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方

张方
张方
张方(?—公元306年),西晋河间王司马颙派系的名将,河间人。以骁勇为河间王司马颙赏识。西晋 “八王之乱”,为司马颙前锋,讨伐齐王司马冏。冏败,继受命与成都王司马颖共讨长沙王司马乂,303年,率精兵七万自函谷关入河南,在洛阳附近,与陆机所部共约三十万众同司马乂军展开大规模决战。克洛阳后,将司马乂烧死。荡阴之役后,又受司马颙命占洛阳,纵兵大掠,挟持晋惠帝及司马颖往长安,受封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305年,司马越西进关中,他奉命往讨,屯兵灞上,司马颙听信参军毕垣之谗,将其杀死,妄图让司马越停战。

基本信息

  中文学名: 张方                外文名: Zhang Fang
     民族: 汉族                       所处时代:西晋
        出生时间:不明                 去世时间:公元306年
       主要作品:张方传               出生地:河间
       主要成就:司马颙前锋,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

人物生平

  屡建功勋张方出身贫贱,地位十分低微。到长安时幸得当地富户郅辅慷慨供给物质支援,后更因才能和勇气而得到司马颙的赏识,多次升迁后官至振武将军。永宁元年(301年),齐王司马冏要讨伐篡位称帝的赵王司马伦,因司马颙支持司马伦,于是曾派张方讨平在始平郡响应司马冏的夏侯奭,又命他领兵到洛阳支援司马伦,但当张方到华阴时,司马颙见司马冏军兵力强盛,才命人追回张方,改为支持司马冏。永宁二年(302年),司马颙长史李含从洛阳回来,假称受密诏要诛除当时专政的大司马齐王司马冏,并献计要先让当时在洛阳的骠骑将军长沙王司马乂先讨伐司马冏,待司马冏消灭司马乂后以此为由再以自己军队讨伐。司马颙听从并上陈司马冏的罪状,并举兵十万,命李含率领张方等人,联结新野王司马歆和范阳王司马虓一起进攻洛阳。但司马乂却能够战胜司马冏,并掌握朝政,李含和张方等只好退兵回长安。太安二年(303年)司马颙见因司马乂得胜令他的夺权计划失败,于是命李含等人刺杀司马乂,但被皇甫商识破,并令司马乂杀死李含等人。司马颙于是联结成都司马颖一同以讨伐皇甫商为名攻打司马乂,并命张方领精兵七万前往洛阳。张方到洛阳后先击破前来迎战的皇甫商,并入城大肆抢掠。及后张方进攻西明门,此时司马乂与晋惠帝率兵抵抗,张方兵众见皇帝乘舆稍为退后,张方不能阻止,最终令到全军向后溃退,并遭到司马乂所领兵马追击,伤亡枕藉,张方亦只能退兵至十三里桥,并致力重整军心,建起张方垒以围困洛阳,又从外运输军需品,更曾击败领兵来攻的司马乂。但因司马颖军队多次被司马乂击破,死伤高远六、七万人;但此时东海王司马越因害怕司马乂不能取胜,于是联中几名殿中诸将收捕司马乂,后更将司马乂送交张方,张方于是烧死司马乂,正式结束战事。与此同时,司马颙正被雍州刺史刘沈攻击,被逼由渭城退回长安,并呼召张方,张方于是入城掳掠官私奴婢万余人后便立刻赶回长安。刘沈溃败后,张方获升任右将军、冯翊太守。进据洛阳永兴元年(304年),刚被立为皇太弟的司马颖已见骄横,大失众望。司空司马越和右卫将军陈昣和长沙王故将上官巳等于是起兵谋讨伐在邺城的司马颖,并带晋惠帝一同出征。司马颙见此,则命张方领二万兵到邺城营救司马颖,但途中司马颖部将石超就已击败司马越军并带晋惠帝到邺城,司马颙于是改命张方镇守洛阳。上官巳和苗愿等人出拒张方但被击败,留守洛阳的太子司马覃夜袭苗愿和上官巳,二人出走而司马覃向张方投降,张方于是进驻洛阳。同年王凌和东嬴公司马腾讨伐司马颖,司马颖兵败并带晋惠帝逃回洛阳,张方又到芒山迎帝。逼帝西迁张方在司马颖带晋惠帝回洛阳后拥兵专政,同时士兵亦几乎将洛阳的物资都搜刮殆尽,都很想回到长安。张方于是意图让晋惠帝迁都长安,但又怕惠帝和众大臣不顺从,于是决意劫持惠帝到长安。张方曾请惠帝拜谒宗庙,意图途中逼惠帝到长安,但惠帝拒绝。及后张方决定领兵入宫逼惠帝上路,惠帝躲在后园的竹树之间但都被发现,并强行拉上车,送到张方的营垒去;同时张方的士兵亦在宫中大肆搜略,魏晋以来所累积的财宝几乎都被一扫而空。张方更为了让人们没有重返洛阳之心,打算焚毁宗庙和宫室,幸有卢志以董卓火烧洛阳之事成功劝止张方。三日后张方即劫持晋惠帝和皇太弟司马颖等宗室和官员到长安。到长安后,张方升任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被诬枉死永兴二年(305年),东海王司马越以让晋惠帝还都洛阳为名起兵,因司马越兄弟三人都督三州军事,又得到范阳王司马虓和王浚等人的支持,很快就组成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但同时豫州刺史刘乔却起兵反抗,不受司马越指挥更攻击司马虓的根据地许昌和抵挡向关中地区西进的司马越大军。司马颙见此,于是以张方为大都督,领兵十万与吕朗等到前方支援刘乔。后来刘乔在当年十二月被司马虓所派部队击败,洛阳因而被司马越军占领;张方则于霸上停驻,按兵不动。曾被张方侮辱的参军毕垣见司马颙在刘乔兵败后考虑退兵和解,却因怕张方反对而犹豫不决,向司马颙说张方在霸上不动其实是见司马越军强盛,意图叛变,还称张方亲信郅辅知道叛变的事,而缪播和缪胤亦认为张方一死,司马越大军就会自己解散。毕垣在郅辅见司马颙前威吓郅辅,教他回答时都只答是(尔尔);司马颙于是相信张方叛变,又希望以张方换取司马越罢兵,便命令郅辅杀张方。张方因视郅辅为亲信,所以对他的没有防备,最终轻易地被郅辅杀死,司马颙即送张方的头颅给司马越请求和解,但遭司马越拒绝,而且大军更逼近长安,又利用张方的头颅诱降司马颙的其他兵将,最终都让司马越成功击败司马颙。

