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崇古

王崇古
王崇古
王崇古(1515年-1588年),字学甫,号鉴川,山西蒲州(今山西永济)人。嘉靖二十年(1541年)进士,为安庆(今安徽安庆市)、汝宁(今河南汝南县)知府。喜论兵事,悉诸边隘塞。历任刑部主事、陕西按察使、河南布政使。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为常镇(今江苏常州市)兵备副使,击倭寇于夏港,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升任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身历行阵,修战守,纳降附,数出兵捣巢”。隆庆初年,受任总督陕西、延、宁、甘肃军务。隆庆四年(1570年),改总督山西、宣、大军务,力主与俺答议和互市,自是边境休宁,史称“俺答封贡”,“边境休息,东起延永,西抵嘉峪七镇,数千里军民乐业,不用兵革,岁省费什七”。《明史》谓“崇古身历七镇,勋著边陲”。万历元年(1573年)九月,入京,督理军营,万历三年(1575年)九月,任刑部尚书。万历五年(1577年)任兵部尚书。是年十月,告老还乡。万历十六年(1588年)病故,赠太保,谥襄毅。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王崇古                                   外文名称:Wang Chonggu
  所处时代:南唐                                      主要成就:南唐后主甲子科状元
       出处:《十国春秋》                                民族:汉族

