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寺

报恩寺
报恩寺
大报恩寺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佛教寺庙之一,是明清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迹,被西方人视为代表中国文化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是中国的象征,与灵谷寺、天界寺并称为金陵三大寺。大报恩寺是明成祖朱棣为纪念其生母碽妃而建,其原址有建于吴赤乌三年(240年)的长干寺及阿育王塔,史称“江南佛寺之始”,永乐十年(1412年)重建,大报恩寺施工极其考究,完全按照皇宫的标准来营建,金碧辉煌,昼夜通明。大报恩寺琉璃宝塔高达一百多米通体用琉璃烧制,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被称为“天下第一塔”,更有“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之誉,是当时中外人士游历金陵的必到之处。2013年5月,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报恩寺                                 外文名称Gratitude temple
      地理位置:江苏南京                                气候类型:亚热带季风性气候
      占地面积:5.6万㎡                                  景点级别: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经房:38间                                              著名景点:硕妃殿,琉璃宝塔,鎏金七宝塔

历史沿革

  大报恩寺位于南京中华门外雨花路东侧秦淮河畔长干里。传说是明朝永乐皇帝(朱棣)为纪念其惨死的生母碽妃(朝鲜人)而兴建的。在1412年到1431年期间兴建的一组规模庞大,有如宫殿般金碧辉煌的建筑群。大报恩寺施工极其考究,完全按照皇宫的标准来营建。地基上先钉入粗大木桩,然后纵火焚烧,使之变成木炭,再用铁轮滚石碾压夯实,木炭上加铺一层朱砂,以防潮、杀虫。寺内有殿阁20多座,画廊118处,经房38间。历时19年,耗银250万两,征调工役10多万人。位于大殿后的大报恩寺琉璃塔建造于永乐十年(1412年),宣德三年(1428年)竣工,九层八面,高达78.2米,甚至数十里外长江上也可望见。塔身白瓷贴面,拱门琉璃门券。底层建有回廊(即宋代的“副阶周匝”)。塔室为方形,塔檐、斗拱、平坐、栏杆饰有狮子、白象、飞羊等佛教题材的五色琉璃砖。由于各层传递,所以使用的砖瓦尺寸不一。该塔是金陵四十八景之一。明清时代,一些欧洲商人、游客和传教士来到南京,称之为“南京瓷塔”,将它与罗马斗兽场、亚历山大地下陵墓、比萨斜塔相媲美,称之为中古世界七大奇观之一,也是中国的象征之一。建造大报恩寺是南京历史最为悠久的佛教寺庙,千余年间,屡废屡建,寺名亦屡屡更易。东吴赤乌年间(公元238─250),孙权建建初寺及阿育王塔,为江南塔寺之始;晋太康年间(公元280─289年)复建,名长干寺;南朝陈为报恩寺,宋改天禧寺,建圣感塔;元改慈恩旌忠教寺;明永乐六年(公元1408年)毁于火,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明成祖以纪念明太祖和马皇后为名,命工部于此重建大报恩寺及九层琉璃宝塔,实则纪念其生母硕妃,故此不惜代价,按照宫阙规制,征集天下夫役工匠十万余人,费用计钱粮银二百五十万两、金钱百万,历时十九年始完工。为明初南京三大佛寺之一。大报恩寺琉璃宝塔是明成祖朱棣为纪念其生母贡妃而建,高80米,9层8面,周长百米。这项工程耗时近20年,使用的匠人和军工达10万人,耗资248.5万两银子。据传,塔建成后,9层内外共设篝灯146盏,每盏芯粗1寸左右。明代初年至清代前期,大报恩寺琉璃宝塔作为南京最具特色的标志性建筑物,被称为“天下第一塔”,更有“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之誉,是当时中外人士游历金陵的必到之处。大报恩寺琉璃宝塔在南京的土地上屹立了近400年后,1856年毁于太平天国战争中。如今,明代永乐帝与宣德帝先后御制的大报恩寺碑尚存遗物。据史书记载,建造此塔烧制的琉璃瓦、琉璃构件和白瓷砖,都是一式三份,建塔用去一份,其余两份编号埋入地下,以备有缺损时,上报工部,照号配件修补。1958年在附近出土了大批带有墨书的字号标记琉璃构件,现分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和南京市博物馆。损毁大报恩寺塔的毁灭,仍旧是个谜团。一种说法是毁于1854年,那时清军占领了雨花台,为防止清军利用大报恩寺塔的高度优势,太平军先下手为强,“用火药轰之,复挖空塔座下基地,数日塔倒,寺遭焚毁”。但是,也有人认为是曾国藩下令炸毁的。还有一种说法则是毁于1856年,正逢天京之变,北王韦昌辉害怕大报恩寺塔被石达开用以充当攻城的炮垒,于是下令将塔摧毁,结果塔和寺都被夷为平地。不管哪种说法更为接近事实,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战争带给人类文明的摧残,是毁灭性的。相传建造该塔时曾一式烧制三份琉璃构件,一份用来建塔,两份埋入地下用于替换。1958年在眼香庙、芙蓉山、窑岗村一带出土的大批琉璃构件上多带有墨书的字号标记。构件现分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和南京市博物馆。重建2004年后南京市开始筹划复建事宜,2007年,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正式启动建设。2008年8月7日,在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出土的铁函中发现了七宝阿育王塔,内藏“佛顶真骨”。被评为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大报恩寺重建工程是南京市2010年城市建设“十六个重大项目”之一,2010年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向该工程捐赠10亿元人民币。

