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是太平洋的一系列岛屿,位于台湾日本之间。钓鱼群岛(钓鱼台列屿)不属于琉球群岛范围之内。到目前为止,琉球群岛中南部一直处于日本托管之下,但主权不属于日本,根据《波茨坦公告》第8条的补充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琉球群岛1871年以前有琉球国,最初琉球国的疆域北起奄美大岛,东到喜界岛,南止波照间岛,西界与那国岛。当前全世界各地,均有大量支持“琉球国复国的运动”。

简介

  琉球群岛,日语作Ryukyu-Shoto,亦称南西诸岛(Nansei-Shoto,日语作Nansei-Shoto)。也叫琉球冲绳(Ryukyuan Okinawa),自日本南部的九州岛往西南延伸约1,100公里(700哩)到台湾东北,是东海(西)与菲律宾海(东)的分界线。陆地总面积3,090平方公里(1,193平方哩),包括大小岛屿55个,分为3个较大岛群:北部为奄美岛链,中部为冲绳诸岛,南部为先岛诸岛。琉球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作为东北亚和东南亚贸易的中转站,贸易发达,号称“万国津梁”。

地理环境

  琉球群岛是西太平洋一系列岛屿,位于台湾岛与日本九州岛之间。呈东北-西南向。琉球群岛从北到南,包括大隅诸岛、吐噶喇列岛、奄美诸岛( 统称“萨南诸岛”,属鹿儿岛县),冲绳诸岛和先岛诸岛(统称“琉球诸岛”)。面积共4,600多平方公里。人口140多万(1985)。多低山,最高点宫之浦岳海拔1,935米(在大隅诸岛的屋久岛)。亚热带气候,为常夏岛,年降水量2,000-3,000毫米,多台风。甘蔗菠萝是两大特产,还产甘薯。猪、牛亦多。近海渔业发达。主要城市有、等。旅游业甚盛。
  两大岛屿
  其中两个最大的岛屿是冲绳岛(1,204平方公里〔465平方哩〕)和奄美大岛(712平方公里〔275平方哩〕)。这些较大的岛屿原先都是火山岛,且有山地;而较小的岛屿则大都为珊瑚岛,地势相对比较平坦。属亚热带气候,雨量充沛,每年都有台风侵袭。
  明、清时代,琉球国不断向南京和北京的国子监、以及福州的琉球馆派遣留学生学习中国的语言,因此琉球语受到了汉语闽语尤其是福州话的影响,而且琉球国官方文字为汉字。琉球语亦有不同的方言。昔日的琉球国亦为汉字文化圈一员,当时琉球群岛的上层人士亦用汉文记事书文,而下层百姓则使用一种象形文字。明 黄道周《节寰袁公传》:“而琉球贡使至,称数月前有飘舟坠此岸,出其人视之,则皆琉球也。众咸谓公(袁可立)神明。”1983年《袁家山简介》:“袁家山,又名吕祖庙、小蓬莱。……据传,明 天启 日本侵占琉球群岛,明皇帝派兵部尚书袁可立出征,船行至大海中间,风浪大作。”

