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荣光

罗荣光
罗荣光
罗荣光,字耀庭,清道光十三年(1833)出生在乾城县(今吉首)鸦溪村。罗荣光任天津总兵镇守京津门户之大沽口炮台长达24年,被誉为“天下第一海防”。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由于清政府腐败无能,官军大多不堪一击。罗荣光却以67岁高龄率领三千兵勇,身先士卒,誓死保卫大沽口炮台。后因兵力悬殊,弹尽援绝,壮烈殉国,保持了中华民族的崇高气节,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正气之歌!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罗荣光                            外文名:Luo Rongguang
  国籍: 中国清朝                                出生地: 吉首
       出生日期: 1833年                            逝世日期: 1900年
       职业: 大沽口炮台长,记名提督      主要成就: 授电化、测量等作战知识罗荣光炮打“虎狼”的战绩

人物简介

  罗荣光(1833-1900) 清末将领。字耀庭.湖南乾城县(今湖南省吉首市雅溪)人。他原为曾国藩部属,初任把总,后入淮军,曾赴上海(今上海市)在洋枪队任职,升总兵。罗荣光1867年(穆宗同治六年),因镇压捻军有功升记名提督,后补大沽口协副将。1887年(德宗光绪十三年),以创设水雷营、并教练有方,又升天津(今天津市)镇总兵。1900年(德宗光绪二十六年)6月,率军驻守大沽口炮台。6月16日晚,联军派代表递交最后通牒,限令17日零晨二时交出炮台,他严辞拒绝。侵略军提前于凌晨一时开始攻击,大沽守军发炮还击,激战六小时,三炮台先后失守。他退至天津,后在天津失陷前三天服毒自杀。

成长教育

  罗荣光幼年丧父,家境贫寒,靠母亲弹棉花抚养成人。娶妻林氏(凤凰湾溪人),生两男一女。罗荣光青年时代,身材高大,气粗体壮,除在家耕种三亩薄田外,还常做木匠贴补家用。一年春节,因赌钱被老母训斥了一句“无出息”,赌气带了三个包谷粑粑跑到乾州协台当绿营兵。一月后,他回到距家五六里的地方,碰到几个熟人讥笑他,说:“罗老二,你是生成的下贱命,当绿营兵吃饱饭不好,还挂牵屋里的包谷粑!”他怕回家被寨上人耻笑,决意远离乾城,投奔曾国藩的湘军。投入湘军后,连升把总、守备、参将等职,并得到江苏巡抚李鸿章赏识,委带亲兵营。英国人戈登在上海组织洋枪队,李鸿章命罗荣光跟随戈登学习炮术。学成后,被委派统带开花炮营。

固守海防

  清光绪二年(1876),罗荣光驻守天津,升大沽协副将,赐号“果勇巴图鲁”。这时的罗荣光,已经是43岁的不惑之人了。大半生来,他的足迹踏遍半个中国,又到列强的洋枪队呆过。他目睹了祖国的深重灾难,也看到了列强的横行凶残。他边打仗边学习文化,历代英雄的爱国精神感动了他。他心中升腾起爱国主义的激情。他说,国家衰弱,外敌欺凌,身为国将,深感耻辱。军人的天职是保国家,围之不保,养军人何用?他决心保卫大沽口,守好国门。大沽口是京津门户,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3次于大沽口登陆入侵中国。罗荣光鉴于历史教训,为固守海防,创设水雷营,教练布雷技术,兼授电化、测量等作战知识。并在海河流入渤海湾的海口处,修筑南、北炮台,封锁海上咽喉。有北炮台2座,南炮台3座,都用砖石与糯米三合土粘结砌成;台高数丈,周围有护台墙,墙外有壕沟;每座炮台营盘设有高大坚固的炮台、练兵场、驻兵营房和弹药库。5座炮台装置大小炮100多门,驻兵2000名。清光绪十四年(1888),清政府醇亲王检阅直隶省北洋军时,称赞大沽口炮台为“天下第一海防”。罗荣光因教练布防得力,晋升为直隶天津镇总兵,驻守大沽口。总兵衙门与炮台相距咫尺,罗荣光常常不回衙内寓所,却住在南炮台;清晨骑匹大白马,亲自教练守军。平日与士卒同食、同衣。因而他在军中威望很高,只要一声号令,将士们莫不奋勇向前。

