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有德

孔有德
孔有德
孔有德(约1602—1652年)清初定南王。字瑞图,明清时期辽东盖州卫(今辽宁省盖县)人。天聪七年(1633年),孔有德、耿仲明不服黄龙统辖,率部来投登莱巡抚孙元化。崇祯四年(1631)八月,皇太极率清兵攻打凌河城(今辽宁锦县),祖大寿围于城内。孙元化急令孔有德以八千人赶赴前线增援,然登州辽东兵与山东兵素不和,孔有德抵达吴桥时,因遇大雨春雪,部队给养不足,士兵抢劫哗变。孔有德在登州发动吴桥兵变,自号都元帅,孙元化忠于朝廷不愿称王,孔有德放他逃离登州。明朝派兵镇压后,投降后金。崇德元年(1636年),受封恭顺王,出征朝鲜,锦州,松山等地。入关后,随豫亲王多铎追剿农民起义军,镇压了江南各地的抗清斗争,为清朝入关作出了卓越贡献。顺治三年(1646年)授平南大将军,进攻南明永历政权。五年,改封定南王,出征广西。九年,被李定国围困在桂林,兵败自杀,朝廷破格予以厚葬。孔有德的尸体被李定国焚骨扬灰,清廷为孔有德建衣冠冢。惟一幸存的女儿孔四贞,则被孝庄皇后收为养女,封和硕公主。孝庄皇太后一度欲立其为皇妃,但顺治皇帝此时迷恋董鄂氏,册妃一事便作罢。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孔有德                    外文名:Kong Youde
  生活年代:明末清初                        民族:汉族
      出生日期:1602年                            逝世日期:1652年
     
      出生地:辽东盖州卫                        职业:满清定南王、大清忠臣、二臣生活年代明末清初

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生年不详,祖籍山东曲阜人,“至圣之裔”。辽东铁岭(今辽宁铁岭)人。铁岭矿工出身。父亲在铁岭领导反建州政权起义失败后流亡辽东各地,曾在广宁军任游击。天启元年(1621年),后金占领辽阳后,同其兄孔有性及耿仲明,耿仲裕兄弟,经后金南四卫总兵官刘爱塔(刘兴祚)的暗中遣送,投奔东江毛文龙,与耿仲明,尚可喜被称为“山东三矿徒”。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萨尔浒战役以后,清政权在东北迅速崛起,到崇祯年间(1628—1644年),已基本上控制了东北地区,并伺机入关,山东半岛已成为明朝防御清军渡海南下的前线。孔有德是原明朝辽东总兵、左都督毛文龙的部下。登莱之乱自天启年间(1621—1627年)到崇祯初年,毛文龙部以辽东沿海金州、朝鲜皮岛一带为根据地,屡次袭击清的后方,给清军造成了威胁。然而这支部队军纪败坏,不听明朝政府指挥,冒领军饷,骚扰地方,引起明政府的忧虑。崇祯元年(1628年),袁崇焕督师辽东,借机处死毛文龙,收编了该部。但不久,袁崇焕遭诬陷被害,毛文龙的部下仍分散驻扎在辽东半岛南部、山东北部沿海及渤海湾长岛等岛屿上。由于没能得到明政府的信任,加上清政权的分化利诱,这支军队不时有小规模的叛乱和闹事,并最终酿成了孔有德之乱。崇祯四年(1631年),毛文龙旧部刘兴治在东江(今朝鲜北部海岛)作乱,攻占皮岛。登莱巡抚孙元化令驻扎于莱州沿海的孔有德部3000人渡海平叛,因遇飓风未能成功,损失不小,被迫退回。孙元化又让孔有德率部火速由陆路赴辽,引起了该部不满。