寺院格局

  大报恩寺周长达九里十三步,内有金刚殿、左右碑亭、天王殿、大殿、佛殿、大禅殿、后禅殿、左右观音殿、法堂、祖师堂、无梁殿、伽蓝殿、藏经前殿、藏经殿、左右贮经廊、轮藏殿、禅堂、韦驮殿、经房、东西方丈、三藏殿、钟楼等,僧院一百四十八房,东西画廊廊房一百一十八间,规模极其宏大。寺中还种有郑和自西洋带回的五谷树、婆娑树等奇花异草。当时佛教的十大宗派在寺内都设有讲座,供僧徒任意选修;并雕版印刷了号称“南藏”的大部头佛经六百三十七函五千余卷收藏于寺内。

主要景点

  硕妃殿大报恩寺大殿俗称硕妃殿,其中供奉有硕妃的碑位,每年由礼部按时祭祀,除此之外终年封闭,不许人进入。大报恩寺规模宏大,以佛殿(即大雄宝殿,又称硕妃殿)、天王殿、宝塔为主体,包括金刚殿、观音殿、伽兰殿、经藏殿、论藏殿、三藏殿、法堂、祖师堂、禅堂、经房、东西方丈及御亭、左右碑亭、画廊等殿堂;其中画廊有118间,经房38间。大报恩寺及其琉璃宝塔的建筑极其精美,集明代以前中国建筑艺术精华于一身,其中以大雄宝殿和四天王殿最为壮丽,下墙、石坛及栏杆,都用汉白玉石砌成,雕镂得非常别致。整个建筑群的施工都十分精致。地基均用木炭垫底,其方法是先插木桩,然后纵火焚烧,化为烬炭,再用重器夯砸结实,使地质不再迁变,能够承受重压;上面用朱砂覆盖,起到防潮杀虫的作用。当年,郑和还将从海外带回的五谷树栽种在寺内,供人们欣赏。五谷树不但结子如五谷,据说还可以验年岁丰歉。在历史上,人们由参观寺内的五谷树,而追忆郑和下西洋的壮举和郑和不平凡的一生。清陈文述在《五谷树诗》中咏道:“楼船十万泰西回,此树曾随舶棹来。移植远从鹦鹉地,托根终傍凤凰台。种分萧寺双株老,花为丰年几度开。野史纷纷说三宝,貂珰亦自不凡才。”2004年始,南京市政府开始筹划复建事宜,2007年,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正式启动前期工作。2008年8月7日南京大报恩寺铁函中阿育王塔的发现,震惊了世界。2008年11月22日下午,鎏金七宝阿育王塔在瘗藏千年之后重现世间。2010年06月12日,南京大报恩寺七宝阿育王塔金棺银椁被打开,佛顶真骨盛世重光。琉璃宝塔硕妃殿后的琉璃宝塔最为著名。塔高约三十三丈,九层八面,外壁用白瓷砖砌成,每砖中央浮雕一佛像;自下至上各层用砖数量均相等,仅体积逐层缩小。每层的复瓦和拱门都用五色琉璃构件,上塑飞天、飞羊、狮、象等形像,极为生动美观。据说烧制这些琉璃构件时掺入了郑和下西洋带回的火山灰,故琉璃色泽极为润艳。塔顶为重达二千两的黄金宝顶,其下为铁质九极相轮,计重三千六百斤,再下为俯仰对置的一对承露盘,一说为铁质,外裹黄金厚寸许,一说为风磨铜质,直径十二尺,重四千五百斤,内放佛经及大批珠宝金银。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日夜轮值点灯的少年达百人,每昼夜耗灯油达六十四斤。