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廷宝

  
杨廷宝
杨廷宝
   杨廷宝(1901年10月2日—1982年12月23日),字仁辉,河南南阳人。中国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学家,中国近现代建筑设计开拓者之一。自1940年起长期在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建筑系任教授及系主任。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委员。曾任中国建筑学会理事长、国际建筑师协会副主席。  在中国近现代建筑史上,有两位南北齐名的著名建筑学家,他们被人们称为“南杨北梁”。其中的“北梁”是指梁思成,“南杨”则是指从南阳走出去的建筑学家杨廷宝。 

杨廷宝生平

  1901年10月2日生,自幼受到绘画艺术熏陶。  1912年,入开封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英文科。  1915年,进入北京清华学校,1921年毕业于清华学校高等科。  1921年,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深造,1924年获得硕士学位。获得全美建筑系学生设计竞赛 Emerson Prize 一等奖和Municipal Art Society Prize 一等奖。  1924年,进入美国克雷建筑师事务所实习。  1926年,离美赴欧洲考察建筑。  1927年,回国加入基泰工程司,是建筑设计方面的主要负责人,一直工作至1949年。  1935年,曾任中国营造学社汇刊校理。  1940年,受刘敦桢之聘兼任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改名国立南京大学)建筑系教授,1949年专任教授兼系主任。  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后,任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建筑系主任直至1982年逝世。  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委员。  1959年,任南京工学院副院长。  1979年,兼南京工学院建筑研究所所长。任江苏省副省长。  曾任中国建筑学会理事长、国际建筑师协会副主席。  1982年12月23日在南京逝世。

“我行我素”的建筑大师

 
杨廷宝素描
杨廷宝素描
 杨廷宝是享有世界声誉的中国第一代杰出建筑师,曾经在世界建筑师协会副主席的竞选中胜出。可谁能想象到杨廷宝留学美国之初,是被欧美学生瞧不起的土气学生呢。然而,当他后来仅花两年时间学完4个学年课程的时候,当他的设计方案先后获得全美比赛1块金牌4块铜牌的时候,当他的建筑设计入选美国出版的《建筑设计习作》一书并成为欧美建筑系大学生重要教学参考书的时候,当美国的报纸连篇累牍介绍他的事迹的时候,当美国建筑界古典主义代表人物、在欧美享有盛誉的保尔·克芮力邀刚毕业的杨廷宝到他的建筑师事务所工作的时候……人们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也极想知晓他成功的诀窍何在?用杨廷宝自己的话说所谓的“诀窍”却只是4个字:我行我素!譬如,刚入学时面对欧美学生的冷眼或嘲笑毫不理会,“我行我素”地全身心倾注功课上。对老师布置的设计图作业也并不满足于提前完成,还要“我行我素”搞些其他设计方案以求多得到老师的指点品评。当课堂上老师逐座为学生们一一评图时,惯于“我行我素”的杨廷宝亦是离开座位尾随老师身后听老师的讲评,所获得的教益比其他学生往往多几倍。“我行我素”的杨廷宝有效抓住一切机会为吾所用,美国全国性的或地区性的建筑计划方案竞赛,他都是连年参加。那些以前瞧不起他、投之以“白眼儿”的欧美学生低声下气来乞求他帮忙设计,杨廷宝毫不计较,而是把这一切都当作锤炼自己的机遇。 