历史年表

  永康二年(301年),赵王司马伦篡位,前安西参军夏侯奭聚数千人呼应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用长史李含之谋,使振武将军张方前去镇压,腰斩夏侯奭。永宁二年(302年),齐王司马冏专权,河间王司马颙用李含之言,上表陈列司马冏罪证,传檄诸王合剿。张方屯兵两万于新安。长沙王司马乂禽杀齐王司马冏,李含、张方等遂退还长安。太安二年(公元303年),河间王司马颙以李含死之为由,与成都王司马颖共同起兵征伐长沙王司马乂。张方为都督将兵七万自函谷关东直取洛阳。八月,司马乂使皇甫商将万余人拒张方于宜阳。九月,张方袭皇甫商,大破之。张方入京城,大肆劫掠,死者数以万计。十月,司马乂击退司马颖部,奉帝亲征张方,张方军见惠帝御驾亲征,皆退走,大败,死者五千余人。退至十三里桥,众惧,欲连夜撤退。张方鼓舞士气,对大家说:“胜败兵家常事,善用兵的人能反败为胜,现在我们更要向前推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此制胜奇策。”语罢,趁着夜色的掩护,逼近洛阳七里处下寨,筑垒数重,夺取城外粮仓以充军粮。司马乂自以为张方已败,不足为忧。忽见张方神兵天降,率军急攻,不克而还。司马颖军逼近京师,张方决千金堨,城内水源枯竭,民不聊生。司马乂依祖逖言,诏雍州刘沈击长安,又使皇甫商求救于皇甫重,至新平,被司马颙捕杀。永兴元年(304年),司马乂屡与司马颖军交战,前后斩杀共计五六万人。城中粮食日益窘迫,然士卒无丝毫离散之心。张方以为洛阳不可克,欲退还长安。而东海王司马越认为回天乏术,于正月二十五日,与诸将军变,将司马乂收押免官,囚金墉城。城门开,将士见外面的驻军并不强盛,皆纷纷后悔欲劫回司马乂。司马越惧,遣人通告张方。正月二十八日,张方将司马乂押至大营,将其活活烧死,将士皆为之流涕。河间王司马颙驻军于郑,刘沈兵起,还镇渭城。护督虞夔迎战于好畤,兵败。司马颙退入长安,急召张方回军。张方在洛中抢掠奴婢万余人西还,途中粮食匮乏,以人肉掺杂在牛马肉中食之。张方遣其将敦伟夜袭刘沈营,敌军惊溃,活捉刘沈,鞭挞后腰斩之。加张方右将军,冯翊太守。七月,司空东海王司马越为大都督,与右卫将军陈眕、长沙上官巳等传檄奉帝北征太弟成都王司马颖,荡阴大败。陈眕、上官巳等奉太子司马覃守洛阳。太宰成都王司马颖闻司马越起兵,遣张方将兵二万救之。后得知司马越败,令张方镇洛阳,大败洛阳守将上官巳、苗愿。八月,王浚、东嬴公司马腾合兵击王斌、破石超,乘胜进军,邺中大震。司马颖将数十骑与卢志奉惠帝司马衷乘牛车南奔洛阳。张方率万余骑至芒山迎之。自惠帝司马衷还洛阳,张方拥兵专政,太弟成都王司马颖不再享有实权。十月,张方居洛阳已久,城内搜刮殆尽,士兵们都喧闹着回归故里。十一月,张方引兵入殿,惠帝司马衷躲至后花园的竹林中,士兵强行将其拖上车,司马衷痛哭流涕,无可奈何,只好答应。张方将司马衷迁入军营,士兵们奸污后宫宫女、妃子,并将自魏至晋积累下来的宝物,洗劫一空。张方又下令,烧毁宗庙、宫殿,以绝人复返之念。卢志苦谏,乃停止行动。张方押着惠帝司马衷、太弟司马颖、豫章王司马炽等返回长安,太宰司马颙率步骑迎于霸上,以征西府为行宫。十二月,张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永兴二年(公元305年),七月,东海王司马越为盟主,以张方劫持惠帝为由,传檄共讨司马颙。司马颙遣张方将步骑十万,屯兵霸上。后刘乔等为司马虓所破,司马颙见形势对自己越发不利,心中恐惧,欲与司马越和解,张方自以罪孽深重,不从。永兴三年(公元306年),司马颙参军毕垣素与张方有隙,设计诬张方欲反。司马颙惧,使张方友人郅辅暗杀于帐中。

