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月

王月
王月
王月(又名王月生)字微波,是朱(珠)市名姬(注1)。擅长楷书,画兰竹水仙,会吴歌,好茶。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王月                              外文名称:king month
  别称:王月生                                    字号:字微波
      所处时代:明朝                                  民族:汉族

姿仪简介

  我看文武小生兄等起明党(起点明粉)把王月归为明末第一美女,这个不敢肯定,但我想秦淮第一美女应该无疑,观明末各类相关资料为佐证。“南京一时有两行情人:王月生、柳麻子是也。”(引自张岱《陶庵梦忆》)柳敬亭是南京说书艺人之首,而王月是秦淮风月之首,当时的曲中有名姬:李香君、卞玉京、顾眉、董白等,朱市有寇白门皆是秦淮八艳中人。而行情人却是王月,由此可见一斑。“月尤慧妍,善自修饰,颀身玉立,皓齿明眸,异常妖冶,名动公卿。”(引自余怀《板桥杂记》)这段可以看出王月聪慧,擅长打扮,身形修长,长的特别漂亮,在权贵中名气极大。“南京朱市妓,曲中羞与为伍;王月生出朱市,曲中上下三十年决无其比也。面色如建兰初开,楚楚文弱,纤趾一牙,如出水红菱,矜贵寡言笑,女兄弟闲客,多方狡狯,嘲弄咍侮,不能勾其一粲。”(引自张岱《陶庵梦忆》)曲中名姬看不起朱市姬,但王月出生朱市,而曲中在她之前三十年之后三十年无人能比。这个评价相当高,后面描写了王月的容貌,气质,平时矜持不苟言笑。

才情

  王月除了姿色出众,才情也不输秦淮八艳甚更胜一筹。“桐城孙武公昵之,拥致栖霞山下雪洞中,经月不出,己卯岁牛女渡河之夕,大集诸姬于方密之侨居水阁,四方贤豪,车骑盈闾巷,梨园子弟,三班骈演,阁外环列舟航如堵墙。品藻花案,设立层台,以坐状元。二十余人中,考微波第一,登台奏乐,进金屈卮。南曲诸姬皆色沮,渐逸去。天明始罢酒。次日,各赋诗纪其事。余诗所云“月中仙子花中王,第一姮娥第一香”者是也。”(引自余怀《板桥杂记》)这段说孙临在崇祯十二年(1639年)七月七日在方以智侨居的山水阁,大宴四方名士并请来王月及南曲诸姬助兴,在才艺展示中王月技压诸姬夺得第一,让南曲诸姬面露沮丧之色,悄悄走人。南曲诸姬如李香君,董小宛,卞玉京,顾眉,李十娘,杨能,沙才等皆是秦淮行首。第二天各人还为这事赋了事做纪念,当时与会的作者余怀赋的“月中仙子花中王,第一嫦娥第一香”。“善楷书,画兰竹水仙,亦解吴歌,不易出口。南京勋戚大老力致之,亦不能竟一席。富商权胥得其主席半晌,先一日送书帕,非十金则五金,不敢亵订。与合卺,非下聘一二月前,则终岁不得也。好茶,善闵老子,虽大风雨、大宴会,必至老子家啜茶数壶始去。所交有当意者,亦期与老子家会。一日,老子邻居有大贾,集曲中妓十数人,群谇嘻笑,环坐纵饮。月生立露台上,倚徙栏楯,视娗羞涩,群婢见之皆气夺,徙他室避之。月生寒淡如孤梅冷月,含冰傲霜,不喜与俗子交接;或时对面同坐起,若无睹者。”(引自张岱《陶阉梦忆》)这段张岱写王月才情,并在里面提到一件趣事。王月喜欢喝茶,并与当时烹茶专家闵老子交好,定期至闵老子家去喝茶,不管风雨和外出应酬皆无阻。一日,闵老子的邻居一个大商人请了南曲十多个姬女集会,看到王月坐在露台上,倚栏羞视,曲中群姬顿时失去气势跑到其它室内避开。

