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成式

段成式
段成式
段成式(803-863),字柯古。晚唐邹平人,唐代著名志怪小说家,约生于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卒于懿宗咸通四年(公元863年),其父段文昌,曾任宰相,封邹平郡公,工诗,有文名。在诗坛上,他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段成式                外文名: Duan Cheng Shi
  民族: 汉族                               所处时代:唐朝
       出生时间:803年                         去世时间:863年
       职业:小说家,诗人                   父亲:段文昌 

人物信息

  介绍段成式青年时期为官宦子弟,英俊潇洒,彬彬有礼,活泼好动。他的好友周繇《嘲段成式》诗中写道:“蹴鞠且徒为,宁如目送时。报仇惭选耎(怯弱),存想恨逶迟。促坐疑辟咡(交谈时侧着头避免口气触及对方),衔杯强朵颐(鼓着腮颊嚼食之态)。恣情窥窈窕,曾恃好风姿。色授(睹貌动情)应难夺,神交愿莫辞。”此诗写了他年轻时的风貌。段成式自幼即力学苦读,博学强记,少好猎。其禅见洽闻,为时人所叹服,自言:“成立以君子耻一物不知”,故他的博闻在唐代作家中是不多见的。成式历任秘书省校书郎,吉州、处州、江洲刺史,直至太长少卿。成式为官期间,曾为故里修七孔拱桥,架通南北之路。乡人为记段氏功德,遂将相邻的段、加、马、乔四村改名为“段桥”,并刊石立碑。段成式年轻时随父亲段文昌(曾任四川节度使等职)转徙各地,了解各地风土人情、轶闻趣事,开拓了生活视野,加之他精研苦学,博览了包括官府秘籍在内的大量图书。他以读书为嗜,博学强记,矩识渊博。段成式和当时的诗人温庭筠、李商隐、李群玉、周繇结为朋友,往来密切。这对他的诗文创造也产生了很深的影响。段成式曾因父亲段文昌的关系,就任秘书省校书郎,居府第“修行里”。他自己说:“武宗癸亥三年夏,予与张君希复善继,同官秘书。”这是公元843年,他大约40来岁的事情。后来他“累官迁尚书郎”,又出任江州刺史,至“大中中归京,仕至太常少卿”。他居长安时,“以闲放自适”,“尤深于佛书”,这正是他晚年生活的概括。他于懿咸通四年六月卒,享年约六十一岁。在唐代晚期文学家中,段成式的文学成就是多方面的。他能诗善文除代表作志怪小说集《酉阳杂俎》传于后世外,在《全唐诗》中还收入他的诗词30多首,《全唐文》中收入他的文章11篇。在诗坛上,他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号称“三十六”(段、李、温均排行十六,故称)。现存段成式的诗,多是绝句和律诗,十分讲究词采的艳丽,风格清丽秀美。晚唐社会“官乱人贫,盗贼并起,土崩之势,忧在旦危”,皇帝仍旧终日宴游,不理朝政。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段成式信佛读经,饮酒赋诗唱和,以解其忧,诗中多流露出超脱世俗的消极情绪。