杨廷宝建筑作品

  中山陵音乐台,1932年  南京大华大戏院,1936年  中央医院  成贤小筑,1946年  1932年—1935年  北平天坛圜丘坛修缮工程  北平天坛祈年殿修缮工程  北平东南角楼修缮工程  北平西直门箭楼修缮工程  北平国子监辟雍修缮工程  北平中南海紫光阁修缮工程  北平正觉寺金刚宝座塔修缮工程  北平碧云寺罗汉堂修缮工程  1928  京奉铁路沈阳总站  天津基泰大楼  天津中国银行货栈  1929  沈阳东北大学图书馆
京奉铁路沈阳总站,1927年,杨廷宝设计
京奉铁路沈阳总站,1927年,杨廷宝设计
  沈阳东北大学文法科课堂楼  1930  沈阳东北大学化学馆  沈阳东北大学体育场、体育馆  沈阳同泽女子中学  北平国立清华大学总体规划  北平国立清华大学生物馆  北平国立清华大学气象台  北平国立清华大学图书馆扩建工程  北平国立清华大学学生宿舍——明斋  北平交通银行  南京中山陵园邵家坡新村合作社  1931  南京中央体育场:田径场、游泳池、篮球场、国术场、棒球场  南京中央研究院紫金山天文台  南京中央医院  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  南京谭廷闿墓  南京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  1932  南京中山陵音乐台  1933  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图书馆扩建工程  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南校门  1934  南京管理中英庚款办公楼  1934~1935  南京国民党中央党史史料陈列馆及中央监察委员会办公楼  1935  南京大华大戏院  上海大新公司(参与)  1936  南京金陵大学图书馆  南京国立中央大学附属牙科医院  南京武夷路住宅  南京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成都四川大学规划  1937  南京寄梅堂方案  成都四川大学图书馆  1938  成都四川大学理化楼  成都四川大学学生宿舍  1939  重庆嘉陵新村国际联欢社  重庆圆庐住宅  1940  成都刘湘墓园  重庆美丰银行  1941  重庆国民政府门廊  重庆农民银行  1942  重庆中国滑翔总会跳伞塔  1943  重庆林森墓园  1944  重庆青年会电影院  1946  南京下关车站扩建工程  南京公教新村  南京中山陵正气亭  南京成贤小筑(杨廷宝住宅)  南京儿童福利站  南京娄子巷职工宿舍  南京国民政府盐务总局办公楼  南京基泰工程公司办公楼扩建工程  南京百步坡住宅  南京国际联欢社扩建工程  南京北极阁住宅  1947  南京新生俱乐部  南京招商局候船厅及办公楼  南京祁家桥俱乐部  南京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办公楼  南京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  1948  南京延晖馆  南京中央研究院化学研究所  南京中央研究院九华山职工宿舍  南京国民政府中央通讯社办公楼  南京结核病院大楼  1950  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方案(参与)  北京和平宾馆  北京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办公楼  南京中华门长干桥改建  1952  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  1953  南京华东航空学院教学楼(现南京农业大学教学楼)  南京大学东南楼  1954  南京工学院校园中心区规划设想  南京工学院五四楼  1955  南京工学院五五楼  1957  南京工学院动力楼  南京工学院中大院扩建工程  南京工学院大礼堂扩建工程  南京工学院沙塘园学生宿舍  南京工学院沙塘园食堂  1958  北京人民大会堂(参与)  北京火车站(参与)  1959  徐州淮海战役革命烈士纪念塔  1964  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  1972  南京大校场机场民航候机楼  1975、1976  北京图书馆(参与)  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参与)  1979  上海南翔古猗园逸野堂  1980  南京雨花台红领巾广场  1982年  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碑(参与)  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参与) 

杨廷宝著作

  《杨廷宝素描画选》  《杨廷宝建筑设计作品集》  《杨廷宝建筑言论集》  《杨廷宝谈建筑》(齐康记述)