年龄

  关于王月的年龄,资料中都未涉及,我与《明末风暴》作者圣者晨雷有过一番探讨。网上也有好事者杜撰了个王月的年龄榜,因为该人名字我不记得了,暂且称这人为好事君吧。好事君认为王月系崇祯十一年(1638年)认识的孙临,所以推断为王月出道日也为崇祯十一年,也得出王月十五岁的结论即王月生于1623年。我观明末各家资料,此君大谬,王月认识孙临绝对早于崇祯十一年。《孙克咸招杨龙友、方密之、直之诸词宗,王月生、罗小孙二美人于舟中开社》诗(引自郑元勋《影园诗稿》),该诗作于崇祯十年。“五月十三,游燕子矶,金陵俗也。……是日与杨龙友、郑超宗驾卷蓬往,孙克咸以王月生至。”(引自《膝寓信笔》),亦为崇祯十年五月十三日事。方文(注2)写有《为孙克咸三十初度兼送其移居》一诗,时在崇祯十年丁丑(1637年)。“我友多才子,君兼任侠名。抽毫勤赋物,聚米善谈兵。壮节忽已至,雄图犹未成。佩刀闲挂壁,风雨欲悲鸣。故乡不可住,同寓石城偏。秋水双桥月,春云万井烟。何当迁草舍,知为拾花钿。欲访丹砂术,还寻葛稚川。”末句自注:“时克咸狎葛姬,欲娶之。”孙临欲娶曲中一名姬葛嫩娘是在崇祯十年,在这之前欲纳王月不果。“余与桐城孙克咸最善。克咸名临,负文武才略,倚马千言立就,能开五石弓,善左右射,短小精悍,自号‘飞将军’,欲投笔磨盾,封狼居胥。又别字曰武公。然好狭邪游,纵酒高歌,其天性也。先昵珠市王月,月为势家夺去,抑郁不自聊,与余闲坐李十娘家,十娘盛称葛嫩才艺无双,即往访之。阑入卧室,值嫩梳头,长发委地,双腕如藕,而色微黄,眉如远山,瞳人点漆。教请坐。克咸曰:‘此温柔乡也。吾老是乡矣。’是夕定情,一月不出,后竟纳之闲房。”(引自余怀《板桥杂记》)可见孙临欲纳王月被家势更甚者所阻,所以后来才娶了葛嫩娘为妾。而孙临欲娶葛嫩娘是在崇祯十年,所以说孙临和王月是在崇十一年认识的是错的,应该是在崇祯十年或是之前,那具体是那年呢?在崇祯八年桐城发生过被农民军所围,事后桐城大户南迁也包括孙家和方家。方文忆及此,在《余山续集》“徐杭游草”之《金陵感怀十首》诗序中说:“甲戌、乙亥避流寇之乱,徙家于此凡十一年。故白下山水游览颇能熟之。”据此,孙、方两家南迁在崇祯八年末,九年初。孙临,方以智,方文皆参加了崇祯九年丙子乡试,贡院就在曲中对面,文人风雅免不了眠花宿柳,所以我估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崇祯九年乡试认识的,而在此之前孙临远在桐城。所以个人认为在崇祯九年时,王月至少超过十三岁,绝大概率超过了十五。又张岱在《陶庵梦忆》一文中提到王氏三姐妹,长王月,次王节,再次王满。而最小的王满没成年,王节已成年也就是十五岁左右,所以可以判断王月最低在当时应该有十六或是十七,而当时张岱所见的王氏三姐妹是崇祯十一年的事。.所以综合判断王月应该是生于1621年或是1622年。这也符合王月和顾眉,李香君结社时,续年齿在二人之间的事实。顾眉是1619年的,李香君是1624年的。