评价《全唐诗》收录其诗词30多首,多华艳之作,也不乏清丽之篇。其文学成就主要不在诗歌,而是体现在所著代表作《酉阳杂俎》之中。这部书内容繁杂,有自然现象、文籍典故、社会民情、地产资源、草木虫鱼、方术医药、佛家故事、中外文化、物产交流等等,可以说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其中诸如李白让高力士脱靴、王勃写文章蒙在被里打腹稿等故事,脍炙人口,流传很广。从中国小说史的角度来看,这部书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志怪小说。鲁迅对此曾予以高度评价,以为这部书与唐代的传奇小说“并驾齐驱”。后人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就是对这种文体的继承和发展。应该说这部书是一部上承六朝,下启宋明以及清初志怪小说的重要著作。清代纪昀等人编写的《四库全书总目纲要》指出:对于这部书,“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自唐以来,推为小说之翘楚。”贡献段成式在当时文名颇著,与著名诗人李商隐、温庭筠号称“三才”,但其诗歌艺术成就远逊于温、李。所著《酉阳杂俎》,分类记载各种异事方物,被《新唐书·艺文志》列入了小说家类。书以内容广博,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学者多所征引。所记古代中外传闻、神话、故事、传奇,丰富多彩,有些篇章曲折地反映了社会现实,为研究唐传奇提供了极为可贵的资料。同时,书中还辑录了南北朝和唐代的若干史料,其中记述了唐代统治阶级的秘闻轶事,南北朝交聘使者的应对和仪礼,以及民间婚丧嫁娶、风土习俗,旁及中外文化、物产交流,这些或得之于传闻,或采之于遗文秘籍,为我们研究古代史和中外关系史,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此外,关于陨星、化石、矿藏的记载,动物、植物形态、特性的说明,也极富科学价值。段成式《酉阳杂俎》在国外,也颇受重视。美国东方学者劳费尔所著《中国伊朗编》,英国作家李约瑟所著《中国科学技术史》,都曾对此书给予高度评价,李更摘引书中不少材料。当然,书中也有诡怪不经、荒诞无稽之谈,是其糟粕。另外,段成式的诗文也有一定的成就,与温庭筠、李商隐齐名,时号“三十六”,因段、温、李三人皆排行十六,故有“三十六体”之称。三人皆为晚唐文之高手。研究段成式的诗文,可与其笔记小说相互参照,对全面了解唐代社会的思想文化与文学艺术,大有裨益。故里段成式故里在今明集镇段桥村。清代邹平著名诗人张实居《长白竹枝词·十五》写道:“连年亢旱绿波消,一望平湖种麦苗。旧迹欲寻柯故里,居人遥指段家桥。”王渔洋在该词后注“段太长故里”。《玩湖顶》诗云:“更忆断桥柯古迹,夕阳一片远香红。”晚于张实居而同为张延登之孙的张尔奎,有《柯古堂诗文》四卷行于世。很显然,诗人张实居、张尔奎皆十分仰慕唐代文学家段成式,同时也佐证了段成式故里确实是邹平县明集镇段桥村。