孔有德、李九成等均是毛文龙旧部悍将,平时对明政府轻视他们就不满意,于是趁机发难,连克临邑、商河、新城,并打到青州。对孔有德叛乱当如何处置,山东巡抚余大成与登莱巡抚孙元化意见不一,余大成主张剿除,并准备亲率3000精兵镇压,登莱总兵张可大也率军西进,准备与余大成部夹击叛军。而孙元化则认为对付清军还需要孔有德、耿仲明等辽东籍将领的协助,且孔等人隶属其指挥,因而极力主张招抚他们。他一面写信给山东巡抚余大成,劝阻其东伐,又命令张可大不许追击孔有德叛军,从而使叛军更为猖狂。崇祯五年(1632年)发生在登莱沿海的孔有德叛乱及明朝平叛战争是明末山东的一个重大事件,对明清对峙的战局产生了重要影响。崇祯五年(1632年)一月,孔有德部东进围登州,登州告急,而在此防守的孙元化仍相信自己能招抚孔有德,疏于防范。孔有德乘机让部下300余人诈降,混入登州城,与在城里的耿仲明等密谋策划,并趁夜间人们熟睡之时,里外夹攻,占领了登州城,活捉了孙元化及明守备宋光兰、分巡道王梅等官员。总兵张可大坚守水城数日,终因寡不敌众,水城陷落,张可大杀死妻妾后自尽于太平楼。孙元化不久逃回天津,被明政府处死,余大成也被罢免。不久以后,孔有德、耿仲明等人又攻破黄县,明廷急令谢琏为副都御使巡抚登莱,擢参政徐从治为山东巡抚,让徐从治驻守莱州城,以防备孔有德部西进。崇祯五年(1632年)二月,孔有德部率军围攻莱州,徐从治与谢琏拼死抵抗,同时向朝廷求援。但自北京南下的总兵刘同柱,虽抵山东境内,却迟迟不敢到莱州解围,大学士周延儒与兵部主事张国臣等又提议招抚,张国臣等也自愿到阵前招抚孔有德等人。明主力部队的迟疑不前和主抚派的活动,更加助长了孔有德等人的气焰,他广招原部下,驻守皮岛的明将陈友德等3000人,也加入到叛乱的行列。叛军更是全力攻打莱州城。对于明朝一些官员的招抚行为,坚守莱州的徐从治、谢琏等人坚决反对。徐从治曾上书明廷,指出:“抚使一出,则攻城益急。乃谓我不当缒城出击以怒之也。果尔,必使任意攻围,我拱手以莱授之,如孙元化至于莱州而后成其抚乎?叛兵祝臣等尤元化也,元化已一误,国臣又从而放之。盈廷集议,自以为一纸竖于十万,援兵绝迹,职此故矣。臣当死为厉鬼杀贼,必不敢以抚之一字而漫至尊,败封疆而辱民命”(《明史纪事本末·毛帅东江》)。表达了坚守城池,宁死不屈的决心。在徐从治、谢琏和莱州知府朱万年等的带领下,守卫莱州的军民“备刍粮,设守具,据敌数月”。在叛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尽管城中已到弹尽粮绝的地步,仍拒不开城投降。而明总兵邓圮、王洪已率川兵万人自昌邑来援,距莱州仅40里,却接到命令驻足不前,指望招抚成功。孔有德见状,拼命攻城,巡抚徐从治亲上城楼,被叛军炮火击中,重伤而死。他的死更激发了莱州军民守城的决心,“莱人感其义,卒坚守不下”。背明投清崇祯五年(1632年)七月,莱州被围已有4个月之久,而明政府的一些官员却并不急于解莱州之围,而是一直采用招抚的手段对待孔有德。由于莱州城防坚固,叛军一时也难以得手。孔有德见攻莱州不下,就又施展诡计,给总督刘守烈写信,表示愿受抚归降,但要面见谢琏谈判。刘守烈派推官屈宜阳入莱州城,谢琏信以为真,先让知府朱万年出南门面见孔有德,孔有德告诉朱万年,表示愿意投诚。朱万年回城将情况告知谢琏,谢琏与朱万年及翟、刘两个派来监军的宦官出城与孔有德见面,宣读朝廷让他投降的诏书。孔有德早有准备,立即让部下将4人捉住,乘城门大开,急令攻城。朱万年见势危急,大喊关闭城门,被孔有德杀死。明军紧急关闭城门,孔有德破城计谋未能得逞。谢琏被俘后,明政府招抚不成,遂急令各路援军向孔有德进攻。孔有德见情势不妙,撤回登州城,明总兵吴襄率军克招远、黄县,莱州之围方解。