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

  《日本书纪》(日语:にほんしょき)是日本留传至今最早之正史,六国史之首,原名《日本纪》。舍人亲王等人所撰,于西元681年至720年(养老4年)完成。记述神代乃至持统天皇时代的历史。全三十卷,一和二卷讲神代,三到三十卷从神武天皇讲到持统天皇,采用汉文编年体写成。系谱一卷,系谱如今已亡佚。

历史

  编纂的起因在于经壬申之乱而取得政权之天武天皇欲向外宣示自身之皇统而下令编成。
  依《古语拾遗》所述,“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贵贱老少,口口相传,前言往行,存而不忘。”在编纂《日本书纪》之前,并没有正式的文献记载,仅有口耳传说,且日本与朝鲜相同,当时以汉文作为正式的官方语言,考虑到文字之华美性,是以编纂《日本书纪》时,多半借用中国典籍上之文字,拿来描述上代所传承之传说,是其一大特色。
  在《日本书纪》之外,当时亦有《古事记》《风土记》等等各种书籍传世,比照其纪录,或有重叠,或有相违,是纪录口传文学时必定产生之现象。由此可以想像,当时的传说以有多种版本,非一时一地,一人所造,而《日本书纪》之目的,即在编列出为准之“定本”。
  于《古事记》序中有云:“余闻诸家所传帝纪,本辞,有诡于事实者,或多加虚伪。若今不修其谬,唯恐数年之后,旨趣亡散佚矣。帝纪,本辞,乃我国组织之理,天皇政治之基,故欲撰帝纪,检旧辞,去伪,定真,使传后世。”目的之一,在令上古传说,神话,历史统一,有利于天皇政权。
  就《日本书纪》之撰写背景,其史观以天皇家与中臣氏(藤原氏)为中心,而在斋部广成之《古语拾遗》提出后斋部?忌部氏之史观后,其他氏族亦相仿行之,遂有物部氏史观之《先代旧事本纪》以及姓氏录等文献问世。
  篡改部分在于抹煞了“大友皇子”的即位纪录,将天智天皇死后定为天武天皇元年,主张天武天皇继位之正统性。后来在其余史料中找到大友皇子之即位纪录,是以于明治三年,追谥弘文天皇。

影响

  大日本帝国时期的国家格言,“八纮一宇”即出自此书 “上则答乾霊授国之徳,下则弘皇孙养正之心。然后,兼六合以开都,掩八纮而为宇,不亦可乎”(上は則ち乾霊の国を授けたまいし徳に答え,下は則ち皇孫の正を養うの心を弘め,然る後,六合を兼ねて以て都を開き,八紘を掩いて宇と為さん事,亦可からずや。)日本書紀巻第三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三月丁卯条の「令」。平安时代后,新天皇登基必须要开设书纪讲席,878年后,添加了“日本纪竟宴”。 由于虚构成分较多,家永三郎在《日本文化史》中说《日本书纪》不是史书而是“氏族社会的产物”。

目录

  卷第一 神代[上]
  卷第二 神代[下]
  卷第三 神武天皇 神日本磐余彦天皇
  卷第四 绥靖天皇 安宁天皇 懿德天皇 孝昭天皇 孝安天皇 孝灵天皇 孝元天皇 开化天皇 [欠史八代]
  卷第五 崇神天皇 御间城入彦五十琼殖天皇
  卷第七 景行天皇 成务天皇
  卷第九 神功皇后 气长足姬尊
  卷第十 应神天皇 誉田天皇
  卷十一 仁德天皇 大鹪鹩天皇
  卷十二 履中天皇 反正天皇
  卷十三 允恭天皇 安康天皇
  卷十四 雄略天皇 大泊濑幼武天皇
  卷十五 清宁天皇 显宗天皇 仁贤天皇
  卷十六 武烈天皇 小泊濑稚鹪鹩天皇
  卷十七 继体天皇 男大迹天皇
  卷十八 安闲天皇 宣化天皇
  卷十九 钦明天皇 天国排开广庭天皇
  卷二十 敏达天皇 渟中仓太珠敷天皇
  卷廿一 用明天皇    崇峻天皇
  卷廿二 推古天皇 丰御食炊屋姬天皇
  卷廿三 舒明天皇 息长足日广额天皇
  卷廿四 皇极天皇 天丰财重日足姬天皇
  卷廿五 孝德天皇 天万丰日天皇
  卷廿六 齐明天皇 天丰财重日足姬天皇
  卷廿七 天智天皇 天命开别天皇
  卷廿八 天武天皇[上] 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
  卷廿九 天武天皇[下] 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
  卷三十 持统天皇 高天原广野姬天皇

日本神话

  日本神话是日本人对自然界、人类世界的种种现象以及大和王权的起源的神格化,其起源可追溯到绳文时代。后来由于中国文字的传入,各氏族便借由汉字,将神话、传说等故事记载下来。至公元8世纪,由于已确立了律令国家的基础,日本天皇遂下令编纂《古事记》(西元712年成书)、《日本书纪》(西元720年成书)等书籍,以统合各氏族的神话、传说。这些神话反映了当时日本人的生活,和他们的宇宙观、生死观、宗教观等的多种思维方式。大多数学者认为日本神话的文书系统以及组织形式都深受中国和印度的影响,这与中国的儒教与印度的佛教传入有关,另外,统治阶级选择将中国的道教思想及印度的佛教融和进日本的神话中是出于政治利益考虑的。公元5世纪后,佛教传入日本,一部分皈依佛教的大臣与坚守传统神道的大臣以各自的信仰为幌子作权力的争斗。
  日本神话由于经过天武天皇下令以编纂史书的态度将民间传说系统化,所以跟片段性的中国神话有所不同。编者将各个神话故事连结起来,因此较具连贯性。据《古事记》上卷所载,开天辟地后紧接着便是众神的诞生。首先是高天原(天堂)里化生了造化三神,即天之御中主神、高御产巢日神、神产巢日神。再其次是中空里又诞生了宇摩志阿斯诃备比古迟神(或称美苇芽彦知神)及天之常立神,这五尊神被称为别天津神,皆是未结婚、抽象无性别的独神,且是不管世事,神体形成后即隐居的隐身之神。天之御中主神位于天庭中央,主宰万物,别天津神出现“三”、“五”等数字,则隐含中国“三皇五帝”的寓意。然而,高天原的这些创世之神虽极尊贵,除了伊耶那岐及伊耶那美两神之外,其他诸神几乎很少再出现于后来的故事里。
  这五尊别天津神代表自然,非常抽象而没有性别,而第二代神祇的伊耶那岐及伊耶那美则开始出现性别。对于世界的创造,日本神话的描述比较独特,因为在其他国家的神话中,世界通常是由一男性神创造,但在日本神话中,世界由男性神伊耶那岐神与女性神伊耶那美神共同创造(岐、美是对男女的美称)。而体现日本特色的神话传说大多带有浓厚的乡土色彩,其中主人公不是森林中常见的狸,就是海里的人鱼,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因幡之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