《酉阳杂俎》

  介绍段成式的文学成就,主要不在于诗文,而在于他的《酉阳杂俎》。《酉阳杂俎》二十卷,续集十卷。这本书的性质,据作者自序,说属于志怪小说,“固役不耻者,抑志怪小说之书也。”不过就内容而言,远远超出了志怪的题材。这部著作,内容繁杂,有自然现象、文籍典故、社会民情、地产资源、草木虫鱼、方技医药、佛家故事、中外文化、物产交流等等。又如,写骆宾王的《讨武曌檄》传到武则天手中:“则天览及‘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微笑而已。至‘一抔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惊呼曰:‘宰相何得失如此人’。”堪称神来之笔。还有像李白让高力士脱靴,王勃写文章蒙在被里打腹稿等故事,更是脍炙人口,流传很广。从中国小说史的角度看,《酉阳杂俎》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志怪小说。鲁迅曾予以高度评价,认为这部书与唐代的传奇小说“并驱争先”。到了明末清初,淄川人蒲松龄写下了著名的志怪小说集《聊斋志异》,把这种文体推向了高峰。应该说,《酉阳杂俎》是一部上承六朝,下启宋、明以及清初志怪小说的重要著作,对后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清代纪昀等编写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指出:“其书多诡怪不经之谈,荒渺无稽之物。而遗文秘籍,亦往往错出其中。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自唐以来,推为小说之翘楚。《酉阳杂俎·天咫》中有一段情节生动曲折、颇有文学色彩,酷似《聊斋志异》中的故事:永贞年,东市百姓王布,知书,藏襁千万,商旅多宾之。有女年十四五,艳丽聪悟。鼻两孔各垂息肉如皂荚子,其根如麻线,长寸许,触之痛心髓。其父破钱数百万,治之不差忍。一日,有梵僧乞食,因问布:“知君女有异疾,可一见,吾能止之。”布被问大喜,即见其女。僧乃取药,色正白,吹其鼻中,少顷,摘去之,出少黄水,都无所苦。布赏之白金。梵僧曰:“吾修道之人,不受厚施。唯乞此息肉。”遂珍重而去,行疾如飞。布亦意其贤圣也。计僧去五六坊,复有一少年,美如冠玉,骑白马,遂扣门曰:“适有胡僧到无?”布遽延入,具述胡僧事。其人吁嗟不悦的:“马小踠足竟后此僧!”布惊异,诘其故?曰:“上帝失乐神二人,近知藏于君女鼻中,我天人也,奉帝命来取,不意此僧先取之。吾当获遣矣!”布方作礼,举首而失。这样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写得多么简练、有趣!它结构完整,情节生动,形象鲜明,比起其他著名的唐人传奇小说来也毫不逊色。正是《酉阳杂俎》奠定了段成式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使他成为有唐一代的著名作家。段成式的文学成就主要是他的 《酉阳杂俎》。《酉阳杂俎》二十卷续十卷。1981年中华书局重新出版了他的《酉阳杂俎》,并附有历代序跋、历代书目著录和段成式年表。此书的性质,据作者自序称:“固役不耻者,抑志怪小说之书也。”《酉阳杂俎》是一部上承六朝,下启宋明及清初志怪小说的重要著作,对后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如《天咫》、《诺皋记》中的许多志怪故事,大多结构完整,情节生动,形象鲜明,比起唐代的传奇小说毫不逊色。正是《酉阳杂俎》才奠定段成式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清代纪晓岚等编写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指出:“其书多诡怪不经之谈,荒渺无稽之物,而遗文秘籍亦往往错出其中,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自唐以来推为小说之翘楚。”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亦推誉说:“所涉既广,遂多珍异”,这部书与唐代传奇小说“并驱争先”。在中国文学史上,段成式以笔记小说而著称。他所著《酉阳杂俎》20卷,《续集》10卷,以内容广博而蜚声中外,凡神道仙佛、天文地理、文化艺术、风俗民情、动植货殖、奇闻逸事、上天下地、古今中外,几乎无所不载。既保存了南北朝至唐代的雪多有价值的珍贵史料,也显示了作者写人记事的高超文笔。《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自唐以来,推为小说织翘楚,莫或废也。”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称:“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鬼人,以至动植,弥不毕载……所涉既广,遂多珍异,以世爱玩,与传奇并驱争先矣。”英国作家李约瑟著《中国科学技术史》,美国学者劳费尔著《中国伊朗编》,都多处援引了《酉阳杂俎》的材料。此书对山东的地理风情、神话传说也多有记载,如高苑鱼津、历城莲子湖(今大明湖)、历城魏明寺韩公碑,历山、玉函山等传说。解析《酉阳杂俎》就内容而言,远远超出了志怪小说的题材,它包罗繁杂,有自然现象、文籍典故、社会民情、地产资源、草木鱼虫、方技医药、佛家故事、中外文化、物产交流等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如写李渊的精奇悍勇:“隋末,尝以十二人破草寇号无端儿数万。又龙门战,尽一房箭,中八十人。”这是正史所不存的。又如写齐国之古墓:“贝丘县东北有齐景公墓,近世有人开之,下入三丈,石函中得一鹅,鹅回转翅以拨石。”为考古提供了线索。再如写骆宾王的《讨武瞾檄》传到武则天手中:“则天览及,‘蛾眉不肯让人,狐媚更能惑主’微笑而已,当读至‘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时,惊呼曰:‘宰相何得失如此人!’”堪称神来之笔。还有李白让高力士脱靴,王勃写文章在被窝里打腹稿等故事更是脍炙人口,流传很广。这部书里的《叶限姑娘》是世界范围内“灰姑娘型”童话的发端之作,比格林童话早了近千年;这部书里的《物异》、《广动植》在科学上也不可忽视的价值。如 “能消草木金铁,人手入则消烂”的无机酸——“畔茶佉水”,比欧洲最早的记载(十三世纪)还早六百年。总之,段成式这位晚唐时期的诗人、小说家不但在我国曾经蜚声士林,流播很广,即使在国外,也颇受重视。

