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纨

 朱纨
朱纨
明朝大臣、抗倭名将。字子纯,号秋崖,长洲(今吴县)人。 正德十六年(1521年)进士,历官知府、南京刑部员外郎、四川兵备前使、广东布政使。嘉靖十五年(1536年),在四川兵备副使任上,配合副总兵何卿平息少数民族叛乱。嘉靖二十五年,擢升为右副都御史。次年,任提督闽浙海防军务。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朱纨                          外文名:Zhu Wan
  字号:字子纯,号秋崖                  所处时代:明朝
       民族: 汉族                                  出生地:长洲(今吴县)

人物简介

  朱纨(1494年9月29日~1550年1月3日)明朝大臣。字子纯。长洲(今江苏苏州)人。生于狱中,从小生活贫苦。生于1494年九月一日(9月29日),死于1549年十二月十六日(1550年1月3日)。正德十六年(1521)进士。历官景州知州、开州知州。嘉靖初迁南京刑部员外郎。历四川兵备副使,屡迁至广东左布政使。

初入官场

  嘉靖二十五年(1546)擢右副都御史,巡抚南赣。次年改提督浙、闽海防军务,巡抚浙江,防御倭寇。当时,倭寇大肆侵扰东南沿海。浙闽海防废坏不堪,战船、哨船十存一二。海盗商人、浙闽豪门势家多与倭寇勾结,假济渡为名,造双桅大船,运载违禁货物。将吏不敢诘。朱纨到任后,采纳佥事项高和当地士民的建议,革渡船,严保甲,搜捕通倭奸民,整顿海防,严禁商民下海。二十七年四月,他指派都司卢镗率福清兵由海门进兵,攻克倭寇巢穴双屿港,活捉日本人稽天和中国海盗许栋等,并筑塞双屿,堵击倭寇。又将捕获之通倭罪犯统统处死。朱纨的行动触犯了闽浙地主豪绅的利益,又因在日本贡使周良的处置问题上,与主客司、福建籍的林懋和发生矛盾,招致闽人官僚仇恨。二十七年七月,吏部采御史、闽人周亮及给事中叶镗言,奏改纨为巡视,以弱其权。纨愤而于次年春上疏争之,并陈明国是、正宪体、定纪纲、扼要害、除祸本、重断决六事。次年三月,俘获海盗李光头等九十六人,亦尽诛之。而御史陈九德却劾其擅杀。朝廷遂革纨职,纨愤而自杀,朝野为之叹息。但自此明廷罢巡视大臣不设,中外不敢言海禁事,海防废弛,倭寇更加猖獗,荼毒东南沿海十余年。朱纨有后人所辑《甓余杂集》十二卷传世。

性格特征

  朱纨是典型的传统封建官吏,忠君爱国是他的主导思想,自己又是正直无私,为官清廉。时闽浙地主豪绅多暗地进行走私,从表面上看应该是支持开海禁的,但他们因走私而得到巨大的利益而反对开海进行贸易,从而能让对外交易(走私)掌握在自己手朱纨看到闽浙的武装走私集团已和葡萄牙、日本等武装走私集团结为利益集团,国家在基层的管理机构形同虚设,国家利益受到严重损失,有的岛屿已成独立王国。他决定在闽浙实行在政府监控下的对外贸易制度,对武装走私的中外船只进行打击,并对通风报信的岸是中国内奸实行严厉惩罚措施,他的坚决打击措施,导致当时既得利益获得者受到损失,地方和朝廷中的闽浙籍官僚联合对朱纨进行诬告,这才是朱纨被罢的根本原因。明时闽浙沿海地区豪绅从走私活动中获大益,当地人民不思好好种粮,以参与走私讨海洋生活成为从属的得益者,朱纨的政策维护了国家利益,使当地一些人受到严重打击,而被视作眼中钉。朱纨被迫害致死后,东南海防废弛,闽浙沿海人民和地主豪绅都深受其益,但中国的倭害从此越来越烈,国势也越来越衰弱,作为大明皇朝的财赋重地、已有资本主义萌芽的东南地区,受到倭寇的毒害,元气大伤。朱纨逝世后,苏州人民为纪念他,将他曾居住过的一条巷,命名为朱进士巷。

