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河

石门河
石门河
石门河,虽然是一条在建始境内流域并不宽广的小河,但它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打磨出了美丽的诗篇,而隐藏在其峡谷中的惊世骇俗的自然风景,更是一段妙趣横生的山水画廊!走近石门河,穿行在历史的厚重和现实的旖旎山水风光之中,慢慢咂摸,细细品味,竟胜过人间仙境!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石门河                 外文名称:Shimen River
      别名:施南第一佳要                所属地区:湖北省
       著名景点:石门河风景区

石门河古道

  自高坪集镇向东北2千米,来到古施宜大道石门河要隘,你一定要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它在连绵不断的山峦中劈开一条深谷,于是,七里石梯下谷底,七里石梯上高山,这条挂在两面峡壁的险峻道路便成了宜昌通往恩施的重要驿道。施南第一佳要,即石门,位于建始县高坪镇高店子石门河山腰。石门河两岸悬崖中架有一单孔石拱桥,古称“石曼桥”,又称“石睘桥”。传说此桥为“八大王”(明末农民起义将领张献忠)洗川时,为摆脱追兵,传令将士各带石头一块,一夜功夫将桥修起,还将身佩宝剑悬于桥下。也有传说“石曼桥”为仙人所造。这些,都仅仅是传说而已。不过,石曼桥周围并无采石场的痕迹,因而,石曼桥的建造始终是一个谜。石门桥南行二华里,石级千回百折而上石门。石门上有绝壁,下有深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步入石门,门中有洞,形如覆盆,阶旁野草青葱,洞壁光滑如洗。对面的白虎山,形似伏虎,雄伟奇特。清嘉庆、道光版《建始县志》均于“胜迹”中对石门进行了记载,其内容基本相同。嘉庆志记载说:石门,在县治东一百二十里。巨若碖硱,下临绝涧,人穿石中。右壁若,左柱若,上楣若,俨然圆扉焉。出门,右石壁穹隆上覆,如屋垂溜。乾隆三十九年,抚宪陈公因石壁作寺,塑佛像,前装棂槅,庄严幽奥,疑自灵鹫飞来。立寺外,望隔岸白石如虎伏,谚谓“石门对石虎”也。两岸侧耸若相趁,可超而越。由西百折千回而下,逾涧复百折千回而上,约七八里而遥。涧底有石桥,桥上有亭,旁有石栏。憩坐其中,望两岸悬崖万仞,烟雾迷漫,林木阴翳,仰视天光。一缕泉虢虢乱石间,令人骨悚魂惊,殆“别有天地非人间”矣。东岸上有庙,名“对佛寺”四十三年王制台创修供佛观。制宏广,与西岸寺俱称胜境云。

文绘石门河

  深涧幽谷中,这条古道写下了一段段美丽的神话,往昔人欢马嘶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浮现。如今,道路依旧,只是零星的青草已覆盖去先人的足迹,山谷因清脆婉转的鸟鸣显得异常静谧,沿石级古道,赏河谷两岸翠峰,观壁岩天然图画,叫人思绪飞扬,绝壁上,万千图画中一幅“美女蒙纱”,那忧郁的神态,让人读懂相思的内涵。 沿南岸石级下到半山腰,穿过一个如门的山洞,这就是名扬四方的“石门”了,在天然石洞中,还依稀可见人工用石条修过一道门的痕迹,可惜如今只剩下一道石门槛了。在石门旁边的岩壁上,一人高处刻有“施南第一佳要”,字迹苍劲,颜色已与岩石融为一体,成灰黑色,传说古施南府有一读书人,好游山玩水,路经石门河,见山奇路险,欣然挥毫,传世百年。“石门对石虎,金银二万五”在石门的对岸,有金、银两菩萨伴着一只静卧的石虎,如今,菩萨已去,唯虎长守。古石桥下,莹莹河水滋养了这峡谷与古道的灵性,桥下游是开阔的浅滩,开阔得象一张舒坦的大床,梦幻不绝;桥上游是狭窄的深潭,狭窄得象一条古老的街巷,没有尽头。河水在稀疏的阳光照耀下,温馨可人,透出一种清爽的情致来。北岸的古道直上云天,道边古庙已不复存在,倒有两个山洞神秘莫测,一曰犀牛洞,洞内积水冰凉,天雨不涨,天旱不干。一曰阎王洞,阴森恐怖,干燥异常,但洞容宽阔,可集数千人自由活动。