情感

  再就是关于王月的情感婚姻变动,在上面余怀在书中提到孙临欲纳王月被势家所夺,并点出这个势家就是后来娶了王月的蔡如蘅,这人只是在崇十四年末才任了安庐兵备副使从四品官。而孙临此时兄孙晋任兵部侍郎、宣大总督,岳父方孔炤任右佥都御史巡抚湖广。势力远远高过这个后来升从四品兵备副使的蔡如蘅。可以说这里余怀对这个势家描写不准,而我看另一个网友根据张岱写王月生随隆平候张拱微去牛首山打猎得出这个势家为隆平候张拱微或是其弟,个人赞同这个势家就是张拱微。张岱文如此“戊寅冬,余在留都,同族人隆平侯与其弟勋卫、甥赵忻城,贵州杨爱生,扬州顾不盈,余友吕吉士、姚简叔,姬侍王月生、顾眉、董白、李十、杨能,取戎衣衣客,并衣姬侍。姬侍服大红锦狐嵌箭衣、昭君套,乘款段马,鞲青骹,绁韩卢,铳箭手百余人,旗帜棍棒称是,出南门,校猎于牛首山前后,极驰骤纵送之乐。”确实隆平候张拱微势压孙临很有可能,且张拱微在崇祯十一年末战死,王月应该又复自由。而十二年王月还出来应酬,后来就无明确记载,估计王月是在崇祯十三年从良嫁给了蔡如蘅。而三千金的赎金高过寇白门的数百金,也高于陈圆圆的两千金。

之死

  王月之死大约有余怀和余瑞紫两个版本,余怀书中记载如此“香君后为安庐兵备道,携月赴任,宠专房。崇祯十五年五月,大盗张献忠破庐州府,知府郑履祥死节,香君被擒。搜其家,得月,留营中,宠压一寨。偶以事忤献忠,断其头,蒸置于盘,以享群贼。嗟乎!等死也,月不及嫩矣。悲夫!”而余瑞紫版本如此:“只见张亦出门外,黄伞、公案左右,剑戟如林。叫带过蔡道来。蔡头扎包头,身衣蓝绸褶绫,袜朱履,不跪,直两头走,以手摩腹,曰:"可问百姓?"八大王责曰:"我不管你。只是你做个兵备道,全不用心守城。城被我破了,你就该穿着大红朝衣,端坐堂上,怎么引个妓避在井中?"蔡道无言可答。其妾王月手牵蔡道衣襟不放。张叫:"砍了罢。"数贼执蔡道于田中杀之。王月大骂张献忠,遂于沟边一枪剌死。尸立不仆,移时方倒(按:蔡道名汝弼,字香君,四川举人,善诗词,最儒雅风流。以千金赎南京旧院名妓王月为妾,官于庐,遂于衙后花园居焉。城陷时两人同避井中。贼以绳引上。八贼见月貌美,初七日夜欲污之。王月大骂,遂被剌死。)”括号内为清人郑达所杜撰,未必可信。两个版本大同小异,余瑞紫也是被张献忠所掳亲眼见证了王月被杀过程,个人认为采信余瑞紫版本更为可靠。王月能慨然赴死,不由让人想起钱谦益的水太凉。生易死难,让人感慨良多。

年表

  附个人编撰王月年表王月生于1621年或1622年王月识得孙临在1636年王月结社1637年张拱微战死1638年王月夺得“状元”1639年王月嫁蔡如蘅为妾1640年王月随蔡如蘅到庐州府1641年王月被张献忠杀死1642年年龄在21或22岁

注解介绍

  注1:南市者,卑屑妓所居;珠市间有殊色;若旧院,则南曲名姬、上厅行首皆在焉。(余怀《板桥杂记》)可见南市是低档妓,珠市有些绝色,而旧院(曲中,南曲)是名姬,行首。注2:方文是孙临好友又是方以智的堂叔,孙临却娶方以智的姐姐方子镶。所以方文辈份高于两人,但年龄比二人小,孙临是1608年的,方以智是1611年的,方文是1612年的。(词条编辑 :安溪县溪东村、廖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