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武王

  

简介

  秦武王(前329年—前307年),嬴姓,赵氏,名荡,秦惠文王之子,又称为秦武烈王(《世本》)、秦悼武王(《秦记》)。前310年秦惠文王去世,武王即位,身高体壮,有神力,喜好跟人比角力,大力士任鄙、乌获、孟贲等人都因此做了大官。秦武王四年(前307年),武王与孟贲比赛举“龙文赤鼎”,结果两目出血,绝膑(折断胫骨),到了晚上,武王气绝而亡,时年二十三岁,周赧王闻报大惊,亲往哭吊。右丞相樗里子追究责任,将孟贲五马分尸,诛灭其族。  

家族成员

  祖父:秦孝公  父亲:秦惠文王  母亲:惠文后  弟弟:秦昭襄王  妻子:秦武王后  

生平梗概

  

·身世

  秦武王名荡,生于秦惠文王十年(公元前328年),是秦惠王和惠文后的儿子,秦昭王的异母兄。荡勇武果断,自幼喜欢在军中生活,将军们对这位年轻太子的胆略都很佩服。秦惠王对太子荡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军中的偶像感到既惊奇又高兴。  

·喜好

  秦武王身高体壮,勇力超人,重武好战,常以斗力为乐,凡是勇力过人者,他都提拔为将,置于身边。乌获和任鄙以勇猛力大闻名,秦武王就破例提拔为将,给予高官厚禄。齐国人孟贲,力大无穷,勇冠海岱:陆行不怕虎狼,水行不避蛟龙,一人同时可制服两头野牛。听说秦武王重用天下勇士,孟贲西赴咸阳面见秦武王,被任用为将,与乌获、任鄙享受一样的待遇。  

·继承王位

  公元前311年,秦惠文王去世,其子秦武王继位。早在秦武王身为太子时就不喜欢张仪,等到他继承王位后,很多大臣在秦武王面前指责张仪说他为人不讲信用、反复无常,以出卖自己的祖国谋图国君的恩宠,如果大王要再任用他,恐怕被天下人所耻笑。  公元前310年,秦武王将张仪、魏章驱逐至魏国。同年,秦武王与魏襄王在临晋(今陕西大荔东)会见,派兵攻打义渠、丹犁。  公元前309年,秦武王在秦国设置丞相的官位,任命甘茂为左丞相,樗里疾为右丞相。  公元前308年,秦武王与魏襄王在临晋城外相会。  