石门河传说

  沿古道下至河底,一座古老的石门河桥(又名石漫桥)连通北岸,这是建始境内最早的桥,建于清乾隆三十四年(公元1769年),距今已有两个多世纪。桥北岸边有一棵比桥龄更长的古树,俗称“马灵光”树,挺拔高大,树皮红灰相间,光滑照人,被人们传颂为“神树”,传说这棵树巅有一株灵芝仙草,一农夫听说仙草有起死回生之神效,便用斧头欲砍倒树身摘取仙草,岂料顿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一道闪电劈来,农夫被击昏于地,次日,农夫砍树震怒上苍的消息传扬出去,当地百姓说,这是一棵神树,再也没有人敢动它一枝一叶了,反之,人们把当年农夫斧凿的缺口当香台,路过此地必为神树上香,祈求他消灾赐福。

诗绘石门河

  明代御史黄襄曾到石门,作《过石门》诗曰: 磴道崎岖涧水分,动行俯仰悸如焚。崖悬走马春愁雨,谷邃飞花日看云。古洞藤萝皆鸟迹,新碑墨刻半龟文。狰狞石虎山头见,更有猿啼两岸闻。黄襄,字国著,为明代南安(今江西大余)人。嘉靖进士,官终太仆寺少卿。黄襄任御史时,曾到恩施、建始。明正德七年的夔州府志的“关梁津渡”中没有石门的记载,但从明代御史黄襄路过石门并留下诗篇,说明石门在清代以前就是江汉到施南及蜀地必经之地。因为石门为古代楚蜀咽喉,清乾隆元年改土归流,建始县由四川夔州府改隶湖北施南府,石门为省、府出入要冲,故号称“石门关”,并设有铺司、塘汛、接官亭。清嘉庆末乾隆初,浙江嘉善进士、宜都县知县柯煜受朝廷委派到恩施散毛土司勘田,路过建始石门,曾作《施州石门》诗一首,描述石门的自然景观:石门连石屋,结构自天成。岂独堪招隐,端宜习养生。凉逾松作荫,光似月添明。鳞次余岩洞,谁同枕漱情。乾隆三十九年,抚宪陈辉祖于石门之右建佛寺一座,琢如来佛与伽蓝尊者两尊神像于寺内,并勒《石门佛寺碑记》:乾隆三十七年夏四月之上浣,余以新筑施南府城,道经建始之石门。石门者,山石中洞如门,往来人出入门以为路。人从巴东傍石虎山东北下,趋而南三里许,至石寰桥。桥稍西南,上行而北五里许,至石门。穿门出,稍北,列垂如檐,土人依岩结茅屋,檐下市酒饭以待行人小憩。崖下林木排立,自石寰桥望之,历历可数。西东相对,可呼应,而崎岖上下,经时乃达。当是时,余未至石寰桥,即望是石门高处有金身螺髻,状世间所塑如来佛者一,又有白髯公冠巾而侍者一,其林木枝叶间放光如金丸累累。指示从者,曰:“无见也。”至桥,下马熟视,犹在上。而至石门,无有矣。夜宿施南,二僧见梦,曰:“衣敝,愿舍新。”许之而觉。此其日之所见幻而入梦者耶。既归鄂城,述异于我母太夫人。太夫人曰:“是当作寺。”即寺于石门崖。屋之右琢石为像,如所见。一为如来佛,一为伽蓝尊者。其旁为小厅,事官人过客谒寺可歇息。落成,当勒石。余惟素不善事佛,佛乃为我现丈六身,枝枝叶叶放大光明,倘如佛氏言有所谓因缘者也;石之为门,几千百年不有佛,佛今乃得寺,石门倘亦有所谓因缘者也。夫使余不视城,无由至石门,不至石门,无由见佛光明,即无由作寺。子不语神怪,而曰“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今余所见,非直惝恍窈冥如之也夫,岂狂言以惑世?要亦归之于因缘也云尔。乃作颂曰:“不生不灭是生生,无住无去必有住。佛在人心亦在眼,光明在眼却在树。石门石虎相对出,涧水中流无休息。如来也惜草鞋钱,伽蓝到此脚一歇。说与路人无失迷,千秋摩挲此碑碣。陈辉祖,湖南祁阳人。以廕生授户部员外郎,迁郎中。外授河南陈州知府。累迁闽浙总督,兼领浙江巡抚。乾隆三十七年兼署湖广总督,四十四年调陈辉祖为河南巡抚。乾隆四十八年二月因贪污被乾隆帝下旨“令其自尽”。陈辉祖于乾隆三十七年兼任湖广总督期间,路过建始石门河,并于三十九年建佛寺,勒碑铭记。陈辉祖为朝廷重臣,在他的影响下,过往官员纷纷在石门河吟诗作赋。上海南汇进士、乾隆年间左都御史吴省钦在恩施诗文作品较多,他的《清江为禹贡荆之沱辨》一文,对清江的发源地、流经地以及支流作了较详细的描述。他在路过建始石门时,作《石门》诗一首:前过石门滩,昨饭石门洞。千峰接万峰,骨立寒天空。相对面两崖,无路许携从。偶从发浩呼,四谷响交哅。历乱如堆蓬,突兀累桂栋。混沌谁凿开,万象归饰弄。庄严示佛法,金碧晕鞭鞚。沿缘度双磴,出门快飞羾。从诗的内容不难看出,该诗作于乾隆三十九年以后,当时,陈辉祖已经在这里建起了石门佛寺。乾隆四十年,四川铜梁举人贾思谟出任宣恩县知县,途经石门,于石门右侧崖壁上题刻“施南第一佳要”,成为千古奇境。