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陵

昭陵
昭陵
昭陵是唐朝皇帝唐太宗李世民与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合葬陵墓,是陕西关中“唐十八陵”中规模最大的一座,位于陕西省礼泉县城西北22.5公里的九嵕山上,西距西安市70公里,咸阳市30公里,咸阳国际机场25公里。1961年,国务院公布昭陵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3A”级旅游景区。昭陵陵园周长60公里,占地面积200平方公里,共有陪葬墓180余座,被誉为“天下名陵”,是中国帝王陵园中面积最大、陪葬墓最多的一座,共有180余座陪葬墓;也是唐代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帝王陵墓。从唐贞观十年(公元636年)太宗文德皇后长孙氏首葬到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3年),昭陵陵园建设持续了107年之久,地上地下遗存了大量的文物。昭陵是初唐走向盛唐的实物见证,是了解、研究唐代乃至中国封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难得的文物宝库。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昭陵                                    外文名称:zhaoling
  年代: 唐                                               性质: 皇家陵园
       所在地: 陕西                                         面积: 200平方公里
       墓主: 唐太宗                                        景区等级: AAA级
       保护等级: 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地理环境

  昭陵,位于陕西省礼泉县东22公里九嵕山的主峰。九嵕山山势突兀,海拔1888米;地处泾河之阴、渭河之阳,南隔关中平原,与太白、终南诸峰遥相对峙;东西两侧,层峦起伏,亘及平野。主峰周围均匀地分布着九道山梁,将它高高拱举。古代把小的山梁称为嵕,因而得名九嵕山(或称“九嵏山”)。昭陵的玄宫就凿建于九嵕山主峰南坡的山腰间,陵园方圆60公里,在山峰底部建地下宫殿,连同陪葬墓在内,绵延数十里,气势宏大,蔚为壮观。昭陵凿山建陵,开创了唐代帝王“依山为陵”的先例。

历史沿革

  昭陵的陵名,史书上没有专门的解释。古代谥法解释“昭”字说:“圣文周达曰昭,昭德有功曰昭。”古代谥法也有谥曰顺、贞、献等美好的字眼。根据唐代帝王陵墓如献陵、贞陵、泰陵等选取吉利、祥顺、平和等美好字眼的做法来看,昭陵的定名,显然也是选取了一个“集帝王之气”和“文治武功”之意歌功颂德的美好字眼。选址背景唐太宗贞观十年(636年),唐太宗的皇后长孙氏病危,临终之时,对唐太宗叮嘱后事说:“今死,不可厚费。且葬者,藏也,欲人之不见。自古圣贤皆崇俭薄,惟无道之世,大起山陵,劳费天下,为有识者笑。但请因山而葬,不须起坟,无用棺椁,所须器服,皆以木瓦,俭薄送终,则是不忘妾也。”唐太宗遵照长孙皇后的遗言,在皇后崩后,把她临时安厝在九嵕山新凿之石窟,陵名昭陵。并决定把昭陵也作为自己的归宿之地,等他驾崩后与皇后合葬。于是在昭陵穿凿地宫,开始了大规模的营建工程。从这些记载来看,似乎首先提出“因山而葬”的是长孙皇后,唐太宗只不过是遵照了皇后遗言为其选择了九嵕山而已。但其实在长孙皇后驾崩之前,唐太宗就已选定了九嵕山日后作为自己与皇后的陵墓,只不过是皇后先崩,于先说出了她与太宗商量的归宿之地。在埋葬长孙皇后不久,太宗的一段话道出了玄机:“皇后节俭,遗言薄葬,以为‘盗贼之心,止求珍货,既无珍货,复何所求’,朕之本志,亦复如此。王者以天下为家,何必物在陵中,乃为已有。今因九嵕山为陵,凿石之工才百余人,形具而已,庶几奸盗息心,存没无累。当使百世子孙奉以为法。”这里所说的,“朕之本志,亦复如此”,其实指的就是“因山为陵”并选择九嵕山作为他和皇后的陵墓,都是由他决定和选定的。 按照唐太宗的说法,之所以选择九嵕山作为他和皇后的陵墓,是为了节俭和防盗。其实这两点,只是其选择陵址必备条件之外的附加条件,因为选择陵址的必备条件在当时早已为人们普遍所熟知,所以不必说出。这个必备条件就是,九嵕山的地理环境完全符合古代陵寝堪舆所谓的风水条件。唐太宗选择九嵕山作为昭陵陵址的必备条件和附加条件,有着浓郁的文化背景和政治背景。