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起元

周起元
周起元
周起元(1571年-1626年)明代官员,东林七君子之一。字仲先,号绵贞,福建海澄(今漳州龙海)人。万历二十九年进士,御史任上,上疏力斥诋毁东林故,谪为广西参议。天启三年,以右佥都御史巡抚苏松十府,指控织造太监李实贪恣不法,又为苏州同知杨姜辨冤,遭魏忠贤恨,被诬为乾没帑金十万两,逮入狱中,拷掠至死。有《周忠愍奏疏》。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周起元                  外文名:Zhou Qi Yuan
  字号:字仲先,号绵贞                   所处时代:明代
      出生时间:隆庆五年(1571年)     逝世日期:不详
     主要作品:《周忠愍奏疏》             主要成就:东林七君子之一

生平简介

  周起元生于隆庆五年(1571年),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乡试第一,翌年中进士。授江西浮梁(今景德镇市)知县。值豪强阴谋吞书院,起元执法,坚决抵制,终于保住书院。历知浮梁、南昌,以廉惠著称。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周起元选授御史赴京待命,拟任湖广道御史。时值朝廷考核京官,这是关系官员升迁降黜的大事,是党争的焦点。周起元正值京察之际来京,无端被卷入党争旋涡,滞留两年才得任命。万历四十年(1612年),周起元受命湖广御史,即奉敕分巡湖广道漕运。他沿江巡视、踏勘、组织民工疏浚河道,维修漕运各种设施。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告假家居的原国子祭酒方从哲,不经廷议由中旨起官为吏部左侍郎。依明制高级官员的任命,须经内阁大臣协议而后才由朝廷下旨。周起元以为方从哲起官有违“祖训”,且其为人“性柔懦,不能任大事”,上疏反对。因此,得罪了联成一气支持方从哲的齐、楚、浙诸党。同年七月,吏部尚书赵焕按年例调御史孙振基、王时熙、魏云中为外官,均未经都察院协议。周起元又参与上疏反对。结果获扣除薪俸之处分。不久,周起元奉命巡按陕西,随即调为广西参议,分守右江道。周起元治粤西,遵循理学大师周敦颐治南安、陆九渊治荆门的办法,以“尊重德性”为上。时柳州灾荒,百姓纷纷聚众抢粮闹事,地方官以为盗贼蜂起,力主镇压。周起元采取安抚、赈灾的办法,终于平息了骚乱。因治粤西政绩,升迁为四川副使。尚未起任,辽阳被清兵攻破,前方告急,又改任通州参政。天启三年(1623年),召入为太仆少卿。初,刑部侍郎邹元标和左都御史冯从吾创办首善书院,其目的是传播濂洛之学,改变士俗。周起元既回京,也时常造访书院。但由于书院传播道学,且时常指摘朝政,所以忌恨者也不少。时兵科给事中朱童蒙便上疏请求禁止,并诋毁。周起元便起而上疏为书院辩解,为邹元标抗争。由于书院得到人们的拥护和邹元标正直的威望,朱童蒙失败,被贬为苏松分守参政。翌年,任右佥都御史,巡抚苏松十府,是时大水泛滥,起元上疏请浚江河,但朝廷不许。时吴中税监李实素贪横,起元上《去蠹七事疏》,弹劾李实,有人提醒他:“不虑祸不测耶?”他说:“祸福之来,天也;君子不计,所计者是非耳!”前因攻击首善书院而外迁苏松为分守参政的朱童蒙,恰也在周起元巡按域内。朱童蒙离开京师更加骄横,“每行道辄鞭挞数十人,血肉狼藉”。又曾非法击毙漕卒,吴民恨之入骨。周起元得到吴民控诉,勃然大怒,说:“天子命我抚民察吏,可坐视此等虐吾民耶?”于是上疏弹劾。结果朱童蒙投奔魏忠贤门下,调回京师为太常寺卿,而周起元却削职为民。当周起元打点行装归里时,“吴人老少皆随送,涕哭声塞市”。天启六年(1626年)二月,魏忠贤欲杀高攀龙、周顺昌、缪昌期、黄尊素、李应升、周宗建六人,取实空印疏,令其党李永贞、李朝钦诬起元为巡抚时乾没帑金十余万,日与攀龙辈往来讲学,因行居间。矫旨下令缉捕。缇使至漳州,士民大惊,又传闻退赃即可赎身,于是父老在四城门设了木柜,号召投钱。不数日钱满,士民如数交迄,缇使也为之感动。周起元被押解至京,落于都指挥佥事许显纯之手。许“略晓文墨,性残酷”,杨涟等十余人皆死其手。周起元身受严刑,屈打成招,同年九月,因肌肉糜烂致死。吴士民及其乡人无不垂涕者,后人称周起元、高攀龙等七人为“后七君子”。庄烈帝嗣位,赠兵部右侍郎,官一子。福王时,追谥忠惠。死后被祀于乡贤祠。《明史》有传。