历史沿革

·琉球王国

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上过去存在着琉球国,就在一百年前这个王国还有着自己的语言。中国明朝时曾封琉球岛统治者为琉球王。因着水路之便,是邻近国家的贸易枢纽。1609年遭日本侵略,1693年,萨摩藩逼迫割让北部的奄美群岛给予日本,从此日本展开了逐步吞并琉球国的计划。1879年3月30日(光绪五年三月初八日)被日本灭亡, 1879年,琉球国被并入日本版图,同年设冲绳县。1945年日本战败,《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琉球主权重归中国。1970年美日背着中国签定《美日旧金山和约》,把琉球连同钓鱼岛的管理权转给日本,这是非法的。
  琉球王国的都城为首里,在今日本冲绳县那霸市的东郊。历代琉球国王及王族居住和处理政务的首里城和其它琉球文化遗迹在2000年被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历史上的琉球王国,同古代日本一样,关于其国的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中国古史。《隋书》中即有《琉求传》。据1650年成书的该国用汉语自撰的第一部国史《中山世鉴》称:“盖我朝开辟,天神阿摩美久筑之。”“当初,未〔有〕琉球之名。数万年后,隋炀帝令羽骑尉朱宽访求异俗,始至此国地界。万涛间远而望之,蟠旋蜿延,若虬浮水中,故因以名琉虬也。”这就是说,中国隋朝时(581~617),该国始被称为琉虬。《隋书》改为“琉求”。此后,《元史》又写作“琉求”,有的书中又称“留仇”,总之都是谐音,琉球一词的原来发音来源于隋唐(或更早)时期的官方语言,即当今的客家话,意指在一张平面上大小不一的不均匀的分布着 一些东西,比如一张蚕种里琉琉球球分布着蚕卵,当时的朝代即于此来描述分布于大海之中的岛屿,因此而得名。
  到明代洪武五年(1372),明太祖朱元璋派使臣杨载携带诏书出使琉球,诏书中称其为琉球。从此乃成为正式名称。可见,连琉球国的国名也是中国取的。据《殊域周咨录》载,该诏书说:“朕为臣民推戴,即位皇帝,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是用遣使外夷,播告朕意,使者所至,蛮夷酋长称臣入贡。惟尔琉球,在中国东南,远据海外,未及报知。兹特遣使往谕,尔其知之。”这份诏书除了以华夏自居中央,使用了中国历代皇帝习用的“蛮夷”之类词以外,毫无威胁恐吓的意思,是一种和平外交。因此,琉球国中山王察度首先领诏,并立刻派遣王弟泰期,与杨载一同来中国,奉表称臣。“由是,琉球始通中国,以开人文维新之基。”(见1725年琉球国用汉语自撰的第二部正史《中山世谱》)继中山王后,琉球山南王承察度和山北王怕尼芝,也相继于翌年向中国皇帝称臣入贡。当时琉球“三山分立”,相互征战。明太祖知悉后,又去诏云:“使者自海中归,言琉球三王互争,废弃农业,伤残人命。朕闻之不堪悯怜。”因此要求他们“能体朕意,息兵养民,以绵国祚”。后三王果然罢战息兵。足见此时中国皇帝在琉球享有高度政治权威,当时的琉球实是中国的属国。
  据琉球国史及各种史料记载,自洪武十六年(1383)起,历代琉球王都向中国皇帝请求册封,正式确定君臣关系。这种关系延续了整整五个世纪,即使是日本庆长十四年(1609)发生日本萨摩藩(今鹿儿岛县)岛津氏入侵琉球,琉球国在受到萨摩制约的情况下,也始终未变。洪武二十五年(1392),朱元璋“更赐闽人三十六姓”入琉。这批中国移民主要是向琉球传授中国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4]化。琉球王国也曾主动请求赐人,如1606年,尚宁王受册封时,便请赐明人归化。如从中国去的蔡氏为蔡襄的后人,林氏为林和靖家族的后人。与此同时,琉球王还经常选派子弟到中国留学。
  从明洪武五年(1372)以后,琉球王国一直使用中国的年号,奉行中国正朔。(直至清光绪五年(1879),日本强行“废琉置县”为止)琉球王国的官方文书、外交条约、正史等,都是用汉文写的。连它的国都首里城的宫殿,都不是坐北朝南,而是面向西方,充分表示其归慕中国之意。琉球人也与日本人做生意,但每逢中国册封使到琉,必禁用假名、和歌、宽永通宝(日币),改穿唐服。琉球还配合中国抗倭,《明史》就有记载,如嘉靖三十六年(1557),“先是,倭寇自浙江败还,抵琉球境。世子尚元遣兵邀击,大歼之,获中国被掠者六人,至是送还。”明 黄道周《节寰袁公传》:“亡何,而琉球贡使至,称数月前有飘舟坠此岸,出其人视之,则皆琉球也。众咸谓公(袁可立)神明。