中国古代所谓的陵墓堪舆风水之说,伴着姓氏的不断扩大及五行阴阳之说的流传而逐渐完善,至南北朝,陵墓堪舆家们就有关陵墓风水问题已有百余部作品问世,这些迷信著作体系庞杂,论点不一,但都认为陵墓风水的好坏可以决定后世子孙的祸福,并基本形成了一套评定风水好坏的理论。贞观时,唐太宗通过与太史丞吕才等人的探讨,彻底否定了风水之说,但却没有诏令天下以绝其事,说明在唐太宗的心目中,还是承认风水之说的文化地位,并不敢贸然全盘否定风水之说。在当时,堪舆家认为帝王的陵墓风水最好符合以下条件:(1)需建在地势高显处。因为这样,既可显示出帝王至高无上的地位,又可防水浸泡陵墓。(2)陵墓背面要有山势,山势之后又须有水环绕。取意背靠大山,稳妥牢靠,山后有水,取之不竭,而此水又可作为陵墓的一道天然屏障。(3)陵墓前面和两侧要有较低的山势,为陵墓起烘托作用。再前面应是一马平川,显得豁亮开阔,寓意天下太平。(4)陵墓最前面亦应有水经过,算是陵墓的前边界,与陵后之水遥相呼应。当然,不可能每一处风水宝地都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但这些条件满足得越多越好。以上述条件衡量昭陵形势,会发现九嵕山满足了所有条件。它地处渭北平原,山底海拔570米左右,其后群山拱卫,山后便是滔滔的泾水;其前与左右众山罗列,再往前便是沃野千里的关中平原,而浩荡的渭水又东西横穿关中平原,还从古长安城下穿过,形成了“渭水贯都”的奇妙景观。所以,自唐以降,堪舆家普遍认为昭陵的风水为中国历代帝陵之最佳者。考虑到中国古代陵墓堪舆文化的深远影响,人们普遍认为,当年唐太宗之所以选择九嵕山作为陵墓,陵墓风水之说一定对他的选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除此,唐太宗选择陵址还有附加条件形成的政治背景。贞观九年,唐高祖崩,唐太宗把唐代帝王陵寝制度的建立提上了议事日程。按照唐太宗最初的想法,安葬高祖,要完全效仿西汉高祖刘邦的长陵,务从丰厚。但是,精通经史的虞世南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汉制既劳费了民力,还使盗贼生心,所以汉陵大都被盗,帝王的尸骨也被抛弃荒野,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他建议太宗应当向尧帝那样,因山为陵,陵内不藏金玉,并在陵外立碑予以说明。在埋葬高祖后,唐太宗开始注意研究中国古代帝王陵寝制度,毫无疑问,虞世南所说的“因山为陵”既能节俭民力又能防盗的建议为他最终决定选择九嵕山作为他和皇后的陵墓起到了思想和理论的启迪作用。在安厝长孙皇后后不久,太宗遂下发《九嵕山卜陵诏》,在下发诏书前,他对侍臣说:“古者因山为陵,此诚便事。我看九嵕山孤耸回绕,因山旁凿,可置山陵处,朕实有终焉之理。”因山为陵昭陵开创了唐代帝王陵寝制度“因山为陵”的先例。所谓的“因山为陵”,就是以自然山峰作为陵墓的封土,将墓主人安置在山峰底部巨型石室里的一种奇特陵墓。“因山为陵”这种营陵方式,古已有之,汉文帝的霸陵、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曲阜九龙山鲁王墓都是“依山为陵,不复起坟”。但是,这在当时却未被定为制度。唐太宗因山为陵而建昭陵,并诏令子孙“永以为法”,开创了唐代帝王陵寝制度“因山为陵”的先例。昭陵自贞观十年首葬长孙皇后起,便开始了大规模的营建工程。至贞观二十三年埋葬唐太宗,营建工程才基本结束。除主陵墓道地宫以外,还在陵山周围建起了规模宏大的建筑群。但是,陵园的营建却长达120多年。昭陵还没有发掘,其墓道地宫的情况很难全面掌握,史料对它的记载唯新旧《五代史·温韬传》及《唐会要·陵议》校译。据这些史料记载,昭陵依山凿石为元宫(墓室),从墓道至墓室山约75丈,前后安置了5道石门。墓室内富丽堂皇,不异于长安城的九重宫阙。墓道东西两厢列置着许多石函,石函内装着铁匣,匣内装着珍贵的陪葬品,传说王羲之的《兰亭集诗序》真迹和钟繇等古代著名书法家的许多墨宝都在其中。因墓道口周围山势陡峭,故而缘山凿石架有栈道,栈道绕山腰400余米,盘曲而上,直达墓道口。另外,在当年安厝长孙皇后的石洞口及接近山顶的地方,又凿石扩地,修建了房舍、游殿,供墓主人灵魂游乐,用栈道与墓道口连接,使守陵的宫女能够“供养如平常”。唐高宗时,设计昭陵建制的山陵使阎立德奏道:“谨按故事,惟有寝宫安供养奉之法,而无陵上侍卫之仪。望除栈道,固同山岳。”但高宗“呜咽不许”。长孙无忌等大臣又援引《礼经》等有关侍奉亡灵之制,重新上表请除栈道,高宗依奏,才将栈道拆除,“灵寝高悬,始与外界隔绝。”安史之乱时,杜甫逃难经过昭陵,在《重经昭陵》诗中描绘昭陵绝境道:“陵寝盘空曲,熊罴守翠微。再窥松柏路,还见五云飞。”九嵕山属石灰岩质,易被风雨剥蚀,加之经过历代的兵荒马乱,陵山上的建筑今已毁坏无遗,但游殿、最初安厝长孙皇后的石窟以及栈道遗迹仍清晰可辨。