同年九月,明军将孔有德叛军围于登州城中。十月,明军开始攻城,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明副总兵丁思侯、裨将程仲文、祖邦楼在攻城中战死,叛军主要将领李九成也被明军炮火击毙。孔有德见登州难保,率叛军近万人突围,弃城登船而逃。驻守在旅顺、长山、鹿岛的明总兵黄龙,预计孔有德兵败后必经长山、旅顺而投奔清朝,早已严阵以待。孔有德部在旅顺一带登陆后,黄龙率兵伏击,擒获孔有德部将毛有顺、毛承福等人,大败叛军。孔有德、耿仲明等率余部逃到盖州,崇祯六年四月,投靠清朝,登莱之乱遂告结束。登莱之乱前后长达二年之久,波及2府10余县。这场叛乱之所以蔓延,主要是明政府政策失误所致。孔有德叛乱之前,明政府未能对毛文龙部下这些骄兵悍将加以提防;叛乱发生之后,明政府大多数官员一味主抚,坐失良机。如叛乱之始,孔有德部过青州,仅千余人,余大成率精兵3000追击甚易,却放之行,使孔有德叛军获得喘息时间,得以迅速扩大队伍,连克10余座县城,俘获或杀死两任登莱巡抚、一任山东巡抚,京畿震动。孔有德叛军攻城略地,烧杀劫掠,给胶东地区社会经济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明朝平叛,调动京城一带数万军队,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既削弱了边防力量,又加剧了财政危机。更为严重的是,明军未能彻底消灭孔有德叛军,让其逃奔辽东投靠清军。孔有德部队多是辽东人,对辽东半岛地理熟悉,旧部尚多,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投清后,给明军辽东半岛南端至山东半岛的防御造成极大威胁。崇祯九年(1636年)到崇祯十年(1637年),他们又充当了清军的急先锋,带领6千清军攻打朝鲜,迫使朝鲜投降清朝,使明朝失去了可靠的邻国和在东面牵制清军南下的重要力量。崇德时期清崇德元年(1636年)夏四月,上受宽温仁圣皇帝尊号,有德从诸贝勒奉宝以进,封恭顺王。十二月,皇太极自将伐朝鲜,命有德等从贝勒杜度护辎重继后。清崇德二年(1637年)二月,既下江华岛,命有德等从贝子硕讬以水师取皮岛。师还,有言其部众违法妄行者,上命申严约束,毋蹈故辙。清崇德三年(1638年),从皇太极攻锦州,有德等以炮攻下戚家堡、石家堡及锦州城西台,降大福堡;又以炮攻下大台一,俘男妇三百七十九,尽戮其男子;又以炮攻五里河台,台隅圮,明守将李计友、李惟观乃率其众出降,皆籍为民,勿杀。清崇德四年(1639年),从皇太极攻松山,以炮击城东隅台,台上药发,自燔,歼其馀众,又降道旁台二。上至松山,使有德等以炮攻其南郛。有德当郭门,仲明居右,马光远佐之;可喜居左,石廷柱佐之。自夜漏下至翌日晡,城堞尽毁。明守将金国凤即夜缮治,守甚固,有德议穴地攻之,不克。清崇德六年(1641年),率兵更番围锦州,破明师杏山。勾引清军南下,攻克旅顺,控制了整个辽东半岛。朝鲜投降不久,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原辽东叛将又与清军合攻有2万精锐明军防守的皮岛,占领皮岛,并不时侵扰长山岛。至此辽东半岛及沿海岛屿尽失,清军自海路南下的门户洞开,山东沿海已成为防清的最前线。辽东半岛的丧失,与“建州兵以辽将为前驱,谙水战,习地利,报所向立下”不无关系。为褒奖孔有德等人的功绩,清廷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3个辽东叛将均封为王,日后成为清军入关的得力干将。