·日本吞并琉球

  明治初期的“主政者岩仓具视、木户孝允等的一个政策,就是向中国和朝鲜发动侵略,特别要用倒幕后的军队去远征朝鲜,借以巩固中央政权。当时朝鲜在名义上称为中国的‘属邦’,日本政府派代表到朝鲜要求开港通商,朝鲜方面要日本先与中国缔结条约,然后再和朝鲜订约。日本政府在这时积极进行中日通商条约的缔结,一面是为了缓和国内的矛盾,同时也为了由此取得进入朝鲜的一种资格。”
  学者认为,“19世纪以来发生的变化不仅来自中国与日本在这个区域的霸权地位的消长,而且是一个普遍性规则的突变。这个规则性的突变不能一般地用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的关系来描述,因为它指的是构成这些地区政治实体和社群关系的基本原理发生了断裂和转变-没有这个断裂和转变,我们就不能理解琉球的近代历史、不能理解甲午战争和台湾的割让、不能理解朝鲜半岛的殖民化、不能理解满洲国的建立与垮台,不能理解”大东亚共荣圈“的政治-军事逻辑。这个新规则是以欧洲国际法作为基本概念和框架的。”
  1609年,萨摩“以劲兵三千入其国,掳其王,迁其宗器,大掠而去”(《明史》)。当时琉球王侍从写的《喜安日记》记载:“有如家家日记,代代文书,七珍万宝,尽失无遗!”萨军将琉球王尚宁等百余人俘至鹿儿岛,达三年五个月,逼迫尚宁王屈辱地承认向其“进贡”。同时还强行割占琉球北部五岛。但即便如此,也尚未改变中琉关系。如据《明史》记载,万历十四年(1616),“日本有取鸡笼山之谋(其地名台湾)”,当时忍辱负重的尚宁王在国家残破的情况下,依然不忘“遣使以闻”,通报中国防备日本侵略。清朝入主中原后,中琉册封关系继续保持,贸易和文化交流还更为扩大了。
  然而,日本明治维新后,迅速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原来萨摩对琉球的侵略掠夺,还只是日本西南某个岛藩的强盗行为;日本则要进行整个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扩张了。明治初年的“征韩论”中,就提到了要侵占琉球。明治五年(1872),日本借琉球使者到访日本之际,突然强制“册封”琉球国王为藩王,并列入所谓“华族”。这是维新政府强行改变日琉关系的第一步。而这些行径,当时都是暗中进行,对中国隐瞒的。从此,琉球便成为了所谓“日清两属”。
  1872年,《申报》刊载《论本要约琉球》一文:
  (琉球)世世臣服本朝,朝贡不绝未尝有失臣事之义……
  日国多方伺隙而琉球尚难为楚至从楚、晋至从晋之谋,然经日夕诱胁,国小民贫势将坐困,又不得不改辄。而东况日人累年台湾一役,以琉球遭风,难民被生番谋杀,藉词诘问,以媚琉球。虽琉球守恭顺之义,难民被杀未尝求恤于天朝,日本从中谀奉代鸣不平,实为多事而究之,受恩不感,又易启强邻恩逞之心,不得不感激而从之。自此与中国通商好使闻往来而于中朝,则仍守礼仪恭顺不渝两受其盟……
  当中国与日本和好之际固无虑,以从日本见责于中朝,以不背中朝见怒于日本也。况日本自命强大,欧洲列国尚以与之通商为荣,则以海岛小邦俨然厕衣裳之会为许男可也,小邾子亦可也,然以今日新闻则殊可虑焉何也?
  自古通好之国小役于大,弱役于强,岁时聘问阅世相朝征伐,会师、会盟、应召亦曰至矣,断未有举其国之政治禁令悉听命于大过而更张之者。琉球虽小,亦世及相承,有祖宗之遗法可守也,今以日本之故而尽弃之非,所以为国也,中朝亦知字小之义……