昭陵陵园面积达2万余公顷,周长60公里,是中国乃至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帝王陵墓,也是唯一架有栈道的帝王陵墓,在中国乃至世界帝陵建制上有着独特的地位。设计建造昭陵工程是由出身于工程世家,先后担任唐朝将作大匠阎立德、阎立本兄弟精心设计的。其平面布局既不同于秦汉以来的坐西向东,也不是南北朝时期“潜葬”之制,而是仿照唐长安城的建制设计的。长安由宫城、皇城和外廓城组成。宫城居全城的北部中央,是皇帝起居的地方,皇城在宫城之南,为百官衙署(即政治机构),外廓城从东南北三方拱卫着皇城和宫城,是居民区。昭陵的陵寝居于陵园的最北部,相当于长安的太极宫,可比拟皇宫内宫。在地下是玄宫,在地面上围绕山顶堆成建为方型小城,城四周有四垣,四面各有一门。据史书记载,昭陵玄宫建筑在山腰南麓,穿凿而成,陵墓的外面又建造了华丽的宫殿,苍松翠柏,巨槐长杨。杜甫在《重经昭陵》诗中说:“灵寝盘空曲,熊罴守翠微。再窥松柏路,还见五云飞。”在主峰地宫山之南面,是内城正门朱雀门,朱雀门之内有献殿,是朝拜祭献用的地方,与门阙距离很近,整个遗址约10米见方,加门阙南面约20米见方的场地,仍然是一个狭小的遗址。在这里曾出土残鸱尾一件,经复原后高1.5米,宽0.6米,长11米,以此件的高度来推想,献殿的屋脊,其高应在10米以上,应该是重檐九间,才能合于比例。门阙之间约5米,恰在献殿正中。献殿南面过20米的场地,是横向的一条深沟,可证这里不可能有别的石刻,也不可能再有别的建筑物。地宫外面还有许多木构建筑,建有房舍和游殿等。由于地宫前面四周山势陡峭凸凹不平,往来不便,又“缘山傍岩架梁为栈道,悬绝百仍,绕山二百三十步,始达元宫门”。用栈道连结上下左右,通达地宫的道路。但山上栈道建筑又不能垂直上下,必须左右回绕旋转,这从杜甫所写的《重经昭陵》“陵寝盘空曲”诗句中得到证明。虽然前人的这些记载未必绝对可靠,但从中却可看出其规模的富丽堂皇和工程繁难的程度。昭陵四周当时建筑,根据宋敏求《长安志图》记载:“以九嵕山山峰下的寝宫为中心点,四周回绕墙垣,四隅建立楼阁,北为玄武门,南为朱雀门,周围十二里”。在主峰地宫山之北面,是内城的北门玄武门,设置有祭坛,紧依九嵕山北麓,南高北低,以五层台阶地组成,愈往北伸张愈宽,平而略呈梯形,在南三台地上有寝殿,东西庑房,阙楼及门庭,中间龙尾道通寝殿,是昭陵特有的建筑群。在司马门内列置了十四国君长的石刻像:突厥的颉利、 突利二可汗,阿史那社尔、李思摩、吐蕃松赞干布,高昌、焉耆、于阗诸王,薛延陀、吐谷浑的首领,新罗王金德真,林邑王范头黎,婆罗门帝那优帝阿那顺等。这些石像刻立于高宗初年,反映了贞观时期国内各民族大团结、唐对西域的开拓以及与邻邦关系的盛况。这些石像在早年已遭破坏,今可见者有七个题名像座,几躯残体和几件残头像块。前人曾说这些石像,“高逾常形,皆深眼大鼻,弓刀杂佩,壮哉,异观矣!”从发现的残体来看,石像高不过六尺,连座约9尺许,并未超过常形,头像残块可以看出确有深眼高鼻者,有满头卷发者,有辫发缠于头者,有头发中间分缝向后梳拢者,有戴兜鍪者,但未见有弓刀杂佩者。服装有翻领和偏襟两种,其余则不能确知。仅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这些石刻像也应属于写实之作。历代祭祀唐时昭陵有宫人供养,官兵守卫,护陵军官的军衔为将军,还专门设立五品陵令管理。每年春二月,朝廷还要委派重要的大臣来昭陵祭祀。遇有太宗诞日、忌日,还安排大臣到昭陵侍奉太宗灵魂“起居”,仪仗蔽路,从不间断。《唐会要·亲谒陵》载,有唐一代,高宗皇帝和玄宗皇帝曾亲谒昭陵,拜奠先帝。永徽六年正月一日,唐高宗亲谒昭陵,规模空前,庄严肃穆。首先,“文武百官,宗室子孙”先到献殿,侍立于太宗牌位两侧。然后,高宗下辇易服,“行哭就位”,依照礼仪,捶胸顿足,号哭作拜。礼毕,又改服到位于献殿西边的“寝宫”去拜谒。高宗未到之时,往常在陵山侍奉的太宗妃嫔、以及从京城或各地赶来的太宗姐妹(长大公主)、女儿(长公主)和太宗生前的爱妃越国太妃燕氏(燕德妃)、赵国太妃杨氏(杨贵妃)、纪国太妃韦氏(韦贵妃)等就已经像侍奉太宗生前那样,侍立在寝殿神座左右。高宗进入寝殿,“哭涌绝于地”,然后到东阶,面向西“再拜”,“号哭久之”。为什么要向西“再拜”呢?原来在中国古代的礼仪中,规定有身份的人睡觉时头朝东,所谓“君之之居,寝恒东首”,寝殿是供太宗起居的宫殿,高宗朝西拜,即拜的是太宗首脑。高宗朝西拜罢,向太宗神座供奉祭品。供奉已毕,又引太尉长孙无忌、司空李勩、越王李贞(燕德妃所生)、赵王李福(杨贵妃所生)、曹王李明(杨氏生)及左屯卫大将军程咬金,再次供奉祭品。供奉已毕,高宗又在神座前拜哭献食,接着,又瞻仰太宗、长孙皇后生前衣服。瞻仰结束,又行礼拜辞,哭着走出寝宫,从寝宫建筑群围墙之北门离开。整个拜谒活动才算结束。