战士经历

  镇守大沽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5月,义和团逼近京津,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受到沉重打击。英、美、法、德、俄、日、意、奥8个帝国主义国家纠集一起,借口保护洋商洋教,先后集结兵舰38艘于大沽海面。6月初,沙俄从旅顺用兵舰运送海军陆战队员2000多名增援大沽口;帝国主义从山海关由铁路调兵六干抵达塘沽。八国联军侵略军共计集结2万多名,水陆兼程,进逼大沽口,妄图以此作为侵略中国的滩头阵地,侵占天津,进逼北京。此时,罗荣光已调升新疆喀什噶尔提督,部将劝其“何不离此赴任新疆,一者遵旨赴任可表忠心,二者以避战火可保高官”。面临国家的危亡关头,罗荣光深感过去敌人三犯大沽,两破国门,山河破碎,生灵涂炭,血的教训决不能忘记。而且自己镇守大沽,构筑海防,惨淡经营历24年,堂堂的大清官员,岂可贪生误国!他毅然奏请留任,镇守大沽口。并立即在南岸主炮台的议事厅,召开五营六哨会议,慷慨激昂地表示:“人在大沽在,地失血祭天。”誓死抵抗帝国主义侵略军。他决定亲自指挥主炮,副将韩照琦指挥海字炮台,营官卞长胜指挥南滩炮台,北岸左营、副左营两座炮台由管带封得胜指挥。这时,大沽口与天津的电线、铁路均被切断。他一面命令南北各营加强守备,一面差人飞马去天津,向直隶总督裕禄报告大沽口的紧急军情,请求开战后速发援兵。并密约北洋水师统领叶祖圭所部各鱼雷艇,赶紧升火待命,以便还击侵略军。大沽海口水深岸曲。当时,海口水雷密布,南北炮台严阵以待。侵略军虽很猖狂,但也不敢贸然逼近。6月16日上午,八国联军司令派员谒见直隶总督裕禄,假意说“只有四五艘舰船驶入海口,以保护天津租界各国侨商,免受义和团滋扰,并无他意”。裕禄竟然答应洋人要求,下令开放海口水道,让洋舰驶入5艘。罗荣光得讯大惊,亲自去天津总督府要求裕禄收回命令,坚决阻止洋人舰船入内。接着,有哨官回报:沙俄主力舰“机略克”号等5艘兵舰已相继驶入海口,并已包围我于家堡北洋水师的舰艇,水师统领叶祖圭贪生怕死,仓皇下令撤退。罗荣光闻讯,迅速回到大沽,急命炮台严密封锁海口,引弦待发。赶出洋人16日下午5时,俄国参赞和英国通事乘小船来到大沽口南岸主炮台营盘,狂妄骄横地说:“拳匪焚烧教堂,中国政府不用力剿办;海口安上水雷,明与各国为难。现在八国约定出兵,清军必须让出大沽两岸炮台,以疏通往京津之道路。”罗荣光义正词严地驳斥:“义民起事,是你们欺压中国百姓的结果。大沽口是大清水域,布雷设防,天经地义。要我让出炮台那是做梦!!”俄国参赞见罗荣光的态度如此强硬,就拿出各国“通牒”进行讹诈。当这个俄国佬念到“……限令炮台守军在17日凌晨两点之前,无条件交出南北两岸炮台。否则,将用武力夺取”时,罗荣光禁不住满腔怒火,一把夺过“通牒”撕成两半,摔在地上,大声喝令守军把洋人赶出议事厅。准备迎战夜幕低垂,山雨欲来,大沽口血战有一触即发之势。罗荣光严令守军各就其位,准备迎战。八国联军的舰只在茫茫夜色中,开始秘密调动,3艘炮舰向大沽口南岸附近海面移动,另外3艘向大洁口北岸炮台逼近。那5艘驶入海河的敌舰从于家堡河湾偷偷靠近南岸主炮台,隐蔽在河边几栋民房后面。还有几艘敌舰开到海神庙附近,将炮口对准万年桥清军营盘,企图用炮火封锁铁锚桥,切断我炮台的后援和弹药供给。6月16日夜11点,敌舰突然开亮电灯,对准我南北岸炮台轰击。在炮火掩护下,侵略军陆战队乘坐小艇,分左中右三路,直赴南岸炮台。罗荣光在主炮台上沉着镇定,指挥瞄准敌舰电灯,英勇还击。霎时炮声隆隆,波浪起伏。奋战不到半小时,一艘敌舰被击中,拖着滚滚浓烟狼狈而逃。在激战中,敌弹突然从后侧飞来,落在主炮台营房,罗荣光忙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于家堡民房后面泊有沙俄主力舰“机略克”号(此舰是八国联军最大的兵舰)。此舰在16日上午骗入我海口后,恣意横冲直撞;俄国水兵还上岸作恶多端,百姓恨之入骨,怒骂“机略克”号是“虎狼”。虎狼战绩“虎狼”阴险狡猾,开炮时露出舰身,打完炮就立即隐蔽。炮台上的清军当即调转炮口,准备朝“虎狼”轰击,却被罗荣光制止,他说:“众炮齐发,若稍有偏差,那民房百姓就要遭殃。”守军要求说:“大人,‘虎狼’对炮台威胁很大,毁几间民房值得!”罗荣光怒喝道:“你们闪开,让我自己操炮。”他箭步奔向炮位,亲自挂线瞄准,当“虎狼”刚一驶出,他横腰一炮,正好击中舰身,又从正面连击数炮,打得“虎狼”舰沉入海底。这就是至今还在塘沽一带传颂的罗荣光炮打“虎狼”的战绩。与此同时,副将韩照琦指挥的南岸海字炮台,接着击沉敌舰一艘;管带封得胜指挥的北岸左营炮台,又击伤敌舰一艘。当夜战激烈之时,罗荣光从铁锚桥营盘抽调兵勇100名增援万年桥。他们把炮拉上墙,夹攻海河敌舰,又打沉打伤敌舰各一艘。清军处于极其有利的优势。6月17日凌晨4点,侵略军改变“全面出击”战术,采取集中舰船进逼北岸,猛轰左营炮台。因左营弹药库中弹起火,敌人遂乘机登陆。守军管带封得胜身先士卒,率部与敌人肉搏,全营兵勇壮烈牺牲。继而左营炮台失陷,副左营炮台孤立,相继失陷。至此大沽口北岸两座炮台,守军将士近干名,全部英勇殉难。