清崇德七年(1642年),松山、锦州相继下。时析乌真超哈为八旗,有德等请以所部隶焉,乃分属正红旗。清崇德八年(1643年),从皇太极取中后所、前屯卫。平定南方顺治元年(1644年),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追击李自成至庆都。九月,上至京师,赐有德曾经的定南王府等貂蟒朝衣。十月,上御皇极门大宴,复赐鞍马。旋命有德从定国大将军豫亲王多铎西讨李自成。顺治二年(1645年),陕西既定,移师下江南,克扬州,取明南京,攻江阴,有德皆有劳。八月,师还,赐绣朝衣一袭、马二、黄金百、白金万。命还镇辽阳,简士马待徵发。顺治三年(1646年)五月,谕兵部召有德等率所部会京师。八月,授有德平南大将军,率仲明、可喜及续顺公沈志祥、右翼固山额真金砺、左翼梅勒额真屯泰率师南征,策自湖广下江西赣南入广东,谕诸将悉受有德节制。是时明桂王称号,湖广总督何腾蛟驻湘阴,诸将李赤心、黄朝宣、刘承胤、袁宗第、王进才、马进忠等分屯湖南北,号“十三镇”,大抵自成馀党及左良玉旧部。顺治四年(1647年)春,有德师至,进才自长沙走湖北,腾蛟亦弃湘阴单骑奔衡州。有德遣梅勒额真卓罗、蓝拜等蹑进才,与所部水师遇,击败之。有德进次湘潭,朝宣以十三万人屯燕子窝。有德率蓝拜等将水师,可喜及卓罗等将陆师,分道并入,破明将徐松节。朝宣走衡州,有德以师从之,获朝宣。有德令仲明、金砺、卓罗等将水师还诣长沙,明将杨国栋以二千人屯天津湖,巴牙喇甲喇章京张国柱、札萨蓝等与战,国栋自牛皮滩遁去。有德令金砺留驻衡州,复与仲明及卓罗等率师越熊飞岭克祁阳,遂破宝庆,击杀明鲁王世子乾生,总兵黄晋、李茂功、吴兴等。时明桂王居武冈,倚承胤为守。有德夜发宝庆,前队梅勒章京黑成功等败敌,焚木城,夺门入,明桂王走靖州,转徙入桂林,承胤出降。有德始自长沙下祁阳也,闻郝摇旗围桂阳,令可喜及蓝拜等别将兵赴援;郝摇旗部卒千四百人屯翔凤铺,令巴牙喇纛章京线国安、固山大苏朗等击破之,摇旗引去。至是国安等遂趋靖州,追明桂王。明总兵萧旷、姚有性以万二千人守靖州,国安师薄城,夺门入,获旷、有性等,又破明侍郎盖光英军。蓝拜略黔阳,进攻沅州,明将张宣弼以三万人出战,我兵奋击,遂克其城。自出师至此,凡获明宗室桂王子尔珠等二十七人,降明将自承胤以下四十七人,偏裨二千馀人、马步兵六万八千有奇。捷闻,赐有德黄金二百五十两,仲明、可喜各二百,志祥百,将士赉白金有差。顺治五年(1648年)春,复进克辰州,湖南诸郡县悉定。又旁取贵州黎平府、广西全州,招降铜仁、全州、兴安、灌阳苗峒二百九十有奇,复获明宗室荣王子松等四十馀人,及所置总兵以下诸将吏甚众。顺治六年(1649年)五月,改封有德定南王,授金册金印,令将旧兵三千一百、新增兵万六千九百,合为二万人,征广西,设随征总兵官一、左右翼总兵官各一,以授马蛟麟、线国安、曹得先。十月,有德师至衡州,遣副将董英、何进胜击思爱,战於燕子窝,擒斩之;进克永州,击走明将胡一青。顺治七年(1650年)春,复进破龙虎关,歼志建,遂攻武冈,阵获禄、光荣等。进忠负创走,克其城,并下靖州。复进战兴宁,获顺祖、国瑞,招文明等以五万人降。师入广西境,克全州。十二月,遂拔桂林,明桂王走南宁,留守大学士瞿式耜死之,斩靖江王以下四百七十三人,降将吏一百四十七人。桂林、平乐诸属县皆下。顺治八年(1651年)春正月,有德奏移籓属驻桂林,遣蛟麟、国安取梧州、柳州,略旁近诸州县。有德进驻宾阳,复遣国安等分三道进取,定思恩、庆远,明将陈邦傅以浔州来降。明桂王走广南,南宁亦下。