本来,按照高宗原来的设计,武皇后要同他一同祭奠先帝,但在来昭陵的途中,武氏生下了皇子李贤,所以没有参加祭奠仪式。高宗这次祭奠活动结束后,诏令免除了醴泉县当年的租赋,并将护陵的将军、郎将进爵一等,对陵令、丞加阶赐物,又诏令在陵侧修建佛寺。开元十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唐玄宗亲谒昭陵,规模可能较高宗亲谒昭陵为小,但即极负神秘色彩。玄宗刚到昭陵下,就隐约看到太宗立于神游殿前。当玄宗进入寝殿,“闻宫中謦颏”(说话之声),玄宗忙在寝殿外设奠,“以祭昭陵功臣将相萧禹、房玄龄等数十人,如闻其扑蹈之声。”唐玄宗这次祭奠昭陵,高力士陪伴,史载高力士见到寝殿里太宗生前所用过的梳子等物,深为太宗的节俭所感动。高宗时,将军们远征凯旋而归,献俘仪式也常在昭陵举行。依照中国古代传统礼制,献俘通常都在太庙、太社举行,但高宗为了慰藉先帝未灭顽敌的遗憾,将献俘仪式移至昭陵。《唐会要·献俘》载,显庆三年,苏定方俘叛将阿史那贺鲁,于十一月十五日献俘于昭陵;乾封元年,李绩灭高丽擒高丽王,于十月二十一日献俘于昭陵。在中国古代,也有向逝去的先人哭诉的传统。唐制,臣民有冤者,可到昭陵哭诉。《唐诗纪事》引李洞诗:“公道此时如不得,昭陵恸哭一生休。”后世求进不得的志士、贤才,企慕贞观之风,也常望着昭陵咏诗言志。宋陆游《遗怀》诗中就有“积愤有时歌易水,孤忠无路哭昭陵”的诗句。唐时,昭陵陵区是严禁随便出入时,至于陵区内的一草一木,就更不得损坏。《资治通鉴》载,仪凤二年,左武卫大将军权善才、右监门中郎将范怀义误斫昭陵柏树,按律当除名。大理寺奏报高宗,高宗大怒,“特命杀之”。大理丞狄仁杰奏道:“二人罪不当死。”高宗说:“善才等斫陵柏,我不杀则为不孝。”多亏狄仁杰依法力谏,又罗列古代先贤事例,并明确表态:“臣不敢奉诏。”高宗怒气稍解,将权、范二人除名,流放岭南。从唐代开始,历代帝王都委派官员代表朝廷祭祀昭陵。由于昭陵正南方献殿前的空地不多,加之道路崎岖,石料搬运不便,所以,历代的祭陵碑都立于北司马院内,久而久之,人们习惯把北司马院称为“祭坛”。已知历代皇帝祭陵碑30余通。最早的祭陵碑是唐肃宗平定“安史之乱”后所立,碑上尚存“监察御史赐绯鱼袋臣韩云卿述并书”15字。其次是明洪武四年明太祖朱元璋派员所立的“御制祝文”碑。在30余通祭陵碑中,立碑最多的是清代康熙皇帝,至少有7通,其次是清代乾隆皇帝,至少在3通以上。在中国古代帝王陵墓当中,唯昭陵在其以后形成了“祭坛”,这说明,唐太宗及其昭陵,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凝聚力和感召力。

陵园格局

  主陵布局据有关史料记载,昭陵有垣墙围绕,陵山上有房舍、游殿,是供墓主灵魂游乐的地方。因地宫四周山势陡峭凸凹不平,缘山凿石架有栈道,栈道绕山腰400多米,盘曲而上,直达元宫门。墙四隅建有角楼,正中各开一门,南曰“朱雀门”,北曰“玄武门”,东曰“青龙门”,西曰“白虎门”。朱雀门遗址在陵山正南的一道嵕梁上,距陵山主峰约800米,门外有双阙台,门内有献殿遗址。玄武门在陵山正北的一道嵕梁上,距陵山主峰约600米,门外亦有双阙台,门内是北司马院。但东西两门门址、围墙及角阙遗址至今尚未发现。据说昭陵建制十分奢华,其平面布局既不同于秦汉以来的座西向东,也不是南北朝时期"潜葬"之制,而是仿照唐长安城的建制设计的。昭陵的陵寝居于陵园的最北部,相当于长安的宫城,可比拟皇宫内宫。昭陵玄宫建筑在山腰南麓,穿凿而成。初建时由于玄宫前面山势陡峭,来往不便,又顺山旁架设栈道,悬绝百仞,左右盘旋,绕山300米,才到达墓门。文德皇后先葬于玄宫,而栈道并未拆除,就在栈道旁之上建造房舍,供宫人居住,待太宗葬毕,为了保护陵寝安全,方拆除栈道,使陵与外界隔绝。玄宫深75丈,石门五道,中间为正寝,是停放棺椁的地方,东西两厢排列着石床。床上放着许多石函,里面装着殉葬品。墓室到墓口的通道上,用3000块大石砌成,每块石头有两吨重,石与石之间相互铆住。据《旧五代史·温韬传》载,“宫室制度闳丽,不异人间”。中室为正寝,东西厢房中摆放着石床,床上石函的铁匣里全部是前代的书画,其中就有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手书的《兰亭序》真迹,这是太宗之子高宗谨遵父命陪葬的。墓门外沿山腰还建有许多木构的房舍游殿,供唐太宗的灵魂游乐,里面还有宫人小心侍奉如常。昭陵陵山四周还围绕建有垣墙,墙四隅建有角楼,墙正中各开一门,南曰“朱雀”,北曰“玄武”,东曰“青龙”,西曰“白虎”。祭坛紧依九峻山北麓,南高北低,是当年举行重大祭奠仪式的地方。南北长89.5米,东西宽53.5米,以五层台阶地组成。台阶地上建有庑殿和东西庑房,东西各有一座三出阙,闻名中外的昭陵石刻六骏和十四国君长石刻像原来就列置在这里。今祭坛建筑遗迹清晰可见,石马、石像的基座多保存完好。