明史文载

  周起元,字仲先,海澄人。万历二十八年乡试第一,明年成进士。历知浮梁、南昌,以廉惠称。行取入都,注湖广道御史。方候命,值京察。御史刘国缙疑郑继芳假书出起元及李邦华、李炳恭、徐缙芳、徐良彦手,遂目为「五鬼」,继芳且入之疏中。起元愤,上章自明。居二年,御史命始下会太仆少卿徐兆魁以攻东林为御史钱春所劾,起元亦疏劾之。奸人刘世学者,诚意伯刘荩臣从祖也,疏诋顾宪成,起元愤,力斥其谬。荩臣遂讦起元,益诋宪成。起元再疏极论,其同官翟凤翀、余懋衡、徐良彦、魏云中、李邦华、王时熙、潘之祥亦交章论列。且下令捕世学,世学遂遁去。吏部侍郎方从哲由中旨起官,起元力言不可,并刺给事中亓诗教、周永春,吏部侍郎李养正、郭士望等。吏部尚书赵焕出云中、时熙于外,起元劾其背旨擅权,坐停俸。焕去,郑继之代,又出之祥及张键。起元亦抗疏纠驳,因言张光房等五人不当摈之部曹。与党人牴牾,忌者益众。寻巡按陕西,风采甚著。卒以东林故,出为广西参议,分守右江道。柳州大饥,群盗蜂起,起元单骑招剧贼,而振恤饥民甚至。移四川副使,未上。会辽阳破,廷议通州重地,宜设监司,乃命起元以参政莅之。天启三年入为太仆少卿。旋擢右佥都御史,巡抚苏、松十府。公廉爱民,丝粟无所取。遇大水,百方拯恤,民忘其困。织造中官李实素贪横,妄增定额,恣诛求。苏州同知杨姜署府事,实恶其不屈,摭他事劾之。起元至,即为姜辨冤,且上去蠹七事,语多侵实。实欲姜行属吏礼,再疏诬逮之。起元再疏雪姜,更切直。魏忠贤庇实,取严旨责起元,令速上姜贪劣状。起元益颂姜廉谨,诋实诬毁,因引罪乞罢。忠贤大怒,矫旨斥姜为民。起元复劾实贪恣不法数事,而为姜求宽。实以此敛威,而忠贤遂衔起元不置。分守参政朱童蒙者,先为兵科都给事中,以攻邹元标讲学外迁,失志狂暴,每行道辄鞭扑数十人,血肉狼籍。起元欲纠之,童蒙遂称病去,起元乃列其贪虐状以闻。忠贤遂矫旨削起元籍,擢童蒙京卿。六年二月,忠贤欲杀高攀龙、周顺昌、缪昌期、黄尊素、李应升、周宗建六人,取实空印疏,令其党李永贞、李朝钦诬起元为巡抚时乾没帑金十余万,日与攀龙辈往来讲学,因行居间。矫旨逮起元,至则顺昌等已毙狱中。许显纯酷榜掠,竟如实疏,悬赃十万。罄赀不足,亲故多破其家。九月毙之狱中,吴士民及其乡人无不垂涕者。庄烈帝嗣位,赠兵部右侍郎,官一子。福王时,追谥忠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