身死桂林五月,有德率轻兵出河池,向贵州,留师柳州为后援。是时张献忠将孙可望降於明,窥伺楚、粤,有德请敕剿抚。将军续顺公沈永忠驻沅州,扼门户。时国安擢广西提督,马雄为左翼总兵,全节为右翼总兵,分守南宁、庆远、梧州。未几,明将李定国、冯双礼自黎平出靖州,马进忠自镇远出沅州,会於武冈。永忠使乞援,有德遣兵赴之,至全州。永忠已弃宝庆,退保湘潭,有德因还桂林。七月,定国自西延大埠取间道疾驱击破全州军,薄桂林,驱象攻城。城兵寡,定国昼夜环攻,有德躬守陴,矢中额,仍指挥击敌。敌夺城北山俯攻,有德令其孥以火殉,遂自经,妻白氏、李氏皆死於火。事闻,谥有德武壮。顺治十一年(1654年)六月,有德女四贞以其丧还京师,上命亲王以下、阿思哈尼哈番以上,汉官尚书以下、三品官以上,郊迎,赐白金四千,官为营葬,立碑纪绩。寻复命建祠,祀春秋,以白氏、李氏配。

人物评价

  如贰臣者或为祖大寿,不言不为,或为李成栋,幡然悔悟,大义晚成。而孔有德背主负恩,天良泯灭,为虎作伥,作恶西南,残害同胞,逼杀抗清英雄瞿式耜、张同僘等,实为千古败类,人所不齿。后兵败自杀,挫骨扬灰,临死嘱子:“苟得免,度为沙弥。勿效乃父作贼一生,下场有今日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然其子亦为明军所擒杀。孔有德落得死无葬身之地,断子绝孙的下场,可叹世间因果循环不可不信。

史籍记载

  天聪五年,太宗伐明,围大凌河城。元化遣有德以八百骑赴援,次吴桥,大雨雪,众无所得食,则出行掠。李九成者,亦文龙步将,与有德同归元化,元化使赍银市马塞上,银尽耗,惧罪。其子应元在有德军,九成还就应元,咻有德谋为变。庄烈帝命侍郎朱大典督师讨有德,援平度,斩有时,至昌邑,有德逆战,大败,复黄县。有德等退保登州。 登州城东西南皆距山,北临海,城北复有水城通海舶。大典督诸军筑长围困之,九成出战死,明师攻益急;有德乃谋来降,以子女玉帛出海,仲明单舸殿,经旅顺,明总兵黄龙以水师邀击,擒承禄、光福,歼应元,斩级千馀。有德等退屯双岛龙安塘,食尽,遣所置游击张文焕、都司杨谨、千总李政明以男妇百人泛海至盖州。盖州戍将石国柱、雅什塔护使谒上,具言有德等举兵始末,且请降。上谕范文程、罗什、刚林预策安置。有德等复遣所置副将曹绍中、刘承祖等奉疏,言将自镇江登陆,上命贝勒济尔哈朗、阿济格、杜度帅师迓之。朝鲜发兵助明师,要有德等鸭绿江口。济尔哈朗等兵至江岸,严阵相对,敌师不敢逼。有德等舟数百,载将士、枪炮、辎重及其孥毕登,三贝勒为设宴,上使副将金玉和传谕慰劳。七年六月,有德、仲明入谒,上率诸贝勒出德盛门十里至浑河岸,为设宴,亲举金卮酌酒饮之,赐蟒袍、貂裘、撒袋、鞍马,有德、仲明亦上金银及金玉诸器、采段、衣服。越二日,复召入宫赐宴,授有德都元师、仲明总兵官,赐敕印,即从所署置也。命率所部驻东京,号令、鼓吹、仪卫皆如旧,惟刑人、出兵当以闻。有德等怨黄龙,必欲报之。会闻龙发水师逐贼鸭绿江,旅顺无备,皇太极命贝勒岳讬、德格类帅师袭之,以有德率为导。龙数战皆败,遂自杀,克其城。有德等兵入占官吏富民廨宅,多收俘获。岳讬、德格类闻於上,上置不问。有德坠马伤手,与仲明留辽阳,诏慰之曰:“都元帅远道从戎,良亦劳苦。行间诸事,实获朕心。招抚山民,尤大有裨益。不谓劳顿之身,又遭衔橛之失。伫闻痊可,用慰朕怀。”别敕令旗纛用皁色,并诫军士以时演习枪炮、弓矢;马以牌,甲胄以带,皆书满洲字为识别。有德、仲明旋入朝,上诫毋餽遗贝勒大臣。八年,朝元日,命有德、仲明与八和硕贝勒同列第一班,遣官为营第,疏辞不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