此塔开了世界琉璃宝塔的先河,当时便号称“第一塔”,“海外夷蛮重译至者,百有余国,见报恩寺塔必顶礼赞叹而去,谓四大部洲所无也”;明末杰出的散文家张岱幽默地称之为“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近世更被与长城、罗马大剧场、比萨斜塔等并列,誉为“中古时期世界七大奇观之一”。尤为可贵的是,此塔所用五色琉璃瓦、琉璃构件及白瓷砖,均烧制出一式三份,建塔时用去一份,另二份编号埋入地下,塔身有缺损时,根据编号很快就可找出所需备件配补。琉璃塔,建造于永乐十年,宣德三年竣工,高达78.2米,甚至数十里外长江上也可望见。拱门琉璃门券。门框饰有狮子、白象、飞羊等佛教题材的五色琉璃砖。刹顶镶嵌金银珠宝。角梁下悬挂风铃152个,日夜作响,声闻数里。自建成之日起就点燃长明塔灯140盏,每天耗油64斤,金碧辉煌,昼夜通明。塔内壁布满佛龛。该塔是金陵四十八景之一。更被17世纪进入中国的西方传教士称为中古世界七大奇观之一。也是南京的象征。鎏金七宝塔2008年8月6日下午4点进入第三个发掘阶段,此时,铁函已处于无水状态,丝织物包裹的塔形已完全呈现出来。4点56分,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从地库中传出,华国荣轻轻提起铁函里丝织物的一角,记者清楚地看见了包裹中的一个塔状物的塔心部分,看上去还很新,在灯光下发出蓝光,非常神奇。“很显然,这是一座鎏金七宝塔,塔身有精美的装饰图纹,高度和体积还不能确定,要进行画图、测量、做平面、立面分析。”九重锦绣如同是佛祖穿的衣物,华国荣表示,上千年的丝绸能够保存得如此完好,出乎意料,也是十分珍贵的文物,无论如何也要想法保存好。华国荣表示,为防止宝塔暴露在空气中遭损坏,丝织物不能完全掀起,只能露出一角。12日上午8时,珍藏有佛顶骨舍利的金棺银椁由南京博物馆迎请至栖霞寺。上午9时许,在海内外108位高僧大德见证下,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法师等从一套金棺银椁中恭请出佛顶骨舍利,供奉于两个特制的7层楠木刻金莲花须弥座上;从另一套金棺银椁中恭请出了十颗感应舍利以及诸圣舍利等。记者看到,迎请出的佛顶骨舍利浅褐色,呈蜂窝状。大报恩寺地宫出土石碑上的文字记载,这座地宫属于北宋长干寺,舍利函中藏有的都是稀世国 宝:感应舍利十颗、佛顶真骨、诸圣舍利、金棺银椁、七宝阿育王塔。这些宝贝是被“进呈”然后“以铁口函安置”的。史料记载,梁大同八年,梁武帝改造阿育王佛塔,发掘出了旧塔下的舍利和佛发爪。佛祖的头发呈青绀色,当时的僧人们用手把佛祖的头发拉直,头发的长度有几层楼那么长。除了这些,梁武帝还挖到了前朝的人们礼佛的金银杯、剑、钏、钗、镊等诸杂宝物。据说,梁武帝挖到地下九尺许,发现了石函,函内有铁壶,以盛银坩,坩内有金镂 罂,罂内放着三颗佛祖舍利,如粟粒大,圆正光洁。函内有琉璃碗,碗内还有四颗舍利以及发爪,爪有四枚,为沈香色。后来,梁武帝请回了一颗佛祖 舍利放在他的宫廷内。最后,梁武帝来到长干寺,设无碍大会,建了两座寺庙,用金罂、玉罂,重新盛放了舍利以及佛祖的发爪,然后放在七宝塔内,又用石函盛放 宝塔,分别放在两座寺庙的地宫内。同时,还放了王侯妃子富室所舍的金银环钏等珍宝充积。

