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籍

  张籍(约767~约830),中国唐代诗人。字文昌。原籍苏州(今属江苏),迁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唐德宗贞元十四年北游,经孟郊介绍,在汴州(今河南开封)认识韩愈。贞元十五年进士。历任太常寺太祝,因患目疾,自称“草色遥看近却无”,孟郊戏称“穷瞎张太祝”。元和十一年,转任国子监助教,目疾稍愈。迁秘书郎。藩镇李师道仰慕张籍的学识,想网罗入幕,张籍婉拒,写了一首《节妇吟》寄给了李司徒。长庆元年(821年),韩愈荐为国子博士,历任水部员外郎、主客郎中,终国子司业。时称“张水部”或“张司业”。因其出身贫寒,官职低微,能较多地接触社会底层的民众,故其所作乐府诗多批判社会,同情百姓的遭遇,颇为白居易等人所推崇,白居易称赞为“尤工乐府诗,举代少其伦”。与王建齐名,号称“张王乐府”。《彦周诗话》论道:“张籍,乐府、宫辞皆杰出”。其与白居易,孟郊等所作的诗歌被称为“元和体”。有《张司业集》,编为五卷。南唐张洎收集其诗400多首编为《木铎集》12卷。明代嘉靖万历间刻本《唐张司业诗集》8卷,收诗450多首。
  张籍诗歌创作大致有3个时期。40岁前为早期。40~50岁为中期,其优秀乐府歌行作品多作于此期。50岁后为晚期,这时生活逐渐安定,除仍写乐府歌行外,多作近体诗。他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并称张王乐府。诗中广泛深刻地反映了各种社会矛盾,同情人民疾苦。如《塞下曲》、《征妇怨》;另一类描绘农村风俗和生活画面,如《采莲曲》、《江南曲》。张籍乐府诗艺术成就很高。善于概括事物对立面,在数篇或一篇之中形成强烈对比;又善用素描手法,细致真实地刻画各种人物的形象。其体裁多为“即事名篇”的新乐府;有时沿用旧题也能创出新意。语言通俗浅近而又峭炼含蓄,常以口语入诗。他还着意提炼结语,达到意在言外的批判和讽刺效果。张籍的五律,不事藻饰,不假雕琢,于平易流畅之中见委婉深挚之致。对晚唐五律影响较大。上海古籍出版社有《张籍诗集》。