  日人独好救以暇甫与通好而一一为之,处置[3]亦未免多事矣……以设官而论,假令一岛为一县而每部各为一府,其规制尚善以其有控驭之势也,然岛之小者尤儡狭于大都之市镇,气局已属太小,而况举县而皆郡之,乎县皆为郡,而上设总督以要其成,又设辅政司以参赞之区区弹丸,乃建此大规模亦殊不相称矣。且派差设馆代为保护,其人民将安集之,亦惟差馆苛虐之亦惟差馆矣,日本初意如仅欲与之通商则当令其为自主之国,而无庸如此更张也,今若是设施而谓无深意奢望存焉,吾不信也,岂其谓通商以后彼此必有交涉事件,日本遣驻之官,其职位必尊嫌于与知县,敌体殊见亵越,故改令以知府易知县乎,然又何难令琉球之君,特派大员专办通商事宜,而必出于改乎,至于派差一事或者因通商之后,日本商民聚处必多,恐土人性情不类,致成隔阂之势,故设差馆以保护,其民籍以自卫然,究有似反客为主之势……苟日人不欺凌其民,琉球之人皆得安堵无患而又何所用其保护乎?
  日人得寸得尺之计而琉球所不能不从者也……闻高丽以咨文达中国请示而行,而中国辞以不逞代谋,今日人竟有此举,则琉球或请于中朝,亦将置之不愿其无援可知矣,然而字小之道固不若是也,倘以交换日本之故而弃与国以媚之,虽中国政尚宽,大其无乃示人以无能乎?
  可惜,这些警告并未为清政府所接受。而后,日本政府不断施加政治、军事压力,进一步胁迫琉球断绝与中国的宗属关系,但每次均遭拒绝。如1875年8月5日琉球王尚泰答复日
  方的信中,便说不能“忘却中国累世之厚恩,失却信义”。还提到所谓“两属”之事,“以往对中国隐匿,恳请对中国说明,采取明确处置”,并表示“愿对两国奉公,永久勤勉”。但日本还是不肯罢休。
  “日本、朝鲜半岛、琉球、越南等等都在所谓儒教文化圈和汉字文化圈之中,但并未因此形成一个单一的(尽管是复杂的)综合体。当明治日本和昭和日本试图以此作为其大东亚扩张计划的根据时,遭到了这一区域内各国家和民族的激烈抵抗。”面对日本政府的百般逼迫,琉球国在不断向日本“请愿”要求保持中琉关系、不变琉球国体政体的同时,还向西方各国公使发出外交求援信。日本恼羞成怒,1879年1月10日日本《朝野新闻》竟称“琉奴蔑视我日本帝国甚哉”!于是,日本决定不顾国际公法,不顾琉球国臣民的意愿,加快吞并琉球。1879年3月,日本向琉球秘密派出军警人员,采取突然行动,在首里城向琉球王代理今归仁王子命令交出政权。4月4日,日本悍然宣布“废琉置县”,即将琉球国改为冲绳县。随即大肆抢掠中琉往来的文书、文物和宝印,以及琉球国的政府档案,企图销毁和隐匿历史见证。并强迫尚泰王等前去日本。
  这时,琉球王国仍拼死反抗,发出血泪抗议,并曾秘密
  派官员赴天津谒见李鸿章,请求中国“尽逐日兵出境”。清政府也据理与日本力争过,但终究未能派兵援助琉球。这当然也是与清朝政府腐败、实力衰落有关的。当时,琉球国陈情通事林世功还在北京壮烈自杀,以死抗议日本侵略,以死请求中国出兵。然而“自为一国”的琉球还是生生被日本灭绝了社稷!但反抗运动继续进行,大概到甲午战争结束后才渐息。
  直到1919年,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在组织人辑集清诗总集《晚晴簃诗汇》(1929年编成)时,仍然将琉球诗人的诗作为“属国”的作品收在最后一卷中。
  1925年,著名诗人闻一多发表《七子之歌》,将被帝国主义列强强占去的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今山东威海市)、广州湾(今广东湛江市)、九龙、旅顺大连七地,比作离开了母亲怀抱的七个儿子,哭诉着被强盗欺侮蹂躏的痛苦。
  在“台湾”一节里他写到了琉球: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流球灭国一百二十年后,日本政府别出心裁地把2000年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放在冲绳召开。日本还特意新印了面值2000日元的纸币,上面的图影是当年琉球王国的遗迹。真不知那些世界首富国家的首脑,坐在当年琉球国的土地上,会不会回想起历史并不十分久远的那一幕灭人国家社稷的暴行?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大事年表