·宜阳之战

  公元前308年,秦武王对甘茂说:“寡人想乘着垂帷挂幔的车子,通过三川郡,一睹周天子王城的辉煌。如果能满足这个愿望,即使死去也心满意足。”甘茂心领神会,对秦武王说:“请允许我出使魏、赵两国,与两国相约去攻打韩国,并请向寿和我一同前往。”秦武王答应了甘茂的请求。  甘茂奉命先出使魏国,后出使赵国。甘茂回国后对向寿说:“请您回去将我出使两国的结果报告给秦武王,说‘魏国已答应共同出兵,但我希望大王先不要攻打韩国’。事情成功了,全算作您的功劳。”向寿回到秦国,将甘茂的话转告给秦武王,秦武王到息壤迎接甘茂。甘茂到达息壤,秦武王问他不攻打韩国的原因。甘茂回答说:“宜阳(今河南宜阳西)是个大县,集中了上党、南阳两郡的兵力和财物,名为县,其实是个郡。现在我国不远千里出兵攻打宜阳,取胜有很大困难。从前,曾参居住在费邑(今山东鱼台西南),鲁国有个与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告诉曾参的母亲说‘曾参杀了人’,他的母亲正在织布,神情泰然自若。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又来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了人’,他的母亲仍然织布神情不变。不一会,又有一个人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了人’,他的母亲扔下梭子,走下织布机,翻墙逃跑了。凭着曾参的贤德与他母亲对他的信任,有三个人怀疑他,真使他母亲害怕他杀了人。现在我的贤能比不上曾参,大王对我的信任也不如曾参的母亲信任曾参,可是怀疑我的决非只是三个人,我害怕大王也像曾参的母亲一样怀疑我啊。当初,张仪向西兼并巴蜀的土地,向北扩大了西河郡之外的疆域,向南夺取了上庸(今湖北竹山东南),天下人并不因此赞扬张仪,而是认为大王贤能。魏文侯派乐羊带兵去攻打中山国,打了三年才攻下中山。乐羊回到魏国论功请赏,而魏文侯把一箱子告发信拿给他看。吓得乐羊一连两次行跪拜大礼说:‘这可不是我的功劳,全靠君侯啊。’如今我是个寄居秦国的臣僚,樗里疾和公孙奭二人会以韩国国力强大为理由来同我争论攻韩的得失,大王一定会听从他们的意见,这样就会造成大王欺骗魏王而我将遭到韩相公仲倗的怨恨。”秦武王说:“请让我跟您盟誓。”于是派甘茂率兵攻打宜阳。  当秦、韩两军在宜阳交战时,冯章对秦武王说:“宜阳久攻不下,如果韩、楚两国联合,趁我军疲惫之时进攻,那么我方肯定处境危险。不如大王许诺将汉中郡割让给楚国,麻痹楚国不让它救援韩国,这样韩国必然孤立。”秦武王于是派冯章出使楚国,向楚怀王许诺割让汉中之地。宜阳之战结束后,秦武王背约没有割地。  甘茂攻打宜阳五个月也不能攻下,樗里疾和公孙奭果然提出反对意见。秦武王想召甘茂回国,打算退兵。甘茂说:“息壤之盟就在那里,大王您可不要忘记。”秦武王于是增调兵力援助甘茂。公元前307年,秦军攻克宜阳,斩首六万。秦军乘胜渡过黄河,夺取了武遂(今山西垣曲东南)并筑城,韩襄王被迫派公仲倗到秦国谢罪,同秦国讲和。而前来救援韩国的楚国大将景翠也趁机进兵,秦国被迫献煮枣(今山东东明南)求和。同年,魏襄王派太子朝见秦武王。  

·攻略西南

  公元前311年,蜀国国相陈庄作乱,杀蜀侯通国。次年,刚刚继位的秦武王派庶长甘茂为主将,平定蜀国叛乱,诛杀陈庄。  公元前308年,秦武王封蜀侯通国之子公子恽为蜀侯,并派司马错帅领巴、蜀联军共十万,携带大船万艘、米六百万斛从枳县(今四川涪陵西南)南部攻打楚国,夺取了商于(今湖南西部及贵州东北部)之地,建立黔中郡。  

·出类拔萃

  秦惠王十二三岁就已做了父亲,儿女众多,但都不及荡神武。荡出生时,秦惠王正在全力打通中原之路。秦惠王在给荡取名时寄予了称霸中原、荡平天下的厚望。  秦惠王更元十四年(公元前311年),秦惠王去世,年轻的太子荡即位。在秦惠王去世的这一年,秦国刚刚占领的蜀国发生了叛乱。秦国派往蜀国的蜀相壮杀死了蜀侯,拥兵自重,向秦国讨封。蜀国山多路险,易守难攻。如果不是巴蜀相攻剧烈,苴国向秦国求救,让开剑门天险,秦国的势力是很难渗透到蜀中的。蜀相陈壮足以自立,蜀国发生了要脱离秦国的严重危机。病重的秦惠王还没有来得及处理蜀国突变就去世了,这个棘手的问题留给了武王荡。  