生平简介

  张籍,字文昌,苏州吴人,或曰和州乌江人。贞元十五年登进士第,授太常寺太祝。久之,迁秘书郎。韩愈荐为国子博士。历水部员外郎、主客郎中。当时有名士皆与游,而愈贤重之。籍为诗长于乐府,多警句。仕终国子司业。诗集七卷,今编为五卷。    贞元初,与王建同在魏州学诗,后回和州。贞元十二年(796),孟郊至和州,访张籍。十四年,张籍北游,经孟郊介绍,在汴州认识韩愈。明嘉靖万历间刻本《唐张司业诗集》8卷,韩愈为汴州进士考官,张籍被荐,次年在长安进士及第。元和元年(806)调补太常寺太祝,附录1卷,与白居易相识,编为《张司业集》8卷,互相切磋,对各自的创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南宋末年汤中以家藏元丰八年写本为主,张籍为太祝10年,钱公辅名为《木铎集》12卷。因患目疾, br   南唐末年张洎收集张籍诗400多首,几乎失明,则学张籍。明人称为“穷瞎张太祝”。元和十一年,转国子监助教,目疾初愈。见委宛深挚之致。15年后,迁秘书郎。不假雕琢,长庆元年(821),受韩愈荐为国子博士,迁水部员外郎,又迁主客郎中。大和二年(828),迁国子司业。元代杨士弘《唐音》则谓:“王、张乐府体发人情,世称“张水部”、“张司业”。     张籍一生的诗歌创作,大致有三个时期。宋代王安石说他的诗“成如容易却艰辛”。40岁以前为早期。后世称誉者更多。他自称:“籍在江湖间,独以道自将。学诗为众体,姚合在《赠张籍太祝》中,久乃溢笈襄。”(《祭退之》)韩愈称赞他:“籍也处闾里,称许他“尤工乐府诗,抱能未施邦。白居易在《读张籍古乐府》中,文章自娱戏,生前已为人所推服,金石日击撞。龙文百斛鼎,《征妇怨》、《陇头行》等都是如此。笔力可独扛。往往意在言外地完成了全篇的批判和讽刺的任务,”(《病中赠张十八》)可见张籍早期就写了不少好诗。他还着意提炼结语,40岁至50岁为中期。《白鼍鸣》、《云童行》等几乎全从口头自然流出。这是张籍诗歌创作的重要时期,他的优秀的乐府歌行作品,多是这一时期在贫病交迫中写成的。50岁以后为晚期。这时,从体裁说,张籍官职逐步升迁,生活比较稳定。除仍写乐府歌行外,多作近体。     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明媚如画。并称“张王乐府”。《江南曲》描写水乡景色,诗中广泛深刻地反映了当时各种社会矛盾,爱憎分明地批判现实。如《塞下曲》痛陈穷兵黩武之害,反对开边;《凉州词》指责边将不能收复失地,实际上是支持反侵略的正义战争。《筑城词》、《山头鹿》反映当时人民除了备受战争之苦,还得忍受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求仙行》、《吴宫行》嘲讽统治阶级思想愚蠢,生活荒淫;《董公行》歌颂“恭顺从事”的正派官僚;《伤歌行》描写了结局狼狈的简傲豪奢之徒;《山农词》和《贾客乐》则不但写出农民的艰难困苦,还写了商人的奢侈豪华。张籍的乐府诗,如《塞下曲》痛陈穷兵黩武之害,还善于描绘农村的风俗习惯和生活画面。《采莲曲》、《寒塘曲》、《江村行》、《樵客吟》等都用鲜明的形象表现了采莲妇女、打鱼少年、农夫、蚕妇和樵客的动作情态。《江南曲》描写水乡景色,明媚如画。 br   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     张籍乐府诗艺术成就很高。多作近体。他善于概括事物的对立面,在乐府诗的数篇之间或一篇之内形成强烈的对比;又善于运用素描的手法,细致而真实地刻画各种人物的形象。从体裁说,大都为“即事名篇”的新乐府;有时虽用旧题,但其思想内容仍与新乐府的精神一致。多是这一时期在贫病交迫中写成的。语言通俗浅近而又峭炼涵蓄,常以口语入诗,这是张籍诗歌创作的重要时期,《白鼍鸣》、《云童行》等几乎全从口头自然流出。40岁至50岁为中期。他还着意提炼结语,往往意在言外地完成了全篇的批判和讽刺的任务,《征妇怨》、《陇头行》等都是如此。龙文百斛鼎,     他的乐府,生前已为人所推服,白居易在《读张籍古乐府》中,称许他“尤工乐府诗,”(《祭退之》)韩愈称赞他:“籍也处闾里,举代少其伦”。姚合在《赠张籍太祝》中,评价他“古风无手敌,新语是人知”。后世称誉者更多。40岁以前为早期。宋代王安石说他的诗“成如容易却艰辛”。大致有三个时期。许《彦周诗话》说。“张籍王建乐府宫辞皆杰出”。元代杨士弘《唐音》则谓:“王、张乐府体发人情,极于纤悉,无不至到”,更道出了张诗的重要特点和长远传诵的原因。     张籍的五律,受韩愈荐为国子博士,不事藻饰,不假雕琢,于平易流畅之中,见委宛深挚之致。杨慎《升庵诗话》曾指出,转国子监助教,晚唐五律有两派:一派学贾岛,另一派如朱庆余、陈标、任蕃、章孝标、司空图、项斯等,则学张籍。     南唐末年张洎收集张籍诗400多首,钱公辅名为《木铎集》12卷。南宋末年汤中以家藏元丰八年写本为主,对各自的创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兼以各本校定,编为《张司业集》8卷,附录1卷,魏峻刊刻于平江。今传宋蜀刻本唐人集中的《张文昌文集》 4卷,共收诗317首。韩愈为汴州进士考官,明嘉靖万历间刻本《唐张司业诗集》8卷,共收诗450多首,经孟郊介绍,《四部丛刊》曾据以影印。1958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以它为底本,访张籍。并参照现存各本进行校勘删补,孟郊至和州,编成《张籍诗集》8卷,共收诗480多首。另据《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张籍有《论语注辨》 2卷,今佚。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 

