姿而韵致稍缺。今之学山谷草书者亦多取皮毛,精神尽失,非其人,安得其神乎?

黄庭坚纪念馆

  
黄庭坚纪念馆
黄庭坚纪念馆
  黄庭坚纪念馆为江西省十大名人纪念馆之一,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修水县城城南,为纪念黄庭坚而建。1982年7月开始筹建,1985年11月建成开馆,正式对外开放。为县属全额拨款文博事业单位,与县博物馆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合署办公,人员编制7人。工作人员学历均为大中专及以上,中级职称(文博馆员)1名。馆址南山崖为省级风景名胜区,紧临修河,危崖兀立河畔,山巅登高望远,平地视野开阔,古树参天,四季葱翠,景色宜人,鸟语花香,为黄庭坚少时读书游憩之地。素有“七百里修江第一山”之美誉。已故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书法家赵朴初先生题写馆名。建馆以来,先后由徐振华、傅伯华、黄本修、朱一平担任馆长,每10年举办一次全国性的纪念活动及黄庭坚诗词书法学术研讨会,迄今已成功举办三次(1985、1995、2005)。   馆内有门楼、溪山自在楼、山谷祠、九曲廻廊、澄秋阁、顺济亭、冠云亭、一翠亭等多处独具地方特色的仿古建筑,有石门、藏龙洞、荔枝崖、钓矶、摩崖题“佛”等名迹。馆内基本陈列有黄庭坚书法石刻碑刻、黄庭坚生平史迹展览、修水历史文物陈列。黄庭坚书法碑刻陈列于“九曲廻廊”,始建于明代,经历代重修,陈列黄庭坚各个时期、各种风格书法碑刻,主要有“经伏波神祠”、“赠邱十四”、“墨竹赋”、“茶宴赋”等。1959年被列为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庭坚生平史迹展览厅分“双井神童”、“才华初展”、“勤政恤民”、“苏黄唱和”、“满川风雨”、“诗开西江”、“翰墨千古”七个版块,系统详细介绍了黄庭坚生平、诗文书法成就及影响。修水历史文物陈列厅以大量的标本、文物介绍修水从新石器晚期的山背文化,到民国时期几千年的历史沿革,展示修水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   馆藏丰富,文物、标本3000余件(片),其中国家一级文物3件、二级文物12件、三级文物64件、一般文物500余件。为加强馆区及文物管理,已安装电子监控设施。   为弘扬传承历史文化,彰显名人效应,打造特色品牌,提升黄庭坚纪念馆整体形象。修水县委、县政府决定投资 8000万元,以黄庭坚纪念馆为中心,改造周边环境,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扩大黄庭坚纪念馆规模,扩建后的馆区占地面积将达到45.29亩。2008年5月 26日,县人大常委会审议并通过了新馆区规划方案。馆区将重点体现“黄庭坚”文化和修水历史文化,馆区周边将辟为具有修水地方特色的历史文化街区,使其成为传承名人文化、历史文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