人物生平

  扫荡倭寇王崇古是嘉靖二十年(1541年)的进士。授职为刑部主事。由郎中始,历任安庆知府、汝宁知府。调任兵备副使,当时,倭寇是沿海地区的主要祸患。王崇古在常镇任兵备副使时,曾在夏港把倭寇打得大败。当倭寇逃走时,他率兵一直追至靖江,将其歼灭。以后,同俞大猷多次出海,袭击倭寇,立下战功,晋升为陕西按察使河南右布政使。镇守陕西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王崇古任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他喜欢兵法,而且注重研究地形,到宁夏后,对边塞的各险要地势,大都作过调查。平时,他身先士卒,督修战守工事,做好边地防务工作。还注意侦察敌情,瓦解套寇。一遇有利时机就率领士兵主动出击,袭扰敌人的巢穴。由于王崇古采取了这些措施,套寇多次入侵其它地域,而“宁夏独完”。因镇守宁夏有功,王崇古晋升为左副都御史。当时,河套一带为吉能(东蒙古人鞑靼吉囊之子)所占,他们不断向内地袭扰。总督陈其学既无兵略之才,又无指挥之能,屡战屡败,不少将士白白牺牲。为了解除吉能对陕西、宁夏、甘肃的威胁,扭转不利局面,同年冬天,朝廷提拔王崇古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陕西、延宁、甘肃军务。王崇古一到任,采取一系列措施,重新作了部署安排。他把权力下放,要求抚臣用军法指挥战争,并绘成地图,拟定作战方案,分别交给赵岢、雷龙诸将。由于加强了防范,准备充分,加上指挥得力,因此,使边境局势逐渐好转。着力免袭扰河东一带时,他指挥大将雷龙偷偷出兵兴武,去袭击着力免的营寨,杀死和俘虏很多套寇。当吉能又一次犯边时,他迅速指挥边防部队前去阻击,并移营于白城子,同时令雷龙由花马池、长城关出兵,去进行攻击,结果大胜返而。王崇古在陕七年,因屡立战功,被提拔为右都御史。怀柔政策从河套以东到宣府、大同等边关之外,是吉囊的弟弟俺答、昆都力扎营放牧的地方。再向东到蓟镇、昌平以北的地区,吉囊、俺答的首领居住在那里,他们都很强盛。俺答又收留了叛贼赵全等人,占据古丰州地方,招募数万名逃亡的人,让他们建屋定居耕田,号称板升。赵全等人尊奉俺答为帝王,替他筑城池,造宫殿;同时修造自己的府第,仪礼宛如王者,将门题称开化府。他日夜教俺答练兵法。由东面攻入蓟、昌地区,向西劫掠忻、代地区,骑兵逼迫平阳、灵石,直到潞安以北。从嘉靖二十年(1541)开始,骚扰边关达到三十年,边防大臣因为失利而被治罪的人很多,边患较陕西四镇为重。朝廷悬赏抓获赵全的人封官都指挥使,赏白银一千两,最终没有收获。边关的将士都贿赂敌寇谋求和平,有人还替敌人效劳;那些落入敌手又自己逃回的人,却被边军杀头冒功请赏;对敌情不知晓,但边军的动静敌人总是先知道。隆庆四年(1570)正月,诏令王崇古统辖宣府、大同、山西地区的军务。王崇古禁止边军士兵擅自出关,却放出一向通敌的人深入敌营充当间谍。他又发檄文慰抚少数民族和汉族陷落套寇的军民,率众来降或者自己逃回的人,全部进行安抚。回归的人接踵而来。西部少数民族、瓦剌、黄毛等一年之中有两千多人归降。当年冬天,把汉那吉来投降。把汉那吉是俺答汗第三个儿子铁背台吉的儿子。从小失去父亲,由俺答的妻子一克哈屯抚育。长大后婚娶大成比妓,但关系不好。把汉自己聘娶了我儿都司的女儿,称为三娘子,也就是俺答的外孙女。俺答看到她美貌,抢夺了她。把汉愤恨,又听说王崇古正在接纳归降的人,当年十月率领妻子、儿女十多人归降。巡抚方逢时报告了此事,王崇古考虑趁此制服俺答,铲除赵全等人,将把汉等人留在大同,慰问安抚备至。他与方逢时上奏朝廷:“俺答在塞外横行了几乎五十年,威镇各部,侵扰边关。现在神灵厌恶凶残,使他众叛亲离,不远千里来投降,应该给予住宅,授予官职,使衣食丰盈,以便使他心中欢喜,严禁他们出入,以防备他们的欺诈。如果俺答到边寨来索取,就与他交易,责令他将赵全等逆贼绑缚送来,遣返被俘虏的人口,而后将把汉依礼遣返,为上策。如果他凶暴傲慢地兴兵动武,不理睬劝谕,就明白地告诉他准备杀戮他们,令他们屈服,俺答盼望他们活着回去,必然害怕我们处死他们。他意志被抑神情沮丧,不敢大肆逞强,然后再慢慢中了我们的计谋,是中策。如果他就将他们舍弃而不索求,就对把汉从厚优待,与他培养恩情和信任。他的部下陆续来降,将他们安置在塞下,指派把汉统辖,大略如同汉代在乌桓设置属国的做法。以后待俺答死了,他的儿子辛爱必然拥有部属。于是给把汉加封名号,命令他收集余部,自成一体。辛爱必然愤恨而争斗。他们两者相互僵持,则两者对我都有好处,如果他们互相仇杀,那么我们按兵不动,表示帮助。他们没有闲暇侵扰,我们就能休养生息,也是一种策略。如果依照旧例将他们安置到海滨,使俺答每天窥视南方,不断侵扰;或者将他们分配给各位将领,让他们随军立功,他们一向骄纵、富贵,不接受差遣,管制严了,必然产生怨恨,顿生逃离之心,最后遭受反咬的祸患,这都不是办法。”奏章呈上后,朝廷议论纷纷。御史饶仁侃、武尚贤、叶梦熊都称敌情叵测。叶梦熊引用宋朝收受郭药师、张珏的事情做借鉴。兵部尚书郭乾不能决定,大学士高拱、张居正极力主张采纳王崇古的建议。诏令授予把汉指挥使的官职,赏赐一身官服,而将叶梦熊废黜,调出京城,以便平息反对意见。隆庆和议俺答汗刚刚掳掠了西部少数民族,听到事变急忙回师,调集辛爱的兵马分路进犯,急切地索要把汉,辛爱佯装发兵,暗中权衡利弊,所以俺答没能遂愿。一克哈屯思念她的孙子,朝夕哭泣,俺答很忧患。巡抚方逢时派遣百户鲍崇德到他的军营,俺答汗气势很盛地接待他,说:“自从我兴兵,镇将死了很多。”鲍崇德回答:“镇将怎么能与你的孙子比?