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声洞

方声洞
方声洞
方声洞(1886-1911),字子明,福建闽侯人。曾在福州念私塾,自幼聪明机警、胆略过人、口才极好。虽生于富商家庭,但坦率、诚挚、尚气节、重然诺,吃苦耐劳、简朴自砺。青年时代起,就怀有挽救民族危亡、献身革命事业的信念。逢人痛论国事,力主倾覆满清。1911年4月27日,在黄兴的率领下,和闽省精英林觉民、林尹民、林文、刘元栋等人猛攻入广东督署。转战途中,方声洞见相逢的巡防营无臂号,即举枪相向,首发击毙其党人哨官温带雄。激战中,方声洞亦中弹血流遍体,弹尽力竭而死,时年25岁,葬黄花岗烈士陵园,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方声洞                                外文名:Fang Shengdong
  国籍:中国清朝                                     民族:汉族
       出生日期:1886年5月                             逝世日期:1911年4月27日
       职业:革命家                                         出生地:福建侯官(今福州市)          
       毕业院校:东京成城学校                       信仰:三民主义
      主要成就:动摇清朝统治                       代表作品:禀父绝笔-“禀父书”
      重要事件:随黄兴等攻打广东督署,英勇战死所属政党中国同盟会重要职务同盟会福建支部长

生平简介

  方声洞,近代民主革命者,幼时在福州念私塾,自幼聪明机警,胆略过人,吃苦耐劳,简朴自砺,口才极好,辩论问题时“倾靡一坐”。性格坦率、诚挚。后随父到湖北汉口进新制学堂。从青年时代起,就怀有挽救民族危亡,献身爱国事业的信念。1902年随兄、姊东渡日本留学,入东京成城学校习陆军。1903年参加“拒俄义勇队”(后易名为军国民教育会)。1905年8月,随兄方声涛、姊方君瑛、嫂曾醒、郑萌参加同盟会,积极从事革命活动。不久,因母丧返归福建,1906年,再渡日本考入千叶医学校。志在研究化学,制造炸弹。1908年,回国与王颖结婚。婚后夫妻同到日本学医,并介绍妻子参加同盟会。曾任中国留学生总代表、同乡会议事部长、同盟会福建支部部长等职,经常回国联络党人,秘密运送军火。1911年3月中旬,从日本密运军火入广州后,不顾劝阻,依然参加广州起义。4月27日起义爆发后,随黄兴攻入督署,遍搜总督张鸣歧不见,随即离开督署,出南大门,拟于防营接应,转攻督练公所,转战至双门底与防营相遇。方声洞见其无臂号,即举枪相向,首发击毙其哨官温带雄,不悉温实党人最热心之同志,以致互相误杀,至为痛惜。在防营还击中,方声洞背面、身中弹,血流遍体而气不衰,弹尽力竭而死。时年25岁。事后黄兴向党内报告起义经过,特别盛赞他“以如花之年,勇于赴战”。

