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顺昌

周顺昌
周顺昌
周顺昌(1584年-1626年)明朝官吏,东林党人。字景文,号蓼洲,南直隶苏州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历官福州推官、文选员外郎,为魏忠贤党迫害,死于狱中。崇祯元年得已昭雪,谥忠介。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周顺昌                      外文名:Zhou Shunchang
  字号:字景文                               所处时代: 明朝
       出生时间:1584年                        去世时间:1626年

生平简介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历任福州推官、吏部稽勋主事、文选司员外郎。居官清正。在福州推官任上,反对矿监税使的掠夺,抓治税监高采的爪牙。天启中,宦官魏忠贤专权,他大肆网罗党羽,进而排斥异己,杀戮大臣,欺压人民,可谓暴虐无道,形成了令人发指的“钩党之捕遍于天下”的局面。当时以江南士大夫为首的东林党人,主张开放言路,改良政治。他们多次上疏弹劾魏忠贤,斗争非常激烈。顺昌乞假归乡,在乡讽议朝政、针砭时弊,指斥魏忠贤无所讳忌,深受市民爱戴。天启四年(1624年),魏忠贤借题逮捕杨涟、左光斗、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魏大中六人入狱,史称这批被害的东林党人为“前六君子”。当魏大中被魏忠贤陷害逮捕时,路过苏州阊门,顺昌亲诣其船,要将女儿许配给大中之孙。押解囚犯的旗尉赶忙催人上路,顺昌破口大骂:“若不知世间有不畏死之男子耶?归语魏忠贤,我即故吏部郎顺昌也。”魏忠贤自恨之,被革职,种下祸因。应天巡抚周起元罢官,周顺昌曾作文送他,文章有斥责阉党之语。天启六年魏忠贤假苏杭织造太监李实诬攀,将顺昌下镇抚司狱,逮捕时激起苏州人民反感,苏州城乡数万人齐集,为之呼冤,两名东厂的缇骑被当众打死。后在军队镇压下,周顺昌被解至京城,顺昌在狱中牙齿尽落,把满口鲜血喷向问官,仍痛骂魏忠贤如故,最后受酷刑而死,年四十三。同年,高攀龙投水死,周起元、周宗建、缪昌期、黄尊素、李应升均死于狱中,历史上称这批被害的人士为“后七君子”。苏州市民颜佩韦等五人亦被处死,现苏州虎丘之侧,有纪念颜佩韦等五义士的“五人之墓”。崇祯元年(1628年)忠贤伏诛,顺昌得昭雪,谥忠介。

明史文载

  周顺昌,字景文,吴县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授福州推官。捕治税监高寀爪牙,不少贷。寀激民变,劫辱巡抚袁一骥,质其二子,并质副使吕纯如。或议以顺昌代,顺昌不可,纯如以此衔顺昌。擢吏部稽勋主事。天启中,历文选员外郎,署选事。力杜请寄,抑侥幸,清操皭然。乞假归。顺昌为人刚方贞介,疾恶如仇。巡抚周起元忤魏忠贤削籍,顺昌为文送之,指斥无所讳。魏大中被逮,道吴门,顺昌出饯,与同卧起者三日,许以女聘大中孙。旂尉屡趣行,顺昌瞋目曰:“若不知世间有不畏死男子耶?归语忠贤,我故吏部郎周顺昌也。”因戟手呼忠贤名,骂不绝口。旂尉归,以告忠贤。御史倪文焕者,忠贤义子也,诬劾同官夏之令,致之死。顺昌尝语人,他日倪御史当偿夏御史命。文焕大恚,遂承忠贤指,劾顺昌与罪人婚,且诬以赃贿,忠贤即矫旨削夺。先所忤副使吕纯如,顺昌同郡人,以京卿家居,挟前恨,数谮于织造中官李实及巡抚毛一鹭。已,实追论周起元,遂诬顺昌请嘱,有所乾没,与起元等并逮。顺昌好为德于乡,有冤抑及郡中大利害,辄为所司陈说,以故士民德顺昌甚。及闻逮者至,众咸愤怒,号冤者塞道。至开读日,不期而集者数万人,咸执香为周吏部乞命。诸生文震亨、杨廷枢、王节、刘羽翰等前谒一鹭及巡按御史徐吉,请以民情上闻。旗尉厉声骂曰:“东厂逮人,鼠辈敢尔!”大呼:“囚安在?”手掷锒铛于地,声琅然。众益愤,曰:“始吾以为天子命,乃东厂耶!”蜂拥大呼,势如山崩。旂尉东西窜,众纵横殴击,毙一人,余负重伤,逾垣走。一鹭、吉不能语。知府寇慎、知县陈文瑞素得民,曲为解谕,众始散。顺昌乃自诣吏。又三日北行,一鹭飞章告变,东厂刺事者言吴人尽反,谋断水道,劫漕舟,忠贤大惧。已而一鹭言缚得倡乱者颜佩韦、马杰、沈扬、杨念如、周文元等,乱已定,忠贤乃安。然自是缇骑不出国门矣。顺昌至京师,下诏狱。许显纯锻炼,坐赃三千,五日一酷掠,每掠治,必大骂忠贤。显纯椎落其齿,自起问曰:“复能骂魏上公否?”顺昌噀血唾其面,骂益厉。遂于夜中潜毙之。时六年六月十有七日也。明年,庄烈帝即位,文焕伏诛,实下吏,一鹭、吉坐建忠贤祠,纯如坐颂珰,并丽逆案。顺昌赠太常卿,官其一子。给事中瞿式耜讼诸臣冤,称顺昌及杨涟、魏大中清忠尤著,诏谥忠介。长子茂兰,字子佩,刺血书疏,诣阙诉冤,诏以所赠官推及其祖父。茂兰更上疏,请给三世诰命,建祠赐额。帝悉报可,且命先后惨死诸臣,咸视此例。茂兰好学砥行,不就廕叙。国变后,隐居不出,以寿终。