家庭生活 

·借别人地基盖的房

 
原杨廷宝住宅,在今南京市玄武区成贤街104号
原杨廷宝住宅,在今南京市玄武区成贤街104号
 成贤街104号的杨廷宝故居,是杨廷宝自己设计的,现在已经列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这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外观简洁大方。院子不大,种了一些树木、花草和蔬菜。屋里的东西很简单,没有什么高档的陈设,都是平常的桌椅橱柜。家具都已很旧,地板翘起来很多块,走起来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墙角的一架钢琴算是屋里最华丽的装饰了,现在也老旧得无法弹奏了。屋里的陈设,显示了大师生前的清贫。  杨廷宝有5个子女,只有女儿杨士英还在南京,是南大的物理教授,今年已经76岁。她介绍,这套房子建于1946年。当时中央大学刚从重庆迁回南京不久,教师学生很多,住房很紧张。父母带着5个孩子和一个老保姆,挤在一间20多平米的房子里,很不方便。母亲陈法青常常抱怨,说父亲还是搞建筑的,给别人盖了那么多房子,自己家人都没地方住。父亲攒了点钱就在成贤街买了块空地。这块地原来有房子,日军侵华时毁于战火,但地基还在。为省钱,父亲就着别人的老地基,自己设计,盖了这栋楼。  杨廷宝去世后,陈法青守在屋里,家里的东西一直照着丈夫生前的样子摆放。“母亲去世前一再交待,家里的陈设一定要保持原状,不准改动。”子女们体会到母亲对父亲的感情,老太太去世后,也没有改动屋里的陈设。  
1982年杨廷宝与夫人在米芾的祠堂前留影。
1982年杨廷宝与夫人在米芾的祠堂前留影。

·大师在家常被老婆训

  世人可能很难想像,一代建筑宗师杨廷宝,学至中国科学院院士,官至江苏省副省长,可在家里常挨老婆训。旧社会妇女是不工作的,杨廷宝一家8口只有他一个人挣钱,经济不是很宽裕。陈法青在家掌管全家人的吃喝穿用,处处都要精打细算,常常还是入不敷出,便责怪丈夫挣钱太少。  “无论母亲怎么说,父亲从不跟她吵,也不生气,该做什么做什么。”杨廷宝领了工资全都交给夫人,自己一分钱也不留。休息天,杨廷宝喜欢带孩子出去逛逛,出门时得向夫人要点零钱,以备给孩子买点东西。陈法青虽然偶尔唠叨,但从不为难丈夫。为了节省开支,陈法青在院子里开了一块地,自己种菜,家里的蔬菜就不用买了。  

·从不为儿女设计前程

  “我们总是盼着父亲能在家多呆些日子。”在女儿眼里,杨廷宝是个“老好人”,不论是在大人孩子面前都很和蔼。杨廷宝做建筑,总是到处跑,在家的时间很少。在家的时候,他就教孩子唱歌,领着孩子画画,教孩子在野外的生存技能。陈法青总是忙着做家务,杨廷宝喜欢带孩子们出去玩。他常到朝天宫地摊逛逛,只看不买。有时会指着一两件瓷器告诉孩子,这是明朝的,那是清代的。孩子们觉得父亲在家时家里很热闹,很开心,盼着父亲能在家里多呆些时候。  杨廷宝在中央大学建筑系(现东南大学建筑系)从教40多年,培养了吴良镛、齐康、戴念慈一批建筑精英。可他的5个儿女,只有一个是学建筑的,考的还是清华大学的建筑系。杨士英说,父亲很开明,从不为儿女设计前程。父亲原是希望她能跟着自己学建筑,可是她考大学的时候差了几分,进不了建筑系,就学了物理。父亲也没有为她找关系,觉得她学物理也不错。弟弟考大学的时候,报了清华,父亲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羡慕刘敦桢、童寯会写书

  中国的建筑四杰,有三个在东大。杨廷宝、刘敦桢与童寯,他们之间不仅没有“文人相轻”,反倒是很好的朋友。刘敦桢以学术研究为主,童寯既能设计,又会著书,杨廷宝设计很强,但没写过书。杨廷宝常常对子女们说,自己很羡慕刘先生和童先生会写书,可惜自己只会搞设计,书写不好。  三位大师之间感情好,常在一起走动,子女之间也成了好朋友。在孩子们眼里,刘敦桢是个老学究,总是不苟言笑,童寯也有大师的派头,不熟悉的人会觉得他很难接近,杨廷宝最不像大师,一点架子都没有。无论接到一个什么工程,杨廷宝总是从设计到施工到验收全程负责。他常与工人一起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不仅要指点工人怎么干,时不时地还自己动动手,常常弄得一身灰土,却还总是乐呵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