现在朝廷对待你的孙子很优厚,你举兵是加速他的死亡。”俺答汗怀疑把汉已经死了,等到听说此话,动心了,派使者侦察。王崇古让把汉穿袍束金带接见使者,俺答汗大喜过望,鲍崇德趁机游说:“赵全等人早晨送到,把汉晚上就能返回。”俺答很高兴,屏退随从对他讲:“我不作乱,祸乱是赵全等人所为。现在我的孙子归顺了汉族,是天意。天子分封我为王,永远辖治北方,各部落谁敢生祸乱?即使我不幸死去,我的孙子应当世袭封爵,他接受了朝廷的厚恩,怎敢辜负呢?”就遣使者与鲍崇德一起回来,而且替辛爱请求官职,并请求进行互市。王崇古都上报了,明穆宗全部答复可以。俺答汗就绑缚了赵全等十多人献给朝廷,王崇古也派使者将把汉送回。明穆宗认为已经抓获叛贼,在郊庙祭祀,将赵全等人碎尸于集市。加封王崇古为太子少保,兵部尚书,总督原来的辖区。俺达封贡把汉回去后,俺答汗和三娘子抚摸着他哭泣。派遣使者来答谢,发誓不侵犯大同。王崇古指令他要求土蛮、昆都力、吉能等部族都朝贡,俺答汗答复遵命,只有土蛮没有朝贡。王崇古思量土蛮势力孤单,蓟镇、昌平可以无忧患,命令将士不要焚烧荒地、捣毁巢穴,商议开通贡市,使边地百姓休养生息。朝延议论又是哗然。尚书郭乾称先帝明令禁止马市,不应该授意。给事中章端甫请求敕令王崇古不要追求眼前的功利,忽略了长远的考虑。王崇古上奏称:“先帝已经诛杀了仇鸾,定制再提开放市场的人斩首。边防大臣怎么敢故意违背禁令,自负死罪?但是敌人的形势已经不是昔日般的强盛,我们的兵马也不同于往昔的胆怯,不应该援引为定制。先帝禁止开放马市,却没有禁止北方的敌人朝贡。现在敌人请求开贡市,不过是如同辽东、开原、广宁的规矩,商人自己以物易物,不是请求再开放马市。俺答父子兄弟横行四、五十年,使皇帝震惊,使京郊遭受其害,没有遏制他们而创功立业的人,因为议论太多,文网的牵制,使边防大臣手足无措。去年秋天,俺答向东迁徙,京都戒严,以致倡议运来砖石、泥灰堵塞城门凭城据守。现在他们请求和议通贡,又必定责成他们长久如此,以确保百年无祸患,否则就追究首倡者的罪过。这不仅我们不能预先料定,日后虽然是俺答也恐怕不知能否保全自身,能不能在他死后辖治各部落。拒绝敌人很容易,手持先帝的禁令,一句话就行了。但是敌人请求没有结果,愤愤地离去,纵然因为把汉的原因,不骚扰宣府、大同地区,但是土蛮的三卫每年都窥视着蓟府、辽东地区,吉能、宾兔侵扰西部边疆,战事平息无期,财力耗尽,虽然是智者也不能妥善安排死后的事情。过去也先因为压低了马价就动武,忠顺王因为是元代后裔就分封到哈密,小王子经过大同二年三次朝贡,这都是前代封赏、通贡的故事。考察当时的形势,应当依从,考据典故,不是今天创始的。堂堂的天朝,容纳远蛮的来归,昭示国家帝业的广阔,以此告示东西各部,天下传承万世,各位大臣为何还疑虑、担忧而不敢做呢?”于是将封赏、通贡的事情列出八件上奏。诏令下发到朝廷议论。定国公徐文璧、侍郎张四维以下二十二人认为可以施行,英国公张溶、尚书张守直以下十七人认为不能批准。尚书朱衡等五人称封赏、通贡很方便,互市不方便,唯独佥都御史李棠极力称道应该批准。郭乾全部上奏皇帝。遇上皇帝驾临经筵,内阁大臣当面恳请对外进行笼络,对内加强守备。于是皇帝下诏分封俺答为顺义王,将他居住的城题名为归化;昆都力、辛爱等人都被封官;封把汉为昭勇将军,指挥使依旧保留。俺答汗率领各部族恭敬地接受诏书,派使者朝贡马匹,抓住赵全的余党献给朝廷。明穆宗嘉奖他的忠诚,赏赐他金币。又博采王崇古和朝廷大臣的议论,赏赐他王印,提供饮食,增加抚慰赏赐,只是朝贡的使者不能进入京城。招抚河套河套的吉能也依约请求封赏。因为事情由陕西方面处理,下交给总督王之诰商议。王之诰想使吉能一、二年不侵扰后,才批准他的封赏通贡的请求。王崇古又上奏说:“俺答、吉能是亲叔侄,首尾呼应。现在收容了他叔叔却纵容侄子,禁锢了首脑却舒展着手臂,俺答必然招呼吉能的部众到河东的宣、大地区进行互市;商贩不能供给需求,而吉能纠集俺答骚扰陕西,四镇的忧虑就大了。”皇帝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也授予吉能都督同知的官衔。王崇古广招商贩,听任贸易。布帛、菽粟、皮革从遥远的江、淮、湖广用车运到了边塞,于是征收税赋作为犒赏的开支。他们的大小部落头人由官府供给金银、丝织品,每年购买定数的马匹。王崇古仍然每年到弘赐堡宣告皇帝的威仪圣德。各部族依次拜见,没有敢哗变的人。从此边境安宁。东起延绥、永平地区,西到嘉峪关七镇,数千里地军民安居乐业,不动兵兴武,每年节省十分之七的费用。诏令晋升他为太子太保。告老还乡万历初年,朝廷召他负责北方少数民族事务。给事中刘铉弹劾王崇古为谋升迁而行贿,明神宗下诏责备刘铉乱说。此后,加封他为少保,调任刑部尚书,改任兵部。起初,俺答各部曾经越过甘肃劫掠了西部少数民族。既表示诚意,他的从孙切尽台吉连年侵扰西部少数民族,不很顺利,请求俺答向西增援。王崇古每次修书阻止他,俺答也回函谢罪。此年,俺答请求与三镇通报情况,相约发誓,想到西边迎接佛祖。王崇古上奏说:“西行不是俺答的心意,况且以迎接佛祖的名义,不可以阻滞,应该整顿边镇严密防守,而且暗中将他的阴谋告诉西部少数民族以显示恩惠。”因此刘铉和同僚彭应时、南京御史陈堂接连上奏抨击王崇古松弛边防便利敌人。王崇古上奏争辩并请求退休。明神宗下优诏答复他,指令他不要介意别人的抨击。给事中尹瑾、御史高维崧再次弹劾他,王崇古极力请求退休,明神宗才允许他回乡。俺答汗死后,辛爱、撦力克相继世袭封爵。万历十五年(1587年),因为王崇古竭尽忠心,三次封贡都成功了。明神宗下诏荫庇他的一个儿子任锦衣千户,有司依礼问候他。万历十六年(1588年),王崇古去世,追封为太保,谥号襄毅。