大约于同一时期,一位至今生平不详的官员史铭桂途经建始石门,作诗两首,一首题为《将近石门》:将进石门道,数峰高插云。卓立猿猱穷,孤寺青若分。岂是夸父铛,将毋盘古坟。野人唤石鼓,象形吾亦云。碑词诗语别,石虎传纷纷。诗人自注曰:“石门山背数峰,土人称石鼓。及观碑志,皆称石虎,不如石鼓之切也。”史铭桂所说的“碑志”,可能就是陈辉祖的《石门佛寺碑记》。史铭桂的另一首诗是《游石门》,对石门的奇景作了较为详细的描述:寒涧响淙淙,流出石门麓。石门对岸呼,七里才一曲。舍舆下仙桥,彳亍行缩缩。小憩移片时,神凝气仍足。下下又高高,扶持戒童仆。凹处一线微,顶覆檐牙啄。仰视蔽青天,俯瞰惴深谷。几谓好奇心,后殆不可复。呀然石窦开,神灵此修筑。幽閟蛰龙蛇,阴森飞蝙蝠。步步引入胜,毗连列华屋。末路奇之奇,通明走山腹。麻姑春散怀,三游秋寓目。得一已自奇,未若奇相属。徘徊日向西,好景看不足。痴心订归路,三日石门宿。乾隆年间,建始举人、江夏县(今湖北武昌)训导范述之也曾作《石门感旧》诗一首:石门千仞郁崔嵬,五色霓旌映上台。太守自行督属吏,中丞亲说见如来。固知虚妄无常理,转盼繁华已劫灰。剩得匡庐真面目,依然山秀水潆洄。范述之认为,陈辉祖所谓在梦中见到如来显然是虚妄而违背常理的。同时,从范述之的诗可以看出,当时的石门佛寺已被战火摧毁,再无昔日的繁华,只剩下石门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观。嘉庆志与道光志关于石门佛寺的记载,恐怕只是依据陈辉祖的碑记了。清嘉庆嘉庆七年至十三年之间,安徽进士、工部右侍郎鲍桂星作为学使校士施南,主持施州选拔复试。他路过建始石门时作《石门歌》一诗。其序对石门的描绘生动具体。其诗仿乐府体,运用神话,驰骋想象,同时采用多种艺术手法,遣词奇绝,读之朗朗上口。序与诗曰:入建始境由龙潭坪西南行四十里,有地曰“石门”。万峰盘回,峭壁巉绝。两崖门径才里许,而磴道纡折五千余级。度石桥,涉潨涧,扳萝拾级而上。有三洞,奇奥类鬼工。洞石下垂,如云物,如钟乳,谲诡不可名状;第二洞垂瀑如珠箔,尤可赏悦;再上一洞即石门也。洞口垒石为二门,有一夫据关之险。人马过者,皆穿洞出入,望若飞仙。四面峭峰危岫,紫斑翠驳,飘缈天际。平生涉历南北,见奇境如此者不多得也。来时猝尔经过,目未周赏。归途携唐甥朴甫,*瓢挈榼,共往游焉。作建始石门歌。楚山四出无拘束,捷若猿猱乱升木。走向南天不肯停,饥鼯暝鸟空相逐。*蛇之神可奈何,上?阊阖排嵯峨。帝遣夸娥氏二子,取石东海填山阿。山为邃古未开辟,石是娲皇昔抛掷。五色曾经锻炼余,双丸竟塞风云际。自是矹硉屹两门,万山到此不敢奔。虬龙缩颈虎豹状,一一堆垛齐尻肩。丹岩黛壑相回抱,奇奥无如三洞好。盘云倒袅石发卷,腻乳杂结寒蛟涎。翠箔乱洒真珠泉,冰浸玉树珊瑚鞭。覆盂绽裂一线天,行人皆偻马足穿,破空而出如飞仙。寒灵吐怪亿万状,使我愕立神矍然。回顾两崖中断处,碧霭青林悬瀑注。五千磴道绕旋螺,中有飞梁架烟雾。乍聆琴筑惜匆匆,回日携尊孝绰同。石阑浮拍夕阳下,犹恨亭吏催归骢。平生足半九州地,快绝荆南览瑰异。设险从占大易爻,探奇待补名山志。清道光三年,江苏长洲县监生顾羹梅任建始县大岩岭县丞署县丞,途经石门,作《道经石门用香山游石门磵韵》诗一首。此诗为五言古诗,描写石门的自然风光。此时,不仅石门佛寺已经不存在,连碑碣也无法寻觅了。路绝通石门,幽深骇仙迹。经传古无稽,遗闻访曩昔。俯监万丈溪,对峙千寻壁。车马少经临,碑碣难寻觅。残雪冱高岭,新曦照瘦石。藤萝蔓垂垂,松杉树历历。探奇纵大观,紫翠岚光夕。石门河有文献记载的最后一首诗《石门怀古》作于清道光二十一年左右,为河南光山县举人、建始县知县袁景晖作。夹岸瑶峰晕绿新,石门小立证前因。儒家自喜开汤网,佛老曾闻驻**。邃洞苔纹封古隶,曼桥流水送余春。便从此结烟霞凭,未了苍生系望身。袁景晖作诗的风格喜欢加注,他在“儒家自喜开汤网”一句后面注释说:“前鲍侍郎学使校士施南,返旆石门,开尊命酌,时有野人献弥猴,灵捷善舞。公令纵之还山。猴回视,如作膜拜状。”在“佛老曾闻驻**”一句后面注释说:“事见前艺文陈大中丞石门记。”在“曼桥”后面注释为“一名石曼桥”。袁景晖的诗主要是怀古,并采用注释的方法记载了鲍桂星校士施南途经石门时放猕猴归山和陈辉祖修建石门佛寺的故事,诗中充满儒家的仁德和佛家的因果观念。随着时光的流逝,社会的变迁,石门河再也不是楚蜀咽喉了,但是,石门的美景依然故我,“施南第一佳要”的摩崖题刻依然高悬于石门的悬崖峭壁。更多资料,敬请期待。