人物概述

  方声洞,字子明,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出生在一个富商家庭。父方家湜,字芷亭,在汉口经营运输货栈,时常来往于各地,是一位见闻较广、思想开明的商人,对清政府腐败无能很不满,将自己的子女和媳妇都送进新式学堂读书,后又让他们去日本留学。方声洞自幼聪明机警、胆略过人,口才极好。受父亲的影响,他同样痛恨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其性格坦率、诚挚,从青年时代起,就怀有挽救民族危亡,献身爱国事业的信念。幼年时,方声洞在福州念私塾,后到汉口进新制学堂,喜读各种新书和报刊,常常和同学们讨论。1902年,为追求救国图存之道,方声洞随兄、姐东渡日本,进东京成城学校学习军事。他在学校里,一方面刻苦学习,一方面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当时,沙俄在辛丑和约后仍妄图霸占中国东北,不肯按协议规定撤。东京的中国留学生们对此非常愤慨,于1903年4月初3召开“拒俄”大会,方声洞与哥哥方声涛积极参加“拒俄义勇队”活动。清政府对这一爱国运动横加压制,强令解散,并令各省督抚严密查辑留学生,肆行迫害。1904年,日俄为争夺中国东北领土,爆发日俄战争,清政府竟无耻地宣布“严守中立”。方声洞悲痛欲绝,深恨清政府误国、庸懦,“逢人便痛论国事”,认为“非颠覆专制政府,吾人必无安枕之日”,“以此自勉勉人”,并经常登台演讲,声泪交加,“闻者莫不感奋”。1905年,加入同盟会,成为同盟会的早期骨干之一。于1911年4月27日参加广州起义,英勇就义,时年25岁。 方声洞出生在一个富商家庭。他的父亲方芷亭做着营运的生意,时常来往于各地,对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十分不满。方声洞聪明机警、胆略过人、口才极好。受父亲的影响,他同样痛恨清政府的腐败无能。1902年,方声洞为追求救国图存之道,东渡日本留学,进入京城陆军学校读书。他在学校里,一方面刻苦学习,一方面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次年,沙俄侵犯我国边境,妄图霸占我国东北。当时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非常愤慨,组织起了“拒俄义勇队”。方声洞得知后,率先带头参加。清政府对这一爱国运动横加压制,强令解散,并令各省督抚严密查辑留学生,肆行迫害。方声洞悲痛欲绝,深恨清政府误国,“逢人便痛论国事”,认为“非颠覆专制政府,吾人必无安枕之日”,并“以此自勉勉人”。并经常登台演讲,声泪交加,“闻者莫不感奋”。参加中国同盟会1905年8月,孙中山在东京正式成立了统一的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方声洞和他的哥哥方声涛、姐姐方君瑛以及嫂嫂等一同加入同盟会,成为了同盟会的第一批会员。但没多久,方声洞便因母亲病逝回到福建。在国内待了一段时间,方声洞深深感到清政府的无能且已病入膏肓,新中国的革命势在必行。才回国一年的方声洞决定再赴日本,继续学习军事。但这时,清政府为了禁止人民起来革命,竟然商请日政府,“凡自费者不能学陆军”。这让方声洞大失所望,既然不能学习军事,那也要学到一技之长,这样才可为国家作出贡献。于是方声洞考入千叶医专学校。方声洞在千叶医专学校时,学习成绩优秀,同时还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成为组织联络人,并参加秘密运送军火等。由于方声洞的才干出众,同学们非常信任他,选他为中国留学生代表,任福建同乡会议事部长、归国代表、同盟会福建支部长等职。1908年暑假方声洞回国探亲期间,在汉口与王颖结婚。10天后,方声洞与王相偕东渡日本,同攻医学。他和妻子共同憧憬着有朝一日能用医学造福国人。决心将来学成回国,“自办医院,专为贫苦产妇”服务。在方声洞的影响下,王颖也加入了同盟会。广州起义中英勇就义1911年初,孙中山准备举行广州起义。本来方声洞想立即归国参加,但是同为福建籍的几个革命党人认为此次起义凶险未占,方声洞年轻且新婚,强留方声洞在东京继续革命工作。为此方声洞十分激动:“诸君不许吾同死耶,是焉置我也。我虽不才,习医数载,颇自信有得,义师起,军医必不可缺,则吾于此,亦有微长,且吾愿为国捐躯久矣。今有死所,奈何阻我去?况事败诸君尽死,我能独生耶?留我奚意?”大家只得反复劝说,希望保留下他这颗革命的种子,同时以东京这边的革命任务需要为由,把方声洞强留下来。留在日本的方声洞天天关注香港传来的准备起义的消息,为了革命事业,方声洞不惜牺牲功课,日夜奔忙,寻找回国参加起义的机会。方声洞曾写信给朋友说:“警电纷至,中国亡在旦夕,所希望者,吾党此举耳,不幸而败,精锐随尽,元气大伤,吾党必久不能振,中国因之而亡。然则此举非特关吾党盛衰,是直系中国存亡也,吾安忍重为洋奴哉。”1911年3月中旬,方声洞接到组织传令,起义发动在即,但军火不足,需要马上秘密运送一批军火回国。方声洞立即争取到这个任务,回国参加起义。3月31日,方声洞离开日本,秘密回国。4月26日,方声洞经香港抵达广州。起义前夕,他写下了两封绝命书,在给父母的信中说:“夫男儿在世,当建功立业以强祖国,使同胞享幸福,虽奋斗而死,亦大乐也。且为祖国而死,亦义所应尔也……”在给妻子的信里又说:“为四万万同胞求幸福,以尽国民之责任……刻吾为大义而死,死得其所,亦可以无憾矣。”27日起义爆发,方声洞奋勇当先,在黄兴的带领下冲进总督府。不见总督张鸣崎,便转攻督练公所,在双门底“孤身被围,容无惧色,犹挥弹突击,计杀哨弁兵勇共20余人。背面、身中弹,血流遍体而气不衰,弹尽力竭而死。”事后黄兴向党内报告起义经过,特别盛赞他“以如花之年,勇于赴战”。方声洞这时才25岁,他的遗体事后安葬于黄花岗,成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原文