·战略战术

  秦武王元年(公元前310年),韩、魏、齐、楚、越怀着不同的目的来祝贺武王荡即位为新的秦王。秦武王亲自接见越国使者,与越国达成了夹击楚国的密约,以此制楚。越国在勾践灭吴后成为东南大国,国力强盛,此时是仅次于楚国的第二大国。楚、越水土相接,人文相近,彼此以为害,一直都在谋划消灭对方。 武王荡重齐使,示秦、齐夹击韩魏之形,以此绝韩魏趁武王新立攻秦妄想。 武王荡使叔父樗里疾与韩使欢娱,叙秦韩之好,以此羁縻韩国。樗里疾母,韩女也。 武王后乃魏女,是秦惠王与魏襄王结盟时定下的姻亲。此时,齐孟尝君为齐相,压迫魏国,魏国权衡利弊,在秦齐之间左右摇摆。武王亲自与魏襄王在临晋相会,稳住魏国。 通过一系列紧张的外交活动,武王荡稳住了周边邻国,使其不能趁秦新君初立图秦。 武王在稳定周边邻国后,开始着手解决秦中央的魏籍权臣问题。  

·后续影响

  秦武王重伤暴亡但没有儿子,只能从弟弟中选一个接班。不知道是秦武王临终遗诏,还是秦武王的叔叔——右丞相樗里疾下了决定,迎回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公子稷,把他推上王位,成为秦昭襄王。秦武王的母亲惠文太后、秦武王的同母弟弟公子壮不服,因此引发了宫廷政变,宣太后的弟弟,昭襄王的舅舅魏冉到底厉害,把参与政变的人一网打尽,即使是昭襄王的兄弟也格杀勿论,惠文太后也被逼自杀。 秦武王早逝,功绩不多。但若武王不死,既不会存在秦昭襄王,也必不会遭受政变浩劫。秦武王的弟弟们,除了昭襄王同母的两个外,几乎被诛杀殆尽,唯一幸存者公子煇,几年后也因叛变被诛杀。  