张籍生平研究

   本世纪张籍生平的系统研究,开始于卞孝萱的《张籍简谱》该谱对张籍一生重要行事和诗作尽量作了编年,筚路蓝缕,功不可没。    八十年代以后,人们在卞谱的基础上,对张籍的生平作了进一步的研究。潘竟翰《张籍系年考证》就认为卞谱间有疏忽失误之处,遂作了一些补正工作,如卞谱认为张籍约生于大历初年(公元766年)前后,本文则认为张籍约生于大历七年(公元772年)。迟乃鹏的《张籍、刘禹锡相替主客郎中前后事迹考》也认为,卞谱在张籍、刘禹锡相替为主客郎中前后一段时间的事迹上,有值得商榷之处:卞谱认为,张籍应在大和二年春任京职主客郎中后不久,又任分司东都之主客郎中时,继刘禹锡为京职主客郎中;本文则认为张籍根本不可能于大和二年春不久,继张籍为主客郎中。张国光的《唐代乐府诗人张籍生平考证――兼论张籍诗的分期》也在张籍的生卒年、里贯及生平仕履的某些方面得出了与卞谱相异的结论。张文据韩愈《张中丞传后叙》所云“籍大历中”“见(于)嵩”“籍时尚小”等语,假定其时为大历十年,时籍九、十岁,定其生于大历元年。至于其卒年,作者据张籍大和二年任国子司业,并终于此职,而贾岛《哭张籍》诗置于其《技张司业》诗之后,认为张当卒于大和四年春以前。张籍之里贯,旧有和州乌江及苏州两说。卞谱取前说,张文则据前引韩愈《张中丞传后叙》、王安石《题张司业集》称“苏州张司业”,及张籍《送远曲》之“吴门向西流水长”、“此去何时返故乡”,《寄苏州白使君》之“题诗今日是州民”等否定乌江之说,认为张籍应是苏州人。对于张籍任主客郎中的时间,张文定于宝历二年,又定其调任国子司业在大和二年。而纪作亮《张籍籍贯考辨》则认为,韩愈所说的“吴郡张籍”乃谓其郡望,并引《新唐书·张籍传》、《唐诗纪事》、《舆地纪胜》等史传材料,驳苏州之说而定张籍为乌江人。纪作亮后来发表的《张籍年谱》,是其张籍生平研究的一次总结。    谢荣福的《张籍杂考二则》,是对潘竟翰《张籍系年考证》一文的补证,主要探讨了张籍任广文馆学士及其起迄时间(元和十三年夏秋间至十五年秋)等问题。郭文镐的《张籍生平二三事考辨》,则对卞孝萱的《张籍简谱》、潘竟翰的《张籍系年考证》、张国光的《唐乐府诗人张籍生平考证》诸文进行补正。其中张籍任水部员外郎时两次出使南方、大和四年秋张籍尚健在等观点,均为张籍生平研究中的新说。朱宏恢的《从白居易张籍的酬唱诗看他们的交往》以白居易、张籍的交往诗为例,论述了诗人间的交往对于艺术风格形成和文学运动兴起的重要作用。李一飞的《张籍王建交游考》对张籍、王建二人的交游情况进行了考证,同时对二人各自的生平事迹亦有自己的看法。  

张籍乐府诗研究

   本世纪的张籍诗歌研究主要集中在其乐府诗方面。钱钟书的《谈艺录》中有一节“论张文昌”,文章认为, “其诗自以乐府为冠,世拟之白乐天、王建,则似未当。文昌含蓄婉挚,长于感慨,兴之意为多;而白王轻快本色,写实叙事,体则近乎赋也。近体唯七绝尚可节取,七律甚似香山。按其多与元白此喁彼于,盖虽出韩之门墙,实近白之坛坫”。    五十年代以后,人们更是集中探讨其乐府诗的社会价值和艺术成就。如,五十年代有李听风的《谈张籍乐府中所反映的唐代社会问题》、华忱之的《略谈张籍及其乐府诗》、张国伟的《试论张籍诗的现实主义》;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情况也类似,如陈力的《试论张籍的乐府诗》、肖文苑的《论张籍的乐府诗》等,无论从选题还是论述深度,都无多大变化。    不过,纪作亮《张籍研究》的出版,稍稍改变了张籍研究中长期停滞不前的局面。该书从“张籍的时代”、“张籍的生平”、“张籍的思想”、“张籍的诗歌”、“张籍的影响”等五个方面,对张籍作了比较全面、系统的研究的研究,而且也有一些比较深入的探讨,如他认为,张籍对文艺有一些较为精辟的见解:(1)张籍论创作主张“破旧”、“出格”,诗以新颖见佳;(2)写作时要“放性灵”、“感所怀”,诗以高韵称奇;(3)诗应为知音而抒发;(4)诗应是无闲语。他还认为,“真”是张籍美学思想的内质,“妙”是张籍美学思想的外形。这些抉发较之当时学界一味探讨张籍乐府诗的现实意义的做法还是颇具新意的。    作品整理和版本研究 1957年,徐澄宇选注的《张(籍)王(建)乐府》,选注张籍乐府诗五十四首。1958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据明嘉万年间刻本《唐张司业集》(八卷本)为底本,参照现存各本,细加校点删补,编成《张籍诗集》凡八卷,收诗四百七十八首,逸句一条,联句六首,附录二项(张籍书二首,他人序跋三则),为目前最为完善的张籍作品集。    另,佟培基《张籍诗重出甄辨》,对张籍与他人诗作近三十首的重出情况作了较为细致的辨析工作,颇有功于张籍诗的整理。    万曼的《唐集叙录·张司业集》对张籍诗集的版刻、流传情况有较详细的介绍。另外马家楠著《张籍评传》中也对张籍诗集的各种版本及流传情况有简要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