石门河景区

 湖北一直居于国内旅游省份的前列。享有“灵秀湖北”的盛誉,文化底蕴厚重悠远。依托湖北恩施山区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概况,“施南第一佳要”的石门河景区[1]  应运而生,石门河地处湖北省建始县龙坪镇与高坪镇接驳处,自古以来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集幽、险、奇、秀、古之特征,与自然文化水乳交融于一体。石门古道是巴蜀古盐道、商道、官道,石门古寺承载着厚重的佛教文化,石门河这条并不宽广的流域蕴藏着千古神话!无数先贤雅士置身此处,写下了绝美佳作相传至今。石门河景区地理位置 石门河位于建始高坪,北通豫陕,西襟巴蜀,东临江汉,南极潇湘,肩担重庆、武汉,比邻长江三峡,是“两大火炉”之间的避暑山庄。如果你乘车来石门河,沪蓉西高速公路是必经之道,汽车穿行于山环水绕的群山之间,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快感。你会觉得此时地位更高、心境更广、眼界更宽!再没有平日大都市里水泥丛林的挤压、交通拥堵的厌倦、雾霾废气的憋闷、日常琐事的烦恼。在这里,迎接你的是漫山遍野的香花、悦耳动听的流泉,自由飘洒的云雾,沁人心脾的空气,朴素耿直的乡民。这时才领悟到真正的人生,真正的富有,真正的高贵。石门河景区景点介绍 石门河景区享有“世界第一古人,中国第一古河,巴楚第一古道,施南第一佳要”的美誉。有“直立人起源,石门河藏宝,石佛寺发光,紫薇王显灵”四大千古之谜。有“石臼,石门,石眼、石书”四大地质传奇。即将开放的石门河景区分为:一个中心(高店子旅游接待中心);两大景区(直立人谜窟景区,石门天堑景区);三段峡谷(问心谷、洗心谷、舒心谷),四个驿站(直立人驿站,石门河大桥驿站,巴岩洞驿站,擦耳河驿站);五个景观密集区(石佛寺景观密集区,石蔓桥景观密集区,洗心潭景观密集区,喊歌台景观密集区,佳音亭景观密集区);六大文化特征(人类文明进程文化,古道官商兵驿文化,地质科考文化,气候生态文化,佛寺宗教文化,民间传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