献殿位于朱雀门内,背依陵山,是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当年里边主要供奉太宗的灵位。现存献殿遗址范围约40米见方。殿南有门,殿内砖铺地面,残墙断垣上留有壁画痕迹。上个世界八十年代,在献殿遗址采集到一件当年安放在屋脊上的陶鸱尾,高达150厘米,底长100厘米,宽65厘米,重约150公斤。依此件的尺寸来推算,献殿当高10米左右,应该是重檐九间。由此可以想见当年献殿是多么高大雄伟。朱雀门外阙台遗址,现存东西两阙址,间距约90米,均为夯筑,现呈圆丘形。寝宫遗址在陵山垣墙外的西南角,呈长方形,东西约237米,南北约334米。四周尚存墙垣残迹,墙基宽3.5米。南北墙垣中央各辟一门,遥遥相对。墙垣内是一片平垣的夯土层,厚3-5米。寝宫是中国古代帝王陵寝建制中与献殿同等重要的建筑,是供墓主灵魂起居的场所,里边主要供奉墓主生前起居用品,如妆奁、衣服等,另外,可能还绘有或塑有墓主的形像。昭陵寝宫两侧和后边有许多附属建筑,供守陵官员和日常侍奉的宫女居住。昭陵寝宫遗址面积特别之大,估计史料里提及的崇圣寺也建于其内,崇圣寺里住着太宗的一些下层妃嫔,太宗死后,这些妃嫔被安排在崇圣寺里,与宫女们一同侍奉太宗亡灵。唐贞元十四年(798年),昭陵寝宫建筑群被野火焚毁,后建寝宫移至昭陵西南9公里处的瑶台寺附近,故称其为“下宫”。文献记载的昭陵下宫“去陵十八里”,应该是后建的寝宫,通常把昭陵陵山附近的寝宫遗址称为“皇城”。北司马院遗址,位于陵山北玄武门内。2002年8月至2003年11月,该遗址由陕西省考石研究所依法发掘,出土各类文物2000余件组。由于该遗址的发掘报告尚未发表,遵照考古界的惯例,这里不列举其主要数据。该遗址平面呈长方形,由三个台阶地组成。“昭陵六骏”高肉浮雕石屏和“十四国酋长”圆雕石刻像当年就列置在第三台阶地两侧。从唐代中期开始,历代帝王祭祀昭陵,因为去献殿的台阶路崎岖难行,便改在司马院内进行,久而久之,便在这里留下了数十通祭陵碑,人们也习惯把这里称作祭坛。早在春秋战国之际,中国的陵墓前就习惯以栽植各种树木表示不同的等级,至秦汉,在帝陵前栽植柏树已成惯例,人们总习惯把帝陵称作“柏城”。当年的昭陵广植松柏。晚唐诗人刘沧描写昭陵秋色道:“原分山势入宫塞,地匝松阴出晚寒。”在绿树与青山掩映之中,陵山周围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的殿堂栉次鳞比,比屋连甍,当是何等地壮观。由于历史久远,陵谷变迁,昭陵的建筑不复存在,但昭陵独特的自然景观和浓郁的人文气息,仍使它成为文人墨客歌咏的对象。清人张鹏翮的《九嵕山》就将昭陵胜迹描绘得淋漓尽致:黄叶秋深覆故宫,斜阳雁带落霞红;烟笼六骏鸾歌歇,云锁九嵕树影重。泾水波摇千里月,寒门晴卷五更风。行人欲问昭陵迹,尽在岚浮翠涌中。下宫是供墓主人灵魂饮食起居及宫人、官员和守陵军队居住的地方,其遗址南北长334米,东西宽237米,周围墙基厚约3.5米,是一个比较正规的矩形。当年大量的房屋建筑都集中在这里,后遭大火而焚烧严重。到了唐德宗李适贞元十四年(799年),曾由右谏议大夫崔损主持修葺过。据文献记载,修葺后的房屋有378间,即是“但修葺而已”,可见原来的建筑面积比这还要大得多。整体布局昭陵陵园的布局,更有其独特之处。太宗陵寝居于陵园最北端的九嵕山主峰,190余座陪葬墓以陵山主峰为轴心,呈扇面分布在陵山两侧和正南面,犹如群星拱卫北辰一样拱卫着昭陵,恰似当年长安城的布局一样,帝王居住的大内居北,朝臣贵戚的府邸在南,象征着君主专制帝王至高无上的权力。陪葬墓的排列,也体现着浓郁的君主专制宗法思想。大致上采用两种方式来表现陪葬者的亲疏与等级,一是用墓葬地理位置来表现,二是用墓葬规格来表现。用墓葬地理位置表现方面,可分山上靠近陵山的近陵部分和山下平原部分。唐太宗的妃子和嫡出(皇后所生)公主都陪葬在靠近陵山的地方,享受这种礼遇的大臣墓发现了3座,它们分别是魏征墓、阿史那思摩(李思摩)墓和阿史那社尔墓(墓主未最终确定)。魏征墓前有一无封土(可能封土被毁)的小型墓葬,疑是附魏征墓而葬者的墓葬。魏征是贞观良相,太宗评价他“贞观以后,魏征之功”。阿史那思摩和阿史那社尔都爵郡王,是北方突厥民族入唐为官者的代表人物。庶出的公主、王子和文武大臣大多陪葬在山下平原。显然,靠近陵山的陪葬者地位尊宠,而陪葬山下者则较次之。用墓葬规格表现方面,由高至低依次可分为五类。规格最高的自然属“因山为陵”。迄今只发现魏征墓和唐太宗贵妃韦氏墓属于此类,但未号墓为陵。其次是覆斗型墓葬。顾名思义,这种墓葬封土就像一只方斗扣在地上,秦汉帝王及大臣墓葬除个别外均为此类。秦汉时,这种封土就被称为山陵,因此,它的规格也很高。迄今只发现唐太宗嫡出的长乐、城阳、新城三公主墓属此类,而它们都处在距离陵山很近的地方。再次是为冢象山型封土,即把坟墓的封土堆成连绵不断的山形或和普通圆锥形一样,却明文规定它为象山形。此型墓葬已发现四座,即李靖墓、李绩(徐懋功)墓、阿史那思摩墓和阿史那社尔墓。