  12世纪:琉球群岛出现南山、中山、北山三国,分别在琉球群岛的南部、中部和北部。
  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给琉球的中山王察度下达诏谕后,琉球的北山、中山、南山三王遂开始向明政府朝贡。从此琉球成为我国的藩属。1392年:明太祖有见于琉球对于来华使节海上航行的困难,特赐闽人善于造船航海的技术者三 十六姓人家移居琉球。这一点是后来促进琉球对海外贸易的关键。闽人三十六姓中包括‘知书者,授大夫长史,以为朝贡之司;习航海者,授通事,总为指南之备’。可知他们不仅是善于操舟者,且担任通译和其他与朝贡有关的事务。他们在琉球定居以后,便成为代表中国长期协助琉球,增进中琉关系的一群优秀人员。
  1416年:中山王尚巴志征服北山。
  1429年:中山王尚巴志征服南山,形成统一的琉球王国(第一尚氏王朝),每一代国王都需要由明王朝政府册封任命。明王朝不干预琉球王国内部事务。
  1470年:第一尚氏王朝灭亡,尚丹建立第二尚氏王朝。国王依然由中央政府册封。
  1400年~1550年:琉球王国的黄金时代,高度发达的商业,与内地、朝鲜、东南亚和日本进行贸易。
  1609年(万历三十七年):邻近琉球王国的鹿儿岛萨摩藩藩主岛津家久派遣桦山久高率领三千士兵侵略琉球,将之划入岛津家版图。
  1616年( 万历四十四年) :长崎代官(相当于如今的市长)村山等安奉德川家康之命,由他的儿子村山秋安率船十三艘,动员二、三千人侵略台湾,这是日本首次大规模的对台用兵。但是,他的行动被琉球王尚宁侦知,特别派遣通事蔡廛前赴明廷报告。《明实录》说:“琉球国王中山尚宁遣蔡廛来言,迩间倭寇各岛造战船五百余只,欲取鸡笼山,恐其流突中国,危害闽海,故特移谘奏报”,可见琉球国王仍然效忠于中央政府。(鸡笼山指的是台湾省基隆市)。
  1632年,琉球在被萨摩所占岛屿建立馆舍,两国同时派官员管理来往贸易和收税。此后琉球王国沦为萨摩藩的傀儡政权。
  1654年:琉球王遣使臣到清朝请求册封。清顺治帝封尚质王为琉球王,琉球成为清王朝的藩属,但实际上琉球国是同时向表面上的清朝与实质的萨摩藩称臣,与清朝官方的朝贡贸易收入再被实际宗主萨摩藩剥削一次,该藩也是幕府宣布锁国以后,唯一能以此变相方式获得国际贸易收入的私藩,萨摩藩在两百年后的幕末时代能够有足够的资本成为倒幕运动主力进而成为维新政府的主事者之一,有人认为与此不无关联。
  1693年,萨摩藩强行割占琉球北部五岛。
  1853年5月:美国海军准将Matthew C. Perry(佩里)的舰队到达琉球。  1854年3月:Perry与日本签订《神奈川条约》,Perry误以为琉球是日本的领土,所以要求日本开放包括琉球那霸在内的五个港口,日本的谈判代表向Perry承认琉球是个遥远的国家,日本天皇和政府无权决定它的港口开放权。7月11日,Perry与日本谈判结束后,赶回琉球与琉球王国政府谈判,最后以中、英两种文字正式签订条约开放那霸港口。
  1866年:最后一位琉球国王尚泰继位。
  1871年11月:牡丹社事件。一艘琉球渔船遇飓风,飘到台湾南部高山族聚居的牡丹社地方,一些水手因同台湾高山族居民发生冲突而被杀,其余由清政府送回琉球。
  1872年:日本公然单方面宣布琉球王国属于日本的“内藩”,琉球群岛是日本的领土,破坏了自1372年起中国为琉球王国的宗主国地位,正式侵占琉球。并拖延与中国谈判琉球问题。
  1874年:日本以“牡丹社事件”为藉口,声称“杀害琉球人就是杀日本人”,出兵侵略我国台湾。