寺院特色

  如果将大报恩寺比喻为一顶璀璨的皇冠,那么琉璃塔无疑是这顶皇冠上最熠熠生辉的明珠,在它存在的400多年中,中国没有其它任何一座建筑可以与之比肩。当年,在南京城的任何一个地方,人们只要抬头南望,都能够看到它擎天巨柱般雄伟的身姿。建大报恩寺花了17年时间,而同时期工程量数倍于它的北京紫禁城,用时不过3年半。大报恩寺工程如此费时,主要因为琉璃塔的建设难度极大,不得不屡屡延期。据后人估算,仅修建琉璃塔一项所耗用的钱粮,折合白银就高达248万余两。明成祖朱棣给琉璃塔御赐了“第一塔”的塔名,其特点可以归纳为“三绝”:第一绝:巨构殊形,高耸云日。琉璃塔是有确切记载的中国古代最高的建筑之一。塔为八边形,共9层,通高78.02米,相当于26层楼房的高度。琉璃塔最顶部是用纯金制成的宝珠,直径约为4米,据说重达2000余两,每层的檐角下都悬挂铜制的风铃,从上至下共152只,即使在轻轻的微风之中,清脆的铃声也可声闻数里。第二绝,通体琉璃,独步古今。琉璃塔的主体为砖砌,除了塔顶有一根“管心木”之外,整个建筑当中“不施寸木”。其内、外表层全部用各种造型、各种颜色的琉璃构件榫合而成。这种独特的装饰艺术让琉璃塔赢得了“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的美誉。琉璃塔所用的各种琉璃构件几乎每件的形状、尺寸、颜色和纹饰都有差异,因而制作和烧制极为不易。这是琉璃塔建设时间长达17年的重要原因。据记载,当时每个构件都烧制了三套,一套当时安装,另两套藏于地下。建国以后,南京的窑岗村、眼香庙一带,先后出土过大量的与琉璃塔有关的琉璃构件,背后大都有墨书的编号和标记,证明了历史记载的可靠。第三绝,长夜深沉,佛灯永明。每当暮色来临之时,琉璃塔上就会点燃144盏如火炬般明亮的油灯,彻夜不熄。无论是月落星稀的傍晚,还是风雨如注的黑夜,无论是在钟山脚下的丛林之中,还是大江之上的渔舟之内,人们都能够看见这座高塔上永不熄灭的灯光。九层琉璃塔的每一面墙壁之上,都有2扇窗户,共计144扇。这些窗户全部用磨制得极薄的蚌壳进行封闭,144盏油灯就分别安置在窗户之内。这些蚌壳制成的窗罩名叫“明瓦”,是平板玻璃引进之前中国最好的建筑采光材料。自宣德三年琉璃塔建成之日起,大报恩寺就安排了100名僧人轮流值班,负责给油灯添油、剪芯,擦拭明瓦,确保夜夜塔灯通明。在琉璃塔旁边,建造了一座油库,用于储存燃灯所需的灯油。根据一份明代官员向皇帝提交的账单记载,琉璃塔上每盏油灯每夜所需的灯油为六两四钱,整个琉璃塔每月所耗用的灯油总量为1530斤。 令人痛惜不已的是,琉璃塔这一旷世杰作毁于太平天国的“天京内讧”。1856年,北王韦昌辉因为担心翼王石达开占领城外的琉璃塔,架炮攻击城内,派兵一面在塔下挖地道引爆炸药,一面用火炮直接轰击塔身,最终使琉璃塔化作一堆瓦砾,而大报恩寺的其他建筑也被由此引发的大火全部烧毁。

