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牛

  哺乳动物。野牛又叫做褐牛、白臀野牛、印度野牛、白肢野牛、野黄牛、白袜子、亚洲野牛等。野牛体型巨大,体长200厘米左右,体重1500千克左右。两角粗大而尖锐呈弧形。头额上部有一块白色的斑。亚洲野牛是世界上现生野牛中体型最大的种类。在森林中,几乎没有动物可以伤害它;欧洲野牛数量稀少,现处于半野生状态;美洲野牛因商业猎杀和居住地的丧失而逐渐灭绝,目前处于保护恢复期。喜欢群居,但群体不大,由数只到20—30多只不等,以雌兽、幼仔和亚成体组成,其中有一只体形较大的雌兽为首领。
     野牛
  野牛是中国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级)。
  科学分类  界:动物界 Animalia  门: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哺乳纲 Mammalia  目:偶蹄目 Artiodactyla  科:牛科 Bovidae  亚科:牛亚科 Bovinae  属:牛属 Bos

生物特征

  野牛体型巨大,身长200厘米,尾长70—105厘米,重1500千克,肩高190—220厘米,系现生牛类中,体形最大一种。体毛大都系啡色、黑色,鼻同嘴唇呈灰白,四肢膝盖以下系毛白色,故又名白袜。野牛两角粗大而尖锐呈弧形。头额上部有一块白色的斑。肩部到前背有一个像瘤子一样的隆起,先垂直上升,再向外弯,又向上,最后角尖又向內并略向后弯转,长度可达60—75厘米。

生活习性

     野牛
    野牛栖息于热带、亚热带的山地阔叶林、针阔混交林、林缘草坡、竹林或稀树草原。一般在朝早同黄昏时分活动。夏季会在海拔高的山上,冬天反而逐渐返落地面。喜群居生活,通常每群有10~30只,由母牛及幼仔同亚成体组成,当中有一只较大的母牛做首领。成年公野牛一年大部分时间都系独自栖息,直到交配时期先同母牛接触。性情凶猛。食草、树叶、嫩枝、竹筍同树皮等,又不时舔食盐。听觉同嗅觉都极为灵敏。性情凶猛,遇见敌害时毫不畏惧。发现有人接近,会迅速逃走。只有在被人射杀受伤或被逼走投无路时,才会变得凶狠,对人进行攻击。以啃食各种草、树叶、嫩枝、树皮、竹叶、竹笋等为食。孟加拉虎是成年野牛的主要天敌。

生长繁殖

  野牛每年11—12月发情交配,此时雄兽之间难免发生一场激烈的争雌格斗。在争斗中,双方以坚硬的角作为武器,互相剧烈撞击,并发出大声吼叫,其声音可以传到1公里以外的地方。雌兽的怀孕期约为9个多月,每胎仅产1仔。初生的幼仔的体色为淡褐色或赤褐色,2—4岁性成熟。寿命为20—30年。 

亚种分化

  野牛分布在亚洲南部同东南亚,在中国只分布于云南南部。可细分为几个亚种:  指名亚种(分布在印度和尼泊尔) Bos gaurus gaurus   老挞亚种(分布在缅甸、老挞同中国) Bos gaurus laosiensis   云南亚种 Bos gaurus readei   马来亚种(分布在泰国同马来西亚) Bos gaurus hubbacki   大额牛(云南西北部) Bos gaurus frontalis

种群现状

    白肢野牛
    曾经有几百万只野牛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后来因为商业猎杀和居住地的丧失而逐渐灭绝。至1889年,仅有不足1100只野牛存在。1905年,美国野牛协会在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布朗克斯动物园总部成立,借助于动物园和其他地方的野牛资源,研究人员开始致力于在大平原恢复野牛的数量(当时在布朗克斯动物园和昆士动物园有野牛)。目前世界上大约有50万只野牛,其中仅有2万只是野生的,其余的生活在私有农场。
  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的首席执行官史提芬·E·桑德森(Steven E· Sanderson)说“野牛不仅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珍贵遗产,更是整个美国的珍贵遗产。100年前,通过很多人的努力,野牛脱离了灭绝的危险。我们现在展望,在未来100年间野牛可以兴旺起来,因为我们相信北美地区会有一个美好的生态前景。”

保护措施

  《科学日报》消息,根据动物保护协会与一些研究机构的估计,如果实行有效的保护和恢复措施,在接下来的100年内,野牛将
  非洲野牛与狮子大战
在从阿拉斯加至墨西哥的美洲地段重新繁衍兴旺起来。
  研究者认为,对这一体现美洲自然历史的关键物种――野牛的生态恢复是可以成功的。动物保护学家认为在下一世纪有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适宜生存地域,包括从美国西南部的草原到阿拉斯加北冰洋附近的低地地带。美国、加拿大的草原和山地森林的狭长地带是野牛生存的最佳地域,而墨西哥的沙漠地带也能适应野牛的生存。
  研究人员发明了一种“动物保护记分卡”,借此来估计这些地域的发展潜力。这一记分卡可以估测生物生存的适应性、野牛与本地动物麋鹿、食虫、牧羊犬等动物的互动,同时也可以记录一系列的其他因素,包括当地的社会经济状况以及野牛的潜在文化背景。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所得的分数越高,这一地域的生态环境恢复的可能性愈大。研究人员之一、野生动物协会的埃里克·桑德胜(Eric Sanderson)博士说:“野牛是北美最重要的象征性物种之一,此次评估表明,通过艰苦的努力和树立一个宏大的目标,我们可以在下个世纪将这些物种的数量恢复到从前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