  1875年,日军武力占领琉球群岛,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废除中国年号,改为日本明治年号。虽然大清软弱无能,但在琉球主权问题上始终坚持其为中国所有,没有让步。
  1875年7月24日:日本强迫琉球国王停止向清朝中央政府朝贡。
  1879年4月4日:日本强迫最后一位琉
  球国王尚泰流放到东京。把琉球改为冲绳县。并开始实行同化和殖民政策。
  1879年:清朝政府与日本政府就琉球问题开始谈判,清廷方面提出把琉球群岛分成三部分: 挨近日本方向的庵美大岛作为日本领土;而琉球本岛及其附近岛屿作为一个独立的琉球王国存在;而在南部的先岛群岛则作为中国的领土;日本方面建议把琉球划分成 2 部分:琉球本岛及其北方岛屿作为是日本的领土,而南部的先岛群岛则作为中国的领土。中方未同意。
  1880年9月迫于日本的压力,按日本的二分法草签分界条约,包括宫古、石垣、八重山群岛在内的先岛群岛属于中国。但清庭拒不签此约,这就意味着中国不仅拥有南琉球的主权,而且仍然拥有琉球北部的主权:此后,日本干脆装聋作哑,即不再提归还先岛群岛,也不再提条约签署一事,在琉球国灭亡之后,继续拖延此领土纠纷至今。
  1882年:竹添真一郎(日本人名)在天津作为领事就职后,与清政府恢复谈判琉球问题,但是没有达成协定。琉球问题一直拖延至甲午战争。
  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中国作为战败国割让台湾、辽东,在琉球群岛问题就更没有发言权。从此我国对琉球群岛也拥有部分领土的主权这一事实开始被人遗忘。
  1898年:日本强迫琉球人服兵役。
  1901年:最后一位琉球国王尚泰去世。
  1945年:二次大战后期,美国进攻琉球本岛。
  1945年3月,54.5万美军攻打坚守冲绳岛的日军,这是二战中最后一次大型战役,持续了3个月,共有20万人丧生,包括约1.2万名美军官兵、9.4万名日军和9.4万名冲绳平民。在此次战役中遇难的日本平民,多数人是被日军屠杀或强迫自杀,而不是死于美军的炮火之下。日本兵强迫琉球人跳崖自杀,或干脆被打死以减少山洞中缺少食物的压力,又或因为说琉球人被认为是间谍惨遭杀害。战争使琉球人口减少四分之一。
  据冲绳人战后统计,冲绳庆留间岛的一个小村子130名居民中,有45人被逼迫自杀。仅在由21个小岛组成的座间味村,就有大约1200人丧生,其中402人被日军强迫实行集体自杀。冲绳地区的庆良间列岛上,居民大规模自杀现象比其他地方更为普遍和严重。
  绝望的日军不仅出现了偷窃为妇女和儿童准备的粮食的不齿行为,还出现了霸占冲绳居民藏身的山洞,强迫居民出去自杀,或者干脆杀死他们的残暴行径。日军甚至开始出现对百姓的大屠杀,日军司令部就曾以涉嫌间谍为由杀害了上千名冲绳百姓,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些人只说本地方言,来自其他地方的日本人听不懂。
  1945-1972年:美国占领时期,美国在琉球实行异化政策。
  1947年4月:联合国《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协定》,把琉球群岛和钓鱼岛交给美国托管。
  1970年:美日签定《美日旧金山和约》,把琉球连同钓鱼岛的施政权转给日本。
  1972年5月15日-至今:日本重新恢复对琉球群岛的行使行政管理权。(中国,俄罗斯均不承认)