社会影响

  建康报恩寺慧闻者,齐渤海人也。幼年向佛,十二入寺,十六受戒。苦修《大智度论》、《中论》,树“一心三观”,启天台之源。所入法门,非世可知。学者仰之,以为履地戴天,莫知高厚。又以悯寺所得榇施,买海曲溪石梁为放生池,佛法广播于江北。建德六年,齐地佛门遭劫。闻率僧众四十余循海路奔健康。辄遇大风波,楫折船沉。忽现巨龟,负众僧出水,须臾抵健康。闻口称南无阿弥陀佛。龟对曰:师父曾记否,吾乃海曲放生池之老龟也。闻恍然大悟。奏闻宣帝,帝大悦,敕建报恩寺,香火祀之。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灭吴后,在今南京中华门外建越城,中华门地区成为南京的建城之始;大报恩寺塔立于南朝寺庙发祥地和江南佛教中心,早在明初之前,其原址及周边地带,曾有历代官方及皇家敕建的许多寺塔,虽屡建屡毁,仍屡毁屡建,政权更迭十朝,唯兴庙不变;岁月流逝千年,独建塔不止。公元247年东吴大帝孙权为康居国僧人会在长干里修建建初寺和阿育王塔,成为江南塔寺之始;北宋端拱元年(988年),僧可政得唐三藏玄奘大师顶骨舍利,于长干寺建塔瘗藏;宋天禧元年(1017年),重修后的长干寺改称天禧寺,寺塔易名“圣感”;元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诏改天禧寺为“元兴慈恩旌忠教寺”,改塔名为“慈恩塔”;明初,仍在历代毁损的寺塔旧址上,新建大报恩寺、琉璃塔。 其遗址位于南京城南中华门外古长干里,今晨光机械厂内。大明之光明初的大报恩寺与琉璃塔,为明成祖纪念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所建。一说明成祖为纪念生母贡妃所建。建成后的大报恩寺为江南三大寺之一,是全国最大的讲寺,为包容各派的佛教义学讲堂,并一度成为管理全国佛教事务的僧录寺所在地。被明成祖赐名为“第一塔”的大报恩寺琉璃塔,高约78米,为当时全国最高的建筑和南京最具特色的标志性建筑,以五色琉璃精工砌筑;塔顶悬挂140多盏篝灯,夜晚点燃时,几十里外可见,当时有人称赞琉璃塔“白天似金轮耸云,夜间似华灯耀月”,并被张岱形容为“永乐之大窑器,中国之大古董”。1856年,大报恩寺与琉璃塔毁于太平天国的“天京事变”之中。东西方之桥16、17世纪,随着西方传教士和使团陆续到达中国,琉璃塔逐渐为西方世界所了解。他们惊叹于琉璃塔的壮丽,把它称为中国瓷塔(The porcelain tower of NanKing ),并把它与万里长城一道作为中国在西方人心中的表征,代表了中国在西方心目中的美好印象,又与埃及金字塔、英国巨石阵等一道被称为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观之一。文化风水之巅重建的金陵大报恩寺、琉璃塔,居古长干里文化风水之巅,稳重而不失纤秀,玲珑而不失庄严,矗立古长干里高台,倒映外秦淮河水,与明城墙、中华门相守,和雨花台相望,在消失100多年之后,浴火重生,走出历史封存的记忆,将再次成为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精神标高。明清中国佛经流通的中心汉文佛教大藏经,是汉文佛典的总集。大藏经的编撰、雕刻、印刷,一直被视作是至高无上、功德无量的盛事。明清两代,大报恩寺在这一领域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崇高地位。在明清出现的5部大藏经(其中官刻4部、民刻1部)中,有3部官刻与大报恩寺及其前身天禧寺有关。其中直接相关的为《初刻南藏》(以前称《洪武南藏》)、《永乐南藏》。而在北京雕刻的《永乐北藏》,不仅以《永乐南藏》为范本,而且其主持者有不少是来自大报恩寺。经版雕刻于大报恩寺并在该寺长期保存、印刷流传的《永乐南藏》,影响最大。可以说,自永乐十八年(1420)《永乐南藏》雕成以后,一直到清康熙年间,大报恩寺一直承担着全国绝大部分寺庙的印经任务,是中国佛经流通的绝对中心。仅郑和就曾先后印造过10部《大藏经》,遍舍天下名刹。一:“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的这两句诗,南京人都耳熟能详。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四百八十寺”的起源就是大报恩寺,只是那时候不叫这名字。大报恩寺的历史从孙吴开始,历经各朝,有过长干寺、天禧寺等名字,大报恩寺塔的前身则是阿育王塔。