为冢象山型墓葬是唐王朝仿照西汉王朝为旌表霍去病、卫青对匈奴作战的战功而为他们营墓为冢象祁连山和庐山的故事,为功臣建造的特殊封土墓葬,所以,其规格应当较高。第四种是普通圆锥体型封土墓葬。这类墓葬在昭陵陪葬墓中占绝大多数,如尉迟敬德墓、房玄龄墓、程咬金墓等。第五种是墓而不坟型墓葬,也就是墓葬不起封土。本来这样的墓葬在中国商周时非常普遍,其规格高低在墓内反映,但在昭陵陵园,除初唐功臣高士廉葬仪特别隆重却又墓而不坟外,其他的墓而不坟型墓葬规格极低,通常为等进妃嫔和宫女采用这种坟墓形式。但要说明的是,建在山底平原的墓葬,只能以封土形式表示其规格,而不能以距昭陵主峰的远近为其规格评判标准。位于平原的墓葬,是按照建墓时间迟早排列的,建墓早的,离陵山较近,相反,则距陵山较远。已能够确定墓主的昭陵陪葬墓已达70座,已被发掘的昭陵陪葬墓已达40座。

文物遗存

  昭陵六骏在祭坛东西两庑房内置有6匹石刻骏马浮雕像,驰名中外,曾有诗云:“秦王铁骑取天下,六骏功高画亦优。”这是李世民自己选定的题材。他在隋亡以后,为统一割据的局面,巩固唐王朝新建的政权,南征北战,驰骋疆场,他骑过的六匹马,联系他的战功。据说当时担任营山陵使、工部尚书、著名工艺家、美术家阎立德起图样,由筑陵石工中的高手雕镌而成的。这六具石雕骏马是在平面上起图样,雕刻人马形状的半面及细部,并使高肉突起,称之浮雕,也叫“高肉雕”。每边三具,皆背靠后檐墙而立。据记载,原石在每块上角有欧阳询书太宗自撰的马赞诗,随后另有殷仲容隶书刻于座上,这些今俱不可见,原诗收入《全唐文》中。六骏的名为“特勒骠”、“青骓”、“什伐赤'、“飒露紫”、“拳毛马呙”、“白蹄乌”。现存西安市碑林博物馆,其中“飒露紫”、“拳毛马呙”二骏,于1914年被盗运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昭陵六骏刻于贞观十年,各高2.5米,横宽3米,皆为青石浮雕,姿态神情各异,线条简洁有力,威武雄壮,造型栩栩如生,显示了唐代雕刻艺术的成就。在“飒露紫”中表现了唐太宗在与王世充作战时为流矢所中,丘行恭进前为他拔箭那种亲切形象。昭陵的这些石刻在品类、造型及题材上,既不取生前仪卫之形,也不用祥瑞、辟邪之意,独具一格,所有石刻都是写实,富有政治意义的不同凡响之作。寝宫昭陵的寝宫,是供奉墓主饮食起居的地方,起初建筑在陵墓旁边的山上,后因供水困难,移到山下,称“陵下宫”,在山陵的西南脚下,与南面的朱雀门大致在一条线上,后因山火焚毁,就移于封内的西南方的瑶台寺,距陵18里。据瑶台寺遗址出土的题刻残石看,晚唐时期与建陵同祭于此。这里是守陵宫女住宿之处,不但是皇帝谒陵、公卿巡陵必到之处,也是春秋祭、朔望祭、节日祭、日进食、朝夕祭之处,不是宫人供养如常制之处。今昭陵下宫遗址未作清理,其规模不可知。陪葬墓唐陵陪葬沿袭了汉代制度:皇陵余地赐亲属、功臣、将相陪葬,给东园秘器。贞观十年底,唐太宗首葬长孙皇后于昭陵后,即于第二年二月制《九嵕山卜陵诏》,除明确规定把昭陵作为自己和皇后的陵墓外,还号召文武大臣及皇亲国戚死后陪葬昭陵,诏书中说:“又佐命功臣,义深舟楫,或定谋帷幄,或身摧行阵,同济艰危,克成鸿业。追念在昔,何日忘之!便逝者无知,咸归寂寞;若营魂有识,还如畴曩,居止相望,不亦善乎!汉氏使将相陪陵,又给以东园秘器(陪葬器物、棺椁衣服等),笃终之义,恩意深厚,古人之志,岂异我哉!自今以后,功臣密戚及德业尤著者,如有薨亡,宜赐茔地一所,给以秘器,使窀穸(埋入墓穴)时丧事无阙。所司依此营备,称朕意焉。”接着,又下发补充诏书,允许子孙从父祖而葬昭陵,即所谓“其父祖陪葬,子孙欲来从葬者,亦宜听允。”在太宗的号召下,文武大臣和皇亲国戚都以陪葬昭陵为荣,从贞观年间开始,直至开元年间,有数百位显赫人物陪葬昭陵,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帝王陵园。据《小方壶斋舆地丛钞》载:“九嵕山下陪葬诸王七、嫔妃八、公主二十二、丞郎三品五十有三、功臣大将军以下六十有四。”《唐会要·陪陵名位》载,前后陪葬昭陵者有妃7人,王5人,公主10人,宰相13人,丞郎三品50人,功臣大将军60人,计155人。游师雄《题唐太宗昭陵图》作165人。宋敏求《长安志》作166人。此数尚未含子从父、孙从祖及宫人(下等妃嫔宫女)陪葬者。通过对整个陵园的实地考察,已确认昭陵有193座陪葬墓,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属夫妇合葬墓,因而,陪葬人数远远超过200人,或有300多人;陪葬墓数目之多,是历代帝王陵寝之冠。从而以昭陵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陪葬墓群,向南辐射成扇面形状,列传两侧,益发衬托出昭陵至高无上的气概。陪葬者除了皇族外,大部分是文武功臣,他们是李世民父子统一中国,创设大唐帝国的重要人物,此外,有些少数民族首领也有幸陪葬。