·意外身亡

  死得最窝囊的秦国君王  秦武王是秦国末期著名的君王,虽然说他在位只有短短的四年,但是他的雄心壮志与远大抱负,却不逊于任何一代有作为的秦国先君,乃至他的异母弟弟秦昭襄王和统一六国的秦始皇。但是,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时期的他,却由于一时的逞能与卖弄,而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险些改写了一统天下的秦国历史。  秦武王生而有神力,从小就喜欢与勇士们做有关力气方面的游戏。乌获、任鄙二将在秦惠文王时期就因为作战英勇而倍受宠爱,秦武王即位后,对二人更是宠爱有加。  话说秦国有一个名叫孟贲的人,单字说,也是凭借力大的缘由而闻名于乡里。他的力气大到什么程度呢——“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狼,发怒吐气,声响动天”。一次外出打柴,他看见两只公牛正在打斗,二话没说,上千一手握住一只牛的牛角,愣是硬生生地把两只牛给分开了。其中有一只牛见此人有偌大的力气,当时也就服软了,匍匐在地,而另外一只牛则有点桀骜不驯,两只牛角不住地晃动大有要抵死孟贲的意思。孟贲当时就怒了,后果很严重。他用左手按住牛头,右手就拔牛角,瞬间牛角被拔出,牛血喷出丈余高,那牛立马倒地而死。  人们都害怕他的蛮力,都不敢与他发生争执。没过多久,他就听说秦武王正在招募天下间的勇士,他认为自己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于是他就前往秦国投奔秦武王。从齐国到秦国要经过黄河 ,过黄河当然要坐船而渡,然而此时岸上等待坐船的人很多,按照当地人的规矩,应该排队登船(这一点今人应该好好学习)。然而孟贲来晚了,而他又不是讲规矩的人。于是,他把前面的人都拉扯到自己的后面,抬脚就要登船。  当然有些人会看不惯,既而气愤,既而拿船桨打他的头,一边打一边说:“你以为你是孟贲啊,不排队就登船?”看来他的名气还是真不小,都传到黄河沿岸了。孟贲二话没说,扭头就双眼瞪他,顿时怒发直立,眼睛大有瞪裂之势。只见他大吼一声,河中瞬间波涛汹涌,先前登上船的人,都随着船体的摇动而站立不稳,纷纷掉入河中。为了早日见到秦武王,孟贲也不跟他们过多的计较,他把船桨插到岸上,站在船上用脚猛地一瞪,船儿瞬间已到十余米之外。转眼间已到河对岸了。  很快,他来到咸阳城,求见秦王。秦武王经过测试,知道他也是个名不虚传的人物,于是也拜为大官,与乌获、任鄙一起受宠。  前面说过,秦武王是个很有抱负的人,他耻于与六国为伍。见六国都设有相国一职,他便把秦国相国一职,改称为丞相,且设左右丞相各一人,以甘茂为左丞相,樗里疾为右丞相。秦武王素知甘茂、樗里疾都是博古通今、头脑及其聪明之人,于是借一机会单独问二人道:“由于我出生在偏远的西戎,从没有目睹过中原的强盛之势。如果你能让我得到三川所在的地区,能够一游巩、洛之间,那么,我就是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什么意思呢,如果我能灭掉周王室,得到应有的威望,那么我就是死了也值得。  最后,秦武王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攻打韩国(此韩国非今之韩国),樗里疾则表示反对,因为到韩国的路途不光遥远而且艰险,劳师废财,还不一定能有收获,万一赵、魏二国再从背后偷袭,那后果不堪设想。秦武王转过身来看看甘茂,甘茂则自请入魏,让魏王不但不偷袭秦军,而且还让魏国出兵助秦。武王当即大喜,给了甘茂很多财物,让其出使魏国。魏国答应出兵助秦。  不久,秦王让甘茂率军十万伐韩。后来有增兵五万,使乌获前往协助甘茂。秦、魏两军大战于宜阳城下,乌获手持铁戟一双,重一百八十斤,独入韩军,身后军士所向披靡,没有敢抵挡的魏军。甘茂与大将向涛各率一军,乘势并进。韩兵大败,斩首七万有余。乌获一跃登城,手攀城墙外沿,没有想到这是豆腐渣工程,没有经得起乌获的巨大臂力,顿时坍塌下去,可怜乌获将军,被摔得粉身碎骨。秦兵受其感染,很快便拔下宜阳。韩王惊恐之下,只得让出三川之地。三川之地到手了,第一个愿望也完成了。  接下来该游玩巩、洛之间了,于是秦武王引任鄙、孟贲一班勇士和大批人马起程,直入周王室所在地——雒阳。  周郝王遣使到郊外迎接,礼节极其隆重。秦武王拒绝了周王的召见,他急于要见几件东西,是什么东西这么让他急不可耐呢?原来是象征着王权的——九鼎。他早就让人打听清楚了,九鼎就放在周王室太庙的一侧。于是,他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周太庙所在地。走进侧室,果然见到九个宝鼎一字排列,相当整齐、壮观。这九鼎是当年大禹王收取九州的贡金,各铸成一鼎,上面记载有本州的山川人物,以及贡赋田士之数,足耳都有龙文,又称之为“九龙神鼎”。后来夏朝灭亡,九鼎落于商朝,为商朝的镇国之重器。等到周武王攻克殷商,就把九鼎迁到了雒邑。当年迁移之时,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人、马、车、船,能用的都用上了,宛似九座小铁山,都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重。  秦武王周览了一回,赞不绝口!鼎的腹部分别刻有荆、梁、雍、豫、徐、扬、青、兖、冀等九字,秦武王指着“雍”字鼎叹道“这个雍鼎,说的就是我们秦国!我要把它带回咸阳。”于是转身问守鼎的官吏:“此鼎可曾有人能举起么?”有一武士勉强举起,却受了内伤,秦武王不服气,不顾大臣劝阻执意举鼎,结果鼎落下砸到他脚,最后感染而死。。  周赧王闻变大惊,急备美棺,亲往视殓,哭吊尽礼。秦人奉丧以归。秦武王无子,迎其异母弟稷嗣位,是为秦昭襄王。昭襄王讨举鼎之罪,诛孟贲,族灭其家,因任鄙能谏,任为汉中太守。  

历史典故

  