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蒋赞初说,经过考证,阿育王塔约建于东汉献帝的兴平年间(公元194~195年),是南京最古老的佛塔,也是中国最早的佛塔之一。建塔者极有可能是秣陵人符融,他曾任徐州刺史陶谦麾下之广陵、下邳、彭城三郡的运漕官,并以漕运所得经费建庙盖塔。符融为最早见于正史的中国阁楼式佛塔的创始者,后退守故里秣陵,为孙策攻灭。之后的一千年间,大报恩寺几经兴衰。到了明初,朱元璋在三年时间内花费黄金两万五千两,用于重建、维修该寺、塔。但是在1408年,该寺、塔被人放火焚毁。1412年,朱棣下令重建大报恩寺,同时要求“造九级五色琉璃塔,曰第一塔”。大报恩寺施工极其考究,完全按照皇宫的标准来营建。重建工程历时16年(另一说法为19年),动用军夫工匠10万人,仅建塔一项费用,耗银就达248.548万两,把郑和下西洋剩下的100多万两也搭了进去。想要更加直观地读懂这些数字,可以查询一下当时的资料,当时国家一年的总收入不到3000万两,当时每年给官员发的工资总额才66.6万两。而这时候,朱棣已经开始在北京修建宫殿、整修河道以通漕运,开始做迁都准备了。迁都可是国家最大的事情了,而且要花费巨额资金,那么在花大钱建造新都的同时,为何还要进行大报恩寺这样一个巨大工程?这就是围绕大报恩寺的第一个谜团。明朝正史上说,朱棣此举是为了报答老爹朱元璋和老妈马皇后的养育之恩,但在传说中却不是这么回事。一种说法是朱棣的亲妈并不是马皇后,而是一个来自高丽的妃子,因为朱棣出生时尚未足月,所以朱元璋将她用酷刑处死。朱棣兴建寺塔,其实是为了纪念他的亲生母亲。另一种说法是,朱棣为夺皇位逼得侄儿朱允炆葬身火海,为减轻自己的罪过,他下令修寺建塔。二:与郑和的渊源。监督建造大报恩寺的人,有史料说除了工部侍郎黄立恭,另一个重要人物就是三宝太监郑和,由于郑和同时身负下西洋的重任,难以全力照顾此事,因此工程进展缓慢,直到朱棣死了都没全部完工。但是,郑和的后裔、江苏省郑和研究会理事郑自海经过考证后提出另一种说法,大报恩寺开始并不是郑和督造的,而是由另一个宦官汪福主要负责,但是汪福挪用工匠做了别的事情,工程一再拖延,因此在宣德三年,皇帝下旨由郑和接管该事,所以大报恩寺开始并不是郑和督造的,但确实是在他手上完工的。此后,郑和专门为大报恩寺手书了一卷《妙法莲华经》,经文全用金粉写成,长达四十多米。但是经书刚刚写完,郑和就去世了,死前命人将经书献于寺中。后来,大报恩寺遭了大火,经书就流失出去,后来辗转多年,流落到浙江平湖的报本寺中。大报恩寺琉璃塔在欧洲享有的盛誉,首先要归功于荷兰人约翰·尼霍夫(1618-1672)。1654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会决定派一个使团到中国访问,并要求随团的素描画家把沿途可能见到的景象以及奇异的建筑物以它们本来的形象描绘下来,作为资料保存。当时担任此职的正是约翰·尼霍夫。约翰·尼霍夫有关大报恩寺及其琉璃塔的描述虽然平实,但评价很高。让大报恩寺琉璃塔名扬欧洲的,并不是这份报告,而是由约翰·尼霍夫之兄亨利·尼霍夫整理、编辑的尼霍夫游记。在尼霍夫游记中,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已被称作是可与“世界七大奇迹”相提并论的伟大建筑,其独特的造型和无与伦比的美丽,通过文字和版画,被大肆渲染和热情推崇。尼霍夫游记的出版和大量发行,使得大报恩寺塔成为最为欧洲人熟知的中国建筑。游记在1665年以法文出版后,激发了欧洲第一个中式建筑的灵感,这就是由路易十四授命,于1670年在凡尔赛建成的特列安农瓷宫。尼霍夫游记和插图,被其他有关中国或亚洲的各类书籍不断引用或广泛改编。直到19世纪40年代,尼霍夫的游记和插图仍是欧洲人了解中国的重要知识来源。大报恩寺琉璃塔之所以在欧洲家喻户晓,还得益于文学等作品的宣传。1839年安徒生就在《天国花园》中提到:“我(东风)刚从中国来———我在瓷塔周围跳了一阵舞,把所有的钟都弄得叮当叮当地响起来!”这里的瓷塔,就是大报恩寺琉璃塔。也正因为如此,尽管中国在近代的整体形象已不断下降,但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却仍然能获得西方人的尊敬。1841年,前来与清廷签订《南京条约》的英国“纳米昔斯”号军舰在抵达南京后,舰上英军纷纷上岸“游览”大报恩寺琉璃塔。1854年,美国驻华全权委员到达江宁(南京),其随员法斯等也慕名参观了大报恩寺琉璃塔。他们也许是最后一批见到该塔的外国人。尽管当时的琉璃塔已是面目全非,但法斯等人的描述仍充满着敬意:“面对这个巨大而无比壮丽的建筑物的毁灭和破坏,人们不免感到悲哀。”