苏州进士

  有明一代,苏州有进士341人,至今有名有姓,记得他的丰功伟绩的已经不多了。但朱纨此人,苏州人不能不知。朱纨(1494-1550)字子纯,号秋厓,长洲人,正德十六年成进士。这一年,正德皇帝死了,新皇帝登基,世称嘉靖皇帝。如果没有倭患,朱纨的一生将非常的顺畅。他27岁成进士,然后做知府,做刑部郎官,做四川兵备使,做广东布政使,52岁时升任右副都御史,巡抚浙江兼管福建海道,提督军务。翻译成现代的官僚级别,相当于副部级,掌管浙江、福建两省军事。另外,朱纨掌有“王命旗牌”,具有便宜行事的大权,文官五品以下,武官四品以下,许以军法从事。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代天子当差,相当于钦差的身份。嘉靖26年,公元1547年的那个夏天,苏州人朱纨成了明朝政坛上的一颗耀眼的星星。因为设立执掌两省军事的长官,在明朝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东南倭患,已成为嘉靖皇帝的心头之痛。自朱元璋建立大明以来,我国沿海就倭患不断。洪武二年,倭寇出现在南直隶沿海,侵掠崇明,苏州等地。南直隶,即今天的江苏、安徽两省地方,是捍卫明朝首都的京畿重地。怎容得倭寇在皇城根下杀人放火?朱元璋下令追杀,从太仓卫一直将倭寇逼到海里,缴获海船一艘,兵器无数,人犯92名。而这一年,倭寇在竟然在南直隶侵扰了三次。但建国之初,百废待举,老皇帝基于睦邻自固的大局考虑,于洪武二年派杨载等七人出使日本通好,但日本的怀良亲王不买新王朝的帐,不仅拒绝接受明朝国书,还杀了五名明使,将两名正使扣押了三个月。东洋武士既不吃硬,也不吃软,连朱洪武也差点没辙。老皇帝咽下这口气,于洪武三年再次派员向日本国下达诏书,并警告日本人说,我即皇帝位已经三年了,今中国已初步稳定,猛将无用武之地,智士无所施其谋。经过二十年的鏖战,正等着找事做呢。很有点威胁的意思。但朱元璋无意对日本用兵。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当年元朝忽必烈当政时,曾两次征伐日本,都以失败而告终,于是朱元璋下决心加强海防,看好自己的门。朱元璋和朱棣的时代,皇帝自己是个明白人,国家的一整套政治机构运作正常,武备强盛,所以,倭寇再闹,也闹不出什么大乱子。但是到嘉靖年间,倭寇就越发嚣张了。嘉靖年间倭寇爆发的背景极为复杂。其时,日本国内战乱不断,已动荡了近一个世纪,被称为日本的“战国时代”,失去土地的武士和虽有土地而无法耕作的农民都沦落为海盗,他们抢劫的目的地是明朝东南沿海的经济发达地区。葡萄牙人也来了,既是商人又是海盗。还有一部分是沿海的中国武装走私商,也是既商又盗。这三种人,有聚有散,时聚时散,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都称“倭寇”。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学者提出了“明清中国在世界领先论”。认为:在15世纪到18世纪的世界经济发展中,明清中国无论是国内生产总值,还是人均产值及经济增长速度都居世界首位,而与整个西欧相匹敌,甚至成了世界的中心。15世纪,中国商品的丰富、精美和价格低廉让最先到达这里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叹为观至:成捆的生丝、白丝和彩丝;各种图案、颜色的真丝面料;带刺绣的,甚至镶金丝银丝的织物和锦缎;麝香、安息香、象牙、珍珠和宝石;金的盆、银的罐、铜的壶、铁的锅;大量的铅锡、硝石和火药……1499年(明·弘治十二年),葡萄牙的达·伽马船队满载东方的香料、宝石和丝绸返回里斯本,他这趟中国之行为他赢得了高达60倍的厚利。