晋书记载

  张方,河间人也。世贫贱,以材勇得幸于河间王颙,累迁兼振武将军。永宁中,颙表讨齐王冏,遣方领兵二万为前锋。及冏被长沙王乂所杀,颙及成都王颖复表讨乂,遣方率众自函谷人屯河南。惠帝遣左将军皇甫商距之,方以潜军破商之众,遂入城。乂奉帝讨方于城内,方军望见乘舆,于是小退,方止之不得,众遂大败,杀伤满于衢巷。方退壁于十三里桥,人情挫衄,无复固志,多劝方夜遁。方曰:“兵之利钝是常,贵因败以为成耳。我更前作垒,出其不意,此用兵之奇也。”乃夜潜进逼洛城七里。乂既新捷,不以为意,忽闻方垒成,乃出战,败绩。东海王越等执乂,送于金墉城。方使郅辅取乂还营,炙杀之。于是大掠洛中官私奴婢万余人①,而西还长安。颙加方右将军、冯翊太守。①《通鉴·晋纪七》:河间王顿军于郑,为东军声援,闻刘沈兵起,还镇渭城,遣督护虞夔逆战于好畤。夔兵败,惧,退入长安,急召张方。方掠洛中官私奴婢万余人而西。军中乏食,杀人杂牛马肉食之。荡阴之役,颙又遣方镇洛阳,上官已、苗愿等距之,大败而退。清河王覃夜袭已、愿,已、愿出奔,方乃入洛阳。覃于广阳门迎方而拜,方驰下车扶止之。于是复废皇后羊氏。及帝自邺还洛,方遣息罴以三千骑奉迎。将渡河桥,方又以所乘阳燧车、青盖素升三百人为小卤簿,迎帝至芒山下。方自帅万余骑奉云母舆及旌旗之饰,卫帝而进。初,方见帝将拜,帝下车自止之。方在洛既久,兵士暴掠,发哀献皇女(司马女彦)墓。军人喧喧,无复留意,议欲西迁,尚匿其迹,欲须天子出,因劫移都。乃请帝谒庙,帝不许。方遂悉引兵入殿迎帝,帝见兵至,避之于竹林中,军人引帝出,方于马上稽首曰:“胡贼纵逸,宿卫单少,陛下今日幸臣垒,臣当捍御寇难,致死无二。”于是军人便乱入宫阁,争割流苏武帐而为马帴。方奉帝至弘农,颙遣司马周弼报方,欲废太弟,方以为不可。帝至长安,以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时豫州刺史刘乔檄称颍川太守刘舆迫胁范阳王虓距逆诏命,及东海王越等起兵于山东,乃遣方率步骑十万往讨之。方屯兵霸上,而刘乔为虓等所破。颙闻乔败,大惧,将罢兵,恐方不从,迟疑未决。初,方从山东来,甚微贱,长安富人郅辅厚相供给。及贵,以辅为帐下督,甚昵之。颙参军毕垣,河间冠族,为方所侮,忿而说颙曰:“张方久屯霸上,闻山东贼盛,盘桓不进,宜防其未萌。其亲信郅辅具知其谋矣。”而缪播等先亦构之,颙因使召辅,垣迎说辅曰:“张方欲反,人谓卿知之。王若问卿,何辞以对?”辅惊曰:“实不闻方反,为之若何?”垣曰:“王若问卿,但言尔尔。不然,必不免祸。”辅既入,颙问之曰:“张方反,卿知之乎?”辅曰:“尔。”颙曰:“遣卿取之可乎?”又曰:“尔。”颙于是使辅送书于方,因令杀之。辅既昵于方,持刀而入,守阁者不疑,因火下发函,便斩方头。颙以辅为安定太守。初缪播等议斩方,送首与越,冀东军可罢。及闻方死,更争入关,颙颇恨之,又使人杀辅。(《晋书·卷六十·列传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