遗址简介

  永乐六年(1408年),寺塔全毁于火。永乐十年(1412年),明成祖朱棣敕工部于原址重建,“依大内图武,造九级五色琉璃塔,曰第一塔,寺曰大报恩寺”。大报恩寺的修造,由郑和等人担任监工官。大报恩寺在永乐、宣德年间建造,正值郑和率领下西洋船队多次远洋海外之时,因而,郑和对这项工程难以全力照顾,工程进展缓慢,弊端展现。为此,宣德三年 (1428 午 ) ,明宣宗朱瞻基特下御敕,要此时已出洋回国任南京守备的郑和“即将未完处,用心提督”,限期完工。竣工以后,郑和还特其从海外带回的“五谷树”、“婆罗树”等奇花异木种植在寺内。大报恩寺的营建工程浩大,尤以琉璃塔为艰。据有关史料统计,这一工程先后历时 16 年 ( 一说 19 年 ) ,动用全国征集的良匠军工达十万人,仅建塔一项的费用,用过钱粮银二百四十八万五千四百八十四两,就连郑和下西洋所剩百余万银两也耗于造塔的工程。大报恩寺坐东向西,全寺整体建筑分为南北两大部分,寺庙主体部分 ( 山门,佛殿、琉璃塔等 ) 居北半部,附属部分 ( 僧房、禅堂、藏经殿等 ) 居南半部,南北两部分之间由围墙隔开。大报恩寺北半部主体建筑中轴线布局排列有序:山门 ( 金刚殿 ) —香水河桥—天王殿 —大雄宝殿—琉璃塔一观音殿一法堂。香水河桥的南北两侧各置御碑亭一座,分别护于“御制大报恩寺左碑”和“御制大报恩寺右碑”。观音殿的两侧有祖师殿和伽蓝殿,观音殿后南北有画廓 118 间。在祖师殿前有钟楼一座,而与之对称的伽蓝殿前却无鼓楼,按中国寺庙传统的“晨钟暮鼓”及建筑式样,大报恩寺内设钟楼而不设鼓楼现象轻为少见。结合大报恩寺塔“九级内外,篝灯一百四十有六”,“—日夜费油六十四斤四两零”,使之“昼夜长明”来看,大报恩寺设钟不设鼓当有一定寓意。大报恩寺临近秦淮河,地质稍软。在全寺建造之初,先树木桩,纵火焚烧化为烬炭,再用重器压实,“上铺朱砂,取其避湿杀虫”。全部建筑除琉璃塔外,以四天王殿及大殿最为壮丽,下墙石坛栏楯,均用白石,雕镂工致。大殿非礼部祠祭,终年封闭。明初诏刻大藏,别置藏经殿,贮南藏经板全部。各殿的尺寸,《金陵梵刹志》收录详备。大报恩寺建成后,几经劫难。嘉靖四十五年 (1566 年 ) 遭雷火袭击,天王殿,大殿、观音殿、画廓一百四十余间焚为灰烬;万历二十八年 (1600 年 ) 塔心木腐朽,塔顶倾斜,僧人洪恩募捐银数千两使之得以重修,清顺治十八年以后,内府及地方均有拨款修缮记载。最后一次是清嘉庆七年 (1802 年 ) 修复竣工后,绘塔图并附志.1854年,清军攻克雨花台后,太平军为防清军占据大报恩寺对城内造成威胁,遂 “ 用火药轰之,复挖空塔座下基地,数日塔倒,寺遭焚毁”。清同治四年(1865年),江宁机器制造局就大报恩寺遗址坡下菜地造住房十二间,工作间八十余间,廊五十余间,寺院遗址渐被蚕食瓜分。数百年后的今天,在这一带,时可发现一些当年的遗物。大报恩寺建造历时较长,其后期,作为监工官的郑和,奉旨领建此项大工程大报恩寺的营建,与郑和下西洋密切相关,它也显示了郑和的组织和建筑才能。中新社南京八月六日电(记者陈光明) 今天上午九点三十分,为中国国内考古界和佛教界高度关注的南京大报恩寺地宫铁函正式进入开启程序。中国一流的考古专家齐聚南京,期待出现“惊天大发现”。曾为陕西法门寺地宫考古队领队的韩伟今天在南京露面,他认为:南京的这个铁函打开后的文物收获不亚于法门寺,将会是一次“惊天大发现”。现为陕西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的韩伟说:这个地宫铁函是目前中国佛塔地宫考古中发现的最大的盒子,里面藏的珍宝将举世瞩目。大报恩寺地宫因为当地准备复建这个号称“世界第八奇迹”的中国最大宝塔而打开。这座高达一百多米的琉璃宝塔通体用琉璃烧制,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是明永乐皇帝朱棣为纪念生母建造的皇家寺庙地宫。七月十七日打开后,考古人员只发现了这个铁函。七月二十七日,铁函在全副武装的警察护送下,运送至南京博物馆地库内。今天,在南京博物馆地库内打开这个看似当今的冰箱的铁箱子。考古专家首次正式对外公开铁函尺寸是高一米三十四公分,宽五十五公分。打开一层铁皮后,又遇到第二层。韩伟说,这个箱子看来至少有六层。而法门寺地宫铁函只有五层。不仅是箱子大,包裹严密,而且在地宫中发现了石碑,石碑上刻有“金陵长干寺塔身藏舍利石函记”,一下把这个地宫提前了四百多年,成为宋代文物,令考古专家更为兴奋。而且,石碑上还记载:函内藏有“佛顶真骨”、“感应舍利十颗”、“诸圣舍利”、“金棺银椁”、“七宝阿育王塔”。韩伟说:法门寺发现四颗佛指舍利,举世震惊。而这次南京的地宫铁函中可能藏有佛祖释迦牟尼“佛顶真骨”,这是唯一的。韩伟说,这个箱子这么大,不仅有一个七宝塔,可能还会装有宋代以前的很多佛教珍宝。如果打开顺利的话,今天晚些时候将会有结果公布。专家解释说:南京是中国著名的佛教集中地。“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一古诗记载了南北朝时期南京佛教鼎盛时期的盛况。因此,南京发现这样的“珍宝”盒子是不奇怪的。