昭陵的陪葬墓有四种类型。第一类是依山为墓,如魏徽墓和新城公主墓;第二类是覆斗形墓,如长乐公主和城阳公主墓等,墓前均存有石人、石羊、石虎、石望柱;第三类是圆锥形墓葬,此类陪葬基所占比例最大,文武大臣们的陪葬墓大多是这种形制;第四类是像山形,如李靖墓等,象征阴山、铁山、乌德镕山,同样在墓前有石人、石虎、石羊、石碑,这种特殊形状的墓葬封土,是对有特殊功勋重臣的特殊奖赏。而这些陪葬墓的排列位置,总体上是依据死者的身份、政治地位及其与皇帝的亲疏关系而周密布置的。据《唐会要》记载:陪葬墓按照文臣武将分为左右而排列,坟高四丈以下,三丈以上。由此可见,唐代的陪陵制度有着严格而周密的规划,它反映了“主尊臣贵”,“祟重今朝冠冕”的君主专制等级思想。但是,唐朝的陪葬制度到了昭陵就发展到了顶峰,昭陵以后的陪葬墓就急剧减少。据《资治通鉴》和《唐会要》《长安志》记载,开创“开元盛世”的唐玄宗泰陵只有太监高力士一人陪葬;颇有作为的唐肃宗建陵也只有郭子仪将军一人陪伴;有小太宗之誉的唐宪宗的景陵只有太子、皇后、纪子等4人陪葬。陪葬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但跟陵主在位期间的政治气氛和死后的政治背景有关,还与唐朝中后期国力的衰败,中央集权制的逐渐衰微有极大的关系。唐太宗与长孙皇后的昭陵有陪葬墓180余座,主要有长孙无忌、程咬金、魏征、秦琼、温彦博、段志玄、高士廉、房玄龄、孔颖达、李靖、尉迟敬德、长乐公主、韦贵妃等墓,还有少数民族将领阿史那社尔等15人之墓。上世纪70年代,考古工作者先后发掘了徐懋功(李勣)、尉迟敬德、程咬金、张士贵、郑仁泰、长乐公主、韦贵妃等40余座陪葬墓,遂建成了占地面积53亩,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陈列面积2000平方米,绿化面积15000平方米的昭陵博物馆。昭陵还分布有功臣贵戚等陪葬墓167座, 已知墓主姓名的有57座,形成一个庞大的陵园。这是援引汉代的制度,唐代从献陵开始。起初只限于赐葬,随后允许申请陪葬,渐次扩到子孙亦可从葬陪陵。据昭陵有碑及出土墓志记载:陪葬者或享受国葬,丧葬所需概由官府;或官为立碑;或赠米粟布帛;或赐衣物;或给羽葆鼓吹等。还有预赐茔地,以便生前就修造坟墓。也有为纪念战功而起冢者,如李靖墓起冢象阴山、积石山;李绩(徐懋功)墓起冢象阴山、铁山、乌德犍山(即郁都斤山);阿史那社尔墓起冢象葱山;李思摩起冢象白道山等。再还有皇帝亲为撰书碑文者:如魏征碑为唐太宗撰书;李勣(徐茂功)碑为高宗撰书,更足以说明他们所受的宠荣。陪葬墓的石刻也极为精美,温颜博墓前的石人,魏征墓碑首的蟠桃花饰、尉迟敬德墓志十二生肖图案和石椁的仕女线刻图等,皆为当时艺术精品。从墓内还发现大量的精致的工艺品,例如李绩墓中出土的“三梁进德冠”,花饰俊美,据说唐太宗亲自设计了三顶,赐予最有功之臣,李绩得了一顶。众多陪葬墓衬托了陵园的宏伟气势,加之各墓之前又多有石人、石羊、石虎、石望柱、石碑之属,更能点缀陵园繁华景象。同时也反映了唐太宗时君臣之间‘义深舟楫”的关系。有“荣辱与共,生死不忘”之意。唐太宗能与功臣“相依为命”,既不滥杀功臣,且妥善安置,使能保持晚节,死后还能安葬在一起,这种做法在帝王中实属罕见。昭陵地面建筑虽被毁坏了,又屡遭战乱的破坏,但陵园遍布着丰富的古迹和文物,还藏有大量的古代美术工艺品及其他文物,有待发现。昭陵博物馆里展示了许多墓碑和墓志,保存了大量的有关唐代的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史料,展示了初唐书法艺术的高度水平。附:昭陵部分陪葬墓列表越国太妃燕氏 赵国太妃杨氏 纪国太妃韦氏 贤妃郑氏 昭容韦尼子 才人徐氏 郑国夫人 彭城国夫人刘娘子 恒山王李承乾 蜀王李愔 蒋王李恽 越王李贞 子琅琊王李冲 子常山公李倩 纪王李慎 子嗣纪王李澄 赵王李福 曹王李明 子千金王李俊 清河公主 驸马程处亮 晋国公主 驸马韦思安 豫章公主 驸马唐尚识 新兴公主 驸马长孙曦 兰陵公主 驸马窦怀哲 高密公主 驸马段纶 长乐公主 驸马长孙冲 遂安公主 驸马王大礼 南平公主 驸马刘玄意 衡阳公主 驸马阿史那社尔 新城公主 城阳公主 驸马薛瓘 长广公主 驸马杨师道 襄城公主 驸马萧锐 长沙公主 驸马豆卢怀让 安康公主 驸马独孤彦云 临川公主 驸马周道务 普安公主 驸马史仁表 虞国公温彦博 褒国公段志玄 郢国令宇文士及 郑国公魏徵 子卫尉卿魏叔玉 右武卫将军李思摩 国子祭酒孔颖达 礼部侍郎孔志约 工部侍郎孔元惠 晋州刺史裴艺 芮国公豆卢宽 子芮国公豆卢仁业 邠国公豆卢贞松 将军豆卢承基 琅琊郡公牛进达 梁国公房玄龄 申国公高士廉 太常卿薛收 礼部尚书张胤 卫国公李靖 英国公李勣 子梓州刺史李震 鄂国公尉迟敬德 子卫尉卿尉迟宝琳 嘉川郡公周护 冠军大将军许洛仁 左戎卫大将军杜君绰 卢国公程知节 胡国公秦叔宝 汉东郡公李孟尝 洪州都督吴黑闼 内侍张阿难 内侍王波利 中书令马周 子吏部侍郎马载 薛国公阿史那忠 莒国公唐俭 子殿中少监唐嘉会 太常卿褚亮 左金吾大将军梁仁裕 中书令崔敦礼 兵部尚书房仁裕 郕国公姜行本 子吏部尚书姜遐 子郕国公姜简 邢国公王君愕

