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忠彦

韩忠彦
韩忠彦
韩忠彦(1038年—1109年9月16日),字师朴,(今河南省)人。北宋大臣,徽宗朝宰相。魏郡王韩琦长子。历官开封府判官、知瀛州、给事中、礼部尚书、以枢密直学士知定州、户部尚书、尚书左丞、同治枢密院事、知院事、门下侍郎、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左仆射,知大名府,遭谪,以宣奉大夫致仕。大观三年卒,年七十二,后谥文定。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全宋诗》录其诗二首。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韩忠彦                            外文名: Han Zhongyan
  别名:韩师朴                                     国籍:宋朝
      出生日期:公元1038年                        逝世日期:公元1109年9月16日
      职业:宰相                                          官职: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民族:汉族                                           爵位:仪国公
      谥号:文定

人物简介

  韩忠彦,字师朴,安阳(今属河南)人。以父荫为将作监簿,复举进士。以秘书丞召试馆职,为开封府判官、三司盐铁判官,出通判永宁军。召为户部判官。神宗元丰中父丧,服除,擢天章阁待制、知瀛州。拜礼部尚书,以枢密直学士知定州。哲宗元佑中,召为户部尚书,迁知枢密院事。哲宗亲政,以观文殿学士知真定府,移知定州。降资政殿学士,改知大名府。徽宗即位,以吏部尚书召拜门下侍郎。腧月,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进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封仪国公。与右相曾布不协,以观文殿大学士知大名府。累贬磁州团练副使,大观三年(1009年)二月,以宣奉大夫致仕。同年八月二十日(9月16日 )卒,年七十二,谥文定。绍兴八年(1138年),韩忠彦配享宋徽宗庙庭。宝庆二年(公元1226年),宋理宗命绘韩忠彦像于昭勋崇德阁,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子十:锦孙、密孙、冶、洞俱早世。治、澡、浩、澄、濬、滂。事见《西台集》卷一五《丞相仪国公行状》,《宋史》卷三一二有传。

主要成就

  喜藏书,父韩琦,在安阳建有“万籍堂”,聚书万余卷。他又增7000卷,作“丛书堂”,分六库储书,当时河朔士大夫家,号称藏书多者无一及之。其藏书传至韩肖胄、韩膺胄兄弟,尚有藏书楼在。“靖康之乱”后散佚颇多,仅有家集数千卷。又继续搜求数年,复聚书数千卷。其后裔至韩忼、韩性兄弟时,另作有藏书楼“经畲堂”储书。韩氏藏书历经200余年,经10世,散而复聚,绵延不绝。著有文集30卷,奏议20卷。

历史评价

  陈朝老:陛下即位以来,凡五命相,有若韩忠彦之庸懦,曾布之赃污,赵挺之之蠢愚,蔡京之跋扈。楼照:明允笃诚,公忠亮达,至仕上宰,无愧前人。建中之初,左右厥辟,招徕俊乂,列于庶位。除苛解娆,厥功茂焉。虽居位日浅,而始终无疵,允所谓以道事君者欤!实有显功,至今称之。赵构:纯诚端亮,始终如一,德业之盛,不忝前人。建中之初,入践冢司,损益施设,成天下之务。开不讳之门,塞私邪之路,选贤任能,各当其职。一时忠鲠之士,遂能击强御凶,所向摧折,当乎人心。后世赖之,以克有济。朕览旧史,慨然嘉孍,允所谓世济其美,不损其名。《讲义》:韩忠彦以一君子而对众小人,虽柔懦不能大有所为,然观其乞罢编类局,使其志得行,亦不至于召靖康之祸也。《卓异记》:此父子二人皆配飨功臣,昭勋崇德阁,忠贤之报乎!王称:忠彦继世宰相,孝宽亦位,宥密盛矣。王夫之:徽宗之初政,粲然可观,韩忠彦为之,而非韩忠彦之能为之也。未几而向后殂,任伯雨、范纯礼、江公望、陈瓘以次废黜,曾布专,蔡京进,忠彦且不能安其位而罢矣。锐起疾为而不能期月守,理乱之枢存乎向后之存没,忠彦其能得之于徽宗乎?...忠彦虽为世臣,而德望非温公之匹,任伯雨诸人亦无元祐群贤之夙望。一激不振,士气全颓,举天下以冥行而趋于泥淖,极乎靖康,无一可用之材,举国而授之(它人)[非类],无足怪者...太后不可恃也,忠彦斯不可恃也;李清臣、蒋之奇之杂进,愈不可恃也;曾布之与忠彦互相持于政府,弥不可恃也。《历代群英歌》:司马力攻新法,忠彦敢言正直。

宋史文载

  忠彦字师朴,少以父任,为将作监簿,复举进士。琦罢政,忠彦以秘书丞召试馆职,除校理、同知太常礼院,为开封府判官、三司盐铁判官。出通判永宁军,召还,为户部判官。琦薨,服除,为直龙图阁,擢天章阁待制、知瀛州。朝廷以夏人囚废其主秉常,用兵西方,既下米脂等城砦数十,夏人求救于辽,辽人移书继至。会遣使贺辽主生辰,神宗以命忠彦,遂以给事中奉使。辽遣赵资睦迓之,语及西事,忠彦曰:“此小役也,何问为?”辽主使其臣王言敷燕于馆,言敷问:“夏国胡罪,而中国兵不解?无失两朝之欢,则善矣。”忠彦曰:“问罪西夏,于二国之好何预乎?”使还。时官制行,章惇为门下侍郎,奏:“给事中东省属官,封驳宜先禀而后上。”忠彦奏:“朝廷之事,执政之所行也。事当封驳,则与执政固已异矣,尚何禀议之有。”诏从其请。左仆射王珪为南郊大礼使,事之当下者,自从其所画旨。忠彦以官制驳之曰:“今事于南郊者,大礼使既不从中画旨,处分出一时者,又不从中书奏审。官制之行,曾未期月,而庙堂自渝之,后将若之何?”乃诏事无钜细,必经三省而后行。拜礼部尚书,以枢密直学士知定州。元祐中,召为户部尚书,擢尚书左丞。弟嘉彦尚主,改同知枢密院事,迁知院事。哲宗亲政,更用大臣,言者观望,争言垂帘时事。忠彦言:“昔仁宗始政,当时亦多讥斥章献时事,仁宗恶其持情近薄,下诏戒饬。陛下能法仁祖用心,则善矣。”以观文殿学士知真定府,移定州。忠彦在西府,以用兵西方非是,愿以所取之地弃还之,以息民力。至是,言者以为言,降资政殿学士,改知大名府。徽宗即位,以吏部尚书召拜门下侍郎。忠彦陈四事:一曰广仁恩,二曰开言路,三曰去疑似,四曰戒用兵。逾月,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上用忠彦言,数下诏蠲天下逋负,尽还流人而甄叙之,忠直敢言若知名之士,稍见收用。进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封仪国公。而曾布为右相,多不协,言事者助布排忠彦,以观文殿大学士知大名府。又以钦圣欲复废后,为忠彦罪,再降太中大夫,怀州居住。又论忠彦在相位,不应弃湟州,谪崇信军节度副使,济州居住。逮复湟、鄯,又谪磁州团练副使。复太中大夫,遂以宣奉大夫致仕。卒,年七十二。子治,徽宗时,为太仆少卿,出知相州。以疾丐祠,命其子肖胄代之,别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