作品简介

  赏析现存的段成式的诗歌,多是绝句和律诗,十分讲究词采的华艳,其中也不乏较清丽秀美的作品,如《汉宫词二首》:歌舞初承恩宠时,六宫学妾画蛾眉。君王厌世妾白头,闻唱歌声却泪垂。二八能歌得进名,人言选入便光荣。岂知妃后多娇妒,不许君前唱一声。这类宫怨诗,是前人多次反复写作的题材,但段成式却写得如泣如诉,引人深思和共鸣。他把一个天真少女入宫之时和垂暮宫女悲凉之境揉为一起,所思所感,缠绵深婉,深刻揭露了封建宫院的残酷无情。 唐末政治极为腐败,以皇帝为首的统治集团穷奢极欲,官僚贪污成风,人民生活日益痛苦,阶级矛盾日趋激化,社会危机逐步加深。段成式所处的时代,正是人民“处处流散,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官乱人贫,盗贼并起,土崩之势,忧在旦危”(《旧唐书·刘贲传》),唐懿宗继位后,仍旧终日宴游,不理朝政,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不愿同流合污、傲视权贵的段成式产生了浓厚的超脱世俗的消极情绪。这在他的诗作中也有流露。比如他的《醉中吟》:只爱糟床滴滴声,长愁声绝又醒醒。人间荣辱不常定,唯有南山依青青。史书上讲他寓居襄阳时“以闲放自适”,“尤深于佛书”,正是他晚年生活的极好概括。作品介绍段成式的主要著作是《酉阳杂俎》20卷,《续集》10卷。《全唐诗》录存其诗56首,《全唐文》录存其文18篇。今有中华书局《酉阳杂俎》点校本。诗歌列表醉中吟(只爱糟床滴滴声)折杨柳七首(枝枝交影锁长门)猿(却忆书斋值晚晴)游长安诸寺联句一八首(重叠碎晴空)戏高侍御七首(百媚城中一个人)题石泉兰若(矗竹为篱松作门)题商山庙(偶出云泉谒礼闱)题僧壁(有僧支颊捻眉毫)题谷隐兰若三首(风惹闲云半谷阴)桃源僧舍看花(前年帝里探春时)送僧二首(形神不灭论初成)送穆郎中赴阙(应念愁中恨索居)柔卿解籍戏呈飞卿三首(长担犊车初入门)怯酒赠周繇(大白东西飞正狂)牛尊师宅看牡丹(洞里仙春日更长)哭李群玉(曾话黄陵事)哭李群玉(酒里诗中三十年)哭房处士(独上黄坛几度盟)句(高谈敬风鉴)寄温飞卿笺纸(三十六鳞充使时)寄(少赋令才犹强作)河出荣光(符命自陶唐)和周繇见嘲(才甘鱼目并)和张希复咏宣律和尚袈裟(南山披时寒夜中)和徐商贺卢员外赐绯(云雨轩悬莺语新)汉宫词二首(歌舞初承恩宠时)观山灯献徐尚书(风杪影凌乱)观棋(闲对弈楸倾一壶)呈轮上人(虎到前头心不惊)
嘲元中丞(莺里花前选孟光)

其它简介

  历史故事唐宣宗大中九年(855),五十三岁的段成式从长安来到处州任刺史。诗人方干在《赠处州段刺史》中对他在这段时间里的生活和府城的闲居环境有所反映“幸见诗才镇栝初,郡城孤峭似仙居;山萝色里登台阁,瀑布声中阅簿书。德重自将天地合,情高原与世人生疏。”段成式在处州德政卓著,民望很高,其中是突出的是整治水患,兴修水利。好溪是缙云与丽水之间的交通水路,因为险滩遍布,水势湍急,人称恶溪。好溪段成式决意治理恶溪。他实地查看了河道,制订方案,一面组织民工疏浚水路,排除险阻,一面筑坝开渠,引水浇灌,完成了兴建好溪堰的工程。好溪堰使丽水人民受益一千多年,至今还是丽水东郊农田浇灌和城中洗涤、消防、排污的主要设施。段成式治理恶溪,变水患为水利的事迹受到人们的赞颂。处州人民为了纪念段成式的功绩,在好溪畔建立了“思贤亭”。南宋状元、龙图阁学士王十朋在丽水时瞻仰了思贤亭,写下了《游洞溪》赞段成式。利用好溪落差特大的优势,采用长藤结瓜的方法,沿溪建造了不少小电站进行多级发电,使水利资源得到进一步的开发。对段成式主持修建的好溪堰,包括贯穿丽水城内的水渠,进行大规模的整修,在灌溉和改善城市环境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这是一千多年前的段成式所无法预知和想象的。好溪好溪风景区位于磐安县南部,好溪又恶溪,左出大盘山,右靠清明尖,两岸连云,高岩壁立,风景迷人。区内风景点有:百丈龙潭、仙风玉柱、黄檀林海、潘潭风光、云山八景、大智寺、大炮岩和跌水岩瀑布等。

藏书之家

  唐藏书家、文学家。字科古。祖籍齐州、后迁临淄(今属山东)。父段文昌,字墨卿,曾官至川西节度使,后居宰相职位。他以父荫官至秘书省校书郎,加封太常少卿。咸通初,任江州刺史,因事被罢官。后离职居于襄阳,游弋于青山绿水中,潜心读书,专心于文学创作。笃志于文献,早年他在秘阁中恣意披览古今典籍,为他藏书打下基础。退官后,终日以藏书、著诗自娱,以读书、校书为事。藏书中以史学、佛经为多,因此对佛学亦有研究。所著《酉阳杂俎》20卷,《续集》10卷,以内容广博而蜚声中外,凡神道仙佛,天文地理、文化艺术、风俗民情、动植货殖、奇闻逸事、上天下地、古今中外,几乎无所不载。既保存了南北朝至唐代的许多有价值的珍贵史料。另著有《庐陵官下记》等。清人辑有《段成式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