·武王举鼎

  秦武王生性粗直,威猛雄壮,好与勇士角力为戏。大力士乌获、任鄙皆为其重用。齐人孟贲,是著名的力士,曾在野外见黄、黑两牛相斗,孟贲从中以手分之,黄牛伏地,黑牛犹触斗不止。孟贲大怒,左手按黑牛之头,右手拔其角,角出牛死。孟贲闻秦武王招致天下勇力之士,来到秦国,秦武王素闻其勇,拜为大将,与乌获、任鄙一同受到宠信。  秦武王四年(前307年),秦国攻占韩国重镇宜阳。秦武王大喜,引任鄙、孟贲一班勇士到宜阳巡视,然后直入洛阳,以窥周室。  周赧王遣使郊迎,使者向秦武王致天子问候之意,并声称天子在王城将备盛礼迎接秦武王。秦武王谢辞使者,不敢与周王相见。他知道九鼎在太庙之中,遂往观看。入太庙,见九个宝鼎一字排列,甚为壮观。那九鼎是大禹收取九州的贡金,各铸成一鼎,载其本州山川人物及贡赋田土之数,足耳俱有龙纹,又称“九龙神鼎”。夏传于商,商传于周,迁之于洛邑。迁时,用卒徒牵挽,牛车负载,不知重量几何。  秦武王围着九鼎观览一番,赞叹不已。九鼎名称各不同,鼎腹有荆、梁、雍、豫、徐、扬、青、兖、冀(即古九州名)九字相别。秦武王指雍字一鼎叹道:“此雍州之鼎,乃秦鼎也,寡人当携归咸阳。”守鼎的官吏说:“此武王定鼎于此,未曾移动,每鼎有千钧之重,无人能举。”秦武王回头问任鄙、孟贲道:“你们二位,能否举起此鼎?”任鄙推辞说:“我只有百钧之力,此鼎重千钧,无法举起。”孟贲笑道:“我试试。”于是用两根粗绳系在鼎耳之上,伸开双臂,套入绳索之中,狠狠喝道:“起!”那鼎离地半尺,重重砸在地上。由于用力过猛,眼珠迸出,眼眶流血。秦武王笑道:“虽然勉强举起,也太费力了。你既然能举动,难道寡人举不动?”任鄙进谏道:“大王万乘之躯,不可轻试!”秦武王不听,卸下锦袍玉带,束缚腰身,更用大带扎缚其袖。任鄙拉着他的袖子苦苦劝谏,秦武王大怒道:“你自己不能举,难道妒忌寡人之力吗?”任鄙见秦武王发怒,不敢再谏。秦武王大踏步向前,亦将两臂套入绳索中,想道:“孟贲勉强举起,我偏要举起再行走几步。”于是尽平生之力,屏一口气,喝声:“起!”那鼎亦离地半尺。正要迈步,不觉力尽失手,鼎坠于地,正压在武王右足上,喀嚓一声,将胫骨压断。众人急忙把他扶归公馆,秦武王疼痛难忍,血流不止,挨至半夜,气绝而亡。秦武王即位时曾言:“得游巩、洛,生死无恨。”今日果然死于洛阳。  周赧王闻变大惊,急备美棺,亲往视殓,哭吊尽礼。秦人奉丧以归。秦武王无子,迎其异母弟稷嗣位,是为秦昭襄王。昭襄王讨举鼎之罪,诛孟贲,族灭其家,因任鄙能谏,任为汉中太守。  

·扁鹊见武王

  医生扁鹊去见秦武王,武王把他的病情告诉了扁鹊,扁鹊建议及早医治,可是左右大臣提出异议:“君王的病在耳朵的前面,眼睛的下面,未必能治好,弄不好反而会使耳朵听不清,眼睛看不明。”武王把这话告诉了扁鹊,扁鹊听了很生气,把治病的砭石一丢,说:“君王同懂医术的人商量治病,又同不懂医道的人一道讨论,干扰治疗,就凭这,可以了解到秦国的内政,如此下去,君王随时都有亡国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