巨大的经济利益像磁石一样吸引着葡萄牙人,他们纷纷沿着达·伽马开辟的航路奔向东方。日本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也相仿佛。中国的生丝、棉纱、硝石、火药,是禁止向日本出口的;中国的颜料、香料和化妆品,在日本奇货可居。还有中国的古董、书籍和文物,都让日本人垂涎欲滴。中国人的财富让葡萄牙人和日本人在中国东南沿海轮番扮演了外交使者、商人和海盗的角色。当嘉靖年间中国的武备力量日益生锈而不堪一击时,商人的贪婪和海盗的凶残便显露出他的庐山真面目。嘉靖26年,倭寇大举入侵江浙闽沿海。朱纨坚决执行海禁政策,在沿海各州,全线堵截倭寇。嘉靖年间的倭寇,气势已大不一样。他们已经不是在每年的清明节以后,从日本本土出发,借助东南风沿着朝鲜西海岸漂流到中国,登岸后,劫掠一把就走,而是在中国的领地上建立据点,长年盘踞,一年当中,可以十次、几十次地随时掠夺。入侵的人数也不是几十几百,而是成千上万,蔚为大观。再说,朱元璋当年实施“海禁”政策时,将沿海的岛民都迁移陆上,使之成为荒岛。其想法是,倭寇得不到淡水、粮食、柴火。将不赶自走。但是,恰恰是这些明王朝自己腾出来的岛屿,成了倭寇的基地。舟山的双屿岛、福建的浯屿(现称金门岛),成了最大的走私交易港,岛上的非法移民和逃犯居然达到三千多人,一千多户,甚至还有了行政、立法机构,有了医院和教堂。犹如国中之国。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能容忍如此猖狂的武装走私。朱纨到任后,指挥了两次重大的战事。双屿之役,拔除了倭寇及葡萄牙人在浙江的侵略据点,收复了双屿岛;双屿岛残寇奔逃到福建浯屿后,他又指挥走马溪之役,拔除了倭寇在福建的侵略据点。这是朱纨一生中最大的功劳,他维护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他是中国人与西方殖民主义者较量中的第一位英雄。很明显,嘉靖皇帝授予朱纨浙江、福建两省军事指挥权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以明朝当时的军事力量,还是有能力控制倭患的发展的。但是,十六世纪的中华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走私贩私的巨额利润早已侵润着王朝的肌体。朱纨雷厉风行的抗倭行动不仅触动了权势巨家的利益,也触动了沿海小民的利益。而明朝政府对“海禁”政策的时松时紧,“尾大不掉”、“姑息养奸”等一系列后遗症也随之而来。在北京政坛,主张通番与反对通番上升为一场政治斗争。代表南方势力的官员起来反对朱纨,指责朱纨滥杀无辜,草菅人命,朱纨因此受到朝廷的追问。朱纨上疏抗争:“去外国盗易,去中国盗难;去中国濒海之盗犹易,去中国衣冠之盗犹难”。一时争相传颂。嘉靖27年,朱纨根据嘉靖皇帝“严禁泛海通番”的敕命,将捕获的九十多个通番头目拉到演武场斩立决。这样,浙闽两省通番的诸贵官家坐不住了,纷纷指责朱纨擅杀。他们在朝廷中的御史、给事中等政治代表,也罗织罪名,混淆是听,交章弹劾朱纨。嘉靖皇帝拿不定主意了,居然将朱纨撤职,命他回苏州原籍听候处理。朱纨得讯,悲愤交加,上书给嘉靖皇帝说:“纵天子不欲死我,闽浙人必杀我。”自己写好《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秋厓朱公纨圹志》,服药而死。