产业概况

  琉球群岛基本上为农村。以农业为主,主要作物为甘薯和稻米。糖和罐头凤梨是主要出口产品。金枪鱼的捕捞日益重要。传统工业有漆器和陶器制作;新兴企业生产各种工业化合物。旅游业已成为经济的重要部门。高等教育方面,冲绳岛上设有冲绳大学、国际大学和琉球大学。

当地文化

·琉球语言

  北琉球圈(包括冲绳)的土著语起源于九州的隼人族语言,和大和语有着同一语源。当前考古学界通过基因人种分析,已经证实了”冲绳语“起源于一种更为古老的语言”绳文语“,而”古日语“和”隼人语“同属于”绳文语“的分支。
  南琉球圈(包括与那国)的土著语主要起源于南岛语系,和古日语区别较大。但是这种区别依然小于”汉语“和”藏语“、”汉语“和”维吾尔语“的区别,”与那国语“部分语法结构及同源词和古日语还是一致的。但由于其在发音、同源词上更多偏向于南岛语系,所以包括日本国内的专家都不认为”与那国语“属于日语语系。
  陈侃《使琉球录·夷语夷字附》写于明嘉靖年间(1522-1566),那时萨摩藩还未入侵琉球。从附录中提到的常用”夷语“单词我们可以发现,大多数词都是与”古日语“(万叶语)及日本诸语(出云弁、京都弁、博多弁、难波弁、河内弁、关东方言、青森方言……)同源。
  1609年萨摩征服琉球以后,琉球国内的公文书统一用日语片假名撰写,出于琉球文本身就包含平假名的考虑  。对日本的外交文书则亦使用候文(片假名结合汉字的日文正式书写系统)。而民间则使用平假名结合汉字、琉字的书写方式。(琉字是假名结合象形字的变形)。在清朝册封尚敬王的使者徐葆光所著的《中山传信录》中,提到琉球国有一种与中国不同的字母——伊鲁花(取名源于”伊吕波“)。琉球人使用夹杂有少量汉字的”伊鲁花“作为官方公文书,用以发布政令。徐葆光认为,伊鲁花可能是”日本字母“(假名),或者是汉字简化的切音标记。但实际上早在明朝时,就有使用平假名的官方文献。
  根据现存的琉球公文书可知,徐葆光所说的”伊鲁花“即为日语的片假名,而其公文书的文体则是日本语的候文。琉球国内皆使用候文发布政令,虽然琉球王府对中国文书都是使用汉语文言文书写,但是王府内部皆使用侯文,少数使用平假名书写系统。虽然第二尚氏王朝末期琉球王府与西方国家所签订的通商条约使用汉语书写,但尚氏王朝是为清朝附属国的关系考虑。琉球国内通用的语言则为琉球语,琉球语与古日语同源。北琉球圈语言特别是奄美语、冲绳语与日语有一定的近似关系,多数学者认为属阿尔泰语系,并提出了日本语系来包含之;但对于南琉球圈语言,语言学界亦有另一个意见,认为琉球语和南岛语系诸语更为接近。

·与“汉语官话”的区别

  需要把“琉球语”和琉球国外交时使用的“汉语官话”区分开来,“汉语官话”只是在与明朝外交时才使用,负责使用的就是“通事”一职。就好像我们出访欧美等国家需要带“英语翻译”一样,“通事”就是琉球国外交时的“汉语翻译”。
  中国最早记载琉球语言文字的是《使琉球录夷语夷字附》参见 : 可见其中记录了“琉球的本土文字”及“平假名”。虽琉球本土文字和日文假名相同,但语言有所差异。跟东亚的其他国家一样,除了本土语言之外,汉字为琉球国外交时的官方文字,汉语在某一个时候也可以看成是琉球的“通用外语”,在与中国、朝鲜、越南的外交往来中皆使用汉语。琉球人的石碑碑文以及士族的家谱,也发现有汉字记载。与明清和日本交往,往往通事一职非常重要。在明清时代,琉球国不断向南京和北京的国子监以及福州的琉球馆派遣留学生学习汉语语言。根据对留存下来的琉球人使用的汉语官话课本的研究显示,琉球人所学习的汉语官话在语音上受到了闽语,尤其是福州话的影响,严格地说是“福州的官话”。早期,琉球国在外交场合皆使用汉语,而在官方文书上则使用汉字与假名混合的琉球语书写系统,有时也使用汉语书写系统。除了汉字之外,琉球亦拥有自创的字,即所谓的“球字”(包括自创字和假名符号)。
  一般而言,琉球的普通民众不需要学习”汉语“这门外语,所以传统的琉歌记载均为象形符号或平假名的书写方式。琉球语亦有不同的方言,而方言之间的差异大概相当于法语和意大利语之间的差异。昔日的琉球国使用汉字和假名记述王朝历史,而下层百姓则使用一种平假名及象形文字。

