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电影制片厂

  西安电影制片厂是一家综合性的电影制片厂,成立于1958年,以生产故事片为主,兼生产科教片和纪录片。同时它也能完成洗印和缩制拷贝的业务。  

历史发展

西安电影制片厂
     西安电影制片厂
  1958年,经过长时间的筹建,西安电影制片厂成立,这里也成为我国西北地区第一个电影制片基地。  在西影厂成立之初,条件落后、设备不足并没有影响当时的电影人对电影艺术的热情。把艺术目光投向自己赖以生存的热土,关注西部人的现实生活,反映西部人的历史与情感,成为他们自觉的追求。  西影第一部故事片《雪海银山》,反映那个时代陕西农民的现实生活。戏剧故事片《三滴血》更是在西北民众中引起强烈反响,成为久看不厌的经典。与北影合作拍摄的《天山的红花》在反映西部兄弟民族生活方面,都有颇为新颖的尝试。随后,西影厂厂长吴天明大胆启用张艺谋周晓文、黄建新、顾长卫等一批有艺术造诣的新人,努力探索新的电影观念和艺术手法,《生活的颤音》、《西安事变》、《没有航标的河流》、《人生》、《野山》等一系列电影均成为那个时期人很关注的焦点,并获得国内外奖项。
故事片《雪海银山》
故事片雪海银山
  1986年吴天明导演的《老井》获日本东京电影节大奖,张艺谋在这部影片中出演男主角,获该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这是张艺谋第一次展示自己的表演才能。  另一部由张艺谋导演拍摄于1987年的《红高粱》在西柏林电影节上获金熊奖。  2003年11月,西部电影集团正式挂牌成立,她是以西安电影制片厂为核心组建的跨地区、跨行业的中国西部最大的影视基地,是我国以生产故事片为主的电影企业。  半个世纪以来,西影培育出了吴天明、张艺谋陈凯歌、顾长卫等众多第四、第五、第六代导演,也孕育了巩俐孙飞虎、许还山、周里京等众多声名显赫的演员。  著名电影评论家仲呈祥认为,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一系列优秀影片,代表了中国新时期电影最辉煌的历史时期,同时也是整个中国电影史上最光彩的历史时期。  

下设部门

  西安电影制片厂设有文学部、制片部 、导演室、美绘室、演员剧团、科教片部、电视剧部和摄影、录音、照相 、置景、洗印、服装、化装、道具等车间部门。建有一些摄影棚,一座录音棚。 

电影刊物

  1981年4月创办的《电影新时代》(双月刊)是该厂的电影刊物,后于1984年改名作《西部电影》(月刊)。  

创作成绩

1987年《红高粱》
  1987年《红高粱》
  电影《人生》中,男主人公高加林在夕阳映照下坚定地走着,他的眼前是一条通向远方的大路。这幅面画曾深刻印在许多人的脑海之中。1983年,根据著名作家路遥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这部电影一经上映,就因为其触及了改革开放之初青年人的事业、爱情等主题,在艺术上质朴无华并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而在观众中激起强烈反响。  这部电影的导演吴天明还记得,在1984年,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举办了全国首届青年影评征文比赛,面对参评的近百部影片,成千上万的来稿中竟有一半在评论《人生》。在许多年轻人的心中,渴望改变命运的“高加林式”的心灵之弦被这部电影拨动。  就在1984年,时任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的吴天明提出了“立足西北,振兴西影”的口号。当时推出的第一个举措,就是在北京邀请钟惦棐等一批专家到西安电影制片厂讲学。影评大家钟惦棐那时提出了"西部电影"这个概念。  在电影《人生》之后,《老井》《红高粱》《野山》《黄土地》《秋菊打官司》等一大批表现我国西部历史文化题材、体现中国民族精神的电影纷纷涌现。这些影片不但在观众中赢得了口碑,而且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上获得多个奖项,使中国电影跻身世界影坛。"西部电影"展现了我国西部地区苍凉风貌、抒写了独特人文故事,创造了中国电影的一段辉煌。仲呈祥认为,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西部电影的兴盛代表了中国电影的繁荣,由于实现了题材资源的最佳配置,以及编、导、演、摄等人才的优化组合,使西部电影在那个时期得以获得一流思想艺术的水准。  

未来发展思路

  近年来,以何平导演的电影《天地英雄》、杨亚洲导演的《美丽的大脚》等为代表的一批"新西部片",继承了西部电影的优秀美学传统,从电影文化形态、电影文本形态等多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探索。虽然近几年仍有优秀的作品不断出现,但西部电影从整体上却在强大的电影产业化浪潮中逐渐陷入低谷。西部电影如何实现产业化健康发展,成为中国电影人共同面对的难题。  2007年初,小成本电影《图雅的婚事》捧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这部由西安一家民营影视公司只投入了500多万元拍摄的电影,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内蒙古草原上"嫁夫养夫"的故事。这部电影获得了国内外影评人的一致好评,但随后在国内院线上映时,却并未取得主创人员期待的票房成绩。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贾磊磊认为,在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依靠国家资金和发行院线进行生产和发行的西部电影,逐渐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遇。电影的票房压力、好莱坞大片强力遏制和电视对文化消费的影响,使计划经济体制下成长起来的西部电影缺少的本土竞争实力。  "西部电影曾创造的辉煌已经过去,现在要从零开始寻求新的出路。"导演吴天明说。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黄式宪认为,西部电影应该主动参与电影产业的重构,让文化和产业接轨、共生并进行重组。在商业化平台上建构丰富的投资路径,创作更为丰富的历史及现实故事,并在美学上秉承兼容主义的路线,才有可能让西部电影再次赢得大众关注和市场回报。