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来亨

李来亨
李来亨
大江东去浪千叠,三百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民族英雄李来亨,在农民军的战斗生活中成长起来的明末农民起义军出色将领。李来亨的一生为生存、为尊严、为国家、为民族、为忠义而奔波奋斗。前期跟随李过反抗当时已经腐朽堕落的明朝统治,后期率领军队与灭绝华夏衣冠打断汉人脊梁的满清政权作斗争。李来亨的军事抗清生涯占据了他大部分领兵岁月,可以说他的一生主要光阴都是在与满清作斗争中度过。虽然最后自尽而死,但他抗清御侮的英雄气概、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杀身成仁的民族气节,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李来亨                          外文名:Li Laiheng
  别名:李懋亨                                   国籍:中国明朝
       民族:汉族                                       出生地:陕西清涧
       出生日期:不详                                逝世日期:1664年8月4日
       职业:农民军将领                            信仰:敬天法祖、守卫汉家天下
       主要成就:抗清

人物生平

  李来亨(约1627~1664),陕西清涧(一说米脂)人,明末清初抗清农民军将领。少年时因灾荒父母双亡,被李自成侄李过收为义子,参加李自成农民军。1645年(永昌二年)五月十七日,李自成在通城九宫山遇害后,其妻高夫人召集农民军20余万人,并在李锦、高一功等决策下,实现战略大转变,与南明政权合作,共同反抗带有民族征服性质的满洲奴隶主贵族集团建立的满清政权。1648年(顺治五年),抗清队伍中的军阀、野心家孙可望悍然围攻由贵州入蜀的高必正、党守素、贺锦、李来亨部,只有李来亨力战得脱,高必正等均被杀,南明抗清大业岌岌可危。“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李来亨挺身而出,继续高举抗清大旗,召集所部数万人,经过多次血战,率领部众自贵州进入川、鄂边境,同先期到达的郝摇旗等部会师,并联合当地其他反清武装,组成了夔东十三家军。最后在方圆150余华里的湖北省兴山县的茅麓山高山之上、密林深处,建立起抗清根据地。他实行屯田自给、与民休息的政策,关怀山中百姓疾苦,深得民心,都称他“小闯王”。1658年(永历十二年、顺治十五年),夔东十三家军在李来亨带领下,两次围攻重庆,有力地支援了李定国大西军的抗清斗争。1662年(康熙元年)冬,满清集中四川、陕西、湖北三省兵力,围攻夔东农民军,次年春攻入茅麓山。李来亨放弃七莲坪,将清军诱入险地,乘机毙伤敌约万人,会同郝摇旗等挫败了清军围攻。1664年(康熙三年)清政府集中川、楚、秦三省清军和满洲八旗兵,共十万大军在靖西将军穆里玛的指挥下,围攻茅麓山。李来亨奋起迎敌,满洲兵在李来亨的炮火、檑木、滚石的打击下,纷纷坠崖落涧,伤亡惨重,高级指挥官贺布索、穆里玛之子苏尔马均被击毙。清军改变策略,对茅麓山所有出口,严防死守,长期围困,企图困死明军。双方相持数月,李来亨部物资消耗殆尽。李来亨在六月曾组织两次突围,虽拼死奋战,但寡不敌众,无法突出重围,知道已到最后关头,决心与明朝的最后一片河山共存亡。处死了清方派来招降的叛徒李有实。8月4日,寨内弹尽粮绝。李来亨事先妥善安排了年迈母亲的生路,后与妻、子等家人扑向熊熊烈火,壮烈牺牲,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千秋正气歌。虽然我们对李来亨的生年和早期情况都不清楚,甚至连他的儿子的名字也难以查考,李自成祖孙四代在明清之际为反抗明朝和清朝统治者的暴政而英勇献身的精神确实令人钦佩不已。李来亨父子牺牲后,部下士卒除少数投降外,都在混战中壮烈捐躯。清朝将领惟恐有明军将士潜藏逃出,派了大批兵丁“四山搜剿”,穷凶极恶地实行斩草除根,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扫穴无遗类”[1] 至此,以原大顺军余部为主体的夔东抗清斗争坚持了二十年之久,以失败告终,大陆上公开以恢复明朝为旗帜的武装抗清运动结束了。南明灭亡、华夏民族被打断脊梁昏睡三百多年的历史也由此正式开始。

抗清遗址

  李来亨率领的大顺军余部于兴山境内坚持抗清活动的过程中,在百羊寨、百城、长坪、茅麓山等地,留下了诸多城池、山寨、古道、桥梁、古井、堰塘等遗存。百城:位于兴山黄粮镇百城村山巅之上,此城东西两面为陡山绝壁,北部是崇山峻岭,南部地势较缓。百城因相传连绵百座寨城,故而号称百里之城。此城城墙的70%至今保存较好。百城有三道城墙:其中第一道长约40米;第二道长约60米;第三道城墙呈不规则形,周长约200米。凤凰寨及老寨子:两寨均呈东西方向,构筑于凤凰山之巅,之间相距约400米,寨址狭长。据当地村民介绍称:有人曾于寨中挖出过多枚圆形炮弹。寨包及胡家湾寨子:此二寨相距约400米,分别筑于黄粮镇界牌垭和胡家湾的山顶。寨包呈长椭圆形,长66.5米,宽27.5米,残高4.5~3.3米,东、南、西面三个寨门均残。寨墙均用人工打制的石条筑成;胡家湾寨子东高西低,平面呈船形,通长71米,宽36.5米,墙高4.7~3.2米。李来亨的大顺军兵营遗址,除了上面几处重要的之外,还有燕子寨、张家湾山寨、青龙寨、纱帽山寨等,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多相近相邻,且都构筑于山巅之上,寨墙均使用自然岩石垒筑而成。兴山境内留有多处李来亨抗清斗争时期遗留下来的交通设施,如古道、桥梁、古栈道、壕沟等;其中有百羊寨至茅麓山,百羊寨至七连坪,百城至公坪,店子垭至水磨溪、红岩、龙池,黄粮至店子垭,教场坝等多条古道。这些古道多用自然石块依山势而建,多分布山腰与沟谷的两侧。现存最长者,长达数公里,如教场坝、茅麓山古道。而联通沟谷两岸的桥梁,尤以纸坊河瓮桥、大桥沟石桥保存完好。炮台、瞭望台、点灯台与石碓窝:这些遗址均保存较好,其中,炮台有百羊寨铁炉沟山顶的双炮台和茅麓山的衙门坪炮台;瞭望台位于百羊寨东部600米的天灯包山巅上。圣帝行宫之碑:位于百羊寨的东端的半山腰,高4.8米,宽近一米,篆额“圣帝行宫碑”,底为长方形碑座,巍峨挺拔,极为醒目。碑文通过农民军信仰关羽的祀奉,以张巡、岳飞等历史人物为表率,赞颂忠 悬日月的仁人志士,抨击寡廉鲜耻的叛将贰臣,号召人们发扬民族气节,坚定“镌虏妪民”意志,同心协力抗清御侮。碑文中注明了李来亨的籍贯和南明永历王朝晋爵为“临国公”的封号,此外,还刻有数十名于史无载的部将姓名、封号等文字。该碑是研究中南地区抗清斗争史的重要实物资料。百羊寨兵营:此兵营是李来亨大部队驻扎屯田的营地,占地约3万平方米。此寨四面临山,其周围分布有关帝庙、圣帝行宫碑、瞭望台、点灯台、炮台、战壕与栈道、古道、七步半石台阶等多处李来亨驻军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