传世作品

  顺昌工画墨兰,间写山水,神韵天成。传世作品有《牧马图》轴,题戊子(1648)作,疑为万历四十六年戊午(1618年)之讹,图录于《名人书画集》。著有《烬余集》。

轶事典故

  说起周顺昌,还有个哭笑不得的故事,当初他在外地当官,有一次人家请他看戏,开始挺高兴,结果看到一半,突然怒发冲冠,众目睽睽之下跳上舞台,抓住演员一顿暴打,打完就走。这位演员之所以被打,只是因为那天,他演的是秦桧。

生平传记

  原文《周忠介公遗事》周忠介公顺昌,字景文,明万历中进士.历官吏部文选司员外郎,请告归。是时太监魏忠贤乱政,故给事中嘉善魏忠节公忤忠贤.被逮过苏。公往与之饮酒。三日,以季女许嫁其孙。忠贤闻之,恚甚。御史倪文焕承忠贤指劾公,遂削籍。会苏杭织造太监李实与故应天巡抚周公起元及公有隙,追劾起元,窜公姓名其中.遂遣官旗逮公。公知之,怡然不为动。比宣旨公廨,巡抚都御史毛一鹭、巡按御史徐吉及道府以下皆在列。小民聚观者数千人,争为公呼冤。声殷 如雷。诸生王节等直前诘责一鹭,谓:“众怒不可犯也。明公何不缓宣诏书,据实以闻于朝。”一鹭实无意听诸生。姑为奸语谢之。诸生复力争,稍侵一鹭,一鹭勃然曰:“诸生诵法孔子,知君臣大义.诏旨在,即君父在也,顾群聚而哗如此! ”巡按御史见诸生言切,欲解之,乃语诸生曰:“且无哗!当商所以善后者!”众方环听如堵.官旗见议久不决,又讶抚按官不以法绳诸生也,辄手锒铛擿之地有声.大呼:“囚安在”?且曰:“此魏公命,可缓邪?”众遂怒曰:“然则伪旨也!”争登阑楯,奋击官旗,官旗抱头东西窜。有死者。巡抚幕中诸将率骑卒至,或拔刃胁众。众益怒。将夺刀刃一鹭,备兵使者张孝鞭卒以徇。始稍定。知府寇慎、知县陈文瑞素得民,复数为温言譬之,众乃解去。或谓公盍返私室。公不可,遂舍一鹭署中。是日也,他官旗之浙者。道胥门入城.强市酒肉.瞋目叱市人,市人复群殴之,走焚其舟,官旗皆泅水以免。一鹭惧,召骑卒介而自卫,夜要御史上疏告变。檄有司捕民颜佩韦等十余人系之。越八日,公竟就逮。既至京师,下诏狱,坐赃拷掠,瘐杀狱中。而忠贤复矫旨杀佩韦等五人。崇祯元年,忠贤败。公之长子茂兰刺血上书白公冤,诏赠太常寺正卿,谥忠介,予特祠。一鹭亦以忠贤党被罪家居,白昼见公乘舆,佩韦等骑而从,直入坐中堂。一鹭大怖,遂病死。汪琬曰:“亡兄搢九堂私次忠介公事,予以示公之孙旦龄,以为信,乃稍节其冗者,参以殷氏所作《年谱》,授其家俾弆之。”译文周忠介公顺昌,字景文,明朝万历年间进士,曾任吏部文选司员外郎,请假回乡到苏州居住。当时,朝内太监魏忠贤揽大权,扰乱了全国政局。曾任给事中的嘉善人魏大中得罪了魏忠贤,被捕押解经过苏州。先生到他那儿和他饮酒,第三天,把自己的小女儿许配给魏大中的孙子。魏忠贤知道了这件事,非常愤恨。御史倪文焕受了魏忠贤的指使,弹劾先生,就此被削除官籍。正当苏杭织造太监李实和曾任应天巡抚的周起元与先生有怨仇,追查周起元罪状弹劾他,把先生的名字也放进去一起弹劾。魏忠贤就派官差到苏州,要逮捕先生。先生知道这件事,却不放在心上,一点也不为其所动。到府衙门宣读圣旨的那一天,巡抚都御史毛一鹭、巡按御史徐吉以及道,府以下各级官员全部到场。