复建工程

  2012年下半年动工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复建终于启动了,将在2012年9月16日动工,而且将在2014年青奥会前所有复建工作均完工。在上报给国家文物局的方案中,专家们提出,地宫现有的保护大棚要加大,用来防止降雨渗水,地宫的深处还要安个自动抽水泵,控制地下水位。专家还建议用“转基因土”加固地宫。这种土由桐油、石灰、水泥以及地宫遗址土等各种材料混合而成,可以保持相对稳定的含水量,即便是降雨和地下水出现剧烈变化,依然能维持较高的土体强度。将来,游客进入地宫,看到的应该是一个原汁原味的地宫,没有任何附加设备在里面。定在原址复建2010年年初还存在着两大观点,即到底是在原址复建,还是异地复建?昨天的会议上南京市委宣传部文化体制改革与发展办公室主任孔利透露的消息显示,这一复建将在原址进行。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南京市政协委员、玄奘寺住持释传真曾提交了相关提案,建议大报恩寺最好能够移址至牛首山风景区异地重建。他提出三大理由来反对大报恩寺原址重建,包括原址面积有限,算下来只有5亩左右大的地方可用来重建大报恩寺及报恩寺塔,原址复建也不利于文化遗产保护,而且明代的选址就是因为“不得已”。不过,经过规划调整和优化,金陵大报恩寺琉璃塔暨遗址园区的一期工程是在原址进行的,一期工程的主要内容是琉璃塔和地宫,如今考古已经结束,其他准备工作也已经差不多了,主要在等地宫的设计方案,下半年就动工。“一期的施工时间为2年,完工后就直接向市民开放。”孔利还表示,至2014年南京青奥会开幕前,大报恩寺遗址复建的所有工作都要结束。政府出大头来重建“金陵大报恩寺的复建条件已经具备了,南京一直很重视金陵大报恩寺的复建,所以七八年前就开始招商了,所幸下半年终于要动工了。”6月12日南京大报恩寺佛顶骨舍利盛世重光系列活动在栖霞寺隆重举行,佛顶骨舍利在栖霞寺法堂供奉的一个月里,有近20万人前往瞻礼。这些都加快推进了金陵大报恩寺的复建进程。在复建结束后,佛顶骨舍利将在金陵大报恩寺的琉璃塔里永久供奉。金陵大报恩寺项目的招商一直是大难题,该项目在2001年南京世界华商大会上首次推出,之后年年出现在南京市重大项目洽谈会上。在之前公布的2009年南京市重点招商项目汇总表上,金陵大报恩寺重建项目再度上榜,那次它的总投资已经增加到1.25亿美元,招商意向是总体开发或就单体项目开发。经过8年的漫长招商,虽然有意前来洽谈的企业不少,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能够把这个项目“嫁出去”。为摆脱这一项目久拖不决的局面,由南京市国资集团、秦淮区政府、红花机场地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和晨光集团共同出资设立南京大明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负责这一项目的开发。该项目早在2007年就已经拿到了立项批文,此后由于资金没有落实便一直无法启动。不过,随着长干寺地宫的发现,让这一开发计划又一度停顿。在佛顶骨舍利盛世重光系列活动的推动下,南京加快了复建的进程。报恩的含义有所拓展重建金陵大报恩寺文化园区,最终确定了“明文化”、“佛文化”和“报恩文化”三大建园主题。在此基础上,“中国第一讲寺、琉璃第一宝塔、地宫第一遗址”成了规划蓝图中的三大亮点。大报恩寺不仅仅落在报恩的主题上,包括了报恩、报德等,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进行融合。2010年11月09日 万达董事长王健林10亿捐赠复建大报恩寺,成中国新首善。王健林个人名义捐赠的10亿元,将一次性捐给中华慈善总会,由中华慈善总会分三次拨付南京市政府,用于重建金陵大报恩寺工程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