·文化艺术

  在文化上,琉球人兼受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影响。然而,他们发展了本土的音乐特色,在冲绳还有本土的纺织工艺。
  御座乐,是历史上伴随着琉球入贡、庆贺、谢恩与中国册封使团遣琉等政治互往活动的过程中,由中国传播到琉球的音乐。后来变成了琉球王国的宫廷仪式音乐,因在室内坐着为王公贵族演奏,故名”御座乐“。它包括用乐器合奏的”乐“与加入歌唱的”唱曲“,作为琉球国王招待宾客的一种礼仪音乐,主要在款待中国册封使、江户朝贡等场合演奏。1879年,随着废藩置县、琉球王朝的消亡,御座乐就此失传,亦无乐谱存留。
  在1537年至1623年之间(尚清王至尚丰王统治期间),琉球编纂了琉球历史上第一部琉歌集由王府组织编纂,收录了琉歌1554首。
  17世纪期间,短诗型的抒情歌谣琉歌盛行。琉歌最常见的样式是8,8,8,6的30音形式,与和歌很相似。著名的琉歌歌人有伊世高(1686年-1749年)、平敷屋里之子朝敏(1700年-1747年)、向受祐(1684年-1734年)、马国器(18年-1797年)、向国珍(1741年-1814年)、向杰(1701年-1766年)等人。许多琉歌歌人亦擅长于汉诗和和歌的创作。有吉屋鹤(1650年-1668年)与恩纳锅(约生活在尚穆王时代)二人并称为琉歌的”女流双璧“。
  琉球国的舞剧被称为琉球舞踊。御冠船踊的舞者皆为琉球的士族子弟。琉球被日本侵占后,为了与明治以后的舞踊区别,宫廷舞踊被称为古典舞踊。古典舞踊包括老人踊、若众踊、二才踊、女踊、打组踊等。1719年,在册封尚敬王之际,时任踊奉行一职的向受祐,创立了琉球特有的舞剧组踊。1879年,琉球被日本兼并,士族阶层趋于没落。古典舞踊中的杂踊流入民间,民间舞踊诞生。日本昭和时期,舞踊开始结合现代流行音乐元素。
  琉球宫廷音乐及琉球文化为当地人经年累月独自发展,并吸收部分中国文化而成的文化。 古代琉球的宫廷音乐包括了在室内演奏的御座乐和室外演奏的路次乐,主要在迎接中国册封使时表演;另外,在琉球使者上江户时,亦会为日本萨摩藩藩主和江户幕府将军表演。琉球古典音乐由夏德庸创立,在当时摄政向象贤的大力宣导下,琉球古典音乐得以广泛传播。在夏德庸之后,其弟子和再传弟子泽岻良泽、向日长、萧世安、向全谟、向永祚、歌启业等人继承并发展之,成为琉球音乐的一个流派——湛水流。歌启业的弟子伊丕显、毛文扬又加以改进,创立了琉球音乐的新流派安富祖流和野村流。如今在四个琉球音乐流派中,闻觉流已消亡;另外两个流派湛水流和野村流于1972年12月28日被冲绳县指定为无形文化财。
  琉球人使用一种名叫三线的特有古典乐器。三线的原形是从福建传入的三弦,由闽人三十六姓带往琉球,发展成为三线。此后,三线于16世纪左右传入日本九州,形成日本特有乐器三味线。
  琉球的工艺多受福建的影响,其染织技法为红型,漆器为琉球漆器(和福州漆器有一定关联),陶瓷器为壶屋烧。
  在古代琉球,几乎所有金属制品都可以当作兵器来使用,例如剑、枪、长刀、卍字钗(由渔夫的叉发展而成)、山刀、钗、棒、杖、棹(一种渔具)、拐、镰、锹、双节棍、三节棍等。甚至发髻上戴的簪和扫地用的扫帚也被当作兵器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