赶来观看的百姓有好几千人,人人为周顺昌叫冤枉,声音如雷震一般。秀才王节等人走上前去,责问毛一鹭,说:“众怒不可犯,大人何不慢点宣读圣旨,把这里的实情奏告朝廷。”毛一鹭实际上无心答应秀才的要求,假意说好话安慰他们。秀才们又据理力争,说话里有点冒犯了毛一鹭,毛一骘勃然大怒,说:“秀才读的是孔圣人的书,懂得君臣之间的大义,圣旨所在,就是皇上所在,怎么敢聚众喧闹到如此地步!”秀才都回答他:“岂只是当今皇上,大明王朝的二祖十宗都会公断的!我等在大人管教之下,万一来日做了官,不幸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拚死力争。大人如何教我们去奉承别人?”巡按御史徐吉看到秀才们言语愤激,想设法调解,他就对秀才们说:“不要只管吵闹了,好好商量应付的办法!”大家正在听交涉,人群象一层层围墙一般,哪知几个差役看见说了好久没有结果,又不明白抚按为什么不办秀才们的罪,就“当啷”一声把镣铐往地上一丢,大喊:“犯人在什么地方?”又说:“这是魏大人的命令,可以缓办吗!”许多人被他们激怒了,说:“那末这圣旨原来是假的!”大家抢着翻上栏杆,过去拉住那些差役就用力打。差役个个抱住头,东逃西躲,有的跑进公堂,有的爬上大树,有的躲进茅厕,个个吓得抖抖索索叫饶命,说:“魏人人骗了我!”有的差役被当场打死。巡抚府里的军官带了骑兵来镇压,有的兵卒拔出刀威胁百姓,百姓格外愤怒,把刀抢过来要杀毛一鹭。备兵使者张孝就用鞭子打那个兵卒,用以平息众怒,这样,局势稍稍安定。知府寇慎、知县陈文瑞平时得到百姓拥戴,出来又用好话劝慰,人群方才陆续散开回去,有人劝周顺昌,应该回自己家里去,他不肯,就住在毛一鹭衙门里。这一天,另外一批差役被派去浙江的,经胥门进苏州,在市集上强买酒肉,瞪着眼睛骂市上的百姓。市上的百姓又聚起来把他们打了一顿,追到他们的船上,把他们的衣装财物都丢进河里,放火把船烧了。那些差役都跳河游水逃走,才保住了命。毛一鹭很惧怕,召了骑兵带甲保卫他,夜里,要挟御史徐吉上奏章报告苏州民变,命令主管官员逮捕颜佩韦等十几个百姓关起来。八天以后,先生竟被逮捕。先生被押解到了京师,关进奉诏关押犯人的牢狱,诬指他犯了贪污罪严刑拷打,伤重病死在狱中。魏忠贤又假传圣旨,杀了颜佩韦等五个人,棒打后流放了马信等七个人,革去王节等五个人的秀才。崇祯元年,魏忠贤罪行败露,贬谪凤阳,在途自尽。先生的长子周茂兰刺指血写血书,奏闻皇上给父亲诉冤。皇上下诏书追赠先生为太常寺正卿,予以谥号“忠介”,为他造专门的祠堂。毛一鹭因为是魏党,革职带罪住在家里。有一天,白天看见先生坐了车子,颜佩韦等人骑着马跟随着,直走进他家人厅。毛一鹭吓得不得了,就这样生病死掉了。汪琬附记:我已故的哥哥搢九,曾经编写了忠介公的事迹。我把那篇文章给忠介公的孙子旦龄看了,他说记载的都是事实。我就删去了一些多余的文字,参用殷献臣编的《周忠介公年谱》,完成了这篇文章,把它交给忠介公的于孙,让他们收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