壮烈殉职

  北岸炮台失陷后,上午7时,敌舰开花炮弹落入南岸清军副营的弹药库,弹药全部被毁。8时许,副左营弹药库亦被敌炮击中。守军营盘起火后,敌舰3艘驶向燕子窝,迫近中营主炮台。主炮台因大炮位置过高,对迫近之敌无法回击。罗荣光命营官李忠成率兵用南营门小炮还击,击伤敌舰一艘。其余敌舰只得后撤。上午9时,炮台弹药已尽,副将韩照琦负重伤,兵勇伤亡很大,敌陆战队从海神庙船场登陆,截断了南岸炮台守军退路。裕禄的援军始终未发。原已约好配合作战的北洋水师也不战而退。在弹尽援绝、炮台三面被围的危急情况下,罗荣光纵身上马奔回衙门寓所,对眷属悲愤地说:“如今弹尽援绝,为国捐躯,理所当然。侵略军进来不会放过你们,朝廷命官的妻室岂能甘受凌辱,不如一道杀身成仁!”罗荣光此时肝胆欲裂,忍痛先杀了眷属。自己飞马回到主炮台,集合所剩兵勇,悲愤地说:“一将无能,千军战死;可恨不发援军!”他命令集合队伍往北突围。最后,罗荣光在率部冲杀中壮烈殉职,终年67岁。遗体运归故里建茔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