  禀父绝笔-“禀父书”禀父书作者:方声洞父亲大人膝下,跪禀者:此为儿最后亲笔之禀,此禀果到家者,则儿已不在人世者久矣。儿死不足惜,第此次之事,未曾禀告大人,实为大罪,故临死特将其就死之原因,为大人陈之。窃自满洲入关以来,凌虐我汉人,无所不至。迄於今日,外患逼迫,瓜分之祸, 已在目前,满洲政府犹不愿实心改良政治,以图强盛;仅以预备立宪之空名,炫惑内外之观听,必欲断送汉人之土地於外人,然后始大快于其心。是以满政府一日不去,中国一日不免于危亡。故欲保全国土,必自驱满始,此固人人所共知也。儿蓄此志已久 ,只以时机未至,故隐忍末发。迩者与海内外诸同志共谋起义,以扑满政府,以救祖国。祖国之存亡,在此一举。事败则中国不免于亡,四万万人皆死("万万"指“亿”),不特儿一人; 如事成则四万万人皆生,儿虽死亦乐也。只以大人爱儿切,故临死不敢不为禀告。但 望大人以国事为心,勿伤儿之死,则幸甚矣。夫男儿在世,若能建功立业以强祖国, 使同胞享幸福,奋斗而死,亦大乐也;且为祖国而死,亦义所应尔也。儿刻已念有六岁矣,对于家庭本有应尽之责任,只以国家不能保,则身家亦不能保,即为身家计, 亦不得不于死中求生也。儿今日竭力驱满,尽国家之责任者,亦即所谓保卫身家也。他日革命成功,我家之人皆为中华新国民,而子孙万世亦可以长保无虞,则儿虽死亦 瞑目於地下矣。惟从此以往,一切家事均不能为大人分忧,甚为抱憾。幸有涛兄及诸孙在,则儿或可稍安于地下也。惟祈大人得信后,切不可过於伤心,以碍福体,则儿罪更大矣。幸谅之。兹附上致颖媳信一通,俟其到汉时面交。并祈得书时即遣人赴日 本接其归国。因彼一人在东,无人照料,种种不妥也。如能早归,以尽子媳之职,或能稍轻儿不孝之罪。临死不尽所言,惟祈大人善保玉体,以慰儿于地下。旭孙将来长成,乞善导其爱国之精神,以为将来报仇也。临书不胜企祷之至。敬请万福钧安,儿声洞赴义前一日,禀于广州。家中诸大人及诸兄弟、姊妹、诸嫂、诸侄儿女及诸亲戚统此告别。

译文

  父亲大人在上,这是孩儿最后亲笔给您的书信了,此信到家之时,孩儿或许已久不在人世了。孩儿死不足惜,这次所做的事情未曾禀告您,确实是大罪过,故而在临死之前特地把就死的原因向您陈述一下。孩儿私下以为,满洲入关以来,欺凌虐待我们汉人,没有不达到的地方。时至今日,外国入侵的祸患逼近,被人瓜分的祸患,已就在眼前,满洲政府还不愿意真心改良政治,以图国家强盛;仅用预备立宪的空名,炫耀迷惑国内外人士的视听,一定要把汉人的土地断送给外国人,然后才大快其心。因此,一日不推翻满清政府,中国一天就不能免除危亡。若要保全国土,一定要从驱逐满清政府做起,这本来是人所共知的。我立下这样的志向已经很久了,只因为时机未到,所以隐忍未发,从前和海内外的许多同志共谋起义,来推翻满清政府,拯救国家。祖国的存亡,在此一举。事情失败的话也不免于灭亡,四万万人都会死去,不只是我一个人。如果事情成功四万万人就会生存下去,我虽死犹荣,只因为您特别喜欢我,所以临死的时候不敢不向您禀报,只是希望您以国事为重,不要因为儿子的死伤心,那么我就感到很荣幸了。男人生在世界上,如果能建功立业使祖国强大起来,让同胞享受幸福,也是最大的乐事了。况且为国家而死。也是义所应当的。我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对于家庭应该有应尽的责任,只因为国家不能够保全,那么身家也不能保全,就是替身家考虑,也不能不在死中求生,我今天竭尽全力驱逐满清,尽力于国家的责任,也就是所说的保家卫国。将来革命成功,我家里的人都是中华新国民, 子孙万代也可以长久保证没有忧虑,那么我虽然死了也会在地下瞑目了,只是从今以后,一切家事都不能替您分忧,很抱歉。所幸还有涛兄以及许多孙子在,或许我能够在地下稍微安心了。只是请求您收到这封信后,一定不要过于伤心,有碍于您的身体,那么我的罪就更大了。希望您能谅解。在这里附上给您的儿媳颖的一封信,等到她到汉口时当面交给她。并且请求得到信时就派人去日本接她回国。因为她一个人在日本,无人照料,有许多不妥当的地方。如果能够早点回国,来斤儿媳妇的责任,或许能够减轻儿子的不孝之罪。临死之时不能把想说的都说出来,只是祝福您善于保养身体,使我在地下得到安慰。您的孙子旭将来长大,请您善于引导他的爱国精神,将来好为我报仇。临写信的时候禁不住极力祈祷。

英烈故居

  福州鼓楼区内九彩巷,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方声洞的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