主要成就

  王崇古身经七镇,功勋著于边陲。封贡初期,朝廷议论纷纷,有的人用危言震慑皇帝。由于阁臣的极力坚持,事情才得成功。顺义王归附二十年,崇古才去世。总督梅友松安抚驾驭不当,西边才出现骚扰,而边祸也较嘉靖时有缓解,宣府、大同边塞少数部族则迄明末归附不变。

历史评价

  林时对:至若于谦之御也先,白圭之剿郧盗,原杰之抚流民,韩雍之断藤峡,项忠之平满四,林俊之殄蜀寇,王守仁之擒宸濠、平赣盗,田州姚锳之诛岑猛,王崇古之封俺答,梅国祯之讨哱拜,李化龙之灭杨应龙,朱燮元之平奢崇明、安邦彦,皆师贞丈人谋定后战,鼓行以出,奏凯而归,策勋告庙,荫胄旌功;可不谓隆焉。张廷玉:谭纶、王崇古诸人,受任岩疆,练达兵备,可与余子俊、秦纮先后比迹。考其时,盖张居正当国,究心于军谋边琐。书疏往复,洞瞩机要,委任责成,使得展布,是以各尽其材,事克有济。观于此,而居正之功不可泯也。魏源:高拱、张居正、王崇古,张驰驾驭,因势推移,不独明塞息五十年之烽燧,且为本朝开二百年之太平。仁人利溥,民到今受其赐。蔡东藩:然则鞑靼之有三娘子,几成为奇人奇事,而王崇古之因利招徕,亦明季中之一大功臣也。穆宗在位六年,乏善可纪,惟任用边将,最称得人,意者其亦天恤民艰,暂俾苏息耶?

个人作品

  王崇古著有《王襄毅公奏议》十五卷、《公余漫稿》五卷、《王鉴川文集》四卷、《王督抚集》一卷。

史书记载

  《明史·卷二百二十二·列传第一百十》

家庭成员

  父:王瑶子:王谦孙:王之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