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徽之

王徽之
王徽之
王徽之(公元338年-公元386年),字子猷,东晋名士、书法家,王羲之第五子。曾历任车骑参军、大司马参军、黄门侍郎,但生性高傲,放诞不羁,对公务并不热忱,时常东游西逛,后来索性辞官,住在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其书法有“徽之得其(王徽之)势”的评价,后世传帖《承嫂病不减帖》、《新月帖》等。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王徽之                       外文名:Wang Hui Zhi
  字号:子猷                                   所处时代:东晋
      民族:汉族                                    出生地:会稽郡山阴县(今浙江绍兴)
      出生时间:公元338年                    去世时间:公元386年
     职业:书法家、官员                      主要作品:《承嫂病不减帖》 《新月帖》
     主要成就:魏晋名士

人物生平

  司马参军王徽之,字子猷,是东晋时著名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才华出众,却生性落拓,崇尚当时所谓的名士习气,平时不修边幅。他在担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时,经常蓬头散发,衣冠不整,对他自己应负责的事情也不闻不问。但桓温欣赏他的才华,对他十分宽容。骑曹参军过了几年,他又到车骑将军桓冲手下担任骑曹参军,负责管理马匹。他不改旧习,还是整天一副落拓模样。桓冲故意问王徽之:“王参军,你在军中管理哪个部门?”王徽之想了想说:“不知是什么部门,时常见人把马牵进牵出,我想不是骑曹,就是马曹吧!”桓冲再问:“那你管理的马匹总数有多少?”王徽之毫不在乎地回答:“这要问我手下饲马的人。我从来不去过问,怎么能知道总数有多少呢?”桓冲又问:“听说最近马匹得病的很多,死掉的马有多少?”王徽之神色如常,说:“我连活马的数字也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死马数呢?”桓冲听了,却也无可奈何,便不再问。不拘小节有一次,他骑马随桓冲出外巡视。不料,老天突然下起了暴雨,王徽之见桓冲坐着车,便下马钻入车中,说:“怎么能独自坐一辆车呢?我来陪陪你吧!”桓冲见是王徽之,知他不拘小节,又见外面雨下得很大,便让他同坐。过了一会,雨停了,王徽之说声“打扰”,便下了车,重新骑上马,跟着桓冲前行。王徽之有一次到外地去,经过吴中,知道一个士大夫家有个很好的竹园。竹园主人已经知道王徽之会去,就洒扫布置一番,在正厅里坐着等他。王徽之却坐着轿子一直来到竹林里,讽诵长啸了很久,主人已经感到失望,还希望他返回时会派人来通报一下,可他竟然要一直出门去。主人特别忍受不了,就叫手下的人去关上大门,不让他出去。王徽之因此更加赏识主人,这才留步坐下,尽情欢乐了一番才走。随性而为王徽之住在山阴县时。有一夜下大雪,他一觉醒来,打开房门,叫家人拿酒来喝。眺望四方,一片皎洁,于是起身徘徊,朗诵左思的《招隐》诗。忽然想起戴家道,当时戴安道住在剡县,他立即连夜坐小船到戴家去。船行了一夜才到,到了戴家门口,没有进去,就原路返回。别人问他什么原因,王徽之说:“我本是趁着一时兴致去的,兴致没有了就回来,为什么一定要见到戴安道呢!”悲恸而亡后为黄门侍郎,弃官东归,王徽之和王献之都病得很重,王献之先去世。一天王徽之问侍候的人说:“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听到子敬的音讯?这是已经去世了!”说话时一点也不悲伤。于是就要车去奔丧,一点也没有哭。王献之平时喜欢弹琴,王徽之便一直进去坐在灵座上,拿过王献之的琴来弹,琴弦怎么也调不好,就把琴扔到地上说:“子敬,子敬,人和琴都不在了!”说完就悲痛得昏了过去,很久才醒过来。因为王徽之早有背疾,也在这次崩裂,过了一个多月他也去世了。

个人作品

  有集八卷,佚。今存文一篇,见《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诗二首,见《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兰亭诗二首》。其书法长于行草,以韵胜。《新月帖》,见于辽宁省博物馆藏的唐摹万岁通天帖,传为王徽之书,唐摹本。此帖以行楷为主,挥洒自如,笔法多变,妍美流畅。宋《宣和书谱》评其书法“作字亦自韵胜”。

轶事典故

  见火忘履王徽之和王献之曾经同坐在一个房间里,前面忽然起火了。王徽之急忙逃避,连木板鞋也来不及穿;王献之却神色安详,慢悠悠地叫来随从,搀扶着再走出去,就跟平时一样。世人从这件事上判定二王神情气度的高下。古士遗风王徽之去拜访雍州刺史郗恢,郗恢还在里屋,王徽之看见厅上有毛毯,说:“阿乞怎么得到这样的好东西!”便叫随从送回自己家里。郗恢出来寻找毛毯,王徽之说:“刚才有个大力士背着它跑了。”郗恢也没有不满情绪。不可无竹王徽之曾经暂时借住别人的空房,随即叫家人种竹子。有人问他:“暂时住一下,何必这样麻烦!”王徽之吹口哨并吟唱了好一会,才指着竹子说:“怎么可以一天没有这位先生!”但求问笛王徽之坐船进京,还停泊在码头上,没有上岸。过去听说过桓子野擅长吹笛子,可是并不认识他。这时正碰上桓子野从岸上经过,王徽之在船中,听到有个认识桓子野的客人说,那是桓子野。王徽之便派人替自己传个话给桓子野,说:“听说您擅长吹笛子,试为我奏一曲。”桓子野当时已经做了大官,一向听到过王徽之的名声,立刻就掉头下车,上船坐在马扎儿上,为王徽之吹了三支曲子。吹奏完毕,就上车走了。宾主双方没有交谈一句话。

历史评价

  唐·房玄龄等《晋书》:性卓荦不羁,为大司马桓温参军,蓬首散带,不综府事。黄伯思《东观徐论》:王氏凝、操、徽、涣之四子书,与子敬书俱传,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焕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

史书记载

  《晋书·王徽之传》

家族成员

  父亲:王羲之母亲:郗璿儿子:王桢之孙子:王翼之曾孙:王法兴、王法明哥哥:王玄之、王凝之、王涣之、王肃之弟弟:王操之、王献之妹妹:王孟姜, 嫁给南阳刘畅,女儿刘氏为谢灵运的生母嫂子:谢道韫,王凝之的妻子,谢玄的姐姐家族世系:王仁——王融——王览——王正——王旷——王羲之——王徽之——王桢之——王翼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