终年57岁。他相信历史会重新写上一笔的,所以他在《圹志》中说,一不负天子,二不负君子。“命如之何?丹心青史”。朱纨失败了。但他死得很刚烈,死得很傲气,是个男子汉的死法。朱纨之死,是嘉靖年间政治腐败的必然和恶果。他的读书报国之路,走得极不一般,走得极悲壮,也是苏州读书人中极其另类的一生。朱纨死后,他留下的“巡抚浙江,兼制福建、兴、漳、泉、建宁等处海道”的职务,一直空缺了四年,没人敢接。朱纨重建的防倭体系,也因为朱纨之死和他手下最重要的两名副手被打入死牢而终于土崩瓦解。而倭寇越演越烈了。嘉靖32年,倭寇集结了几百条船,从普渡山老巢出发,打到太仓,攻入上海,西进常熟,直逼南京。一转眼,到了正月春节,又攻掠苏州,再渡江抢南通,抢扬州。从南通回来,再攻苏州。在苏州浒墅关、吴江平望都有激烈战事。这年,昆山城被杀男女五百余人,被烧房屋二万余间。为此,嘉靖皇帝连续两年颁发“停苏松租一年”与“蠲免苏松税赋”的诏书。倭寇之乱,江浙糜烂,从嘉靖廿六年朱纨抗倭至嘉靖四十五年戚继光将倭寇杀灭,整整二十年间,民间遭受的苦难最甚。连吵架,都互骂“你这个倭寇”,才觉解恨;而吓唬小孩的绝招,更是四个字:“倭寇来了”。(黄遵宪《日本国志》)嘉靖以后,明朝进入万历时期,由于倭寇凶焰不再,江浙闽东南沿海得到了一个相当长的稳定时期,在名相张居正的调教下,文学、艺术光芒照耀。松江布衣被天下,苏杭湖等处丝绸远走海外,徽浙茶行销全国,扬州盐商富甲天下,工艺瓷器、竹器、陶瓷,名家辈出。历史真是幽默得可以。解除了倭寇之患的明朝,开放海禁,海外贸易生龙活虎,而邻国日本却走进了封建锁国时期,用严厉的禁教令和锁国令将这个岛国与世界隔离开来。锁国令严厉到什么程度?禁止一切日本船驶出日本;侨居在外的日本人如果回国,不问理由,一律处死;禁止外国人在日本旅游,传经布道,包括讲学;将在日本的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荷兰人放逐到一个人工岛上,不许与日本人杂居,他们与日本人生的混血儿一律处死,包括敢于收留和匿藏这些混血儿的日本人。当然,锁国令后,中国再也听不到有倭患了。四百多年过去了。历史恢复了它的平静。苏州十全街依然繁华,依然车水马龙。有一条小巷从十全街幽幽的拐进去,悄无声息。它叫朱进士巷,是苏州人为民族英雄朱纨保留的一点遗迹。朱纨很穷,明末著名史学家谈迁的《国榷》写到他“十年中丞,田不亩辟,家徒壁立”。所以,今天的朱进士巷是找不到朱纨故居的。他留下的只有清廉两字。建国后,鉴于吕振羽先生提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说”和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需要,部分史学界人士对明朝的“海禁”与倭寇现象重新做了研究和评估。对朱纨的历史评价也引起激烈的争论,相信这种争论还会继续延续下去。但人们无法忘怀从“倭寇”到“日寇”所带给中国人民的苦难。这也是中国史学家的良知所在。2000年建成的《中华世纪坛青铜甬道铭文》上,留有这样的一段文字:“公元1547年,明世宗嘉靖二十六年:倭寇侵掠加剧,江浙闽沿海受祸最烈。朱纨督明军抵御。”这是中国当代史学家代表国家对朱纨作出的最新历史评价。细细想来,朱纨,是中国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抵抗外来侵略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