文物保护

  1961年3月4日,昭陵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1月10日,陕西省文物局邀请有关专家,组织礼泉县文物旅游局等相关部门,对唐昭陵北司马门祭坛遗址保护工程和礼泉文庙保护维修工程进行了竣工验收。经过专家组商讨后,一致同意通过这两个保护工程的竣工验收。2012年6月26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唐昭陵长乐公主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的请示》(陕文物字〔2012〕72号)。2012年6月26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唐昭陵韦贵妃墓保护工程设计方案的请示》(陕文物字〔2012〕73号)。2013年2月6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唐昭陵陪葬墓——长乐公主墓保护工程方案的请示》(陕文物字〔2012〕219号),原则同意《唐昭陵长乐公主墓保护工程方案》和意见。2013年2月6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唐昭陵陪葬墓——韦贵妃墓保护工程方案的请示》(陕文物字〔2012〕220号),原则同意《唐昭陵韦贵妃墓保护工程方案》和意见。2014年06月20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昭陵文物保护规划的请示》(陕文物字〔2012〕194号),原则同意所报昭陵保护规划。2015年04月09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上报〈昭陵博物馆可移动文物预防性保护方案〉的请示》(陕文物字〔2015〕63号),原则同意所报方案。2010年8月21日,昭陵被纳入陕西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

昭陵博物馆

  昭陵博物馆位于昭陵陵园中心的李绩(徐懋功)墓前,在陕西省礼泉县烟霞镇。西距县城15公里,北距陵山11公里,是一座遗址型博物馆,1972年始建,原名“昭陵文物管理所”,1978年晋升为“昭陵博物馆”,并正式对外开放。昭陵博物馆馆藏文物8000余件,现有陈列室四座,即昭陵文物精品展陈列室,唐墓壁画陈列室,碑石陈列室两座(昭陵碑林),四座陈列室共集中展示昭陵陵园近40座陪葬墓出土的精品文物400余件(组)。在昭陵文物精华展厅里,陈列着昭陵祭坛遗址和部分陪葬墓出土的大批珍贵文物,既有瓷和红陶,也有昭陵独有的彩绘釉陶和绚丽多彩的唐三彩。张士贵墓出土的贴金彩绘文武官俑被定为国宝级文物。唐墓壁画陈列室展出诸多出陪葬墓出土的大量壁画,有婀娜多姿的侍女,翩翩起舞的乐伎,神态各异的给使,还有贵夫人乘牛车出行的场面。这些都是唐代政治、外交、文化和军事活动的视觉再现。昭陵碑林始建于1974年,共收集昭陵六骏碑、唐太宗像碑、昭陵图碑等60余通,出土墓志40余合,60余通碑石中有22通1979年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书法艺术名碑,尽为国家一级文物。40余合墓志,有26合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被称为中国三大碑林之一。1991年建成长乐公主墓文管所和韦贵妃墓文管所并正式对外开放。2000年,投资750万元,修建从昭陵博物馆起,途经长乐公主墓文管所、韦贵妃墓文管所至昭陵主峰的14.8公里的旅游专线,使整个景区有四个文物景点,年接待中外游客30多万人次,是陕西省境内重点和热点景区之一。

旅游信息

  门票昭陵陵山门票旺季 元、淡季 元;昭陵博物馆门票旺季 元、淡季 元。开放时间:夏季8:30-18:00;冬季9:00-17:30。交通1、从西安城西客运站坐西安至烟霞、赵镇方向的汽车,在昭陵博物馆下车;或者城西客运站乘坐西安至礼泉高速,西安至礼泉、乾县方向的汽车在礼泉县下车,换乘礼泉至北屯的班车在博物馆下车。昭陵现没有直达车辆,游览须包车或租车。2、自驾车:从312国道北上召路口向北直走28公里,到达北屯后,向左拐7公里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